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剑朱痕》

第十五章 百禽洞天

作者:诸葛青云

白无章在众人异口同声的敦促之下,便说出了十年以前的一段奇异遭遇。

此刻夜色已深,冷月坪上,清辉遍地,从窗内望去,一片月光之下,树影随风而舞,他缓步走到窗前,望着窗外的如银月色,略为凝思半晌,方自转回头来,含笑说道:

“此事说来颇为离奇,我于今思之,仿佛犹在梦中,十年以前,那时我为了采集一种草葯,终日奔波于中原道上,几乎将大江南北,长江两岸所有的名山都跑了一遍,直到我几乎已近失望之时,才总算在莽苍深山之中,侥幸寻得了那棵草葯。”

他语声略为一顿,傅天麟已忍不住插口问道:“这棵草葯怎地如此珍贵,害得老前辈为此还要花却这些时间?”

仁心国手赛华陀微微一笑,道:“不是我在老弟面前夸口,这棵‘乌风灵草’,若非是我,只怕别人找上个十年八年,也未必能够找到,我那‘九转返魂丹’,若是少了这棵灵葯,也万万无法炼成,当时我寻得之际,心中实是高兴已极,哪知——”

他语犹未了,躺在屋角云床之上的云老渔人,突然轻轻呻吟一声,白无章语声顿住,走到床前,俯首查看半晌,笑道:“云兄的伤势虽已无碍,但此刻仍以静养为宜。”

他一面说话,一面伸出手掌,在云老渔人身上轻轻拍揉两下,接口道:“但望云兄休怪小弟冒读,等到云兄一觉醒来,只怕伤势已可痊愈了。”

“仁心国手赛华陀”对点穴一道,造诣极深,指上功力,妙绝天下,此刻他出手点了云老渔人的睡穴,使得云老渔人立时沉沉睡去,却又不露丝毫斧凿之痕,就生像是云老渔人本已就要入睡一样,和武林中普通点穴手法,果自不大相同。

孤云道长捋须一笑,站起身来,朗声笑道:“此刻月白风清,此地又是人间胜境,白兄久享清福,对此间的绝佳夜色,当然不觉为奇,但我们这些凡夫俗子,终日碌碌江湖,只怕极少能有机会领略到如此夜色,此时云兄既已无事高卧,我等不如一齐坐到屋外,在如此人间胜境之中,倾听白兄的这件人间奇事,只是——”

他哈哈一笑,又道:“云兄却无此耳福,只有等到以后再由我重述一遍了。”

白元章方才说到“哪知”二字,便倏然住口,只听得年青好奇的傅天麟好奇之心,更是大起,众人方一齐走出门外,他已又忍不住道:“白老前辈,后来怎样?难道那位前辈异人‘百禽仙子’,便是住在莽苍山中?”

白无章微微颔首,含笑说道:“不错,这位前辈异人,确是住在莽苍山中,但我之能得见着这位前辈异人之面,并且幸蒙他的青睐,让我在他所居的‘百禽洞天’之中,留居一日,确也是段异数!”

此刻众人已都在这冷月坪上,各各寻得块山石树脚,随意坐下,凝神倾听。

白无章四顾一眼,便又含笑接着说道:“我极为小心地将那棵‘乌风灵草’连根拔下,放在我早已备好,用发丝缕金编就的葯囊之内,便取道下山。哪知我在归途之上,却发现一件异事,竟有数百只禽鸟,集聚在一块十丈方圆的山石上,这些禽鸟不但多得惊人,而且种类不一,花色繁多,远远望去,直如一团十彩锦绣!”

他一口气说到这里,略为一顿,方自接道:“那时正是百鸟竞呜,百花竞放的暮春季节,莽苍山之中,山花虽少,但是林木葱绿,郁郁苍苍,我行在林荫道上,陡然见着这种奇景,不禁又是惊奇,又是高兴,悄悄地掠了过去,想看个仔细。

“这一看之下,我不禁更是惊奇,原来这种禽鸟,远看虽是栖足于那片山石之上,其实却都仍在不住地展动着翅膀,一只连着一只,一排接着一排,这数百只禽鸟,竟在这片山石上结成一片鸟幕!

“我大奇之下,心中暗地猜测,这些禽鸟如此大异常情的做法,必定有着一种极其奇怪的原因,但是它们究竟为着什吗?它们覆盖的又是什吗?我自仍是一无所知,于是我便掠到那片山石旁边,想探出究竟。那些禽鸟骤然见着人踪,“扑”地一声,冲天飞起数十只,但大部禽鸟却仍然覆盖在这片山石上,非但不惧生人,而且一齐向我鸣叫起来,竟似要将我赶走一样!”

众人凝神听到这里,心中亦不禁为之大感奇异,其中孤云道长、觉慧神尼、长白酒徒等人,俱是久走江湖,足迹几遍天下的游侠异士,但他们一生之中,却也未曾见过这种奇事,傅天麟则更是听得双眼圆睁,瞬也不瞬地望在白无章面上。

只听白无章接着又道:“但我抱定探出真象的决心,随手一拂,发出一股袖风,那些禽鸟果然禁受不住,又是‘扑’地一片展翅之声,飞去大半,这时我才看到,这种禽鸟覆盖下的,竟是一只乌鸦!”

傅天麟剑眉一扬,诧声问道:“乌鸦!”

白无章颔首笑道:“不错,是只乌鸦,只是这只乌鸦形状看来,虽与普通乌鸦毫无二致,但却比普通乌鸦大了一倍,而且羽毛的色泽,竟非乌黑,而是花白,就好像古稀老人的须发一样。”

觉慧神尼高喧一声佛号,朗声道:“乌鸦本是良禽,这只乌鸦能得百鸟维护,想必更是只灵禽了。”

白无章颔首又道:“大师慧目,果然能测得先机。我见了这只乌鸦,心中亦知必非常鸟,又见它神情颇为委顿,见着我虽然震动了两下翅膀,但却无法展翅而起,我走前仔细一看,它爪中竟抓有半茎‘幽冥朱果’!

“这种‘幽冥朱果’开花时花色鲜艳,结果时果实更是好看已极,但其毒却是无与伦比,就算你我误食,不出半个时辰,也得毒发而死。我见了这只乌鸦的神态,再见了这半茎‘幽冥朱果’,便知道它也一定是将这半茎毒草上的果实吃掉,而竟还未死,可见这只乌鸦不但通灵,而且一定得道颇深了。”

他咳嗽了一声,又道:“于是我便立下为它疗毒之心,这只乌鸦,竟似也知道我并无恶意,非常柔驯地听从我为它医治,那时已近黄昏,直到深夜,我才将它的毒势治愈,方自松了口气,它却已展翅飞去!

“我虽爱这种乌鸦的灵慧,但亦知这种灵鸟,必非无主之物,微微叹惜一下,也就择路下山。哪知还未走到半山,身后突地响起几声鸟鸣,我心中一动,转身而视,夜色之中,只见几点黑影,闪电般飞了过来,转瞬已来到近前——”

傅天麟又忍不住脱口问道:“莫非是那只灵禽去而复返?”

白无章长笑道:“果然是它去而复返,而且还另有一只翠玉鹦鹉,一只火红飞燕,以及一只遗体淡黄羽毛,神态威猛已极,非鹰非鹫,连我都认不出是何种禽类的怪鸟随同一齐飞来。这些俱都极为灵异的灵禽,一见着我,便一齐将我衣衫用口啄住,拖我上山,那时我本无急事,而且也知道这些灵鸟此举必有用意,便就任从它们。哪知那只翠玉鹦鹉竟通人言,居然吱吱喳喳地向我说起话来,说是要带我去见它们的主人!

“我心里更加好奇,便随着它们又自掠上山岭,莽苍山中,我自问已全都走过一遍,哪知这些灵鸟带着我七转八转,竟走到一条我从未走过的山道上,只见山道两旁,先还是些树木,到后来夹道竟然全是奇花异树。

“我方自暗中赞叹,哪知空中却已飘来一种极其清朗的声音,缓缓说道:“佳客远来,老夫有失远迎,阁下不要在意才好!’这声音虽然微弱,但却极为清晰,这种武林中已近绝迹的‘传音’之术,竟在莽苍山中重见,我心中自然更是惊疑大起!莽苍山中,竟有如此武林高人,我以前怎地从未听过!于是我更加速脚步,向路的尽头奔去!

“路的尽头,抬目望去,只见夜雾深沉,仿佛什么也看不见,我脚步微顿,恭声答谢。哪知我身旁那只淡黄色的怪鸟突地一声清鸣,夜雾中便一齐冲出千百只禽鸟来,这一次它们的来势、阵容似乎比上次的去势还壮,我暗中一惊,却见这些禽鸟齐地向我低鸣一声,便一飞冲天而去。

“奇怪的是,群鸟一去,前面的夜雾竟也随着尽消,现出一片美丽的花林,和花林后一片葱绿的山壁来,直到后来,我才知道,‘百禽仙子’这位武林前辈,学究天人,竟用这千百只禽鸟,在所居的‘百禽洞天’之前,布下一道神鬼难越的‘百禽仙阵’,那种深沉浓重的夜雾,便是由阵而生。

“可是那时我自然不知道,是以心中大感奇怪,恭敬地走入那片花林,这时,那片葱绿色的山壁之内,已又传出那位前辈的话声,叫我稍候,接着,只听‘呀’地一声,这片山壁竟突地现出一个一丈方圆的洞穴来!”

他娓娓说来,有如神话,一时之间,只听得傅天麟心痒难奈,恨不得自己也马上能到那“百禽洞天”去看上一看才对心思。

仁心国手赛华陀,长长吸了口气,方自缓缓接着说道:“我便在那些灵禽的接引之下,走入那洞穴中,只见洞中钟rǔ如林,辉煌灿烂,有如仙宫,迎面一片十彩缨络,从天而下,老实说,那时我也不禁为之所惊,几乎不敢再向前走进一步!”

“但这时那位前辈却已又叫我走进去。我转过那片缨络,眼前又是陡然一亮,只见洞中跃龙画虎,富丽堂皇,四壁都嵌着晶莹的明珠,珠光将四下的青玉几案,都映得幻出一片青辉,几只凡间少见的灵禽,随意栖息于案几之上,见着我来,昂首清鸣几声,却不避人。我方自暗诧此间怎地还未见着主人,哪知眼前一花,洞内当中放着的一面青玉床前,便倏然现出一个黄衣麻冠,瘦骨嶙峋,但却满身仙风道骨的老人,以我的目力眼光,竟也未能看出这老人是从何而来,何时来到的。”

孤云道长与觉慧神尼对望一眼,面上都现出惊异的神色,似乎都在奇怪,以自己的见识,怎的都从未听过武林中有如此功力盖世的奇人。

只有长白酒徒熊大年却是满面喜色,猛地一拍手掌大声说道:“那苗疆魔头铜鼓天尊所养的恶兽,虽非人力能敌,但若有这等异人相助,嘿嘿,只怕那些恶兽此番都难逃劫数了。”

白元章颔首一笑,接道:“这位前辈异人对我似乎特别青睐,我在这‘百禽洞天’中逗留一日,才知道这位前辈竟是六十年前一位名满天下的奇人,为着厌倦风尘,竟在这洞天之中隐居了一甲子之久,我竟是这一甲之中,能够见着他老人家的第四个人!”

傅天麟俯首长叹一声,说:“六十年……这真是一段悠长的岁月,这位前辈却只见过四个人,唉,这六十年对他说来,该是如何地寂寞呀!”

他生具悲天悯人的至情至性,是以他与那位武林异人“百禽仙子”虽然并不相识,但听了白无章的话,心中却不禁油然生出同情怜悯之心。

长白酒徒熊大年亦自一拍手掌,重重地叹息一声,颔首说道:“正是,正是,这六十年的寂寞光阴,若换了我熊某人,只怕连一日都难以渡过。”

觉慧神尼口中朗念一声佛号,缓缓叹道:。

“这位前辈以前想必是个伤心之人,是以才会勘破世情,隐迹深山,但六十年的深山寂寞,若非有着绝大定力之人,又怎能忍受。”

这位江湖侠尼说话之际,目光低垂,面上若隐若现地闪过一丝怆然之色,白元章口中的这段奇人异事,似乎已触着她一些伤心之事。

白无章颔首一叹,道:“这位前辈的往事,我虽毫不知情,但我在那一日之间,却从这位前辈口中有意无意地说出的一些话里,知道这位前辈对世情实在厌倦颇深,是以他老人家宁愿以禽鸟为友,却不愿与人相见,否则——他老人家若是肯出山为江湖主持一点正义,于今江湖上的一些恶魔,哪里还有活路!”

他沉重地叹息一声,突又面带笑容地接着说道:“但是这位前辈却对我许下诺言,日后我如有事相求,他老人家虽不能亲自出山,但他座下的灵禽,却可为我出力。日后我只要再到莽苍山去一行,请得那些稀世灵禽相助,不但熊兄所受之屈,定能得直,说不定还可借此做出一番事业来。”

孤云道长一直凝神倾听,此刻突地一抬目光,含笑说道:“白兄在那莽苍山中,一日勾留,的确是绝世难逢的奇遇,难道自兄除了与这位前辈长谈,便别无所得吗?”

此刻月光如银,遍洒在这冷月坪上,映得四下的山石林木,都幻出了一种梦般的银色,也映得卓立在一株虬枝盘盖的古树之下的“仁心国手赛华陀”清翟苍白的面目,幻出一种无比圣洁的光辉。

他微微一笑,朗声说道:“我何尝不知道这种奇遇,本是不世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百禽洞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剑朱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