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蔷薇》

第03章:终南死谷

作者:诸葛青云

夏天翔在这段途程之中,见第三层石壁的洞穴那等狭小,一钵神僧依然手把玉钵,毫无难色的一钻而过,不由深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自己虽得师傅“北溟神婆”皇甫翠真传,但功力火候方面毕竟尚差,要想与这干出奇高手共争一日之长,必须刻苦用功,加倍努力。

心头警惕之下,见一钵神僧默视着对坐在终南死谷白骨堆中的冰心神尼及铁冠道长,似乎束手无策?遂低声说道:“大师何不用佛门‘狮子吼’或‘天龙禅唱’神功,试试可能将这两位仿佛已人昏迷状态的掌门人加以唤醒?”

一钵神僧觉得夏天翔所言大可一试,遂神功微凝,先以极其柔和但最能启发人灵智的“天龙禅唱”笑着叫道:“冰心神尼及铁冠道长,二位怎的齐到这终南死谷之中?真真雅兴不浅!”

终南死谷之内白骨堆中对坐的冰心神尼,及铁冠道长闻声之下,先是铁冠道长似乎微微一惊,冰心神尼也眼皮连动,但终于无力睁开,身上仿佛颤动得越发剧烈。

这时洞内暗影中所潜伏之人,早自秘道中悄然退去。

一钵神僧见“天龙禅唱”仍不能对二人奏效,遂提气运用佛家“狮子吼”神功,大声叫道:“二位道友,怎的这等痴迷?贫僧一钵在此!”

语音宛如百万天鼓齐鸣,震得终南死谷及这古洞之中,嗡嗡不已。

这回那位罗浮掌门人冰心神尼,勉强自喉间迸出一丝微弱语音,断断续续他说道:“终南死……死……谷之……外,有……人暗……算。我……我……与点……点苍掌……掌门……人铁冠道……长,交……手未……久……便……自同……中……剧毒……”

一钵神憎闻言,不由更出意外地惊叹一声,夏天翔如今因已无顾忌,遂晃着火折,略察洞内形势,向一钵神憎说道:“大师是否想把这第四层石壁毁去,我给它一颗‘乾天霹雳’好么?”

一钵神僧摇头苦笑说道:“你师门的‘乾天霹雳’,虽然威力足能震岳推山,但若在此处施为,不仅终南死谷中的冰心神尼及铁冠道长必然同遭粉身碎骨,连你我也将活埋洞内……”

说到此处,突然面色一整,双目中射出炯炯神光凝注夏天翔,一举手中那只六七寸方圆的紫色玉钵,语音异常郑重地缓缓说道:“贫僧自入空门,以‘一钵’为号以来,手中从未离过此钵。今日为了要施救这受人暗算,显见即将奄化的罗浮、点苍两派掌门人,不得不一破惯例,烦夏小施主代托此钵,就在这洞穴口际听我招呼,千万不可使钵中所植那株九叶异草,触及任何金属之物!”

夏天翔见这位佛门奇人神色如此郑重,遂恭恭敬敬地接过那只紫色玉钵,托在掌上,目送“一钵神僧”施展上乘“缩骨神功”,自那奇小的洞穴之中,慢慢进入白骨如山的终南死谷之内。

一钵神僧钻出小洞,跃下终南死谷,首先对那些堆积如山的狰狞白骨,合掌低眉,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这时位居罗浮、点苍两派掌门人、功力极为深厚的冰心神尼及铁冠道长,竟连坐都坐不住了,双双跌倒白骨堆中,全身抽搐,显见最多再复支持片刻,便将永绝人寰,泉台埋恨。

一钵神僧口中又是一声“阿弥陀佛”,右手拇、中二指凌空连弹,以佛门“弹指生花”的绝顶神功,暂时截断这两位掌门人的全身血脉。

然后急忙纵回洞穴下方,向夏天翔叫道:“夏小施主,你赶紧用手在我那玉钵中所植的九叶异草上摘下顶端一叶,与我使用!”

夏天翔如言施为,只见那叶断之处,溢出半点rǔ白汁液,顿时散发一股清绝奇芬,使人闻之神智安宁、心胸一爽。

这种异草的汁液竟然如此清芬,夏天翔忽然想到“蔷薇使者”之命,不由暗自猜测,难道这就是所谓武林圣葯千年芝液?

一钵神僧接得夏天翔凌空抛落的那片草叶以后,立即一撕两半,分别喂入冰心神尼及铁冠道长口中,并在二人身上凌空寸许之处,双掌往复虚摩,仿佛费力已极,光头之上,汗落如雨。

夏天翔看得分明,知道一钵神僧因男女有别,只得大费真力,凌空按摩,使那片草叶早生神效。

但一钵神憎是冰心神尼的方外至友,如今却对她生死强仇铁冠道长照样无分先后厚薄地一般施救,这种佛门子弟的博爱仁心及公平举措,看得夏天翔好不钦佩!

片刻之后,一钵神僧出了一口长气,微笑收手,夏天翔知道已大功告成,这当世武林八大门派中,罗浮派及点苍派的两位掌门人,即将解毒醒转。

果然又过片刻,冰心神尼与铁冠道长便双双面带煞气地翻身跃起,两人并同时把手一伸,掌中各自托着一很大小式样完全相似、长约寸许的奇形紫黑毒刺。

点苍掌门人铁冠道长翻覆一看那根紫黑毒刺,仔细揣入怀中,向一钵神憎稽首为礼,谢了救命之德,然后对罗浮掌门人冰心神尼说道:“我们今日之会,既遭好人暗算,自然作罢。但贫道想与大师商议,可否把罗浮、点苍两派所约定的明年立夏一战,略为延缓?”

冰心神尼冷冷笑道:“既已定期,延缓作甚?”

铁冠道长双目一张,神光四射,厉声笑道:“冰心大师,你不要会错了意,‘点苍三剑’及派中弟子岂是怕事之人?我不过想先查出这暗中对我们用毒刺暗算的无耻鼠辈,加以剪除,然后再举行点苍、罗浮两派间的门户之斗而已!”

夏天翔听到此处,忽然想起“武当七子”之中,涤尘、悟尘、浮尘三子遇害之事,正与目前情况有些类似。只可惜距离太远,无法看清冰心神尼及铁冠道长掌中所托紫黑毒刺是否三棱形状?

心中正在起疑,又听得罗浮掌门人冰心神尼答道:“你这种说法我倒同意,我们各自设法对此人搜查蛛丝蚂迹,等得手以后,再行互定会期便了!”

铁冠道长说道:“一言为定,贫道心急查缉这暗箭伤人的无耻鼠辈,我且先行告别!”

话完,向一钵神僧又复稽首为礼,便即飞身向这小洞之中,施展“缩骨神功”钻出。

夏天翔本想避开,但一转念问,却又毫不隐藏地托钵卓立。

铁冠道长钻过这重石壁,突见夏天翔,不由愕然举手,似慾凝劲待击?

夏天翔向这位点苍第一剑,也是点苍派掌门人铁冠道长,微微一笑,略举手中玉钵。

铁冠道长见了这只紫色玉钵,方知夏天翔是一钵神僧的同路之人,遂顿足飘身,向第三层石壁的洞中钻去。

这时终南死谷之中,罗浮派掌门人冰心神尼与佛门奇侠一钵神僧,居然四目相对,半晌无语。

夏天翔见状,不同好生诧异?也自屏息静气,不也惊动。

对立终南死谷白骨堆中的两位奇人,默然久久以后,冰心神尼微叹一声,向一钵神僧问道:“你不在东海好好坐关,又跑到终南来管这场闲事作甚?”

一钵神僧微笑道:“我若不自万里远来,又恰好遇上皇甫翠门下的一位小友,巧窥谷内景象,你岂不要与点苍掌门人铁冠道长玉石俱焚,同归于尽?”

冰心神尼秀眉一轩答道:“我与铁冠道人倘若同时尽命终南死谷之内,或许可为罗浮、点苍两派,消除不解之恨。”

一钵神僧摇头大笑说道:“你这种想法简直错误已极。万一今日罗浮、点苍两派掌门人同自陈尸终南死谷,又是受人暗算,武林之内,势必掀起无限风波,岂不成了‘我入地狱,众生亦入地狱’?”

冰心神尼被一钵神僧驳得无话可答,遂突然提气纵身,向石壁小洞之中一钻而进。

一钵神僧含笑声叫道:“许久未曾相见,你怎的匆匆便去?”

冰心神尼一面运用“缩骨神功”在洞内蛇行,一面高声答道:“你东海坐关,好不容易才禅功大进,不要又动尘心。等我查出这毒刺的来源,及与点苍派会战以后,再邀你到罗浮香雪海中快聚十日”

语音说到未了,人已穿洞而出,但瞥见手托紫色玉钵的夏天翔后,这位罗浮掌门人居然面色微红,缁衣大袖展处,便自毫不停留地钻入第三层石壁洞内。

夏天翔看得好不惊疑?暗想“巫山仙子”花如雪那等痴恋一钵神僧,如今这位罗浮派掌门人冰心神尼又好似与他交情不浅?则一钵神僧哪里像是戒行卓绝的佛门高人,简直无殊衣香鬓影、到处留情的风流种子。

他正在惊疑参半之际,一钵神僧已在夏天翔身后笑道:“夏小施主想些什么?你虽艺出名家,武功颇具火候,但有些佛门妙谛,却非你这等年龄,及入世太浅、经验不够之人,所能领会参透!”

夏天翔脸上微红,将手中所托紫色玉钵交还一钵神憎,双双施展“缩骨神功”,穿洞而出,等经过三层石壁,到了黝黑的深洞以外的水潭附近,方向一钵神僧含笑问道:“大师方才可曾看清那两根暗算冰心神尼及铁冠道长的紫黑毒刺是否三棱形状?”

一钵神僧愕然目注夏天翔点头问道:“你怎会猜出那根紫黑色毒刺体作三棱?”

夏天翔听得紫黑毒刺果是三棱,知道武林中又潜伏了一股险恶暗潮,如果任其演变,不加制止,定然将变成不可收拾的无限风波,遂憬然答道:“大师可知‘武当七子’中的涤尘、悟尘、浮尘三子,也遭人暗算,业已死在这种三棱紫黑毒刺之下?”

一钵神僧听说“武当七子”之中,已有三位被这三棱紫黑毒刺害死,不由惊然动容,向夏天翔探问究竟。

夏天翔遂把武当山玉柱峰下一凡道人之言,尽己所知,对一钵神僧转述一遍。

一钵神僧静静听完,目光又复凝注那通往终南死谷的黝黑洞口。

这时洞口两旁石壁之上,所镌代表罗浮冰心神尼的合捧人掌及代表点苍铁冠道长的风扬垂柳的表记,已由两位掌门人在出洞之时,各自毁去。

一钵神僧神色凝重地沉思片刻以后,皱眉说道:“这使用三棱紫黑毒刺之人,连向武当、罗浮、点苍三派中主要人物暗下毒手,其动机已极可疑,尤其今日之事,更令人有点诧然莫解。”

夏天翔愕然问故,一钵神僧缓缓说道:“我来得极早,是在昨夜初更便即藏身此间,一直等到今日凌晨,点苍掌门人铁冠道长与罗浮掌门人冰心神尼,才双双赶到,镌好表记,同时进入终南死谷。除此以外,根本未见旁人入洞,则对他们暗算主人,从何而来?难道有人具此深谋,事先又复知晓冰心神尼与铁冠道长要在此间约斗,特地费尽心机,在这洞内凿有其他秘道,事后并能从容退走?”

夏天翔也觉疑不可解,一钵神僧便向他挥手笑道,“小施主江湖行侠,无妨对这桩极具阴谋,并颇饶趣味之事,多多注意,倘能凑巧揭穿暗中弄鬼之人的真实面目及险恶心机,可替武林中消弭一场奇灾浩劫,功德无量。贫僧也要为‘武当七子’遇害一节,走趟天柱峰三元观,访谒武当掌教,一询究竟!”

说完,刚待回身,夏天翔含笑叫道,“大师暂留贵步,我们是在此巧遇,否则夏天翔还有事要去东海拜谒!”

一钵神僧哦了一声,讶然问道:“我还以为我与小施主是风萍偶聚,谁知你本来就要寻我?但北溟门下,与我向无……”

夏天翔含笑接口说道:“夏天翔要想拜谒大师,共计有两事,但均与我师门无关!”

一钵神僧听他要找自己,并有两事之多,未免参详不透地目注夏天翔,微笑问道:“夏小施主,贫憎虽修佛法,难解禅机,你要到东海找我,究有何事?尽管明说。”

夏天翔目光往一钵神僧手中那只紫色玉钵之上连看几眼,含笑说道:“第一件事,是向大师求取两滴千年芝液。”

一钵神僧闻言颇出意外,看了夏天翔一眼,略为凝思,缓缓说道:“我钵中所植这株千年芝草,共只九叶,每叶均能起死回生,芝液则更具灵效。除了今日在这终南死谷之中,为救冰心神尼及铁冠道长摘下一叶以外,生平极为珍惜,从未用过。但我与小施主似有前缘,你既需要,贫僧奉赠一滴,无论何等重伤奇毒,均已足够法解!”

夏天翔早已知道千年芝液是罕世难求的武林圣葯,自己与一钵神僧萍水相逢,尚未打出“蔷薇使者”旗号及取出那片“蔷薇令”,便肯赠送一滴芝液,这种人情委实太以可感,遂赶紧含笑称谢说道:“夏天翔本身幸无奇厄飞灾,怎敢向大师妄求武林圣葯?我只是受了另一位老前辈所差,代他跑越东海而已!”

一钵神僧眼内突射奇光问道:“何人如此倚老卖老?叫你漫漫万里的去往东海,难道他能吃准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终南死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霹雳蔷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