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蔷薇》

第07章:啼笑皆非

作者:诸葛青云

武当掌教弘法真人见霍秀芸手中所托的银丸,首先咦了一声,讶然说道:“这粒银丸,好像是传说中三百年前武林第一剑客‘大别散人’所遗留的‘柳叶绵丝剑’?”

霍秀芸螓首一偏,向弘法真人恭身说道:“掌教真人见识渊博,霍秀芸钦佩无已。”

话完,微凝真气,内力暗达四肢,未见她丝毫动作,掌中所托的银丸便即倏然展开,变成一柄宽如柳叶、长才二尺一二、精光闪闪的奇形小剑。

“大别散人”所遗的“柳叶绵丝剑”,暨霍秀芸有意无意施展的一手内家上乘功力,震惊了峰顶群雄,一齐静看这场点苍第三剑对峨嵋第四秀的剑术比赛,究竟胜负谁属?

“龙飞剑客”司徒畏想不到霍秀芸也有这等罕世名剑,心中未免微自估,但因“柳叶绵丝剑”剑刃太狭,剑锋太短,遂仍复信心十足地傲然开式,剑交左手,右手挽诀齐眉,双目炯炯精光,笼注霍秀芸,向左盘旋,活开步眼。

霍秀芸则手执“柳叶绵丝剑”,斜举当胸,侧身右走,刹那间盘旋三匝,两人身形往中一合,惊神泣鬼的剑斗遂开,三数招过后,便自剑风飒飒,剑影飘飘,剑气重重,剑光灼灼。

点苍剑术胜在迅疾诡辣,峨嵋剑术胜在神妙轻灵,两人互展所长,竭力施展之下,看得另一派用剑名家,那位武当掌教弘法真人,也自点头暗赞不已。

“凌波玉女”柴无垢因心头别有所虑,一双妙目始终盯在“龙飞剑客”司徒畏身上,注意这位点苍第三剑的一切细微动作,并暗地疑诧夏天翔何以如此迟到?且二来便将赛韩康匆匆引走,究竟是请这一代神医去替何人疗伤治病?

柴无垢疑思未竟,场中互相交手的两名武林好手业已到了各为本派护名惜誉、全力以赴、生死相搏的紧张阶段。

司徒畏手中的青芒剑,一寸长,一寸强,精光腾彩,锐响摄魂,那虎虎剑风,几乎每一阵都是擦着霍秀芸头顶青丝拂过。

霍秀芸的“柳叶绵丝剑”则一寸短,一寸险,再配合那神奇轻灵的招术身法,也几乎剑剑不离司徒畏心窝,处处指向要害。

动手的霍秀芸、司徒畏二人,虽然时时均在生死呼吸的奇险之中,倒还心神不乱,攻守缜密。但观战的点苍、峨嵋两派掌门,反倒有些透不过气来。铁冠道长及玄玄仙姥,谁都想招呼自己方面住手停战,却谁也都想再候片刻,等对方先行发话。

就在他们两位掌门人既担忧师弟师妹安危,又顾惜本派威望,首尾两端,犹豫难决之际,霍秀芸银牙暗咬,真力全聚丹田、一招“天龙卷尾”,手中“柳叶绵丝剑”化成大片急旋疾闪的夺目精光,照准司徒畏,迎头劈落。

“龙飞剑客”久战霍秀芸不下,也早就蓄意一拼,长啸起处,一招“乱推彩云”,青芒剑剑影如山排空涌出。

司徒畏这声长啸,听得柴无垢内心一惊,但眼前的紧张局势,不容许她在此时分神旁视,目光仍被那两片即将迎合的森森剑影,吸引得一动不动。

精芒迎精芒,剑气幂剑气,猛然一合之下,脆响惊魂,龙吟不绝,点苍派掌门人铁冠道长暨峨嵋派掌门人玄玄仙姥,各自面带惊容,抢前半步,霍秀芸及司徒畏则同时眉峰深聚,佛然后退三尺。

霍秀芸右臂被震得剧烈酸麻,几乎把握不住“柳叶绵丝剑”剑柄,使这柄“大别散人”遗宝,脱手飞去。

司徒畏则目光凝注青芒剑剑锋之上,被对方“柳叶绵丝剑”截缺的一个米粒缺口,满面惊怒痛惜的神色。

铁冠道长浓眉剔处,亲自走下场中,怒容满面地傲然叫道:“昆仑、峨嵋两派掌门人,哪位下场?或者干脆二位齐上!”

铁冠道长这两句话儿,说得过份狂妄,不但使玄玄仙姥、知非子无法再加忍耐,连罗浮掌门人冰心神尼及武当掌教弘法真人也听得微微摇头,表示出不屑的神色。

峨嵋、昆仑两派掌门人中,究竟是谁出面接受点苍第一剑铁冠道长挑战,以及这一场龙争虎斗的结果如何,容笔者暂时按下慢提,且先表叙那位迟迟而来、匆匆而去的小侠夏天翔,暨被他自天都峰顶拉走的当代神医赛韩康方面。

“商山隐叟”赛韩康被夏天翔匆匆拉下天都绝峰,遂一面随同他举步飘身,一面含笑问道:“夏老弟,你所说的‘看热闹总没有救命要紧’之话虽然不错,但要救的是谁?是伤是病?可以告诉我么?”

夏天翔神情异常急这地大展轻功,加急往峰下纵落,闻言应声答道:“老前辈请走快些,迟了恐怕来不及。我要你去救的,是罕世奇……”

赛韩康听到此处,暗地足下加功,并自作聪明地接口笑道:“夏老弟,你便不说,我也能猜得出来的。”

夏天翔在疾驰之中侧脸看了这位当代神医一眼,意似不信地摇头说道:“老前辈的外号是叫赛韩康,不是赛鬼谷,我不相信你能未卜先知,猜得丝毫不错。”

赛韩康根据天都峰顶所见所闻加以判断,认为自己所猜,应该十拿九稳,遂得意笑道:“老弟这回可能要大出意外,我虽无鬼谷之处,却有鬼谷之能。你把我匆匆拉走,意慾对其施救之人,是不是雪山派掌门人‘冰魄神君’申屠亥及‘冰魄神妃’茅玉清?”

夏天翔大笑说道:“不对,不对,老前辈猜得完全不对……”

笑声未了,忽地倏然而止,面露惊容地向赛韩康讶然问道:“雪山派掌门人‘冰魄神君’及‘冰魄神妃’,那高一身奇异武学,怎会突受伤害?”

赛韩康简单扼要地一,说究里,并反向夏天翔问道:“夏老弟,你既说我猜错,难道在这天都峰左近受伤之人,除了申屠神君夫妇以外,还有其他罕世奇客?”

夏天翔本来听得双眉深蹩,但听到最后,却突然展颜微笑,异常神秘地向右前方一指说道:“前面转过峰角,便到地头,老前辈何必定在中途追问?我请你往救的,‘罕世’二字必然当之无愧,但是否可以加上‘奇客’的称呼,则需老前辈到后自行研究的了。”

夏天翔越是这等吞吞吐吐,赛韩康便越是好奇心切,估计距离峰角仅为五丈有余,遂索性一式“长虹贯日”,凌空纵过。

峰角之后,有块平坦大石,但赛韩康身形落处,看清石上之物,不禁啼笑皆非地手指夏天翔摇头道:“夏老弟,你把我作弄得好苦?放着天都峰顶举世英雄勾心斗角的好戏不看,却跑来此处作甚?”

原来在石上仰卧的只是一只身长不满二尺的雪白小猿,哪里是什么名满天下的罕世奇客?

夏天翔听完赛韩康的话后,正色说道:“老前辈所炼的灵丹何在?请赶快救这白猿一命。等老前辈看清它所受的伤势以后,或许知道此事关系不浅,何尝不是武林各派群雄勾心斗角的余波所及?”

赛韩康既听夏天翔如此说法,遂走近大石细看,只见那只白猿全身抖颤不休,业已奄奄一息,右臂之上,却插着一枚体作三棱、色呈紫黑的小小毒刺。

这枚毒刺人目,赛韩康果然立即惊讶变色,赶紧取出一只铁镊,夹去三棱紫黑毒刺,并以一粒奇香丹葯,塞入白猿口中。

一面施救,一面喃喃自语说道:“又是‘天荆毒刺’作怪,昆仑赴会三人,全在天都峰顶,这枚毒刺却是何人所放?‘冰魄神君’夫妇所中的暗算,可能也是此物!”

夏天翔冷笑一声说道:“这场天都大会可能复杂透顶,我本拟昨夜赶到,但途中居然连遇袭击,加以阻挠,尤其最后在天都峰下,若不是这只白猿先我一步遭难,大概我也难免要挨上一枚这暗中淬发、杀人于无形无声、阴损狠辣已极的‘天荆毒刺’。”

赛韩康是今日凌晨才到,对于昨夜发生的许多纠纷,均所不知,闻言遂向夏天翔探询,夏天翔也就悻悻于色地告知究竟。

原来夏天翔自在大别山中远远瞥见仲孙飞琼一眼以后,心神越发仿佛被这位姑娘吸引牵系,暗想自己九疑山所见之人,最好就是这位仲孙姑娘,倘若竟是昆仑传人鹿玉如,岂不又将多生许多风波曲折?

一面情思恍惚,一面直奔黄山,他素来胆大喜事,自想在会期前夜便赶到天都绝顶,谁知刚刚走到距离天都峰尚有数十里山路之处,崖角林中,各处阴黑幽森所在,居然时有暗器不声不响发出,似乎意图阻止夏天翔,不使他继续前进。

夏天翔起初万想不到在这各派群雄齐集黄山之际,会发生这等事情,若非他轻功极好,身法灵妙,真个险为所伤,但两次过后,见对方所发暗器均极歹毒,知晓不是偶然,遂加深戒意。

这一小心谨慎,前进速度自然立即慢了下来,夏天翔在月光朗照之下,见前面形势甚险,两峰如削,一径通入,左侧方并有三四十株古树,簇成一团暗影。

一面缓步而行,一面暗忖,这丛树影之中,是个极好埋伏的所在,自己何如装作不觉,扬长前进,等到对方一有动作,便立即扑去,非搜查出是什么魑魅魍魉在暗地捣鬼不可。

主意既定,夏天翔遂仍以一副毫无戒意的高傲神情,信步而前,并不时眺望四外变幻烟云及中天皓月,显得十分暇豫。

那丛阴暗的树影,距离小径约莫三丈有余,夏天翔知道只要自己一走过,背后即会有七孔黄蜂针、五云捧日摄魂针之类厉害绝伦的暗器急袭而至,遂未雨绸缪地伸手入怀,把那面“巫山仙子”花如雪所赠的“红云蛛丝网”取出,藏在掌内备用。

果然夏天翔又复走了几步,背后立有三缕劲疾尖风,破空袭至。

夏天翔眼角微瞟,看见树影中向自己射出的三缕暗蓝寒光,竟是只能躲闪,不能硬接,并不宜用兵刃磕碰,火毒兼具,霸道无伦的阴磷白羽箭,遂暗幸自己应变得然,真力倏聚,右手挥处,“红云蛛丝网”蓦然展开,化成一片红云,把三枚阴磷白羽箭凌空卷去。

夏天翔存心要看是哪路人物对自己暗下毒手,遂一面施展“红云蛛丝网”收去阴磷白羽箭,一面却毫不停留地向那丛树影之中纵身飞扑。

哪知对方有意避免与人朝相,阴磷白羽箭出手以后,根本不问中或不中,便即隐形飞遁。

故而烧你夏天翔应变迅疾,飞扑及时,也仅仅瞥见一条矫捷的人影,闪没于绝峰怪石之间,无从追及。

夏天翔方自恨得一挫钢牙,突然听得西北方远远传来怒叱及一声惨哼。

夜静山空,传音易远,夏天翔知道这怒叱惨哼来处,至少也在数十丈外,遂足下加功,循声赶往,心中兀自不解,时值天都大会前夕,为何黄山之中会发生这多难明用意的怪事?

夏天翔赶到那怒叱惨哼发生之处,已离天都峰脚不远,但空山寂寂,又已早无人踪,不过在一大堆森森矗立的嗟峨怪石之间,却有一些奇异物件,引人瞩目。

这些奇异物件,是十来粒大如黄豆,深嵌入石,仿佛碎冰形状的银白奇砂。

赛韩康听夏天翔说到此处,恍然顿司地插口说道:“老弟所闻怒叱之声,定是雪山派掌门人‘冰魄神君’申屠亥及‘冰魄神妃’茅玉清误中暗算所发。那声惨哼,则可能是对他们暗算之人。被申屠神君夫妇反击受伤。因为老弟所见那深嵌石内、形著碎冰的银白奇砂,就是雪山派独门暗器‘冰魄银光霰’。”

夏天翔哦了一声,正待说话,石上那只中了“天荆毒刺”的小小白猿,服食了赛韩康用千年芝液所炼的灵丹以后,果然神效异常,片刻工夫,便告解毒复原,蓦然一纵而起,像条脱弦银箭般的,直扑峭立千寻的危崖绝壁。

夏天翔闻声惊顾,白猿业已援登二三十丈,只剩下一点银星,不住在藤萝树石之间往上移动。

赛韩康失声赞道:“这只小小的白猿,好生矫捷,是不是老弟师门所豢的灵物?”

夏天翅摇头笑道:“它岂但身手矫捷,灵慧可爱?并还会施展‘猿公剑法’,懂得武功,不过它的主人老前辈听了可能不悦,就是跑到商山天心坪去,用打赌之术赢走你那匹宝马青风骥的仲孙飞琼。”

赛韩康闻言“哈哈”笑道:“夏老弟不要把我看得太过小气,那位仲孙姑娘虽然赢走我一匹罕世神驹,但我对她那绝代风华,仍然颇有好感。何况红粉赠美女,龙马配天人,由仲孙飞琼乘骑青风骥,倒也相得益彰,珠联壁合。只不过他日若有机缘,我还要向这位姑娘请教请教,为何青风骥会甘心追随她这陌生人之故。”

夏天翔微笑说道:“这个问题,老前辈不必再问仲孙飞琼,我已参详透彻,可以代为答复。”

赛韩康急急问道:“老弟请讲,这个闷葫芦我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啼笑皆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霹雳蔷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