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蔷薇》

第04章:青骢一现

作者:诸葛青云

夏天翔左右分执双环,巍立如山,静待对方发难,以师门所得,斗斗江湖少见的昆仑绝学。

就在二人一动一静,均自剑拔弯张,即将交手之际,赵钰忽然微一凝神,诧声叫道:“夏朋友与潘师妹且慢交手,你们听听这是什么奇异声息?”

夏天翔与潘莎的武功耳力,均不会逊于赵钰,至少也在伯仲之间。但因两人表面各自强做,心头早就看出对方是位罕见强敌,不敢怠慢,互相心神专注之下,未再兼顾周围环境有何异动。

如今既经赵钰这一提醒,双双倾耳聆听,果然听得有一片既似波涛怒卷,又似万马奔腾,从来未闻的奇异声息,正对着自己所处的方向狂驰而至。这片奇异的声息来得委实大炔。初闻之际,似乎尚在里许以外,如今业已将到谷口。

夏天翔与昆仑门下的赵钰、潘莎,凛于这片莫测高深的奇异声息来势太凶,谁也不敢再逞意气,各展身形,一东二西,抢上峭壁藏身,静观其变。

他们刚刚在峭壁之间援登丈许,便已听出那奇异的声息是一片蹄声,并有几只高大健壮的野骡,自谷口急窜而入。

夏天翔独立东面峭壁的一块突石之间,见状不由心中暗诧,所闻蹄声,为数极众,难道全是野骡?它们如此合群狂奔,却属何故?

他疑念未了,谷口又复涌进数以百计的成群野骡,一只只均向前绝尘狂奔,毫不旁顾。

夏天翔惊奇交集地凝神侧耳,听出后面蹄声尤多,但奔驰人谷之鲁,业已不是野骡,而换了一批豹、狼、鹿等互相混合的杂牌队伍。

怪的是这些平素互相残杀吞噬的无知兽类,如今却决不相斗,只顾拼命向前,狂奔不已。

这时那远方传来的绵绵不绝的奇异声息,仿佛越发洪厉,并有“希聿聿”的连声马嘶,高昂晓亮已极。

夏天翔一听马嘶,便知是匹神骏无比的千里龙驹,不禁暗想,难道这些野兽之中,还杂有罕见宝马?

心头惊奇,目光自然凝注谷口,只见马嘶声中,泼风似的驰进一匹上驮一条黄影及一条白影的青色骏马。

这种景象入目,更搅得夏天翔心头疑念纷坛,莫明其妙。

因为分明记得在荆门山绝顶,向“天涯酒侠”慕无忧请教心中所念那位骑青马、披玄衫姑娘的来历姓名之际,慕无忧指出鹿玉如、仲孙飞琼、霍秀芸三人,并建议自己与其寻人,不如先行寻马,盖普天下能够日行千里的青色龙驹,仅有两匹,一匹是祁连派掌门人“九首飞鹏”戚大招的坐骑“千里菊花青”,另一匹则为当代神医“商山隐叟”赛韩康所有的“青风骥”。

如今面前驰过的这匹青马,若论脚程,照它那等飞云逐电的神奇速度,足当千里龙驹之称,难道竟会就是“天涯酒侠”慕无忧所说的“千里菊花青”或“青风骥”?

马已极度引人注意,但等夏天翔看清马背上所驮的一条黄影及一条白影的形状之时,不由越发目瞪口呆,暗道自己自上岷山参拜蔷薇坟以来,怎的一连串遇上这多怪到极点的怪异之帘?

原来马背上所驮的黄影白影均不是人,黄影是只通身金毛披拂的奇形异兽,白影则是只高有二尺左右的小小白猿。

跟在这匹青色骏马之后的,是一片波涛狂卷的厉声,青马双耳竖处,再作骄嘶,足下也益发加快,刹那之间,便即超越群兽,驰出三四十丈。

马驰得快,水也来得极快,谷口波光猛现,水花怒卷,宛如百尺冰墙,排空下压。草树之后,自然随流摧折,逐浪飘浮,连那些嗟峨怪石,也被冲击得“咔嚓嚓”的,一片裂响。

夏天翔方自憬然顿悟,那些狂奔的野骡、狼、豹等兽,原来是为了逃避这暴发的山洪!但身上一凉,满目波光,这山谷之中,业已成了一片汪洋,水势并还不停上涨,距离自己足底,仅约三尺。

怯于那等奔腾澎湃的山洪威势,夏天翔只得施展壁虎功、游龙术,沿着峭壁往上攀登,直到高达二十来丈,才找了株崖缝古松坐下。只见谷中水位已约五六丈高,而在对壁藏身的两名昆仑门下的男女弟子赵钰、潘莎却不知退往何处,毫无踪影。

夏天翔寄身绝壁,目注洪流,虽然知道水势决难涨到自己所坐之处,但心头兀自忽而忧烦忽而失笑。

忧烦的是从潘莎所用的奇形兵刃昆仑刺绝似自己昔日在九疑山所见之物一事上,几可判断心头想念的那位姑娘,就是昆仑派掌门知非子的衣钵传人鹿玉如之际,突又发现那匹青色龙驹,而马背却又驮的是兽非人,岂不叫自己难以决断,到底应该先去寻人?还是先去寻马?

失笑的则是自己白白与潘莎故意作对,不但交手不成,“雪甲鸡冠”奇蛇未得,反而使“风尘狂客”厉清狂送给自己的那柄湘妃竹折扇轻易落入昆仑门下的赵钰手内。

心头思索之间,谷中水势已告不再上涨,夏天翔瞥见那条半沉半浮水面,未曾随波流去的青蟒遗尸,不由又复想起武当涤尘、悟尘、浮尘三子,及罗浮掌门冰心神尼、点苍掌门铁冠道长,是否均死伤于自己所见昆仑门下用来对付“雪甲鸡冠”的“天荆毒刺”之下?

倘若不是?则何以同样长约寸许,体作三棱,色呈紫黑,并含有那等能毒死罕见毒蛇的奇异毒力?

若是?则昆仑一派向来闭关自守,淡泊名利,与世无争,何以突向武当、罗浮、点苍三派的主要人物下此毒手?

正反两种意念,在夏天翔心头盘旋久久,仍觉难下结论。而谷内山洪,来得虽快,退得也速,如今积水不过只剩尺许。

夏天翔一头玄雾,满腹疑云,无可奈何之下,只得聊以解嘲地认为自己这一路奇遇大多,无妨把这各种难猜难测的问题,寄望于虚无缥缈之中,也许前途尚有更多奇逢厂可使一切疑问迎刃而解。

至于探查心头所系念的那位姑娘的姓名来历一节,究应先行寻马,还是寻人?也暂时搁置,慢加决定。先轻于为己,重于为人,把这向一钵神僧求来的两滴千年芝液,送到“商山隐臾”赛韩康处,免得误了“蔷薇使者”之命。并可顺便向赛韩康请教,他可曾将那匹“青风骥”借人骑往湖南九疑山附近。

夏天翔起初不注意“奇逢”二字,自上岷山的一路之间,几乎处处奇逢,但如今这渴望奇逢之下,却一路平平淡淡,连半件奇事均未遇上。

关中辗转,到处登临选胜,不知不觉间,时序已近重阳,夏天翔遂直奔商山,慾往住在天心坪的当代神医赛韩康处,交代“蔷薇使者”嘱办之事,并向赛韩康有所请教。

天心坪是在商山深处,形势绝佳,三面环山,一面临壑,飞泉涤俗,古树藏幽,就在这飞泉古树间,朴素无华地建有三间茅屋。

夏天翔生怕误事,在重阳前一日便自赶到,只见那三间茅屋之前,有一葛衣布履的清瘦老者,正与一位身段极其窈窕但以黑纱覆面的玄衫女子,倚松对弈。

赛韩康虽然隐居商山,甚少出世,但他是当代第一神医,声名自然震动江湖。故而夏天翔一见便知那位葛衣布履的清瘦老者,便是自己要寻的“商山隐叟”,因对方无姓无名,向以外号行世,遂抢步当前,恭身一礼说道:“在下夏天翔,参见赛老前辈!”

“商山隐史”赛韩康神态十分谦和地伸手让坐,含笑说道:“夏老弟请坐,在我未曾请教老弟来意前,先为你介绍一位武林高人,这位姑娘就是罗浮派中高手,‘凌波玉女’柴无垢。”

夏天翔因在岷山回头峰前,曾遇点苍第三剑“龙飞剑客”司徒畏,并几乎互相破脸,故而一听“凌波玉女”柴无垢之名,不由一面见礼,一面略为偷眼打量这位孤芳自赏、冷艳无双、在武林中声名颇好的罗浮侠女。

柴无垢更因隐身口头峰峭壁,听得“龙飞剑客”司徒畏移情“桃花娘子”靳留香后,曾萌死意,意慾投身百丈深谷,多亏夏天翔适时自言自语他说了一句“圣洁无边的蔷薇愿力”,才宛如禅唱梵音,使自己迷梦潜消,魔障渐退,恢复灵明,静心等待“蔷薇使者”,发挥他那圣洁无边,能使残花再好、缺月重圆的“蔷薇愿力”。

故在夏天翔一报姓名时,便自覆面黑纱之中,暗暗投过两道感激的眼色。

夏天翔于“商山隐望”赛韩康那句“请教老弟来意”的语中,听出“蔷薇使者”尚未到此,遂向赛韩康及柴无垢含笑问道:“我是奉‘蔷薇使者’之命而来。赛老前辈与柴女侠认不认识掌管岷山回头峰后、扪心壑底、金玉谷内那座蔷薇坟的‘蔷薇使者’?”

赛韩康及柴无垢听说夏天翔竟是奉“蔷薇使者”所命而来,不由均觉惊奇。尤其那位夙昔容光绝代、如今却已月缺花残的“凌波玉女”柴无垢,知道这位青衣少年之来,定对自己有莫大关系,遂含笑接口答道:“我曾两拜蔷薇坟,并与‘蔷薇使者’答话,蒙他许以蔷薇愿力助了夙愿。赛大侠则与其素昧生平,老弟既奉‘蔷薇使者’之命,可是携来大雪山朱红雪莲及东海千年芝液?”

夏天翔也对柴无垢猜到自己携有千年芝液一事,略感惊讶,暗忖难道“龙飞剑客”司徒畏追踪之举不谬,这位“凌波玉女”当时确在自己之前先到岷山,瞻拜蔷薇坟有所诉苦。

柴无垢话音方了,夏天翔便含笑说道:“那位‘蔷薇使者’只派我到东海钓鳌礁向一钵神僧求取千年芝液,却不知什么大雪山朱红雪莲……”

“商山隐臾”赛韩康插口笑道:“一钵神僧的千年芝液比雪山派掌门人‘冰魄神君”申屠亥的朱红雪莲更为珍贵,也更为难得。夏老弟可否求到?”

夏天翔笑道:“我未到东海,便在终南死谷之外,巧遇一钵神僧,蒙他赐了两滴千年芝液……”

赛韩康闻言失惊叫道:“一钵神憎向把他紫玉钵中的千年芝液珍逾性命,能赐一滴半滴,已是罕世奇逢,他怎的竞肯对老弟一赠两滴?”

夏天翔微笑说道:“这位空门奇侠与我特别投缘,相求之时,允赠一滴。等我说明系奉‘蔷薇使者’所命,又将其余一滴,一并相赠!”

说到此处,忽然想起“凌波玉女”柴无垢正是罗浮派掌门人冰心神尼的俗家师妹,遂又复笑道:“我在终南死谷之外,不但巧遇一钵神僧,并在终南死谷之中遇见了柴女侠的师姊,也就是贵派掌门人冰心神尼暨点苍派掌门人铁冠道长。”

柴无垢越听越惊奇,不由向夏天翔讶然问道:“司徒畏不是在岷山回头峰下向夏老弟说,点苍、祁连两派联名传帖,邀约我掌门师姊率领罗浮派中人物,于明年立夏,到终南死谷一会。怎的我师姊又与点苍掌门人提前同到终南……”

夏天翔截断柴无垢话头,神色凝重地缓缀说道:“岂但点苍、罗浮两派掌门提前同到终南,大概更出柴女侠意料的是两位掌门人井同遭暗算,身中奇毒。若非一钵神僧以千年芝叶及时相救,冰心神尼及铁冠道长,难免双双埋恨终南死谷!”

“凌波玉女”柴无垢听得掌门师姊居然曾受如此奇灾,不由关心颇切地目注夏天翔,急声问道:“夏老弟,你能否将目睹终南死谷中所生之事,对柴无垢说一遍?”

夏天翔端起石桌上赛韩康为他所斟的一杯松子茶来,呷了两口,含笑说道:“我此行奇遇极多,加上‘蔷薇使者’大概要等明日才到,正好对二位详细叙述。说完以后,夏天翔并还有事慾向赛老前辈台前请教!”

“商山隐叟”赛韩康与“凌波玉女”柴无垢,倾耳凝神,静听夏天翔说完终南死谷中一段经过之后,柴无垢暗喜吉人天相,掌门师姊总算无恙;赛韩康却拈须沉吟,口中不住自语“三棱紫黑毒刺”数字,双眉紧蹙,似在深作思索。

夏天翔因此事关系大大,可能影响整个武林,故不敢轻易吐露曾见昆仑门下施展“夭荆毒刺”一节,反向赛韩康含笑问道:“老前辈是当代第一神医,见闻必博,莫非对那暗算罗浮、点苍两派掌门人的三棱紫黑毒刺的来历,或是何人惯用,有所知悉?”

“商山隐叟”赛韩康摇头苦笑说道:“我虽然知道某派某地,所产某物,与老弟所说那种长约寸许、体作三棱、色呈紫黑形状的毒刺极其相似,但想来想去,此派人物,决不会持以在武林中无缘无故地乱肆凶锋,并因一语猜度,便可能导致整个江湖的浩劫奇灾,关系委实太大,故而纵然柴女侠的师姊罗浮掌门人冰心神尼曾为此物所伤,我也不便在未获充分证据以前,妄加揣测。”

赛韩康见夏天翔听到此处,剑眉轩扬,俊目闪光,似慾插口发话,遂向他神色郑重地摇手,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青骢一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霹雳蔷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