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剑朱痕》

第十九章 鹦鹉能言

作者:诸葛青云

南荒瞎道费南奇听丹心剑客这样说法,起先微蹙的眉头一展,含笑说道:“茹大侠既然只要说是看见那点碧血朱痕,便如见当年故主,万一这点碧血朱痕,现在费南奇等人手内,又待如何?”

丹心剑客茹天恨毫不迟疑地应声答道:“茹天恨一样的唯君所命!”

东海枭婆芮冰心展颜一笑,玄衣大袖微扬,把夺自傅天麟那截上有碧血朱痕的断剑,向丹心剑客茹天恨凌空掷去!

茹天恨接得断剑在手,反复一看,脸上神色微变,但仍植剑入石,恭恭敬敬地对着那点碧血朱痕,倒身三拜!

拜罢起身,冷冷向东海枭婆芮冰心说道:“这柄朱痕铁剑既残,茹天恨自无再听持剑之人的命令之理!”

南荒瞎道及铜鼓天尊雷震宇听丹心剑客茹天恨借词剑断推托,方自双双把眉头一蹩,但东海枭婆芮冰心却晒然一笑问道:“铁剑虽残。朱痕宛在,芮冰心请教茹大侠,你方才倒身下拜,究竟拜的是这六寸废铁?还是这断剑之上炳耿千秋流芳百世的那点碧血朱痕?”

茹天恨被东海枭婆芮冰心用话问得僵住,只好应声答道:“茹某自然是拜的我故主碧血,谁去拜这一段废铁则甚?”

东海枭婆芮冰心点头笑道:“茹大侠果然正大光明,不作违心之论!但既已判清铁剑平凡,朱痕无价,则因这点碧血朱痕,是我携来,茹大侠可否尊重前言,听我芮冰心奉烦一事?”

丹心剑客茹天恨见这位东海枭婆芮冰心,虽然说话之间,笑颜生春,丰神绝美,但即辞锋犀利,语意如刀,逼得自己无法再推,只好蹙眉答道:“你要茹天恨如何……”

东海枭婆芮冰心不等丹心剑客茹天恨话完,便即接口笑道:“芮冰心等哪敢真个奉烦茹大侠大驾?并深知茹大侠向来一言九鼎,既已答允傅天麟参与九九重阳的黄山大会,仍请到时光临,不过仅仅要求无论双方胜负如何,茹大侠不必在当场出手!”

丹心剑客茹天恨想不到东海枭婆芮冰心所提出的,只是这项问题,略一沉思,便即答道:“漫说你是如此之命,就是要我站在你们一边,参与黄山大会,我也只好照样依从!但茹天恨不愿再受这点碧血朱痕辗转易主的来回滋扰,想请你们把这截断剑送我,以为永念!”

东海枭婆芮冰心闻言与南荒瞎道费南奇,铜鼓天尊雷震宇二人略一商议,便即点头应允,并向丹心剑客茹天恨笑道:“芮冰心等敬如尊命,就将这点碧血朱痕,奉赠茹大侠,并于今年九九重阳,在黄山清凉台恭候大驾!”

丹心剑客茹天恨长叹一声,双手捧着那截上有碧血朱痕的断剑,走回所居“九死洞”内。

东海枭婆芮冰心,南荒瞎道费南奇,以及铜鼓天尊雷震宇三位盖世凶人,也相率离开这“丹心壁”下!转过一座峰头,铜鼓天尊雷震宇驻足向东海枭婆芮冰心问道:“芮道友,雷震宇胸中有一事难明,我们好容易才弄到那点碧血朱痕,你怎的仅仅要求茹天恨不在九九重阳大会之上,当场出手?”

东海枭婆芮冰心闻言,眉梢略轩,晒然一声轻笑,正待答话之时。

那位南荒瞎道费南奇便已一阵震天狂笑,向铜鼓天尊雷震宇说道:“雷大尊,你怎的还未体会出来?这才是芮老婆子的高明之处!”

铜鼓天尊雷震宇虽善役百兽,精于用蛊,武功自成一家,但在这三人之中,心计却数他略拙!

如今听南荒瞎道费南奇夸赞东海枭婆芮冰心高明,正自心头暗忖之际,南荒瞎道又复含笑说道:“九九重阳的黄山大会,只要丹心剑客茹天恨不加插手,凭那些什么黄山遁客葛愚人,萍踪五友,甚至连祁连山密云峰的觉慧老尼,白衣驼翁翁务远等一齐算上,也决不会是芮老婆子的‘天蓝毒剑‘,逍遥子的‘玉指灵蛇’,雷天尊的‘风磨铜鼓’,暨所豢百兽神蛊,以及费南奇几手薄艺之敌!我们只要在大会之初,当着武林各派群豪,把茹天恨业已答允不当场动手的情事说明,他既无法反悔,但眼看那些与他颇有交情的对方人物,一个个地惨死在我们手下,岂非不到终场,便可能把他气得无可如何的跳崖自尽?

茹天恨因前半生事迹,‘血泪布衣丹心剑客’名头颇为当世所重,我们如若正面与他作对,不仅胜负尚在两可之间,亦必招致众怒!目前这等作法,锋芒不露,收效无形,所以费南奇认为芮老婆子杀人而不见血的这一绝招,不但稳重高明,并稳重绝伦,高明无比!”

铜鼓天尊雷震宇听南荒瞎道费南奇这样一加解释,方如茅塞顿开,也对东海枭婆芮冰心钦佩得赞不绝口!

芮冰心虽然连连含笑逊谢,心中却不由暗转,觉得这南荒瞎道费南奇语语料中自己心机,智力未免太已可怕?

三名绝代凶人在高黎贡山分手之后,便自各返所居,凝炼功力、准备九九重阳的黄山大会!

芮冰心悬念爱徒,自然更是归心如箭,但她到了东海,由长在海边等候的侍婢,接上大船,回转翠微岛之时,却又巧遇甄秋水,把位灾厄未尽的巾帼奇英,生生击入无边无际的百丈波涛之内!

红衣罗刹古飘香虽然不知最后甄秋水遇难的那一段情节,但听师傅东海枭婆芮冰心这段叙述,心头仍不禁卜卜乱跳!

因为一来对失去朱痕,折断铁剑,昏卧深山密莽的心上人傅天麟的结果如何,太已担心!二来感觉黄山大会,正派群侠的实力方面,果然远逊“域外三凶”及“铜鼓天尊”雷震宇联手之势,自然纵然有心向正,暗中曲意成全,恐怕依旧难以为力!这一个困难意念,虽起心头,古飘香却依然仗着师傅平素宠爱,偎向芮冰心怀中,含笑说道:“师傅,你已因服食了‘香兰玉实’,青春永驻,百岁红颜!这翠微岛又是远隔尘俗的海外桃源,何必再因争夺那些武林虚名,而卷入血雨腥风的武林锋镝呢?”

东海枭婆芮冰心听得“咦”了一声,诧然问道:“香儿受了什么刺激?今日怎的突然变换论调?你平时不是一向矢志要作当世第二代武林人物中的第一人吗?”

古飘香苦笑一声说道:“徒儿整日对着波涛凝目,看透了海市蜃楼的幻化虚无,第一人荣在何处?最后一人又辱在哪里?以杀人成名,这名头根本就未必高到何等地步!只有勤参妙诀,自葆真如,偶尔游侠人间,管些国法以外,人情天理以内的不平之事,济救民物,才是真正武林高士本色!所以我想……”

东海枭婆芮冰心眉头微蹙,但依然含笑问道:“香儿怎不把话说完,你想些什吗?”

古飘香深悉师傅性情,知道自己只有这一次机会,能进忠言!遂把银牙一咬,抬头以一双妙目中的湛然神光,看着东海枭婆芮冰心,朗然说道:“我想要求恩师率领香儿及绿华师妹,相依为命,长居这海外桃源,以明月清风,鱼龙变化自遣,乐享天年,不要去参与什么……”

东海枭婆芮冰心不等古飘香话完,便自抚着她如云秀发,摇头笑道:“香儿莫说痴话,九九重阳的黄山大会,我是主要人物,怎能不到?”

古飘香见自己所言,并未触怒师傅,遂怀着几分希冀神色地,继续说道:“师傅一定要去也好,但若能在黄山清凉台大会之上,当着天下武林各派群豪,自毁‘天蓝毒剑’,声明从此退出江湖,不涉恩怨,岂非可以博一个盖代清名,万人尊仰?”

东海枭婆芮冰心听到此处,脸上神色突然往下一沉,把红衣罗刹古飘香略为推开,目中两道冷电似的寒光,在这位心爱徒儿身上,来回一扫,沉声问道:“香儿,你受了何人蛊惑?是否有背叛我东海门户之意?”

古飘香见师傅这样变脸问话,娇颜之上的神色,也自一惨,银牙暗咬,朗声答道:“徒儿受恩师抚育教养深恩,名为师徒,情如母女!适才所进,全系出自肺腑之言,绝无外人加以诱惑!恩师既然怀疑占飘香有背叛之意,徒儿敬以‘天蓝毒剑’,刎颈明志就是!”

话音未了,背后“天蓝毒剑”已随着一阵清越龙吟,“呛”然出鞘,玉腕翻处,便往自己的咽喉勒去!

东海枭婆芮冰心适才说完,便知道自己平素过宠爱徒,这番话问得可能太重。

但绝想不到古飘香如此刚烈,竟会立时拔剑自尽!

天蓝毒剑的暗蓝光华才闪,芮冰心便说了声:“香儿今日怎的这等胡闹?”

她功力确实已到出神入化地步,身形依然端坐未动,只以右手拇、中二指,虚空轻弹。

也未见有什么劲气疾风,古飘香便觉右肘一麻,天蓝毒剑便已落地!

古飘香再刚烈,总是女孩儿家,进言不听,寻死不得之下,自觉羞窘难当,不由“嘤咛”一声,泪珠儿顺着香腮,滚滚而落!

东海枭婆芮冰心真还是第一次看见自己刚强烈性的爱徒失声落泪,不由心头好生不忍!

一把又复将古飘香揽在怀中,以衣袖为她拭去泪痕,温言笑道:“香儿,你我师徒,在性情上都有一个共同之点,就是高傲好名!我不仅把一身功力,尽量相传,望你能在目前第二代人物之中,独秀群伦,自己何尝不想压盖举世英豪,成为武林中至尊无上的泰山北斗!

所以对于这场好不容易才能举行的九九重阳黄山大会,我非但势所必到,并在与黄山道客葛愚人,萍踪五友诸人较量功力之后,尚想与南荒瞎道费南奇,玉指灵蛇逍遥子,铜鼓天尊雷震宇等,一争长短!

只要我能得遂这尽压群豪的生平心愿,便可如你所劝,师徒三人,在这翠微仙岛,自在逍遥,不再涉江湖恩怨的了!”

古飘香听师傅东海枭婆芮冰心这等说法,知道艺盖天下,独尊武林,确是师傅的生平大愿!

在她这种愿望,未经完成,或是幻灭以前,要想以几句忠言,劝得师傅勒马悬崖,放弃参与黄山争胜之举,委实无异痴人说梦!

古飘香万般无奈,也只好拭泪收场。

但心中却已决定,自己既劝不醒师傅,不如索性随她同去黄山,或可见机设法,釜底抽薪,在天蓝毒剑的锋芒之下,尽力挽救几名正派人物!

#############

傅天麟在无愁谷内,一住七日,整日便以谷中所产灵葯异果充饥,自然不仅精神焕发,连真气内力方面,也在无形中增进不少!

何况百鸟仙人杜无愁所豢百鸟,多半是通灵异种,再经她多年调教,互相飞腾扑击,回翔飘闪之间,身法简直灵奇已极,傅天麟心领神会之际,自知得益匪浅!

七日期满,便向百鸟仙人杜无愁告别。杜无愁除了以一具内贮自己昔年所御“百羽五铢衣”的鲛鲔所织小小锦囊,命博天麟转致甄秋水外,并将那只善作人言的绿鹦鹉“灵碧”,赠他带去。

傅天麟再拜称谢,仍由那只通身毛色如金,并有两条长长彩色尾带的怪鸟,送他离开这深处千寻,被七层云带葱郁迷封的“无愁幽谷”。

他来时是纵身自尽,被怪鸟夹背抓住,疾降而落,加上当时心神恍他,以致沿途景色,多未看清!

如今人跨鸟背,安安稳稳地凌空直上,只见丹崖绿萍,翠壁飞流,飞云入抱,飘絮氤氲,简直是未曾得见的人间仙境!

傅天麟这七日之间,细看百禽相扑,知道杜无愁所豢群鸟之内,似数这只金黄怪鸟最为威猛,不禁轻抚怪鸟颈背间的铁羽钢翎,暗想九九重阳的黄山会上,只要有这样一只灵禽助阵,便不愁不把铜鼓天尊雷震宇手下那些凶猩恶狒,巨猿金猱,一齐抓死!

金黄怪鸟飞得极慢,见傅天麟抚摸它背上羽毛,便即掉过长颈,睁着一对其红如火的怪眼,向傅天麟“咕啦”“咕啦”地叫了两声!

傅天麟以为怪鸟不愿受人抚弄,方一缩手,肩头上站的绿鹦鹉“灵碧”,却用人言叫道:“傅相公,老金不是怪你摸它,因为知道你要往莽苍山去找‘百禽仙子’,想请你拔它一根羽毛,带给它一个老朋友看看!”

傅天麟听得异常有趣,随手拔了那名叫“老金”怪鸟的一根金色羽毛,向绿鹦鹉灵碧含笑问道:“老金的朋友,叫做什么名字?‘百禽仙子’公孙鼎老前辈所豢灵鸟,听说比你旧主人杜老前辈还多……”

那名叫“老金”的怪鸟,不等傅天麟话完,又复“咕啦”“咕啦”地连叫几声!

绿鹦鹉灵碧叫道:“傅相公,老金说我们找到‘百禽仙子’以后,只要把这根羽毛取出,它那老朋友“老黄’,就会自来找你!”

傅天麟越听越觉有趣,端详手中那根羽毛,只见下半截色作深黄,上半截色作亮金,美观刚硬无比!

遂顺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 鹦鹉能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剑朱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