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剑朱痕》

第十一章 凶猱传柬

作者:诸葛青云

傅天麟想起恩师,珠泪双垂地接口答道:“先师谢世,已有五年,侄儿最近才由黄山葛师叔指点,来此参谒师伯!”

茹天恨听得老友边远志,已于五年以前逝世,不由又是一阵咨嗟,摆手说道:“你师傅年岁最高,你也叫我师叔便了!但你我虽是师叔侄名义,因朱痕铁剑现在你手,却又如同我故主一般!茹天恨曾经有言,凡持有此剑之人,对我无求不遂!你们万里远来,必有因由,何不照实直讲?”

傅天麟知道对付这等绝代高人,不必多绕圈子,最好实话实说,遂朗然说道:“小侄此来有两事奉求,一件是当今武林诸邪之首‘域外三凶’,与正派群侠,订约明年九九重阳,在黄山清凉台上,互作了断,拟请师叔到时主持此会;另一件则是先师‘六六天罡剑法”

中一百零八种精微变化,未及相传,拟请师叔加以指点!”

茹天恨静静听完,微一摇头说道:“我当初虽有凡属身怀这柄朱痕铁剑之人,对我无求不遂之语,但来我高黎贡山,丹心壁九死洞一次,却仅以相求一事为限!贤侄虽然不是外人,亦不便破例,你须仔细考虑,究竟是请我主持明年的九九重阳大会,扫荡群魔?还是要我传你那‘六六天罡剑法’之中的一百零八手稍微变化?”

丹心剑客虽命傅天麟仔细考虑,但傅天麟却连想都不想地,便昂然答道:“为江湖卫道事大,傅天麟学剑事小,小侄敬请茹师叔,主持明年黄山清凉台的九九重阳大会!”

傅天麟这等答话,颇使云老渔人暗中钦佩,甄秋水更是妙目凝光,含情相注,满含赞许之意!

果然丹心剑客茹天恨,也点头赞道:“傅贤侄重公轻私,确实难能,你若选择第二条,只图学剑,则可能我会加以拒绝!九九重阳大会之期,远在明年,目前无须着急,所以你虽选的为江湖卫道一举,我却答应传你‘六六天罡剑法’的精微变化!”

傅天麟闻言,口中略——嗫嚅,丹心剑客茹天恨又复说道:“至于主持明年大会之事,你只要在期前再来一趟,我必然应允!不过话要说明,我见了剑上这点碧血朱痕,如见故主,所以认剑而不认人!贤侄此剑万万不能失落,否则‘域外三凶’,若持这柄朱痕铁剑相招,我也一样听命前往,就难免弄成—团糟了!”

傅天麟听得心中一凛,慾言未言,目光与甄秋水互相微对!

茹天恨自石上拔起朱痕铁剑,入鞘抛与傅天麟说道:“傅贤侄,你把你所会的‘六六天罡剑法’本式,及一百零八手普通变化,练来给我看看!”

傅天麟伸手接剑,觉出这位茹师叔在剑上所凝的内家劲力颇强,竟把自己震得双手发热,身形连退两步!

茹天恨一见状微蹙眉,静等看完傅天麟所练剑法以后,才自说道:“贤侄‘六六天罡剑法’本式,确得边远志兄真传!但我适才抛剑相试,却发现你似乎真气内力方面,显然不够,这一百零八手精微变化,必须有精纯充沛的真力配合,方足发挥威势,而真气内力,又非兵刃掌法,不能一招一式相传,却便怎……”

茹天恨话犹未了,地下网中那条双翼红蛇,突然一阵翻腾,似慾挣扎逃走。

本来谁会注意地上那堆渔网?但红蛇这一折腾,茹天恨自然看见,随口问了一声:“那网内是条什么东西?”

甄秋水扬声答道:“是我们在来此路上,设法捉到的一条长着翅膀的红色小蛇!”

茹天恨眼中一亮高声叫道:“你们捉到了长翅膀的红色小蛇?它有多长?我希望蛇能长过八寸!”

甄秋水从茹天恨的神色语气之中,猜出自己提议捉来的这条双翼红蛇,定然不凡,并可能有甚特殊功用?遂仔细向网中看清,含笑说道:“茹老前辈,这蛇小得很呢!约莫九寸多长,将近一尺!”

茹天恨大笑说道:“你们有此奇遇,竟不自知,这种“翼手地龙”若能长到八寸,已是百世难逢的天材地宝!如今居然长几盈尺,就在这一条蛇儿身上,便足以成全傅天麟一身武林绝学的了!”

甄秋水闻言,简直欢欣不已,茹天恨看着她微哂半声,又复问道:“你们所交游的人物之中,有没有人精于岐黄之术?”

云老渔人含笑答道:“当世第一神医,‘仁心国手赛华陀’白元章,与云九皋交称莫逆!”

茹天恨点头说道:“既然如此事事凑巧,大概我亡友边兄这套绝世剑术,必可宏扬,云兄只要把这条红蛇,带给那位盖代神医,他便定然知道用法!”

说到此处忽又笑道:“活蛇携带不便,何况此蛇毒重,啮人立毙,云兄可将蛇杀死,以蛇血蛇胆,分装小瓶,再保留蛇皮,亦颇有用!不过此蛇周身,宝刀宝剑难伤,只有双目之间的一个淡红圆点是它致命之处,照准此点,用内家指力,一弹便死!然后以尖刀刺人此处取血,再顺着圆点以下,极细极细的淡红花纹,剖腹取胆,并剥取蛇皮!”

云老渔人等谢过指教,茹天恨便自怀中摸出一册书来,抛与傅天麟说道:“傅贤侄,这就是我手绘的‘六六天罡剑法’之中一百零八手精微变化图解,你拿去照图精研,自能领会!倘若真有难解难参之处,可持向你葛愚人师叔求他指点!”

傅天麟恭谨拜谢,并知这位“血泪布衣丹心剑客”茹师叔,长年静参绝艺,轻易不肯见人,遂不敢多事烦渎,与云老渔人、甄秋水等,一齐告别!

丹心剑客茹天恨也不相留,只是含笑目送三人,越过一重幽壑,便自回转“九死洞”内!

但就在云九皋等三人身影消失,丹心剑客茹天恨也回归洞内以后。“丹心壁”上,突然现出两条人影,身法快得从来罕见,犹如电掣云飞般的闪人悬崖绝壁之间,分途飘飘而逝!

由于这两人身法太快,形相均难看清,只仿佛向西走的,是个红衣高大怪人,向南走的,则是个身材长瘦的清袍道士!

傅天麟等越过几重峰壑,因觉得时时尚须担心所挑那条渔网中的红蛇,不能令之近身,省点累赘!遂向甄秋水说道:“秋妹,我们把茹师叔所说的这条什么‘翼手地龙’杀死再走,岂不省些事吗?”

甄秋水目光微注傅天麟,噘嘴说道:“麟哥哥,你没听丹心剑客茹老前辈说这条红蛇,对你增长真气内力,有多大功效?怎的一点路程,便嫌累赘?你不愿挑,给我挑好了,我还想给我师傅看看这种罕见之物呢!”

傅天麟随便出口,根本未加深思,但被甄秋水这一顿排头,确实自觉有点失言,不由羞窘得面红耳赤!

云老渔人见一对小儿女斗嘴,颇为有趣,正自哈哈一笑,准备为傅天麟解围,忽然面色深沉,目中炯炯精光,凝注在前路一角断崖之后!

傅天麟甄秋水同有所觉,全自凝神注目,并由傅天麟发话说道:“崖后何人?请出一会!”

崖后果然有人阴森森地“哼”了一声,慢慢转出一个三十来岁的黄袍道人,但双目已瞎,行动之间,似乎全杖手中一根铁杖探路!

云老渔人眉头方自略蹙,崖后陆陆续续地,又复转出六人,竟全与当先那个黄袍道人,装束相同,身上一袭黄袍,手中一根铁杖,年龄也均仿佛,并且七人之中,无一不是盲目!

七个黄袍道人出现以后,便即分据七方,硬把云老渔人等包围在内!

云老渔人目光略注傅天麟甄秋水,似令他们暂勿逞强妄动,然后哈哈一笑,发话说道:“来人可是南荒无目门下的‘黄衣七煞’?”

当中那名第一个出现的黄袍道人,脸上皮笑肉不笑地,“哼”了半声答道:“云九皋,你既知我师兄弟之名,应当也猜得出我们来意才对!”

云老渔人大笑答道:“占卜算卦,是你们道士本行,我老渔人只会使船撒网,有时候打些鱼虾龟鳖之类充作下酒之物……”

黄袍道人听出云老渔人语带讥讽,遂不等话完,便即怒声叱道:“云九皋,你不要倚老卖老地口出不逊之言,我们师兄弟,奉师尊之命,来取两件东西,一件是‘翼手地龙’,一件是‘朱痕铁剑’!”

这时傅天麟早已听出这所谓“黄衣七煞”,是“域外三凶”中的“南荒瞎道门下”,遂忍不住愤然叱道:“翼手地龙,是百世难逢的天材地宝,朱痕铁剑则是名臣遗物,岂能容你们这些南荒妖孽,妄加窥视!”

左前方的一个黄袍道人,闻言冷笑说道:“傅天麟,凭你那点毛手毛脚,也敢对南荒无目门下,妄肆张狂,岂非找死!”

傅天麟愤恨这般恶徒轻视自己,暗中功力潜聚,朱痕铁剑呛然出鞘,把手中渔网,放在地上。

蓦然施展师门绝学“六六天罡剑法”之中一招基本剑式“霖雨万方”,全身凌空直起!

他追随黄山遁客葛愚人,万里西来的一路之间,朝夕质疑问难,在不知不觉之下,业已得益不少!

这招“霖雨万方”,又是“六六天罡剑法”中的基本剑式,虽然傅天麟尚不能完全发挥所含精微妙用,但威势已极惊人,连人带剑,化成万点寒星,把左前方的三名黄衣瞎道,笼罩在飘飘剑影,飒飒金风之内!

前文曾经交代,域外三凶中的“南荒瞎道”门下,均系盲目,对敌动手之时,全仗超越常人的特殊听觉,以及手灵手巧!

但傅天麟施展这招“霖雨万方”,洒落一天剑影,却似出于这干耀武扬威,神气活现的南荒孽徒意外!

所攻的三名黄衣恶道,居然神色遽变,足下趋避不灵,每人均在肩头之上,被傅天麟点了一剑!

云老渔人见状不由大为疑诧,因为自己闻得江湖传言,南荒无目门下的这“黄衣七煞”,功力颇高,怎的才一照面,就有三人伤在傅天麟朱痕铁剑之下!

他正在疑思,甄秋水却已笑声叫道:“云老前辈,我想出一个制服这群瞎鬼的办法,你和我用“八卦游身步’法,大声吟咏,麟哥哥则以飘忽无方的七禽身法,凌空发剑,看看这些专靠耳朵的怪东西,怎样抵挡?”

云老渔人闻言,颇赞甄秋水心灵,点头微笑,银发一飘,果然提足内家真力,高声朗诵岳武穆的满江红词,震得远山近壑,一片嗡嗡,好像天地之中,整个都充满了岳飞那精忠报国的浩然正气!

甄秋水身形晃动,足下宛如流水行云,她却不开口吟咏,只取出自己的紫竹短笛,往chún边一横。

一会儿穿云裂石,一会儿折柳落梅,一会儿慷慨激昂,一会儿缠绵悱恻,笛音苍茫缥渺,新腔时作,古调频吹,简直变化万端,美妙无比!

傅天麟则悄无声息的纵上一角高崖,眼看那双目不能见物的所谓“黄衣七煞”,业已由分而合,聚在一起,仿佛时为云老渔人正气磅礴的满江红歌声所动,时为甄秋水喜怒哀乐无端的笛韵所迷,平素恃以应变的灵敏听觉一乱,心神自分无法收摄,个个脸上均露出无可奈何的慌张神色,自己倘若真个悄无声息的凌空发剑,委实全无幸理!

黄衣七煞想是知道情势不妙,凶威尽杀之余,突然一齐仰面朝天,发出一声凄厉长啸!

甄秋水笛韵略停,含笑叱道:“你们还啸些什吗?若非我麟哥哥宅心仁厚,不忍乘你们耳乱心迷之际,凌空发剑,岂不全早作了他朱痕铁剑的剑下之鬼……”

话犹未了,突然听得远远似有厉啸声相和,不由柳眉微剔,向傅天麟叫道:“麟哥哥,贼道们居然还有帮手接应,我再吹一阕‘降魔法曲’,你不必杀死他们,先一齐点倒好了!”

傅天麟尚未答话,对面十来丈高的峭壁之上,业已出现两条黄影,快得如陨电飞星般的,直向云老渔人及甄秋水凌空扑落!

这两条黄影来势太疾,又是哑口无声,几乎连身材形相,均令人难以看清!

傅天麟深恐云老渔人及甄秋水趋避不及,也自一声长啸,横剑长身,便往空中迎去!

就在他啸声刚发,身犹未起之际,背后突然一声龙吟长笑,飞出一条人影,宛如凭虚御风,一纵便是五六丈高,半空中只将大袖略挥,便把两条黄影,震得往后飞出,撞在峭壁之上,惨嗥连连的滚落地面!

云老渔人等这才看清那两条黄影,竟是两只极为猛恶罕见,善降百兽的金发凶猱,而凌空震落凶猱之人,却是甄秋水的恩师,黄山遁客葛愚人赶到!

南荒无日门下的“黄衣七煞”,机警异常,因那两只金发凶猱,是野人山主铜鼓天尊雷震字所豢的心爱恶兽,周身钢筋铁骨,刀剑难伤,几乎不是人力能制!

如今一上手便惨嗥连连地吃了大亏,则后来之人,定是“丹心剑客”茹天恨一流的绝代高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凶猱传柬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剑朱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