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蔷薇》

第05章:江湖多事

作者:诸葛青云

这三声不会太令人注意的弹剑微响,听在柴无垢耳中,却似乎威力极强,使得这位已达第一流身手的“凌波玉女”,为之全身一震。

原来柴无垢不但听出这就是点苍第三剑“龙飞剑客”司徒畏的弹剑之声,并且是昔年彼此情深爱重之时,互相约会的暗号。

夏天翔却哪里知道内中尚有如此玄妙?见柴无垢看过天时,分明已将起身,却忽又失神微愕,不禁催促说道:“柴姑姑,祁连派中人物业已赶来不少,天色也快到三更了吧?”

柴无垢闻言顿觉脸上一热,向夏天翔勉强笑道:“我的一位青年旧识,忽然也到此间,并发出暗号约见……”

夏天翔看出柴无垢的为难神色,遂含笑说道:“柴姑姑尽管赴约,我一人先到那高峰脚下左近等你,并决不鲁莽出手,惹祸债事就是。”

柴无垢银牙一咬,点头说道:“这样也好,你奔西北,我往东南,双方事了以后,仍在此处相会。”

夏天翔早就心急,闻言立即飘身,但耳中仍听得“凌波玉女”柴无垢低声嘱道:“不要忘了注意九鹏展翼钢拐及九幽磷火!”

夏天翔闲了多日,好容易才有热闹可看,自然高兴异常,以致不曾想到会有何等要事,能使得柴无垢临时变计,不与自己同往,几乎就这样的把位“凌波玉女”生生断送。直等身形驰出十来丈外,心中才起疑思,但回头看时,业已不见柴无垢的踪影。

夏天翔虽觉自己怎的忘了请问柴无垢有何要事,突然分身。但也决想不到“龙飞剑客”司徒畏头上,遂依旧转身,向祁连派纠众聚会的峰脚赶去。

不过由于柴无垢告知祁连好手云集,掌门人“九首飞鹏”戚大招功力又复绝高,夏天翔不禁心生警惕,知道倘若如此掩去,可能无论怎样小心翼翼地蹑足潜踪,均在距离十丈左右,便会被对方发觉。

故而未近峰脚,便先停步打量周围形势,暗想自己何不援登高峰半腰,再复利用藤蔓,悄悄缒下,或可略微避免对方注意?

他此时无人商议,心计既定,自然照计施为,轻身蹑足,先绕到侧方,提气飞登高峰半腰,然后再回向那九朵九幽磷火升起之处,觅条坚韧的山藤,一把一把的往下援去。

夏天翔知道援藤下落,依然不会毫无声息,且幸此时天空有云,月光时掩,山风也飒飒生威,遂每趁一阵风来,万叶齐响之际,便往下援落数尺。

这种方法,果然暂时瞒过了峰脚下的四五名祁连高手。夏天翔悄悄援下十来丈后,凭借目力已可看出距离自己八九丈之下,共有四人,似全在翘首西南,若有所待?

接近到如此距离,再若往下,必为所觉。何况足旁恰好又有一块不大不小的突石刚好容身,并有藤蔓掩护,正是处绝好窥秘的所在。只可惜仍嫌上下相距略高,语音虽可依稀听到,月光倘全被云遮,目力所及却有些模糊难辨。

半盏茶时过后,皓月脱出云层,远近峰峦,顿为清光所笼,夏天翔这才看清峰脚下四人之中,除了一位身材最为高大、额上凸出九个肉包、手中持着一根又粗又长奇形钢拐、精神矍铄的老者,令人一望而知定是祁连派掌门人、威震江湖的“九首飞鹏”戚大招以外,其余三人均为不识。

这三人之中,两男一女,女的是位年龄甚大的白发婆婆,男的是一位年约五十来岁的老者,虬髯海口,狮鼻巨目,加上青黪黪的蟹面,形状颇为怖人。另一位则身着红袍、手持铁笔、满面笑容,神色诡橘至极。

“九首飞鹏”戚大招目光又往西南一瞥,向那青面虬髯老者及身着红袍、手持铁笔之人,冷冷说道:“佟三弟用吴四弟,我以九幽磷火召人聚会,“桃花娘子’靳留香尚可说是有事相羁,不便前来,那‘辣手丧门’焦五弟却怎的也不见到?”

夏天翔听了这种称呼,立即恍然,知道那青面虬髯老者及身着红袍、手持铁笔之人,便是与“桃花娘子”合谋,断去峨嵋派“冲云鹤”卫家琦一条右腿,“峨嵋四秀”正慾寻仇报复的“铁面鬼王”佟巨、“阴司笑判”吴荣。但不知那白发婆婆又是何人?难道竟是那位据说在祁连山雪峰冰洞之中闭关静坐、已有十数年不问世事,并还是戚大招师姊的“白头罗刹”鲍三姑么?

因为“九首飞鹏”戚大招适才几句话儿,说到最后,业已深含怒意,故而佟巨及吴荣均眉头双蹙,未便作答。

那位白发婆婆奄搭搭的眼皮一翻,炯炯寒光,严如电闪,向四外略微扫视,缓缓说道:“掌门人不要性急,焦五弟乎素作事沉稳,迟来必有原因。”

戚大招对这白发婆婆颇为敬重,闻言恭身含笑说道:“鲍师姊……”

三字才出,“阴司笑判”吴荣插口笑道:“掌门人请看,那不是焦五弟所发的九幽信火?”

戚大招抬头看去,果见西南方有七朵九幽磷火,在夜空之中一闪而灭。

夏天翔从“九首飞鹏”戚大招所叫的那声“鲍师姊”之上,知道自己所料不差,这位自发婆婆,正是在祁连山雪峰冰洞之中闭关多年的“白头罗刹”鲍三姑。他不由越发心惊,暗忖十二月十六日的黄山天都大会,是点苍、罗浮、武当及昆仑、峨嵋、雪山等六偷约,祁连、少林两派,并未牵涉恩仇。即令祁连派意慾观光,也不会千里迢迢地尽驱派中高手,倾巢远出。

其中用意,着实极费猜疑。夏天翔正在反复思忖之际,西南方一条人影,业已电掣而至。

人影身形现处,是位身材长瘦、斗鸡眼、八字眉、驴脸厚chún,穿着一件月白麻布长衫,鬓边并还一边挂有一串纸钱,随风往后飘起,活脱脱地,绝似传说中的丧门吊客模样。

“九首飞鹏”戚大招沉声问道:“焦五弟怎的此刻才来,难道……”

那位形似吊客之人,恭身怪笑说道:“启禀掌门人,焦乾已在这伏牛山中的一处古洞之内,发现金鹏遗骨。”

戚大招闻言,怒容全混,大喜问道:“焦五弟,那只金鹏遗骨左近,有没有我们所需之物呢?”

“辣手丧门”焦乾得意异常,大笑说道:“小弟便为采摘此物,才致迟来,不过因土壤气候的关系,可能要比昆仑所产灵效稍逊。”

说完,方自伸手怀中,意慾取甚物件,那位“白头罗刹”鲍三姑突然向焦乾摇手相拦,沉声说道:“左近现有外人,焦五弟慎勿泄密。”

夏天翔正在聚精会神地要想看那“辣手丧门”焦乾伸手怀中,究竟取甚物件?突然听得鲍三姑此语,不禁大吃一惊,知道自己可能藏身不住。

“九首飞鹏”戚大招的吃惊程度比夏天翔更甚,怒叱一声,与佟巨、吴荣、焦乾等,八手同挥,每人弹发两朵九幽磷火,向崖壁暗处及周围草树之间,疾射而出。

因这峰脚周围地势不小,祁连诸人又是并无所觉,盲目乱发,以致八朵九幽磷火均未打中夏天翔,但那九幽磷火沾树烧树,沾草烧草,甚至沾上山壁,还要烧得石头“滋滋”作响的厉害程度,却看得夏天翔心底生寒,眉峰紧聚。

“九首飞鹏”戚大招因自己功力极高,既未听得有人潜至左近,所发九幽磷火又未逼得对方现身,不禁颇含疑惑神色地向师姊鲍三姑看了一眼。

“白头罗刹”鲍三姑冷笑连声,伸手向戚大招身后的地上一指。

原来夏天翔身后的崖壁有一缺口,此时月光恰好自缺口之外斜射而下,致将夏天翔的身形,连同隐身其间的大堆藤蔓,一齐映在“九首飞鹏”戚大招身后。

戚大招回身一看,不禁浓眉高挑,怒声狂笑,夏天翔知道无法再藏,索性一式“飞鹰攫兔”,在崖壁间微一点足卸力,再转化“雁落沙汀”,飘然着地。

夏天翔身形才一落地,“铁面鬼王”佟巨、“阴司笑判”吴荣及“辣手丧门”焦乾,立即足下微滑,分东西南三方,把夏天翔圈在其中,各聚神功,待命下手。

夏天翔明知情势险恶,这五人之中,倘若单打独斗,自己或可与佟、吴、焦等勉力一拼,但绝非祁连派掌门人“九首飞鹏”戚大招及那“白头罗刹”鲍三姑之敌。何况他们形踪诡秘,似是有甚极大图谋,突为自己撞破,更必不肯轻易放过。

心头虽知不妙,但忽然想起恩师“北溟神婆”皇甫翠平日所谆谆相嘱的“安时莫怠,危时莫馁”之语,遂根本不管那虎视眈眈、围在身外,慾向自己下手的佟巨、吴荣及焦乾等三人,只微定心神,对着那位与“白头罗刹”鲍三姑并肩立在北面的祁连派掌门人戚大招,略一抱拳,傲然发话说道:“武林未学夏天翔,参见戚老前辈,并请勿误会……”

话犹未了,“九首飞鹏”戚大招已用手中那根上铸九只展翼飞鹏、重达百五十斤的奇形钢拐,“叮叮”点石,溅起无数火星,神态冷然地摇头说道:“隐身探秘,是武林中最忌之事,你既不必解释,我也不必多问。”

说到此处,突然巨目一张,凶光四射,厉声叫道:“佟三弟,吴四弟,焦五弟,你们还不施展九幽磷火,超度这位夏朋友早登仙境!”

“铁面鬼王”佟巨、“甲司笑判”吴荣及“辣手丧门”焦乾,齐齐冷哼一声,“刷刷刷”,每人弹出三朵九幽磷火,全作品字形,先后不一的,向夏天翔冉冉飞到。

这九朵九幽磷火,慢说全中,就算中上一朵,夏天翔也将被烧得骨化形销。何况祁连派中人物,对于发放这种独门暗器,更有特殊手法。九朵绿荧荧的九幽磷火,自东、南、西三方分袭,快慢高低,均有参差,躲得了东,躲不了西,即令极为勉强躲过后发先至的东、西两方,也必伤在南方先发后至的三朵九幽磷火之下。

故而对于这种令人既不能接,又不能躲的诡辣霸道的打法,祁连派称之为“三才九宫催命火”,任凭对方是何等盖世英雄,只要困在核心,被祁连派中人物占了三才方位,便万死一生,决无幸理。

但夏天翔人既聪明胆大,奇遇又多。一听“丸首飞鹏”戚大招不容分辩地变脸发令,便把自己身边两桩武林异宝一齐准备妥当,右掌中握的是“巫山仙子”花如雪所赠的“红云蛛丝网”,左掌中却扣着恩师“北溟神婆”皇甫翠威震八荒的“乾天霹雳”。

东南西三方的九幽磷火一发,夏天翔身形摹然电转,施展一式“旋风舞叶”,手中洒出一片红云,把九朵九幽磷火,齐齐网住。

这种变化,委实大出祁连派在场的五名顶尖高手意外。“九首飞鹏”戚大招浓眉一剔,目光注定夏天翔右手所提尚有一二朵九幽磷火在其中闪烁,但亦眼见即将灭去的“红云蛛丝网”,讶然问道:“你是‘天外情魔’仲孙圣门下的弟子?”

夏天翔初试“红云蛛丝网”,见果然灵效异常,不禁心头狂喜。听完“九首飞鹏”戚大招问话后,俊目一翻,正待应答,那位“白头罗刹”鲍三姑却阴恻恻地向戚大招说道:“掌门人,我们计议之事,不宜被外人听去,以免传扬江湖,多生是非。故而他便是‘天外情魔’仲孙圣的弟子,也应除掉。‘红云蛛丝网’虽能克制九幽磷火,难道还能挡得住你手中这根重达百五十斤的九鹏展翼钢拐么?”

“九首飞鹏”戚大招被师姊“白头罗刹”点明利害,暮然厉声狞笑,身形疾如电闪、轻似云飘地欺近丈许,手中九鹏展翼钢拐“呼”的一声,带着从所未见的极劲拐风,向夏天翔拦头猛砸。

戚大招身为祁连派掌门人,一身绝艺,几臻化境,加上蓄意击毙夏天翔灭口,故而这当头一拐,是他所创“飞鹏拐法”中一招“展翼垂云”的绝学,不但开山劈石,威猛罕涛,并还隐蕴无穷变幻。

夏天翔凛于对方是一派掌门身份,又经“凌波玉女”柴无垢事先告知“九首飞鹏”戚大招在当代八大门派的掌门人中武功亦属佼佼,自然对之不敢丝毫傲慢,更因九鹏展翼钢拐份量太沉,再加上戚大招以绝世神力,蓄劲当头猛砸,遂不像对付普通敌人般撤出自己的独门兵刃三绝钢环接架,只是身驱疾若旋风,左右回环,接连三转,然后夭矫如龙地足下换位移形,刹那间闪退八尺,逃出对方锐啸摄魂的杖风以外。

戚大招的那根九鹏展翼钢拐尚离夏天翔头顶尺许,突见对方以一种极为诡妙灵奇的身形步法,业已闪退七八尺外,遂满面惊讶神色,顿腕卸劲,停止下砸之势及所藏一切变化,把那根重达百五十斤的九鹏展翼钢拐轻轻撤回,横在手中,愕然注目夏天翔。

这等雷霆万钧的猛烈招术,发时困难,收时更难。夏天翔见戚大招收势卸劲如此轻妙无形,不禁更知对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江湖多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霹雳蔷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