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剑朱痕》

第十四章 错杂恩仇

作者:诸葛青云

如今“冷香无相神珠”的威力发作,果然寒毒惊人,红衣罗刹古飘香那么好的一身内家上乘功力,竟自立即禁受不住!

想明其中原由以后,甄秋水觉得这位红衣罗刹,虽是“域外三凶”之中,“东海枭婆”芮冰心的得意弟子,又与自己同恋傅天麟,是情场死敌身份!但身为侠义人物,她既属邪派门下,应该设法加以度化。

所以见古飘香冷得花容失色的那般惨状,立即自怀中取出刘子畏夫妇所赠那朵“三色香花”,把功能祛除百毒的红色花瓣,及益气调元的白色花瓣摘下,往古飘香身前走去!

甄秋水所猜丝毫不错,但古飘香此时正被“冷香无相神珠”所蕴无形无色的奇寒之气,侵袭得神志渐昏,根本无力思索自己怎样受害?

竟把手持“三色香花”黑白两瓣花瓣,慾来救她的甄秋水,当作仇敌,极其本能,而又极其直觉地,当胸一掌,劈空击出!

这种猝然袭击,委实大出甄秋水的意料之外,又不能回手强拼,匆促无奈之下,只得功聚左肩,侧身硬受一掌!

尚幸红衣罗利古飘香此时因寒毒发作,外攻四肢,内逼五脏,功力为之大减!

所发掌风,虽然整个击在甄秋水左面肩背之间,也不过仅使她足下略退两步,无甚伤损!

甄秋水平白挨了一掌以后,知道古飘香业已神志不清,遂略凝真气,大声叫道:“古姑娘不要误会,你身中六慾瘟神刘子畏、傲霜仙子樊湘夫妇厉害无比的独门暗器‘冷香无相神珠’,所蕴奇寒之气,已渐攻心,我是用这罕世灵葯‘三色香花’,来救你的!”

说完,仍自手持红白两片奇香花瓣,向红衣罗刹古飘香的身前走去!

但古飘香此时业已全身剧烈颤抖,越来神智越昏,哪里听得见甄秋水所说何语?

只把一双晕花不清的妙目,凝注对方,本能的决定了,这位面前仇敌只一近身,便加抗拒防卫!

甄秋水也看出古飘香一双妙目之内,凶光特浓,心想对方如今神智已错,不容自己解救,何不出手先点了她的晕穴,然后再喂她吃这红白两色花瓣!

主意打就,自然照计施为,肩头略晃,儒衫一晃,右手食中二指疾伸,便向红衣罗刹古飘香的左肋点去!

武功练得越好,防卫警觉之心,也就越强!甄秋水这一闪身进手,古飘香自然更把她当作仇敌,“呛呛呛”地一阵清越龙吟,暗蓝色的精芒腾处,天蓝毒剑竟自出鞘!

甄秋水因适才挨她一掌,无甚伤损,知道古飘香功力减弱,未免略为大意,欺身疾进之下,再也不曾想到她会拔出天蓝毒剑!

所以在甄秋水右手二指点中古飘香晕穴之时,古飘香天蓝毒剑的剑尖,也已刺进甄秋水左腿的衣裳之内!

甄秋水胸前缚有她恩师黄山遁客葛愚人所赐的“翼手地龙”蛇皮所制软甲,原可不畏天蓝毒剑,但这大腿嫩肉,怎抗得住当世五柄名剑之中,名列第二的天蓝毒剑锋芒?

遂银牙一咬,趁着对方剑尖刚刚破皮,尚未破肉的刹那之间,疾以左手拇食中三指,猛运铁指神功,捷如电闪的撮住天蓝毒剑剑脊,往外猛力一甩!

这种手法,只是用来救急,甄秋水虽然仗着眼明手快,把天蓝毒剑以及古飘香娇躯,一齐甩退,未使左腿受伤,但任凭多好的铁指神功,也禁不住这等罕见利器,左手食指指尖,依然略为触及天蓝毒剑芒刃,流出一丝鲜血!

甄秋水早闻天蓝毒剑见血封喉之名,所以左手食指一破,心中便知不妙!

越是极其危急的生死关头,越能看得出当事人的本性品格。甄秋水居然连用那“三色香花”功能祛除百毒的红色花瓣,自行服食救命的念头,都未起过,只是强闭气息,抛去手内红白花瓣,回手在左手脉门、腕际、肩头等处,连点几点,截断左半身通心血脉,然后才拾起地上的红白两片花瓣,塞入业已晕绝在地上的红衣罗刹古飘香口内!

这些动作,虽在一刹那间做完,但甄秋水人已不支。

天蓝毒剑以孔雀粪、鹤顶红等七种剧烈毒物,综合淬炼的毒力发作,甄秋水毫无痛苦,只是感到有点飘飘乎,栩栩然地失去知觉,扑倒在地!

六慾瘟神刘子畏,傲霜仙子樊湘夫妇,踏遍天下名山,才采来两朵“三色香花”,可见极为难得!所以甄秋水因天蓝毒剑毒力发作,昏迷倒地的片刻之后,古飘香却因“三色香花”的葯力散开,而寒毒渐祛,慢慢苏醒!

神志不清之时所经各事,—一电映心头,古飘香原本绝顶聪明,一想便知自己这条性命,是甄秋水所救!

但转眼瞥见坠落地上的“天蓝毒剑”精芒,蓦然想起自己曾经拔剑之事,不由惊得一跃而起!

跃起以后,果见甄秋水僵仆在地,左手食指指尖,不断流出紫黑鲜血,显然是被自己天蓝毒剑所伤!

古飘香不知才过片刻光阴,竟以为甄秋水死去已久,暗想人家为救自己,竟致丧生,不禁惭愧得珠泪双落!

但等她走到甄秋水身前,一探她胸头气息,由不得惊喜交迸!喜的是人仅晕绝,并未死去!惊的则是儒衫之内,触手双丸,这位被师妹琵琶玉女佟绿华,片面相思,痴恋已久的“紫笛青骡”原来易钗而弁,也与自己一样,是个女儿之身!

红衣罗刹古飘香何等聪明?发现甄秋水也是一位巾帼奇英以后,立时猜出她与她义兄傅天麟之间的关系,必定不大寻常,自然而然地,在胸头升起一丝妒念!

但妒念才生,便立被人人潜有的良知遏止!因想出自己此刻始知对方女儿身份。

甄秋水则早就知道自己痴向傅天麟钟情,在这种微妙恩怨之下,人家依旧甘冒百死,舍身相救,足见襟怀仁厚,旷古难寻,自己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再存有丝毫恶念!

古飘香良知一现,两粒专解“天蓝剑毒”的“碧云丹”,便自塞入甄秋水口内,然后细察对方何以中了见血封喉的““天蓝毒剑”,未曾致命之由?

才发现甄秋水太已聪明,把握了毒发晕绝以前的刹那光阴,自行连截左手脉门、手腕、肩头,以及左半身通心血脉!

如今“碧云丹”既已入喉,古飘香知道人身气血不宜闭截过久,遂下手点了甄秋水黑甜睡穴,然后替她把其余穴道—一解开,但解到左手脉门之际,食指指尖的着剑伤口,本来早已肿烂,再被体内毒血往外一涌,几乎连指骨均已烂去!

古飘香深悉自己师门的“天蓝毒剑”威力,柳眉深蹩,暗惜甄秋水此指已废,遂自怀中取出一柄极为锋利匕首,及一包止血圣葯,眼望昏睡地上的甄秋水,满面湛然神色,侃然自语说道:“甄家小妹,古飘香虽断你一指,但誓以助你保持百年不老绝代红颜为报,算来亦足相抵!耿耿此心,天日可鉴,你也到我东海翠微岛上,略作流连,好让我们这关系奇妙的姊妹三人,亲近亲近!”

祝语方毕,锋利匕首的精光闪处,甄秋水色呈紫黑的左手食指,立即随刃而落,伤口毒血泉流,好大一会儿后,血才渐转红色!

古飘香手法好快,见血一转红,便又复截断甄秋水左腕血脉,并把事先准备好的那包上佳止血圣葯,按上伤口,略为包扎,然后弯腰捧起这位恩仇错杂的情敌,竟自回归东海!

傅天麟手捧洞庭钓史云老渔人,与觉慧神尼赶到九华山冷月坪时,因仁心国手赛华陀白元章替傅天麟所炼“补天丸”的炉中火候,正在紧要关头。

身为护法的孤云道长,不由眼望长白酒徒熊大年,皱眉说道:“此事到极难处,若不惊动白兄,则云兄中了‘剑尾金锋’剧毒,性命堪危!倘若惊动白兄,误了‘补天丸’火候,则傅老弟的心愿,又可能成为泡影……”

孤去道长话犹未了,傅天麟剑眉略轩,一声不响地推开丹室重门,竟把那位天亲自守着炉火的当代神医,仁心国手白无章,吓了一跳!

白元章见傅天麟闯进丹室,先还以为他已把那“垂丝石耳”采来?但看清他脸上急遽神情以后,立知自己所料不确!

等傅天麟简略禀明经过,白无章老友关心,长眉深蹩,闪身便出丹室!

但仔细替云老渔人诊断脉象,检视伤口之后,白无章向傅天麟诧然问道:“傅老弟,我云九皋兄被‘剑尾金蜂’螫伤以后,你曾经喂他服过什么葯物?”

傅天麟眼望觉慧神尼,想了一想答道:“云老前辈中毒晕绝以后,曾服了觉慧大师一粒用‘西域雪莲’所炼灵丹。难道葯不对症?”

白无章适才匆忙赶出,未及向党慧神尼礼见,如今听说竟是心仪已久的空门奇侠,遂抱拳含笑说道;

“哪里会葯不对症?‘西域雪莲’是秉天地灵气所生圣葯,大师这一粒灵丹,业已挽回云九皋兄大半条性命,慢说无需‘九转返魂丹’,连‘雷火金针”全用不着,只要服我一剂‘清心化毒散’便可痊愈!只是傅老弟来得太巧,你恰好在‘补天丸’火候,丝毫不能延误的最紧要关头,把我引出丹室,以致即令采得‘垂丝石耳’,功效亦可能减去一大半了!”

白无章一面说话,一面取出一包“清心化毒散”来,喂给云老渔人服下,便即把他抬往榻上休息!

傅天麟等自元章事毕,朗然笑道:“只要云老前辈无恙便好,至于‘补天丸’失效一节,傅天麟却毫不萦怀!因为功力强弱,理应端视本身修为,何必乞灵草木?不过我葛师叔及诸位前辈,一番盛情,使傅天麟无法推谢而已!如今既已无需‘垂丝石耳’,傅天麟便去庐山,把我那位尚在苦苦搜寻的甄秋水师妹唤回,免得她再白费心力!”

白元章,孤云道长,熊大年,以及那位觉慧神尼,闻言一齐暗赞傅天麟心胸壮阔,不愧是年轻英侠,磊落男儿!

这时榻上的云老渔人略一转侧,白无章赶过在他耳边低声劝慰几句,便伸手拂了他“黑甜睡穴”,使云老渔人充分将息,然后笑向博天麟说道:“傅老弟去把甄女侠寻回也好,白元章索性再费十日苦心,使这炉‘补天丸’,不致灵效全失,至少能补益增强你三成真气内力就是!”

傅天麟躬身称谢,并对觉慧神尼深施一礼笑道:“关于九九重阳与‘域外三凶”,暨苗疆妖孽‘野人山主铜鼓天尊’雷震宇等,约定在黄山清凉台论剑之事,大师可与诸位老前辈商谈,傅天麟暂时告别!”

觉慧神尼含笑点头,但那位性情急躁的长白酒徒熊大年,听了“野人山主铜鼓天尊”雷震宇的名头以后,却气得暴跳如雷,铁掌一落,把面前一张石几,击成粉碎!

白无章皱眉笑道:“熊兄不要盛怒之下,拆了我这座蜗居!白无章十年之前,曾因代一只灵鸟诊病,结识一位立誓不履尘世的武林奇人‘百禽仙子’!黄山清凉台论剑期前,我去找他借几只异鸟灵禽,把‘野人山主铜鼓天尊”雷震宇所豢的凶兽,一齐抓死,替你出口恶气好吗?”

众人听完白元章曾经为鸟治病,并结识了一位什么“百禽仙子”,齐觉诧异有趣,请他详述经过,连傅天麟也要等听完这段故事,再赴庐山!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剑朱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