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剑朱痕》

第二十三章 天降神兵

作者:诸葛青云

傅天麟甄秋水知道百禽仙子公孙鼎是要自己乘坐那一对青雕,遂双双各展轻功,一左一右的腾空直上!甄秋水才在雕背坐稳,绿鹦鹉灵翠便飞落她肩头,连声叫道:“甄姑娘,你大概是第一次乘鸟,我来陪你好吗?”

甄秋水实在爱极这种通灵鹦鹉,一面连连点头,一面暗想若照麟哥哥所言,百鸟仙人杜无愁送自己那一只名叫“灵碧”的绿鹦鹉,仿佛比这只“灵翠”还强?千万不要被铜鼓天尊雷震宇的手下凶徒,有所伤害才好!

“铁嘴乌鹑”更是来得滑稽,竟飞到傅天麟所乘的青雕头上,单足屹立!

那只“三爪隼”,则鼓翼凌空相随。

三人七鸟,便即直向野人山百兽岩方向飞去!

顾名思义,“百兽岩”自然占地极广!故而百禽仙子公孙鼎,飞到野人山后,见十来座险恶峰峦,环围之内,有一大片开阔后坪,便知已到地头,遂在“带尾灵鹫”背上,向傅天麟甄秋水传声笑道:“傅老弟与甄姑娘,下面这片开阔石砰,大概就是铜鼓天尊雷震宇所居的‘百兽岩’,我带着‘泼墨巨灵鸦’、三爪隼,及带尾灵鹫,到必要时再行出面,你们先乘青雕下去,向他们索还绿鹦鹉‘灵碧’,看对方怎样答话?”

他们飞得原本极高,但百禽仙子公孙鼎话才讲完,两只青雕立即齐声长鸣,双翼一收,宛如陨电飞星般的奇速往下冲去!

青雕这一发威,慢说甄秋水因系初次跨鸟飞行,邀翔碧落,被它吓得有点胆战心寒。

连有了一次乘风千里经验的傅天麟,也觉得除了急风扑面,呼吸微难以外,若不抓紧青雕背上钢翎,及双膝用力夹紧鸟背,简直坐都坐不大住!

这时方看出那只“铁嘴乌鹑”有点不凡!它始终单足屹立在青雕头上,任凭如何疾降狂冲,连动都不曾动过一下。

天时方值中午,丽日当空,百兽岩的广大石坪之上,正有不少虎豹猿猴,随意游走。

忽见双雕排荡风云,自空疾降,知道来了克星,不由一阵猿蹄虎啸,豕突狼奔,纷纷往一座参天高峰脚下的巨大洞穴之内逃去!

但走兽动作再快,也不及飞禽敏捷,一对青雕束翼疾降到离地丈许之时,有两只傅天麟在武当支脉曾经见过的金发凶猱,业已笼罩在青雕的双目精光,及铁爪罡风之下!

傅天麟觉得绿鹦鹉“灵碧”,尚在对方手内,倘若一到便伤凶猱性命,未免投鼠忌器?遂立意先礼后兵,与甄秋水二人同在青雕背上,大声喝阻,青雕才把四只业已渐渐舒开的钢爪,缩回未发,听凭那两只金发凶猱,逃进洞内!

青雕落地以后,傅天麟甄秋水双双飘身下背,并由傅天麟面对深洞,丹田提气,发话说道:“武林末学傅天麟甄秋水,因事特来野人山百兽岩,拜会铜鼓天尊野人山主!”

话音才了,深洞之内便起了渊渊铜鼓之声,但来路听去极远,仿佛这洞穴中,竟然别有天地?

约莫一盏热茶时分过后,洞中先走出八只金发凶猱,每两只抬着一面巨大铜鼓,用前爪敲得不住“咚咚”作响,然后又走出两只似犀非犀怪兽,身长一丈有余,布满厚甲,牛蹄猪首,但头上却生了三只尖角,尤其双眼正中,鼻梁上的那只,粗几如臂,看去真似一枚钢锥,尖锐坚硬已极。

两只怪兽后面,是四个上身赤躶,项挂金圈,耳垂双环,腰围虎皮,长发披散,肌肉坟起,苗蛮装束的三十三四岁壮汉,各以右手抬着一只大几六七尺方圆的铜鼓,鼓上坐着一位广颐深目,狮鼻海口的虬髯老者,身穿一件金色绣龙长袍,头上并戴有冕旒,一副极其奇异的王者装束。

傅天麟知道甄秋水可能尚未见过此人,便对她低声说道:“秋妹,那只大铜鼓上所坐头戴冕旒,身穿龙袍的虬髯老者,便是新近崛起苗疆,与东海枭婆,南荒瞎道,玉指灵蛇逍遥子等‘域外三凶’,分庭抗礼,并助纣为虐的‘野人山主铜鼓天尊’雷震宇!”

甄秋水问言不禁笑道:“麟哥哥,你怎么把我当成傻瓜?我虽然不曾见过雷震宇,但就凭他这身奇异装束,以及所坐的那只特大铜鼓,难道还猜不……”

话方至此,铜鼓天尊雷震宇屈指轻弹身边铜鼓,“咚”的一声,前行凶猱怪兽,便全在距离傅天麟甄秋水一丈以外,倏然止步!

雷震宇以深沉森冷,并极其锐厉的目光,在二人身上一瞥,特别多盯了栖身一角崖石之上,剔翎弄羽,顾盼生姿的一对巨大青雕,以及甄秋水肩头上的绿鹦鹉“灵翠”几眼,但却未把那只站在青雕脚下的“铁嘴乌鹑”,看在眼内!

打量过后,向傅天麟冷冷说道:“傅天麟,武当支脉一会,我是看在你年幼辈底,才特降殊恩,宽饶不死!你却又跑来野人山百兽岩则甚?莫非要想螳臂挡车,妄自生事?”

傅天麟剑眉双轩,朗声答道:“彼此既已约定九九重阳聚集黄山清凉台,总作了断,怎会在期前无故生事?傅天麟等此来,只是向雷天尊索还一只灵鸟!”

话音至此略顿,指着甄秋水肩头的绿鹦鹉“灵翠”说道:“傅天麟所豢一只与这绿鹦鹉大小形状,均相仿佛的能言灵鸟,前日在莽苍山南,被雷天尊门下利用金毛巨蛛,喷丝擒去,尚希见还是幸!”

野人山主铜鼓天尊雷震宇,自门下把绿鹦鹉“灵碧”献来以后,因它过于通灵,简直爱如性命,怎肯轻易还给博天麟。

但平素自视甚高,又不虚言否认,遂在眼珠一转之下,狂笑连声,点头说道:“那只鹦鹉,确实在我‘百兽洞天’之内,还你也不甚难,但我门下为了此鸟,曾被凶禽抓死一只极其罕见的金毛蔚蛛,你们却拿什么赔我?”

傅天麟甄秋水正自暗忖莽苍山中,有处“百禽洞天”,这野人山中,却又有处“百兽洞天”,天下奇事,委实无独有偶之际,忽听铜鼓天尊雷震宇如此说法,一时倒不知应该怎样对答?

铜鼓天尊雷震字见傅天麟对自己所问,未能即答,遂得意狂笑说道:“金毛巨蛛,罕世难寻,谅你们也无法相赔,不如干脆拿那一只尚称灵巧的绿鹦鹉作抵就是!”

傅天麟剑眉双剔,尚未答言,甄秋水却已急得抢先怒声叱道:“这样不行……,

“行”字才出,所谓“百兽洞天”之内,突然飞起一点碧星,并有人急声叫道:“启禀天尊,绿鹦鹉竟会自己开笼,它逃出来了!”

傅天麟也看出那点碧星,果是绿鹦鹉“灵碧”飞回,不由喜得高声叫道:“灵碧快来,你主人甄姑娘在这里!”

哪知事情居然大出意外,绿鹦鹉灵碧竟不理傅天麟,在空中略一盘旋,落到铜鼓天尊雷震宇所坐那面巨大铜鼓之上,偏头叫道:“雷天尊对我很好,我不回去了!”

铜鼓天尊雷震宇见绿鹦鹉灵碧破笼飞出,知道追赶不及,正在痛惜之际,忽见它竟然倾向自己,不由乐得哈哈大笑说道:“灵鸟有知,自投明主!你们两个小辈,还不赶快退去,静待九九黄山会上伏诛,倘若再事唠叨,惹恼我所豢神兽,便连这几只扁毛孽畜,都活不成了!”

雷震宇话音刚落,忽然似有所觉,仰首长天,只见“百禽仙子”公孙鼎骑着“带尾灵鹫’,与那“泼墨巨灵鸦”“三爪隼”,一人三鸟,自大片白云之中,冉冉飞降!

公孙鼎在半空中便即微笑说道:“这位坐在大铜鼓上的朋友,大概就是新近崛起苗疆,与‘域外三凶’齐名的野人山主铜鼓天尊雷震宇了?你住野人山‘百兽洞天’,我住莽苍山‘百禽洞天’,本来各不相干,公孙鼎尤其厌闻江湖俗事!但你若说我所豢这些扁毛孽畜,会怕你养的那群披毛带角畜生,我却有点不服气呢!”

语声落处,那威猛无比的异鸟“带尾灵鹫”,已自有如一片灰云般地自天际冉冉落下,一腿微曲,单足点地,傲然而立。

“铜鼓天尊”雷震宇,举目望处,神色虽也微微一变,但却瞬即恢复狂傲之态。

双睛一翻,冷冷一笑,故作轻蔑地沉声说道:“阁下是谁?要知道这野人山中的百兽洞天,却不是任人放肆狂言之地哩!”

“百禽仙子”公孙鼎在那“带尾灵鹫”之上,端坐如山,全身未见丝毫动作,便已飘然落在地上,微微一笑,朗声说道:“我的姓名来历,说出来你也未见得知道、是以不说也罢,至于我是否放肆狂言,多说亦是无益,何不一试,便知分晓。”

雷震字目光一凛,隐含凶光地在公孙鼎所豢的异鸟身上,闪电般一扫,倏地仰天狂笑起来,道:“好极,好极,我倒要试试,你这几只扁毛孽畜,究竟有多大道行,竟敢夸言能敌得过我所豢神兽。”

公孙鼎却仍面带微笑地缓缓说道:“我这几只扁毛畜生,虽无多大道行,但对付你那几只孽畜,却是绰绰有余——”

雷震宇笑声一顿,目中凶光,又复一凛,截口冷笑道:“我这百兽洞天之内,神兽何止百种,你所带来的扁毛孽畜,却只有这有限几头,我若以多为胜,不算本事——”

他语声微顿,目光一扫,又自接道:“我看你带来的孽畜,可派上用场的大约只有五头——”

公孙鼎截口笑道:“六头。

雷震宇冷“哼”一声,道:“那么我也派出六头神兽,来和你这六只扁毛孽畜一较胜负,你若输得尚不心服,到了黄山……”

公孙鼎又自含笑接口道:“此刻胜负未知,你多言何益,不如快些叫你那些畜生出来——哈哈,出来送死便是。”

傅天麟与甄秋水两人,一见公孙鼎已来,心中大喜,一直含笑旁观。

直到此刻,甄秋水方自忍不住附在傅天麟耳边,轻轻说道:“鳞哥哥,你不是说那‘灵碧’,不但善晓人意,而且江湖历练,亦在你我之上,此刻却又怎会做出这等弃明投暗的傻事出来?”

傅天麟亦自剑眉微皱地沉吟半晌,方自悄语道:“我料它此举必有深意,此刻我虽还不知,但稍假时日,必能看出它的用心来。”

甄秋水半信半疑地膘了他一眼。

只见那“铜鼓天尊”雷震宇一声长啸,啸声未住,他身后已自震天价一声怒吼,窜到雷震宇身侧,便蹲踞不动,但全身长毛却已耸动不已,两只铜铃般的眼睛中,更是凶光毕露,倒恰巧可以与它主人的一双眼睛相映成趣,像是早已知道它主人的这一声呼唤,是为了要它一肆凶猛似的。

雷震宇一面轻指着这只金毛怪犬的头顶,一面极其得意地冷笑道:“我这只‘黄金獒王’,已有许久未逞神威了,且看你这些扁毛孽畜中,是哪只先来送死?”

他话声未了,那些神雕灵禽,便似都已听出他话中含意,一个个俱都露出跃跃慾试的样子。

公孙鼎微微一笑,道:“你们一个个做出这付急吼吼的样子来干什吗?反正今日你们都有机会,来——雕儿,你也去陪那只黄毛小狗玩玩。”

他竟将铜鼓天尊这只看得极其得意的“黄金獒王”,称做“黄毛小狗”,只听得雷震宇更是怒上加怒,厉喝道:“我且叫你看看我这黄金獒王的利害!”

语声方落,顺手一拍那“黄金獒王”的头顶,大叫一声:“上!”

他目中虽然凶光四射,却未看到他这只“獒王”,自从见到对方神雕理羽调毛地缓缓走出,便已凶光尽敛,只是逼于主人婬威,不得不十分不愿意地慢吞吞走了出去,哪里还有先前那种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獒王”气概。

甄秋水看在眼里,心中暗笑,悄悄一拉傅天麟的衣襟,轻轻道:“这一阵不用动手,我看雷震宇的这只黄毛小狗,便已十成输定了。”

语声未了,那神雕已自一声清鸣,冲霄而上,盘旋一转,电射而下。

那“黄金獒王”,逼不得已,亦自怒吼一声,作势慾扑。

这“黄金獒王”虽亦可算是世上罕见的猛兽,但却怎能与这岁久通灵,自幼便能生裂虎豹的神雕相比。

霎眼之间,神雕巨翼扇风,利爪一扬,已将它颈上黄毛,带皮带肉地抓下一片!

这“黄金獒王”痛极之下,又是一声震天般地大吼,前爪一扑,后面那条“牛尾”,突地闪电般地向上挥起,有如武林高手掌中的七尺长鞭一般,挥向那神雕之腹,这正是它的拿手动作。

哪知神雕却根本没有看在眼里,身形略为一升,巨翼一扇,那看来像是重逾千百斤的“黄金獒王”,竟禁受不住这一扇之力,仰天跌倒!

神雕双爪再次一分,这“黄金獒王”便已立时肠破血流,尸横就地!

甄秋水倒底是个少女,不忍见到这种残酷丑恶的死状,忍不住悄然回过头去。

她虽早已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三章 天降神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剑朱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