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剑朱痕》

第十六章 深山恶斗

作者:诸葛青云

南荒瞎道听得眉梢微现怒色叫道:“傅天麟,你不要轻狂找死,难道你那颗头颅,长得特别结实?须知我随便派上一人,或是一兽,便足以使你骨肉成泥,肝脑涂地!”

傅天麟此刻神色,居然越来越觉悠闲,微笑说道:“只要你们不以大凌小,以众欺寡,无论是人是兽,傅天麟以一柄朱痕铁剑,敬候明教!否则我便先行毁剑,然后以断剑自绝!”

他这“先行毁剑,然后以断剑自绝”二语,却着实听得峭壁顶上的那位南荒瞎道,眉头略蹙!

野人山主铜鼓天尊雷震宇,也似被傅天麟昂然不屈的神色激怒,目光阴沉沉地,往下一瞥,口中低叱半声,身边站的那只巨大苍猿,霍地把爪中双环铜鼓,猛然一合,惊雷暴响之下,那条矫捷苍影,便自宛如泻电飞星,直向傅天麟当头扑落。

傅天麟此时早把生死置之度外,施展经“血泪布衣丹心剑客”茹天恨传授以后,尚未一用的“六六天罡剑法”之中的精微变化,蓦地一声怒啸,全身也自凌空纵起,朱痕铁剑突化一片光墙,迎着苍猿一旋一绞,厉啼起处,血雨飞空,居然把只凶兽,一剑了断!

南荒瞎道一听苍猿啼声,便知了帐,侧脸向铜鼓天尊雷震字低低问道:“雷天尊,这傅天麟用的什么凌厉剑法?居然把那只久经你苦心训练的通臂苍猿,伤在顷刻之下!”

铜鼓天尊雷震宇因武功别辟蹊径,并善施恶蛊,善役百兽,而崛起苗疆,对中原武功的各派绝学,并未见得太多,所以竟认不出傅天麟精奥剑法来历!

闻言脸上微红,低声答道:“小贼剑法虽快,并不甚奇,想是苍猿轻敌,才有此失!道见不必担心,我再派一只全身刀枪不入的金发神猱,必然可以将他活活撕成两片!”

南荒瞎道眉梢微动,笑声说道:“雷天尊暂莫再遣神兽,既然小贼武功不弱,我要借人来考验考验门下弟子!”

说到此处,突然转身面对黄衣七煞,冷冷说道:“你们上次在高黎贡山,便曾辱我南荒无目一派威名,如今傅天麟独自被困,不许倚多为胜,贻笑江湖,你们谁有把握,下壁夺来他那柄朱痕铁剑?”’

黄衣七煞吃亏双目齐盲,当日高黎贡山一会,不曾知晓有黄山遁客葛愚人在暗中相助,始终认为傅天麟武功极高,以致一齐均未回答南荒瞎道所问!

南荒瞎道听不见黄衣七煞回话,面容倏然一沉,扭头向左边问道:“一琴,你身为黄衣七煞之长,自忖可有把握下去夺取对方的‘朱痕铁剑’?”

最左边手捧七弦古琴的一琴道人,闻言略为踌躇,正待躬身回话之间,南荒瞎道已自怒声叱道:“南荒无目教下,向不收留无用之人,你且还我十八年来的教导心血!”

话完右手道袍大袖一拂,拂出一股强劲无比的厉啸罡风,硬把一琴道人震得凌空飘出丈许,口喷鲜血,脏腑尽裂地坠往壁下,那具古琴,也已成了四散飞扬的残丝碎木!

傅天麟见这南荒瞎道如此狠毒,心中也不禁骇然,越发认定万一自己落入对方掌握之中,必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受尽无边荼毒。

南荒瞎道用袖风拂飞自己门下黄衣七煞之中为首的一琴道人以后,又用那种冷酷得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向左边第二名黄衣道人问道:“一箫你难道……”

这位右手横持玉箫的一箫道人,耳闻适才惨状,业已心惊胆怵,不待南荒瞎道话完,便自躬身答道:“启禀恩师,弟子一箫,愿遵法谕夺取傅天麟手中的朱痕铁剑。”

南荒瞎道闻言面容稍霁,但仍然冷冷说道:“我只允许你在三十招中,完成任务,若过此数……”

一箫道人脸上神情一惨,赶紧躬身接口答道:“恩师请放宽心,弟子万一无能,必有自处,不会辱没南荒无目一派威望!”

南荒瞎道自鼻中冷哼半声,一箫道人便向他及铜鼓天尊雷震宇躬身施礼,玉箫微扬,轻飘飘地纵落壁下!

傅天麟秉性宽仁,但因今夜明知必死,业已立定心肠,尽量施展师门绝学,若能除去几名凶徒,或是几头恶兽,也可略为捞本!

不过听完南荒瞎道师徒这番问答以后,心中又复暗自决定,且与对方略为周旋,倒看他三十招无功之时,如何自处?

所以眼看一箫道人宛如一朵黄云,凌空飘落,并不像对付苍色巨猿般的立下绝情,只是渊停岳峙,横剑卓立!

南荒无目门下,个个均是盲人,但不知如何锻炼的,竟似把这种先天缺陷,全部克服!一箫道人由七八丈高处,往下纵落,中途自然不能不在崖壁之间,略为点足借力。

傅天麟眼看对方身法之巧,暨落足之准,哪里像是一个双目均盲之人?正在暗佩南荒瞎道虽然凶残,委实不愧为武林一派宗主之际,当头黄衣落处,一箫道人杀手已施,掌中碧玉洞箫,招发“倒泻天河”,化作漫天箫影,密洒而下!

傅天麟口角微晒,全身右旋五尺,掌中朱痕铁剑,“斜指三星”,反刺一箫道人的左腿胯处!

哪知一箫道人,不仅不加变式闪避,反而身躯微侧,硬拼着被傅天麟一剑断腿之厄,玉箫隐挟劲风,直向对方天灵砸落。

这种打法,傅天麟暗觉皱眉,只得缩手不发那招“斜指三星”,身形再一盘旋,又复闪出五尺!

一箫道人凭着刻苦锻炼的惊人耳力,听风辨位,如影随形,玉箫挥处,又复织出一片碧色光网。

傅天麟故意试探对方,用朱痕铁剑一震对方玉箫,招发“顽石点头”,又向一箭道人左肩点到!

果然一箫道人诚心慾与对方并骨,虽听出傅天麟剑风所指,却佯如未觉,直等剑到肩头,才倏然以一式“毒龙寻穴”,用碧玉洞箫,猛戳傅天麟的丹田小腹!

幸亏傅天麟早就洞识对方用意,不等那招“顽石点头”用老,便已回收,但南荒无目门下,武学岂同等闲?

这一箫道人,又是“黄衣七煞”之中的佼佼人物,趁着傅天麟两失先机,玉箫连挥,化成一团时有美妙声韵传出的黄碧光影,硬把对方圈在其内!

壁顶的南荒瞎道,光凭一双招风大耳,便已听出双方交手招数,向下叫道:“一箫努力,如今已是第二十一招!”

一箫道人虽然拼死进手,抢占先机,但因傅天麟剑术身法,大非昔比,仍未有何鲜明窘迫之相!

南荒瞎道这一发话催促,一箫道人面色立变,知道自己生命,全在其余九招之中。

钢牙咬处,施展出自己撒手绝学,“七煞散花”箫法,并辅以左掌的阴寒暗劲,奋不顾身地向傅天麟猛扑面进!

傅天麟除了内家真力方面,无法跃等幸进,白元章的“补天丸”,又未炼成之外,因受“血泪布衣丹心剑客”茹天恨,黄山遁客葛愚人两位盖世奇侠的指点陶冶,几乎已成足与红衣罗刹古飘香颉颃,年轻人物中的一流好手!

但俗语有云:“一人拼命,万夫莫当!”一箫道人本来已是上乘身手,这一破釜沉舟的全力进攻,傅天麟也顿感威力奇重。

剑花错落,步下轻灵,一连应付过一箫道人那只碧玉箫的三式回环进击,陡然感觉到一阵奇寒暗劲,向自己胸头,凌空撞到!

傅天麟被对方逼得无法再躲,只得猛凝真气,左掌翻处,也以内家劈空掌力,往外迎去!

哪知这一箫道人年逾四十,已随南荒瞎道习艺二十余年,功力方面,极其深厚!以致掌风互接之下,傅天麟猛觉周身气血一震,竟自足下跄踉退了两步!

一箫道人得理之下,怎肯后人?碧玉箫突幻奇光,“吹箫引凤”“迎客红桥”两式绝招,回环并发,漩出无数光圈,一片碧网!

傅天麟一掌硬拼,略受小挫之余,自然颇觉慌忙,好容易才施展师门心法“天外游仙”,足下阴阳易位,逆踩天星,躲过对方所发一片碧网光圈,但左肩头上仿佛已为碧玉洞箫的箫风所拂,微微一痛。

年青人无不好胜,经这一来,傅天麟剑眉轩处,绝学立施,乘一箫道人面露喜色,听音追扑自己之时,猛将朱痕铁剑自肋下翻出,一式“六六天罡剑法”以内的“天狼掉尾”,倒洒出无数剑花,飞刺对方上中下三路的各处要害!

一箫道人想不到傅天麟在始终避让腾挪下,突然出手还招,而且一还招便是这般奇幻手法!

他双目虽无所见,耳音特灵,一听凌空作响的飒飒剑风,便知傅天麟这招“天狼掉尾”,中含变化无穷,威力奇大!

碧玉洞箫挥处,一招南荒无目门下的护身绝学“如意天罗”,飞迎漫空洒落的朵朵剑花,步下也接连用了三式“旋风飘叶”,左转出一丈七八!

傅天麟见一箫道人在双目均盲,纵身追敌之际,仍然躲过自己这招“天狼掉尾”,心头也不禁暗暗佩服!但不信以师门震世绝学“六六天罡剑法”,制不住这南荒无目门徒,遂一声长啸,霍地飞拔起三丈多高,内力潜聚,震剑生花,又向立足未稳的一箫道人,洒下一天剑雨!

恰好一箫道人,也准备竭尽生平所学,与傅天麟一死相拼,碧玉洞箫舞成一片隐带哀怨杀伐之音的浓碧凌光,亦自凌空纵起!

就在傅天麟的朱痕铁剑,洒下一天剑雨,一箫道人的碧玉箫,幻出一片漩光,两人凌空相对,慾接未接的刹那之间,峭壁顶端的南荒瞎道,竟然冷冷发话说道:

“你们好像业已交手二十九招,南荒无目门下,可不容有辱门户之辈!”

一箫道人闻言,突然向傅天麟叫了一声“且慢”,身形疾打千斤坠,降落地面。

傅天麟这一剑之中,暗含“菩提滴露”“天女散花”两招威力无比的奇幻绝学,本拟一剑功成,但既听一箫道人这样一叫,按着武林规矩,不便再行进手,遂也只得随同飘身落地,静听对方有何话说?

一箫道人未理傅天麟,转身向壁顶的南荒瞎道,躬身施礼说道:“弟子一箫无能,辜负恩师教诲之恩,使南荒门户贻羞,必有自处!但对方功力不弱,剑法尤精,恩师再遣师弟等下场之时,尚祈宽限招数!”

“招数”二字方出,手中碧玉洞箫,倏地回指,点中他自己胸前的“七坎”死穴,一下便自气绝倒地!

傅天麟先见一琴道人惨遭震死,如今又见一箫道人,自尽身亡,不由暗自心惊这南荒瞎道的御下之酷!

就在他心中略兴感慨之际,壁顶突然一声洪厉怪啸,带着劲急猩风,有条毛茸茸的黄影,直向自己当头扑落!

傅天麟在南荒瞎道、铜鼓天尊雷震宇一到之时,便看出除了两个老怪以外,便是替铜鼓天尊雷震宇抬那软榻的四只金发神猱,最为难斗。

如今猩风黄雨,凌空下扑,虽然因来势太快,看不清是何形状,但傅天麟业已料定必是那种罕见凶兽金发神猱,遂索性往侧方纵起丈许,稍避来势,并突以一式“反臂降龙”,朱痕铁剑挟着锐啸剑风,向空中黄影,翻腕猛劈!

这一招“反臂降龙”,本就极具精妙,加上凶兽灵性,究不如人,所以实在在的一剑劈在了那只金发神猱的右肩头上!

但这一剑几乎劈掉傅天麟的半条性命,原来这种金发神猱,除了一二处要害以外,周身钢筋铁骨,刀剑难伤,而傅天麟的朱痕铁剑,又只是凡铁所铸,所以一剑劈中以后,空自震得虎口生疼,那只金发神猱却连理都未理,张着血盆大口,业已把只右爪,递到了傅天麟右腕之上。

傅天麟这一惊岂同小可!赶紧沉肘卸力,飘然下坠,但金发神猱凌空转折,似乎比他更为敏捷,脑后长长的金发一飘,又自伸着两只利爪,跟踪扑到!

凶兽既然不畏刀剑,傅天麟只得凝功左掌,推出一股劲气狂脱,把金发神猱,略为震退!

但金发神猱虽被震退,却未受伤,电疾般的再度扑进,逼得傅天麟索性收起朱痕铁剑,专用劈空掌力,左一掌右一掌的力加抗拒!

这样打法,自然极费真力,金发神猱不时间声怪啸,越来越觉凶猛狰狞,而傅天麟闪展腾挪,凝气发掌之间,却越来越觉眉梢愁聚!

因为自己内家真力不强,所仗能对付强敌的,便是一套极度精妙的“六六天罡剑法”!如今凶猱不畏刀剑,再妙的剑法,亦告无力,难道真要等到活活累倒,被凶猱利瓜分尸以后,再把朱痕铁剑夺去?

但傅天麟毕竟绝顶聪明,片刻之间,便自发现这只金发神猱,仿佛时时对它脐眼部位特别注意,而脐眼周围,毛色也比他处略淡!

看清以后,心中立即了然,此处必是这种周身皮骨坚硬如铁,刀枪不入的凶恶异兽的致命要害!

傅天麟略一盘算,遂凝足内家真力,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深山恶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剑朱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