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剑朱痕》

第二十章 九九黄山万劫门

作者:诸葛青云

彩衣魔宓彦不比双鼓追魂孟武出身苗疆蛮烟瘴之区,他久随玉指灵蛇逍遥子,闯荡江湖,见识自然较广!

故而一看绿鹦鹉灵碧,矫矫神态,便知决非凡鸟,遂试探着向绿鹦鹉灵碧问道:“绿鹦鹉,你会说话吗?为何瞪着我们冷笑?”

傅天麟隐身高处,见绿鹦鹉灵碧,居然逗起这两个凶徒,不由觉得异常有趣!

但知灵碧不过是只通灵异鸟,善晓人言,体积终嫌太小,决无金黄怪鸟那等威猛。

万一宓彦孟武,被它逗急羞窘,慾加伤害,却是可虑!遂丹田提气,功力潜聚双掌,准备及时援救!

绿鹦鹉灵碧也真会气人,见彩衣魔宓彦向自己问话,把颗鸟头,向天一扬,神情竟极其高傲地,应声答道:“鸟儿会说人话,有什么了不得?我笑你们自己,长的虽像人样,倒好像不大会说人话!”

双鼓追魂孟武,浓眉双剔,“哼”了一声,右掌慾扬,彩衣魔宓彦到底比较阴沉,因怀疑这样一只能作人言灵鸟,必有主人,遂一面向孟武略施眼色,暗示他暂匆出手,一面却细心凝聚耳目之力,不露形色地观察周围动静!

绿鹦鹉灵碧,委实善解人意,它好像既料出宓彦所想,又知道博天麟在暗中悬心,声若银铃,清圆无比的继续叫道:“穿花衣服的坏人,你不要眼睛乱转地,想要什么花样?要知道我虽力气太小,不会和人打架,但飞得极快,人也打不了我!”

彩衣魔宓彦脸色不变,目中凶光隐隐地,一阵极为难听的阴笑起处,看着绿鹦鹉灵碧说道:“你怎么疑心太大?这样灵慧的一只鸟儿,谁还忍心害你?我们到底是什么话儿说错?才引得你笑,你主人呢?”

彩衣魔宓彦表面与鹦鹉答话,其实正潜聚耳力,细听周围十丈以内的一切动静!

傅天麟一来因绿鹦鹉灵碧已有暗示,说它飞行绝快,不怕人害!二来自恃“六六天罡剑法”的精微变化已得,无愁谷中,大量服用灵葯,又略增真气内力,只要那些人力难敌的毒蛇怪兽不出,应该足能制服这两个凶人,所以极其沉稳地,静静不动,而使彩衣魔宓彦,毫无所察!

绿鹦鹉灵碧听完宓彦话后,竟又学人声冷笑连连地发话叫道:“我主人住得远呢,她老人家若来,你们这些心肠不好的坏人,就要糟了!我笑的是你们养了一条小蛇,和一条小狗,却那样会吹大气!”

双鼓追魂孟武从来不曾见过一只鸟儿会说人话,并还无所不懂地这等骄傲?故而忍气不住,厉声说道:“什么小狗小蛇?‘七星虹’周身皮鳞,无不含蕴奇毒,更因合于至柔克刚之理,莫邪干将,均所难伤!我那只‘三爪金獒’,亦复别擅胜场,厉害无比!你这小小鸟儿,既出狂言,可敢斗一斗我们所豢的这两条灵物?”

绿鹦鹉灵碧“哼”了一声叫道:“小小一只鸟儿?我随我主人游侠江湖之时,恐怕你们这两个小鬼,尚在娘胎之内,不曾出世!”

双鼓追魂孟武听绿鹦鹉灵碧的话儿,越说越觉难听,怒吼一声,右掌猛扬,劈出一股破空劲气!

他右掌举时,绿鹦鹉灵碧仍瞪着两只朱睛,一动不动,直等破空锐啸的疾风劲气,将到身前,才极其灵妙轻巧地双翼微张,横飞八尺,崖壁之间,空自被孟武掌力劈得藤蔓纷飞,碎石如雨!

绿鹦鹉灵碧这次是栖身岩缝间的一株小树之上,偏着一颗鸟头,语音神色,均极其挪愉地叫道:“我说你们打不到我,如今可以相信了吧?”

彩衣魔宓彦见孟武业已出手击鸟,而周围仍无丝毫动静,遂判断绿鹦鹉确是闲飞至此,它主人并未跟来,目中凶光闪处,右手之内的那柄五环钢叉,不住“哗啦”作响!

绿鹦鹉灵碧见状叫道:“穿花衣服并断了一只手的坏人,何必弄鬼?要论起江湖经验,我比你多得太多!你晃动钢叉作响,是不是想叫那条小蛇?我试给你看,你自己认为威力无比,了不起的什么‘七星虹’,可能根本就不敢出洞!”

说完,便收人言,突换鸟音颇为高昂尖锐地,“咯咯”连叫几声!

自从彩衣魔宓彦,晃动钢叉作响,他们现身的崖洞之内,即起了一种悉嗦异声,稍有江湖经验之人,一听便知有条奇异蛇虫,正在缓缓游出!

但绿鹦鹉灵碧那样“咯咯”高叫几声之后,悉嗦怪响忽止,好似怕甚厉害对头?蜷伏不动!

彩衣魔宓彦见自己所豢,认为威力绝伦,准备用来对付红衣罗刹古飘香,报复她天蓝毒剑断腕之恨的异种灵蛇“七星虹”,居然在一只绿鹦鹉“咯咯”连叫之下,真个不敢出头,不由委实又奇又气地眉梢双蹙!

绿鹦鹉灵碧又换了人言,讪笑说道:“我力气虽然不大,但仅凭见识经验,也能把你这等坏人活活气死!你那条‘七星虹’,是不是产自西藏?它虽然全身奇柔,连干将莫邪之类神物,均不能伤,却最怕‘孔雀粪’,沾上少许,非把身躯烂断不可!所以我只学我那群孔雀老朋友的喉咙,叫了几声,便把它吓得魂飞魄散的蜷伏不出!””

这一番话,真个几乎把彩衣魔宓彦,双鼓追魂孟武二人,活活气死!

但觉得对于这只绿鹦鹉,打既打它不到,骂又骂它不过,简直有点一筹莫展!

绿鹦鹉灵碧,得意连连地大笑几声,偏头叫道:“你们何必气得这样目射凶芒?全身发抖?我索性让你们长点见识!”

说到此处,把两只精光隐蕴的朱睛,眨了几眨,向双鼓追魂孟武叫道:“长得像苗子般的野人,你养的那只小狗,叫出洞来试试,我也有办法使它心胆皆碎地,夹着尾巴,逃回洞内!”

孟武此时确实对这只鹦鹉十分头痛,生怕把“三爪金獒’叫出以后,真个如绿鹦鹉所云,才是天大笑话!

绿鹦鹉灵碧鸟颈一伸,在树枝上蹲了几蹲,又复叫道:“你那只名叫‘三爪金獒’小狗的来历,我也知道!它是公的‘天山雪吼’与母的‘青海金丝猕’杂配而生,外表令人看来平淡无奇,但力逾虎豹,四只脚掌的第三爪中,并蕴含见血无救的奇异剧毒!不过天生一物,必有一制,这种四只脚的‘三爪金獒’,生性颇孝,最怕猿啼,一听之后,以为是它母亲到来,必然凶威尽杀地驯善无比!所以你若把它叫出洞来,我只要学上两声猿啼,便生生挖下它一只眼睛,也不敢稍动一动!”

彩衣魔宓彦,双鼓追魂孟武虽然盗来玉指灵蛇逍遥子的“七星虹”,暨铜鼓天尊雷震宇的“三爪金獒”,但委实不知这一蛇一兽来历!

如今听了绿鹦鹉灵碧一番理论以后,方似茅塞顿开,却也太已心惊,这样一只知识渊博的罕见灵鸟,究竟是哪位世外高人所豢?

绿鹦鹉灵碧见双鼓追魂孟武,果然不敢把那只“三爪金獒”唤出洞来。

遂偏头向傅天麟藏处,看了几眼,又复冷笑一声说道:“这‘七星虹’与‘三爪金獒’,确是凶狠恶物,人力难当,一旦出世,不知要害死多少江湖好汉?我且去把我主人所豢的十几只‘西藏孔雀’,及一对‘青海金丝猕’叫来,我就回来,一齐将它们弄死,也好为世除害!”

话犹未了,便突然振翼,一飞入云,那“也好为世除害”六字,竟是在空中发出!

彩衣魔宓彦,双鼓追魂盂武知道这只见识丰富通灵鹦鹉的主人,必是盖代奇侠!倘若它真去找什么孔雀猕猴,岂非大对自己不利?

所以乘着绿鹦鹉以人言吐语之时,两人暗施眼色,潜聚功力三掌同挥,劈出一大片劲疾罡风,想把这只灵鸟击毙,以杜后患!

但绿鹦鹉灵碧太为乖巧,早已即隐入白云深处!

傅天麟知道绿鹦鹉灵碧这“我就回来”一语,是对自己所发,并有暗示自己不可妄动之意!

但彩衣魔宓彦却以为它就要把什么“西藏孔雀”“青海金丝猕”等引来,遂向双鼓追魂孟武,皱眉说道:“孟大哥,这只鹦鹉,着实古怪惹厌!我们且回洞内,计议计议怎样应付之策!”

双鼓追魂孟武微一点头,与彩衣魔宓彦双双钻进洞内,一片移石之声,洞门便被封死!

宓彦孟武才一闭洞,绿鹦鹉灵碧便自云内现身,在傅天麟头上,略一盘旋,半声不响地往另一座小峰的峰脚飞去。

傅天麟体会出灵碧用意,是要自己隐秘行踪,遂轻身提气,驰下峰腰,到了那小峰峰脚的密林之内。

人一进林,绿鹦鹉灵碧便飞落傅天麟左肩头上叫道:“傅相公,我怕那两个恶人,我们走得远点好吗?”

傅天麟自听了绿鹦鹉灵碧与宏彦孟武的一番答话以后,越发对它怜爱,一面如言驰向密林深处,一面轻抚它那碧玉般的羽毛,含笑问道:“有我在暗中保护,你怕他们则甚?”

绿鹦鹉灵碧摇头叫道:“傅相公不要逞能,你打不过那苗子养的金毛小狗!”

傅天麟诧然问道:“你不是说那‘三爪金獒’最怕猿啼,一听之下,便任人摆布了吗?”

绿鹦鹉灵碧叫道:“那是我骗他们的,‘七星虹’真怕‘孔雀粪’,但‘三爪金獒’却不怕什么猿啼!它一生下来,就把父亲‘天山雪吼’和母亲‘青海金丝猕’,一齐吃掉,哪里会懂得什么孝顺?倘若真是像我所说,山野之间,时时处处可闻猿啼,还不把胆吓酥?何况我虽精鸟语,并通人言,却不会学野兽叫呢!”

傅天麟闻言才知双鼓追魂孟武竟上了绿鹦鹉灵碧一个恶当,不由看着灵碧笑道:“你虽然通灵,但一只鸟儿哪里会有这样丰富的江湖知识?”

绿鹦鹉灵碧瞪着一对朱睛,偏头叫道:“傅相公,怎么看不起我?我主人昔年行道江湖,与我寸步不离,二三十年之间所看到与所听到的多得很呢!”

傅天麟闻言不禁哑然失笑,知道这只鹦鹉的江湖经验,着实远胜自己!

有如此一只通灵异鸟相伴游侠,不仅添趣,并能得益,心上人甄秋水看到它时,还不知要高兴到何等地步?

自从武当支脉遇险,毁断铁剑,失去那点碧血朱痕以来,最担心的,就是“血泪布衣丹心剑客”茹天恨,是否因此而被群邪利用?如今自己权衡轻重,委实不应再为彩衣魔宓彦,双鼓追魂孟武等么魔小丑,延误时日。

应该先奔高黎贡山丹心壁九死洞,参谒丹心剑客茹天恨,再往莽苍山践约代百鸟仙人杜无愁,寻觅百禽仙子公孙鼎,然后便当急返九华山冷月坪,以解心上人甄秋水悬念,并向萍踪五友,觉慧神尼等前辈,禀告经过情形,互筹九九重阳黄山大会扫荡群邪的制胜之策!

主意既定,遂直扑高黎贡山,他因上次来过,轻车熟路,自然一寻便寻到“丹心壁”下,“九死洞”前,对洞恭然肃立,把文天祥的“正气歌”词,提聚真气,用“传音入密”功力,高声朗诵!

上次洞庭钓叟云九皋是诵到“……是气所磅礴,凛烈万古存,当其贯日月,生死安足论,三纲实系命,道义为之根”之际,丹心剑客茹天恨便即出洞相见。

但如今傅天麟却一直诵到:“嗟予遘阳九,隶也实不力,楚国缨其冠,传车送穷北。鼎镬甘如饴,求之不可得。阴房阗鬼火,春院闷天黑”时,那“九死洞”中,却依然一片沉寂,毫无动静!

整整一首“正气歌”念完,“……风檐展书读,古道照颜色”的余韵已收,丹心剑客茹天恨仍未出洞相见,傅天麟知道不妙,心中未免忐忑不定!

就在此时,绿鹦鹉灵碧却飞在那泓碧水中心的突石之上,向博天麟叫道:“傅相公来看,这石头上刻的有字!”

这块突石,就是昔日茹天恨盘坐其上,与他们答话之处,傅天麟闪眼看时,果见石上刻着几行狂草,仔细辨认之下,看出是一首七言绝句,写的是:“百死难忘旧主恩,平生有誓服朱痕;

偏教断剑留魔手,九九黄山万劫门!”

寥寥数语,业经可以看出丹心剑客茹天恨已被东海枭婆芮冰心,南荒瞎道费南奇,铜鼓天尊雷震宇等魔头操纵!

前面两句,只是表示旧主恩深,故而生平立誓服从持有那点碧血朱痕之人所命!

但末后两句,却把傅天麟看得心寒体颤,知道自己将这朱痕断剑,流人“域外三凶”等魔头手内一举,可能要为整个武林,铸成大错!

使九九重阳的黄山清凉台大会,成为正消邪胜的“万劫之门”!

越想越觉得自己罪孽深重,居然以死解脱之念又萌!但一眼看到那绿鹦鹉灵碧,百鸟仙人杜无愁劝导自己之语,顿上心头,决定还是寻得百禽仙子公孙鼎后,赶紧转回九华山,报知一切,由诸位前辈慎重策划,力与天争,或许能挽回浩劫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九九黄山万劫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剑朱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