《霹雳蔷薇》

第27章:初试神功

作者:诸葛青云

“我想”两字方出,一声清宏无比的“阿弥陀佛”,以及一阵银铃般的娇脆笑声,突然响遍全场,东北面山峰离地三四十丈之上,现出一位灰袍僧人,手挽一位白衣女子,宛若绝世飞仙般,自那样高处斜往场中飘飘飞降。

这种罕世难睹的惊人身法,镇压得所有在场豪客鸦雀无声,连“白骨仙子”也停口暂不出题,双目凝光,打量来者是何人物。

仲孙飞琼秀眉微扬,高兴得向仲孙圣说道:“爹爹,花如雪师姊与一钵神僧来了,她施展的是爹爹昔年为她精心设计的‘天仙飘带’身法!”

说话之间,手托紫色玉钵的一钵神僧与容光绝世、身后拖着两条长达一丈七八的宽飘带的“巫山仙子”花如雪,业已飞坠当场,群豪方自恍然,知道他们二人之所以能自三四十丈高空飞降之故,就是由于花如雪身后两条长而宽的飘带,可以阻风借力。

花如雪不理武当掌教弘法真人,却向“白骨仙子”春风满面地深施一礼。

“白骨仙子”看出来人不俗,讶然问道:“尊驾何人?你我素不相识,如此谦礼则甚?”

花如雪笑道:“我叫花如雪,因长居巫山,被人称作‘巫山仙子’!但我这‘巫山仙子’,不但没有你‘白骨仙子’的名头高大,武功辈份,也远有不逮!故而适才施礼之故,一来是对前辈恭敬,二来有事相求!”

仲孙飞琼听得向夏天翔低声笑道:“我花如雪姊姊好端端的大捧对方,不知有甚花样?‘白骨仙子’可能要上恶当!”

“白骨仙子”不知花如雪是仲孙圣爱徒,觉得对方容貌风神既极可爱,礼节语气又颇谦恭,遂含笑说道:“你有何事相求?少时再说,如今我正要与武当掌教互较功力!”

花如雪看了弘法真人一眼,又向“白骨仙子”含笑说道:“我所求之事,便是想请你让我与武当掌教先斗一场!”

“白骨仙子”讶然问道:“你们之间,莫非有甚深仇宿怨?”

花如雪点头说道:“‘武当七子’中的离尘子,曾在巫山朝云峰下被我逼得投江自剔而死!”

一钵神僧静听至此,单掌当胸,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弘法真人也想不到花如雪会在此时出面搅闹,不禁长眉深蹙,也自念了一声“无量佛”,目中神光湛湛,朗然说道:“花仙子,当年旧事,武当派原谅你是无心之失,一笔勾销,从此不必再提,你且暂时请开,让我与‘白骨仙子’较量较量玄功强弱!”

花如雪闻言,向弘法真人敛衽施礼,含笑说道:“花如雪当年无心之恶,既承真人海量相宽,我这里先行谢过!”

弘法真人默然不言,单掌当胸,稽首还礼。

花如雪退到“白骨仙子”身边,嫣然笑道:“老前辈,你既愿与武当掌教互较玄功,怎的还不开始?也好让我瞻仰你震惊宇宙的神奇绝学!”

人生得漂亮一些总占便宜,花如雪这巧笑情兮的一声“老前辈”,叫得“白骨仙子”周身舒泰,含笑说道:“我正在设想彼此之间的比斗题目!”

花如雪又复盈盈笑道:“老前辈何必苦苦思索?我来代你们出个题目,并就便评判胜负好么?”

“白骨仙子”一来未曾料到花如雪藏有极深心机,二来因知玄功强弱,有目共睹,不论用何方式比斗,或由谁评判,均无法从中弄鬼,遂点头笑道:“使得,使得!”

花如雪又向弘法真人含笑问道:“武当掌教真人是否同意?”

弘法真人夷然无惧地应声答道:“这一阵的决定之权本在‘白骨仙子’,不论以何种方式比较,贫道均如命奉陪!”

花如雪闻言,遂向左边看棚中的震天群邪,含笑扬声叫道,“请戚掌门人派人送两巨觥美酒来此备用!”

仲孙飞琼听得向夏天翔低声说道:“我花如雪婶婶不知要出什么花样?”

夏天翔微笑道:“不论花姊姊出什么花样,这一阵既由花姊姊出题,又由她评判,弘法真人必胜无疑,三阵之中,连胜两阵,第三阵最为凶险的内力相拼,根本无须再比,不仅弘法真人英名得保,更可把‘白骨仙子’那老魔头气得半死,故而据我所料,花妨婶此举,定系为了离尘子之事,对于武当掌教负咎良深,才特意尽力暗助,以为赎罪!”

夏天翔这一番话儿,分析得合情合理,群侠听得均自暗暗点头,弘光道长更替掌教师弟大放宽心,满脸含笑,神情极慰!

只有仲孙圣眉峰微聚说道:“夏贤侄分析得虽有道理,但花如雪若有丝毫偏袒,对方必然不服,甚至可能因此引起下场血雨腥风的恶斗群殴!”

仲孙飞琼凛然接口道:“爹爹说得不错,那戚大招大概为防花姊姊从中弄巧,居然亲自斟酒下场,在旁监视呢!”

原来“白骨天君”及“白骨羽士”心机亦颇凶狡,既听花如雪索取两觥美酒,使命戚大招亲自持酒上场,从旁监视。

花如雪虽见戚大招亲来监视,仍毫不在意地接过两巨觥美酒,向“白骨仙子”及武当掌教弘法真人含笑说道:“两位前辈,请相距两丈,盘膝坐地!”

“白骨仙子”与弘法真人既已答应由花如雪出题,遂只好由她摆布,如言坐好。

花如雪笑道:“我这场的题目,便是要两位前辈各运玄功,把这两觥美酒,凌空饮尽!并因你们两位,一位是名惊寰宇的‘白骨仙子’,一位是誉满武林的武当掌教,故想把这凝气吸酒的距离,定为一丈,俾使与会群雄,瞻仰瞻仰这罕世难睹的绝艺神功,但不知两位前辈是否认为这一丈距离太远一点?”

弘法真人与“白骨仙子”双双默然不语地微一点头,对这一丈距离,表示非常同意。

花如雪走到两人中央,把那两巨觥美酒并排摆好,又向“白骨仙子”与弘法真人含笑说道:“两位前辈请各吸右边一觥……”

话犹末了,戚大招忽然灵机一动,对花如雪插口说道:“这两觥美酒的位置能不能相换二下?”

花如雪嫣然一笑,点头说道:“酒是戚掌门人携来,应该毫无二致,自然可以相换,两位前辈请各吸靠左一触便了!”

戚大招又复问道:“是两人同时吸取?还是一先一后?”

花如雪想了一想说道:“同时吸取,高下难评,还是一先一后为妥,不过先吸之人,似乎略觉吃亏一点。”

“白骨仙子”固是盖世魔头,弘法真人也极心高气傲,闻言之下,两人竟均不怕吃亏,要来先吸!

花如雪含笑问道:“第一阵比较剑法之上,哪位获胜?”

弘法真人长眉微挑,应声答道:“贫道侥幸!”

花如雪笑道:“我既身为评判,便须作到绝对公平,武当掌教已在第一阵占先,这第二阵自应略为吃亏,由你先吸!”

弘法真人点头微笑,暗凝数十年性命交修的内家神功,准备从一丈以外,凌空吸酒。

戚大招与“白骨仙子”也均觉得花如雪果甚公平,毫无偏袒。

弘法真人神功聚好,目光凝注左面那只巨觥,蓦然提气一吸,觥内美酒,果然化成一缕浓例酒泉,凌空飞起,直投弘法真人口内,片刻之间,触中便即点滴不剩。

这种罕世神功,看得左有两棚的正邪群雄,忍不住一齐鼓掌叫好。

花如雪钦佩无已地微笑说道:“武当掌教的神功,果足令人惊佩,如今应由‘白骨仙子’老前辈施为了!”

“白骨仙子”在玄功内力方面成就极高,因慾挽回第一阵失手之辱,存心卖弄,早就暗聚功力,等花如雪语音一了,立即施为,只见她轻轻张口一吸,左边那只巨觥,居然连同觥中美酒,一齐凌空飞起。

飞到五尺左右,觥中美酒,才化为酒泉,与酒觥脱离,酒泉飞投“白骨仙子”口中,酒觥则神奇无比地退回原处。

左有两棚,爆起一个震天大好,仲孙圣失声一叹,目注仲孙玉琼说道:“琼儿,我道如何?在这种情形之下,你花师姊怎能对弘法真人加以偏袒?”

弘光道长也愁眉不展地长叹道:“想不到‘白骨仙子’的玄功修为,竟到如此高明的地步,我掌教师弟纵然后吸,也决难照样施为,势所必败!”

雪山派掌门申屠亥说道:“弘法真人第一阵已胜,第二阵虽败,不过彼此扯平,但‘白骨仙子’的玄功既然如此高明,内力必极雄厚,第三阵确实凶险,诸位赶快想桩妙法,保全武当掌教的一世英名才好!”

群侠正在愁眉无策,花如雪业已发话评判第二阵双方的胜负。

她果如仲孙圣所料,毫不偏袒地宣布“白骨仙子”获胜,并向“白骨仙子”与弘法真人恭恭敬敬地深施一礼,含笑说道:“两位前辈各胜一阵,恰好秋色平分,请在第三阵上一较强弱,花如雪所愿己了,暂且告退!”

“白骨仙子”对花如雪颇有好感,含笑点头,武当掌教弘法真人则向这位赶来出题,使自己败了一阵的“巫山仙子”投过一瞥奇异的眼色。

第三阵是互拼内力,弘法真人与“白骨仙子”起身走近,各在足下划了一个径尺圆圈,站在田中,互伸右掌,默然无语地凝功相贴。

“九首飞鹏”戚大招看出“白骨仙子”胜算已定,遂欣然色喜地回转左边看棚;花如雪与一钵神僧也走到右边看棚之中,参谒仲孙圣,并与群侠礼见!

仲孙飞琼见花如雪满脸得意笑容,忍不住蹙眉问道,“花师姊,你弄巧成拙,已经使武当掌教弘法真人老前辈因此败了一阵,为何还这般得意?”

花如雪把仲孙飞琼揽在怀内,偎着她的香肩笑道:“琼妹,我昔时因离尘道长及骆九祥之死,对武当、少林两派负疚殊深,如今方在弘法真人老前辈身上设法略有答报,怎不高兴?”

夏天翔讶然问道:“花姊姊,你这使弘法真人老前辈败了一阵之举,算是什么莫明其妙的报答方法?”

花如雪笑道:“翔弟既然也是这般怪我,我便把其中妙处,公布出来便了!”

群侠闻言,不禁一齐蹙眉深思,猜度花如雪这使得弘法真人败阵之举,含有什么妙计在内。

弘光道长因事关掌教师弟的一世英名暨武当威望,首先忍耐不住地向花如雪问道:“花仙子快请说明其中玄妙之处,贫道正为我掌教师弟悬忧不已?”

花如雪恭身笑道:“道长既然垂询,花如雪却有一问,慾先请道长赐答,并须见恕晚辈冒昧无礼之罪!”

弘光道长点头说道:“花仙子无须过谦,有话尽管请问!”

花如雪仍然礼貌周到地恭身笑道:“请问道长,武当掌教弘法真人前辈虽在第一阵上以精妙剑术胜过‘白骨仙子’,但在第二三两阵的玄功、内力比赛之中,有无占先的把握?并可能获得什么结果?”

弘光道长毫不犹疑地应声答道:“根据适才‘白骨仙子’所表现的功力看来,我掌教师弟毫无取胜机会,第二阵玄功必败,第三阵的内力相拼,因慾竭力保全我武当的成名,很可能还有性命的危险!”

花如雪点头赞道:“道长据实直言,毫无所隐,真是名门前辈的典范,令花如雪钦服无已!”

弘光道长焦急的心情形于神色,蹙眉说道:“花仙子休对贫道谬赞,快请说出你的巧妙安排,武当一派当感激不尽!!”

花如雪笑道:“晚辈也因看出弘法真人前辈第二阵必败,遂索性故示公平,并有点偏袒对方地令‘白骨仙子’得胜,但却煞费心机,在这第二阵之中,为弘法真人前辈种下第三阵不败之因,果然侥幸得手,使那狡猾如狐的一干震天群邪毫无所觉!”

群侠闻言,仍均诧然不解,花如雪是施展什么绝妙手段,能在第二阵内,替武当掌教弘法真人种下第三阵的不败之因?

但仲孙圣目光偶然瞥及一钵神僧手中所托的紫色玉钵,及钵中所植的千年芝草,忽地灵机一动,恍然大悟说道:“我明白了,你大概是在弘法真人凌空吸饮的那觥美酒之中,加上了一滴千年芝液!”

花如雪恭身笑道:“恩师毕竟高明,雪儿虽已用尽心机,仍难瞒得过恩师法眼!”

仲孙圣也含笑赞道:“你这桩举措颇见巧思,我若非从一钵神僧手托玉钵内所植千年芝草之上触物生情,也未必猜得出其中究竟,尤其先请‘白骨仙子’吸取这内中含有千年芝液的美酒,激使‘九首飞鹏’戚大招生疑插口之后,再复换觥,更是天衣无缝!”

群侠得知究竟,不禁个个大放宽心,并对花如雪的巧妙心思,交相赞誉!

花如雪却略整衣衫,向少林护法净觉禅师,恭恭敬敬地深施一礼,微启朱chún,慾待发话。

少林护法净觉禅师已知花如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初试神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霹雳蔷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