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蔷薇》

第28章:明争暗斗

作者:诸葛青云

夏天翔被仲孙圣安慰几句,心头虽已略解,但脸上仍有点讪讪然地向仲孙飞琼身前走去。

目光注处,忽见灵猿小白业已完全复原,正偎在仲孙飞琼怀中,一人一兽,好生亲热。

夏天翔含笑说道:“仲孙姊姊,一钵神僧千年芝液的灵效,委实大妙,你看小白方才伤得那等厉害,如今却已完全好了。”

灵猿小白在仲孙飞琼怀中回过头来,以一双朱红的火眼盯着夏天翔,结结巴巴他说道:“我……已经……已经……好……好……了。”

夏天翔失惊得跳将起来,向仲孙飞琼诧然叫道:“小白怎会突然学会说人话了?”

仲孙飞琼尚未答话,“商山隐叟”赛韩康已在一旁接口含笑说道:“小白本极通灵,在你仲孙姊姊调教熏陶之下,几乎允文允武,无事不知,只是横骨未化,难吐人言,但此次受伤,恰在喉部,再借重一钵神僧的千年芝液,我遂略为费事,为它取去已碎的横骨,使成一只绝无仅有、能作人言的罕世灵猿,也算这震天大会上值得传述的一段武林佳话呢!”

夏天翔经过这一打岔,愧恧之念略除,遂坐在仲孙飞琼身畔,与群侠一同注目凝神地细看仲孙圣与“白骨羽士”之间的这场震天大会主力之战。

“白骨羽士”护送“九首飞鹏”戚大招回棚之后,仔细为他一诊脉象,知道仲孙圣所说不差,戚大招果因成名兵刃被毁,急愤难堪之下,怒气冲肝,真元微损。

遂赶紧取出身旁灵葯,喂他服下,并好言安慰几句。

戚大招服葯以后,心神稍定,但想起自己那根成就盛名、重达百五十斤的九鹏展翼钢拐,不禁仍是满脸痛惜及悻悻之色。

“白骨羽士”低声笑道:“戚掌门人不必气愤,对方今日集合峨嵋、少林、武当、罗浮、雪山等五派精英,再加上仲孙圣父女等人,自然不易应付!但以我们震天派的实力,若于会后个别击破,岂非想灭任何一派,都是易如反掌折枝么?”

戚大招钢牙一挫,点头说道:“真人说得有礼,戚大招立意在震天大会以后,先灭武当,并把北溟门下的夏天翔小狗碎尸万段!”

“白骨天君”在一旁笑道:“这两件事儿均所不难,二弟先去给那‘天外情魔’仲孙圣吃些苦头,随后我再下场,倒看他们还有什么出奇的高手应敌。须知所谓四大掌门以及少林护法,都逃不出我‘摧心掌力’暨‘白骨神抓’的十合之外。”

“白骨羽士”微微一笑,飘身下场,这时仲孙圣已在场中意态悠闲地含笑相待。

“白骨羽士”见对方神情暇豫异常,知道“天外情魔”名不虚传,果是劲敌,遂也解躁静矜地微笑问道。“‘天外情魔’,我们怎么比划?”

仲孙圣笑道:“‘天外情魔’之号,我已屏弃不用,尊驾不妨叫我姓名便了,至于比划一举,因我们的身份毕竟要算一代宗师,不应徒事争胜,并须为武林后辈留下一些典范才是!”

“白骨羽士”看了仲孙圣一眼,点头说道:“我知道你花样颇多,尽管出题,无妨出得越刁难古怪越好。”

仲孙圣笑道:“‘白骨三魔’威震天下,仲孙圣亦可勉谓名动八荒,彼此身份仿佛,我纵出题,也决不会占你丝毫便宜,或者由你出题,也是一样。”

“白骨羽士”摇头答道:“你既如此说,我还出题则甚?你出题,你出!”

仲孙圣一笑,说道:“我们也效法‘白骨仙子’与武当掌教弘法真人的那场比斗,以三阵定输赢如何?”

“白骨羽士”双眉一挑,应声答道:“慢说三阵,便是百阵千阵,贫道照样奉陪。”

仲孙圣笑道:“第一阵较量玄功,第二阵互换上几掌……”

“白骨羽士”见仲孙圣忽地沉吟起来,不禁讶然问道:“你怎么不说下去?”

仲孙圣眉梢一动,含笑答道:“我想把第三阵的题目出得新鲜别致一点。”

“白骨羽士”说道:“我早就说过,你把题目出得越刁难古怪越好。”

仲孙圣想了一想笑道:“这样如何,第三阵的比赛题目,是我们各自答复三项疑难问题,但其中两项必须是有关武功方面的。”

夏天翔闻言,不禁向仲孙飞琼低声笑道:“姊姊,你们简直成了问题世家。花如雪姊姊问了武当离尘子三个问题,窘得他投江自尽,你问了赛韩康老前辈三个问题,赢走了他的龙种神驹青风骥,如今老伯又要问‘白骨羽士’三个问题,我看‘白骨羽士’非要倒霉不可。”

仲孙飞琼方自白了夏天翔一眼,场中的“白骨羽士”已向仲孙圣点头说道:“你这第三阵的题目出得确实新鲜,但不知是否由我们互相对问?”

仲孙圣笑道:“我们互相对问有什么意思?应该双方各选一后辈出场,向我们对换发问,这样也可使他们得些益处。”

“白骨羽士”听得微笑说道:“你这花样确实越来越有趣,但我们无妨事先把人选定好,我指定由我三妹门下的谭瑛师侄出场发问,你却指定哪个?”

夏天翔听到此处,又向仲孙飞琼笑道:“常言道得好:‘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仲孙老伯一定指定姊姊出……”

话犹未了,突然听得仲孙圣的话音传来,说的竟是:“北溟门下夏天翔!”

夏天翔惊奇得失声叫道:“仲孙老伯恐怕找错了人,你们是问题世家,便不指定琼姊,也该请花如雪姊姊出场才好。”

仲孙飞琼笑道:“我爹爹不愿占人便宜,自然要避嫌疑,不能指定自己的爱女或是爱徒出阵,你如今既已奉命发问,倒看是否像我一般,赢来什么类似龙种灵驹青风骥那等神物异宝。”

赛韩康在一旁听得眉头微蹙,不禁看看“三手鲁班”尉迟巧,连连苦笑。

夏天翔则傲性忽发,向仲孙飞琼轩眉笑道:“琼姊,也许我会赢来一件比你那匹龙种灵驹青风骥更为珍贵之物?”

仲孙飞琼哦了一声,问道:“翔弟想赢‘白骨羽士’的什么东西?”

夏天翔应声答道:“我想赢那‘白骨羽士’的半世名头,或是一条性命!”

“冰魄神妃”茅玉清在一旁听得微笑说道:“夏老弟壮志雄心,委实可佩,但望你能如愿以偿,如今第一阵已将开始,我们务宜留神细看,像仲孙大侠与‘白骨羽士’这等绝世高人互较神功,确实说得上是此技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观呢!”

群侠闻言,均自齐往场中凝目望去。

原来此时仲孙圣已命场边侍应的震天派门下弟子,取来两大桶极细的黄沙,及四十块上好的青砖。

“白骨羽士”一言不发,只在旁边含笑相视。

仲孙圣命人把四十块青砖,十块一叠地叠成四叠,然后把两大桶极细的黄沙倾倒在四叠青砖之前,高出地面人大约两尺,并堆成两座尖尖山峰的模样。

“白骨羽士”见状,向仲孙圣问道:“这一阵怎样较量?莫非是‘沙峰立足,妙震青砖’!”

仲孙圣反向“白骨羽士”问道:“真人是否觉得这样安排太俗?无法施展妙技!”

“白骨羽士”摇头笑道:“沙峰青砖虽不俗,但如何施展,却在人为,以我的功力,便是一片枯叶、半朵残花,又何尝不可显示神奇,惊世骇俗?”

仲孙圣笑道:“真人既然如此说法,我们且上沙峰,各以两叠青砖,略试功力。”

“白骨羽士”点头一笑,道袍微飓,飘上左边那堆两尺高的沙峰,悠然卓立。

仲孙圣也纵上右边的沙峰,向“白骨羽士”抱拳笑道:“我们先将慾在青砖上所试的玄功说明,然后施为,也好使后学容易了解,留些典范。”

“白骨羽士”含笑扬声答道:“贫道一切均照仲孙大侠所说,勉强学步就是。”

两位绝代奇客尚未比较玄功,就这相对数语,已使震天派群邪及赴会各派群侠,一齐叹服不止。

原来那两座沙峰,虽仅高约二尺,但系浮沙堆成,难承丝毫重量,纵然一叶之加,也会使沙下坠。

如今两人飘登沙峰尖顶,居然粒沙未动,轻功之绝,已足惊人!加上毫未见提气,并均能随意发话,还要凝劲击砖,武学之奇,岂非宛若神仙鬼怪?

仲孙圣面色一整,扬声说道:“我左右双掌,凌空微压以后,左边这叠青砖,除了最上一块完好如常外,第二、四、六、八、十,上半截成为粉碎,下半截保持完整。第三、五、七、九块,则上半截保持完整,下半截成为粉碎,右边这叠青砖的逢双砖数与逢单砖数所毁损及完整的情形,恰与左边上下相反。”

“白骨羽士”听对方竟能做到如此地步,不禁心内一惊,但怎甘当众示弱,遂赶紧一面暗凝“白骨摧心掌力”,一面接口说道:“我双掌微落后,左边青砖一三五七九完好如常,二四六八十现出透明的掌印,右边青砖则恰恰反是。”

群侠群邪听得一齐摇头,除了“白骨天君”以外,连“白骨仙子”在内,均自问无法作到这等地步。

仲孙圣等“白骨羽士”话了,两人相顾一笑,各自向身前左右两叠青砖之上,举掌凌空虚按,便即飘然落地!

仲孙圣身形落地,点尘不惊,“白骨羽士”则在举掌发力之时,足下略为滚落一些沙粒。

夏天翔喜道:“仲孙老伯赢了!”

武当掌教弘法真人摇头说道:“胜负之数,要看双方是否均如所说,能在青砖上显示功力而定。若照贫道看来,恐怕第一阵是场平手。”

夏天翔想起“白骨羽士”要在青砖之上击出透明掌印之举,果比仲孙圣的击砖成粉较难,不禁剑眉一蹙,默然凝目注视。

场边侍应的弟子,见二人业已施展玄功,遂把那四叠青砖,一块块地检查一遍。

检查结果,果与二人事先所说完全相同,群侠群邪不由发自内心地叫出一声暴雷大好。

仲孙圣目注直立地上、显出透明掌印的十块青砖,向“白骨羽士”叹服说道:“真人的‘白骨摧心掌力’委实炉火纯青,仲孙圣甘心认败。”

“白骨羽士”摇头笑道:“我这‘青砖现掌’之举或许比你‘青砖成粉’较难,但仲孙大侠所立的沙峰点尘未惊,我却因凝劲稍过,致把峰尖踏平一些,故而公平说来,这第一阵各有长短,胜负难分,我们还是再比第二阵吧。”

仲孙圣闻言,知道“白骨三魔”毕竟不愧为魔中巨擘,领袖群邪,分明极富心机,人颇凶狡,但在这当众对敌之际,仍不肯丝毫一巧,致失身份。

如今既听“白骨羽士”催比第二阵,遂又请场中侍应弟子,再取未几巨桶黄沙,把场中铺成两丈方圆的一片沙地。

沙地铺好,仲孙圣笑向“白骨羽士”说道:“我们把招术身法、真气内力等融会施为,在这片黄沙阵上互拆百招如何?”

“白骨羽士”点头说道:“照仲孙大侠所说的打法,倘若百招不必、胜负,再往下比,亦属无益。”

仲孙圣又复含笑说道:“我们为了提高兴趣,不妨事先估计一下。彼此拆完百招,大概要在这片黄沙阵上,留下多少脚印?”

“白骨羽士”笑道:“这‘沙阵对掌,自限脚印’一举,又极新鲜,我倒要先听听你的估计。”

仲孙圣应声微笑答道:“仲孙圣功力未臻化境,恐怕至少要留下二十个脚印,真人艺业通神,大概无需此数,照我所料,约莫十六个脚印,已经够了。”

“白骨羽士”闻言,纵声狂笑道:“‘北溟神婆’未至,‘风尘狂客’不来,不是贫道自诩,这震天大会之上,若论英雄,除去我大哥三妹以外,不过‘使君与操’而已,仲孙大侠名不虚传,是我生平仅遇的劲敌,你何必把贫道捧得大高,百招相搏,只留二十个脚印,已极难能,我们便均以此数为限如何?”

仲孙圣点头说道:“真人既然如此谦虚,我们就这样决定好了。”

话音刚了,“白骨羽士”忽又笑道:“我想在二十个脚印的限制以外,再加一点限制,不知仲孙大侠的意下如何?”

仲孙圣心内一惊,面上却若无其事地含笑问道:“真人有何高见?”

“白骨羽士”笑道:“我们除了脚印之数限于二十,并必须踏沙见底以外,可否加上‘足不扬尘’、‘身不扬尘’及‘掌不扬尘’等三项限制?”

仲孙圣知道“足不扬尘”是要踏沙见底以后,不准带起丝毫沙粒,“身不扬尘”是不准闪招避势之间衣襟带动尘沙,“掌不扬尘”则是不准出掌吐劲之时,把沙阵浮沙有所激动。

这三项限制之中,以“掌不扬尘”较易,最多避免施展阳刚劲气,改用阴柔无风掌力即可,“身不扬尘”则因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明争暗斗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