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蔷薇》

第08章:疑云重重

作者:诸葛青云

这两次赌约,夏天翔是输了!输去了神妙无方、颇为得用的“红云蛛丝网”,输去了那片不知妙处的“紫玉蔷薇”,但除了将来对于“蔷薇使者”难于交代,使他略感困惑以外,夏天翔却输得满怀高兴,因为借此认识了仲孙飞琼,而对方“风萍得聚,总有前缘”之语,及赠送自己三片“护穴龙鳞”之举,似乎印象不恶,深含情意。

但既对自己有情,为何如此匆匆别去?倘对自己无情,又为何去而复转,赠物留念,并坚询自己行踪及以后约会时地?

夏天翔初涉情网,猜不透仲孙飞琼究竟对自己有情无情,以致痴立久久,迷惘于一片茫茫情思之中。

终于他想起在鹏尸古洞所见束帖上的“柴无恙,霍可怜,玉有刺,琼多情”之语,就根据这“琼多情”三字,夏天翔遂自作多情地判断那位温美多情的仲孙姑娘对自己已有相当情意。

最难打发相思苦,最难消受美人恩。夏天翔既已对仲孙飞琼深怀相思,自然认为那三片“护穴龙鳞”之中情意大重、不容辜负,遂设法嵌在衣内,护住了前胸七坎、将台及后背脊心等三处大穴。

夏天翔因自己的“凌波玉女”柴无垢姑姑,业已追踪“点苍三剑”,远奔西南,“商山隐叟”赛韩康、“三手鲁班”尉迟巧等两位老前辈,也已随后赶往,自己则由于与仲孙飞琼这桩赌约纠纷,尚在黄山逗留,走得最迟。如今既已事毕,似应立即启程,便中还想一上祁连,查查那伏牛山的鹏尸古洞之中,被人掘走的一株植物,究竟含有什么重大的秘密。

他心中这等想法,足下自然迅疾异常,但尚未走出黄山,便又遇上一桩诧事!

在一处危崖断壁后的杂草树丛之中,有人发出似乎濒于死亡的低沉叹息。

夏天翔本不想多管闲事,但听得那一声声中杂惨哼的叹息过于悲凄,遂心生不忍,驻足止步,转身真气微凝,双掌护胸,纵进那丛草树之中,略加察看!

刚刚纵入,首先便是一阵血腥气息,令人慾呕,并有一件血红长袍,赫然夺目!但长袍下摆破烂不堪,并染满了比袍色略紫的斑斑血渍。

身着血红长袍之人,生着一副鹰鼻鸡眼、狞恶诡异的面容。这副面容,对夏天翔并不陌生,尤其是他所着的这件红袍以及抛落身旁草间的一枝铁笔,更使夏天翔立即认出此人正是曾在伏牛山会过的祁连派中人物“阴司笑判”吴荣。

吴荣好容易盼到有人前来,但认出是夏天翔后,不禁长叹一声,瞑目待死。

夏天翔对于祁连派中人物虽然几乎个个憎恶,但亲眼看见吴荣的这副惨状,怜悯之意,仍不禁油然而生。

何况彼此又无甚深仇大怨,夏天翔遂伸手微揭“阴司笑判”吴荣所着的红袍,发现他一条左腿,业已被人砍断大半。

断腿无妨,失血过多,才会致人于死。夏天翔既发现吴荣伤势极重,遂赶紧取出身旁所带的上好金创圣葯,替他敷伤止血,并撕下半幅红袍,为吴荣包扎伤口。

吴荣如今好似业已气息奄微,只是双目紧闭,一动不动。

夏天翔为之敷葯包扎完毕之后,见他这般情状,知是失血大多,元气大伤,遂又喂了吴荣一粒功能培元固本的师门灵丹,笑着问道:“吴朋友,你这条左腿是被何人所断?”

“阴司笑判”吴荣眼皮微动,嘴角微牵,但终因太以孱弱,眼也未曾睁开,活也未曾说出,只极其勉强地把头摆了两摆。

夏天翔笑道:“吴朋友既然不能说话,便不必勉强。断腿虽属重伤,但以你的功力,又复内服外敷我师门灵葯,性命定可保全。不过夏天翔要奉劝你一句良言,就是‘冤家宜解不宜结’,倘若你这断腿之事是咎在自己,则大可不必耿耿于怀,从此莫涉江湖锋镝,啸傲云山,乐享天年,岂非反而因祸得福?”

吴荣面色阴沉,依旧闭目不语,夏天翔知道自己虽然苦口婆心,但几句空言,哪里会劝得醒这等凶人?遂微叹一声说道:“谁能看开生死?谁能跳出是非门?夏天翔尚有急事,不便久留,吴朋友你且自行将息便了!”

说完,因恐吴荣只剩独腿,起行不便,遂先替他把所抛的铁笔捡回,又找来一根三尺来长的树枝,修削成杖,一并放在吴荣身侧。

就在夏天翔背着身儿,替吴荣削制木杖之际,偶然发现日光影里有物微动,遂转身一看,看见吴荣右臂已抬,掌中却托着一根长约寸许、体作三棱、色呈紫黑的“天荆毒刺”!

夏天翔毕竟入世尚浅,心机未深,哪里会猜得到自己空自替他敷葯喂葯,疗治伤势,但这狼心狗肺的“阴司笑判”,不仅不感激救命之恩,反而想用“天荆毒刺”对他暗下毒手!

故在见了吴荣掌中这根‘天荆毒刺’之后,竟会错了意地点头笑道:“吴朋友,请自将息,不必动转,我知道你大概也是被这“天荆毒刺”所伤,不过更不幸的是又复断去一腿而已!但在黄山天都峰左近,受害的岂止你一人。连雪山派掌门人‘冰魄神君’申屠亥、‘冰魄神妃’茅玉清夫妇,也同样中了这姦人弄计、足以诬蔑昆仑、勾引起各派纠纷的‘天荆毒刺’”

语音至此略顿,把木杖铁笔放好以后,又复笑道:“吴朋友所用的兵刃及我替你特制的木杖,均在你身躯右侧,等精力恢复,便可携杖起行,夏天翔暂且告别,祁连山绛雪岩头,彼此或许还有相见之日。”

说完,见“阴司笑判”吴荣依旧默无一语,遂含笑飘身,纵出这丛草树,继续向前赶路。

一阵狂驰,黄山将尽,背后斜刺里突又传来急遽的蹄声及高昂的马嘶,听得夏天翔始而喜,次而惊,终则疑诧不已。

夏天翔开始以为这蹄声马嘶是仲孙飞琼赶来,故而心喜!但立即听出不但马嘶有异,连方向也恰好相反,仲孙飞琼若来,应自前方返回,怎会由后方赶到?

自己轻功身法,足称上乘,而听出这马蹄之声,却比自己脚程快捷不少,除了仲孙飞琼那匹罕世龙驹“青风骥”以外,寻常凡马,焉有如此脚力?

故而夏天翔只在一闻蹄声之时,心头喜悦,其后便转为惊疑满腹。

惊疑正甚,一匹神骏的青马,业已自后方现身,对着自己狂驰而来,但马背上坐的却不是如花似玉的仲孙飞琼,而是一位身躯伟岸的老者。

夏天翔恍然顿悟,这匹神骏的青马,不是“青风骥”,而是“天涯酒侠”慕无忧告诉自己的另外一匹青色龙驹“千里菊花青”。而马背上伟岸的老者,虽距离尚远,面目难辨,已可断定是祁连派掌门人“九首飞鹏”戚大招业已赶到。

这匹“千里菊花青”的脚力委实惊人,夏天翔刚刚想出人马来历,“九首飞鹏”戚大招凶狞阴冷的面日,业已呈现近前!马未停,人已起,戚大招带着他那根重达百五十斤的九鹏展翼钢拐,在马背上一式“长箭穿云”转化“飞鹰掠水”,落在夏天翔面前,“千里菊花青”则四蹄齐收,停在夏天翔身后,一人一马,恰好把夏天翔前后堵住!

夏天翔一见这位名列武林八大掌门中的“九首飞鹏”戚大招神色不善,隐含凶狞,遂把右手伸入怀内。

戚大招见他这等动作,自鼻中哼了一声,冷然说道:“你又要摸取你那‘乾天霹雳’?”

夏天翔“当当”连响,撤出自己的独门兵刃三绝钢环,俊目闪光,斜脱戚大招,傲然不屑地狂笑说道:“戚朋友,休看你是堂堂一派掌门,但夏天翔与你一对一时,倘若使用‘乾天霹雳’,便算我违犯了师门规戒!”

戚大招虽是绝代凶人,却也不禁对夏天翔这等傲骨豪情,暗自心折。静静听完,晒然一笑,摆手说道:“你且把这对环儿收将起来,我追你只为查问一事,彼此不需过手!”

夏天翔半信半疑地把三绝钢环并交左手,扬眉朗声问道:“你要查问何事?难道还是在伏牛山的那儿句陈腔俗调?”

戚大招摇头说道:“我适才在隔峰看见你独自狂驰,遂赶来查问一人的下落!”

夏天翔闻言,猜出戚大招所慾查问之人,定是受伤断腿、被自己相救的“阴司笑判”吴荣,但仍故作不知,静待戚大招说出。

戚大招面带怒色,蹙眉说道:“天都大会延期再开,匆匆结束,我遂拟召集派中人物同返祁连,却发现其中一人突告失踪不见!”

夏天翔微笑接口问道:“是不是‘阴司笑判’吴荣?”

戚大招大惊说道,“失踪之人,正是我吴四弟,你看见过他了么?”

夏天翔点头说道:“他身中‘天荆毒刺’,一条左腿,并已被人砍断大半!”

戚大招听得全身一震,浓眉越发紧皱,急急问道:“我吴四弟如今是生是死?人在何处?”

夏天翔笑道:“死不了,死不了,但一腿成残,若想仍在武林争雄,非大大下番苦功,费尽心力不可了。”

说完,遂将“阴司笑判”吴荣所在的位置,对“九首飞鹏”戚大招详述一遍。

戚大招听完,毫不停留地纵上千里菊花青的马背,便慾驰去寻觅。

夏天翔大声叫道:“戚朋友,你不能这样就走。”

戚大招诧然问道:“我为什么不能这样就走?”

夏天翔目光一注戚大招胯下的那匹千里菊花青,微笑说道:“我们伏牛山所订赌约未满一年,‘阴司笑判’吴荣业已少了一条大腿,你这匹马儿应该如约输给我了!,,

戚大招闻言,浓眉忽剔,厉声喝道:“我吴四弟断腿之故,莫非就是被你这小鬼阴谋暗算?”

夏天翔抬头仰视云天,纵声朗笑说道:“夏天翔年岁虽轻,武学虽薄,但光明磊落,侠肝义胆,决不后人,尤其生平最恨暗箭伤人的卑鄙无耻之辈!”

这几句活儿,居然听得那位祁连派掌门人戚大招脸色微红,蹙眉不语。

夏天翔继续说道:“何况我们赌约是一年之内,谁断大腿谁输,如今‘阴司笑判’吴荣一腿既断,则不论被谁所害,赌约已是我赢,难道你堂堂一派掌门身份,还好意思腆颜背信地赖帐不成?”

戚大招几乎被夏天翔责询得无言可对,目光微动,怪笑说道:“你说得对,戚大招身为一派掌门,岂会赖帐?但我有三个理由,目前不能把这匹千里菊花青交付给你。”

夏天翔扬眉说道:“有理由尽管请讲,第一点是什么?”

戚大招应声答道:“你在伏牛山中,说是我‘铁面鬼王’佟三弟及‘阴司笑判’吴四弟两人,在一年以内难保双腿!如今吴四弟一腿虽失,佟三弟却未成残,赌约就算我输,岂不也仅仅输了一半?”

夏天翔点头答道:“这第一点理由颇为充分,但赌约输了一半,却怎样交代?难道你要把这匹四条腿的千里菊花青,分给我两条大腿?”

戚大招哼了一声说道:“我三点理由,才说一点!”

夏天翔笑道:“对对对,算我性急,请教戚朋友的第二点理由何在?”

戚大招神情忽变,双眉剔处,狞笑说道:“一年约期末满,我‘铁面鬼王’佟三弟在此期间,双腿是否能保无恙?固然尚难预知,但你又怎知你就不会被人打断一条大腿?”

夏天翔剑眉双挑,俊目之中神光暴射,凝注这位祁连派掌门人。毫不畏怯地傲然说道:“你是不是想仗着你的九鹏展翼钢拐,一逞凶威?”

戚大招狞声怪笑,叮然一顿手中的九鹏展翼钢拐,摇头说道:

“我若倚仗这根重达百五十斤的九鹏展翼钢拐及独创的‘飞鹏拐法’,想砸断你一条大腿,简直易如翻掌折枝!”

夏天翔听到此处,不禁傲气难平,一分手内的三绝钢环,怫然色变!

戚大招见状向他摇手笑道:“年轻人莫要沉不住气,话虽如此,但戚大招生平言出必行,适才既已声明,今日未曾打算和你动手,则你这条大腿,要断当断在与我下次相逢之日!目前我只问你,我这第二点理由,有没有理?”

夏天翔盛气微平,想了一想,点头说道:“不但有理,并且非常有理!你就凭这两点理由,业已足使我在一年约期届满之前,不会再向你索讨这笔赌注!”

戚大招哦了一声,夏天翔又复说道:“两点理由,虽已足够,但第三点理由,我还是要听!因为我想不出你还有其他任何理由可说。”

戚大招笑道:“这第三点理由,难怪你想不出来,就是我这匹千里菊花青性如烈火,除我以外,不服任何人骑。故而慢说我尚未输却赌约,即令一年期满,赌约我输,你也未必能骑得它走。”

夏天翔听得大大摇头说道:“你这第一二点理由说得有理,我毫不反对!但这第三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疑云重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霹雳蔷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