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剑朱痕》

第二十四章 徒劳往返

作者:诸葛青云

傅天麟甄秋水问言,不由同自心中暗想,这一对武林奇人,才真叫纯情挚爱,居然能够千里灵犀一点通,彼此均对对方心意,了如指掌!

钦羡之下,一齐躬身称是。

百鸟仙人杜无愁也自眉黛凝思,微兴感触地说道:“我与公孙鼎七十年前的七夕前夕分离,却又将在七十年后的七夕前夕重聚,这一离一聚,虽然对于彼此道心精进,不无助益,但六十载大好韶华,毕竞轻轻消逝,可见人生缘会至难,尚望傅老弟与甄姑娘,深以此事为鉴,相互敬爱谅助,爱海无波,情天比翼!”

甄秋水不由玉颊微红,但忽然想起绿鹦鹉灵碧之事,遂向百鸟仙人杜无愁禀述一遍。

杜无愁本因未见绿鹦鹉灵碧随来,有些生疑,不过尚未动问而已。

等听甄秋水说完以后,她略为寻思,竟与公孙鼎看法完全相同地,微笑说道:“绿鹦鹉灵碧慧黠无伦,怎肯甘心从贼?它必是为发现何等重要秘密,才想相机刺探!所以请甄姑娘尽管放心,不但九九重阳的黄山大会之上,必定珠还合浦,并且极可能会给赴会群侠莫大助益!”

傅天麟甄秋水听公孙鼎杜无愁两位盖代奇人,全是一样猜测,自然把有关系念绿鹦鹉灵碧的愁思略解。

双双向杜无愁施礼告辞,要想及早赶回九华山冷月坪,向众位老前辈报告所遇所经,共同商筹九九重阳黄山大会,正邪双方总决战的制胜之策!

百鸟仙人杜无愁眉梢一动,妙目微抬,看着傅天麟甄秋水二人,含笑说道:“我与公孙鼎,虽然尘心尽淡,决不会再出江湖!但深感傅老弟为我奔波万里情意,亟愿再对你们略效微劳,你们有什么问题难决?或有什么心愿难了吗?”

傅天麟应声答道:“晚辈无甚心愿,但‘域外三凶’中的玉指灵蛇逍遥子,善豢奇毒蛇虫,‘铜鼓天尊’雷震宇又善豢各种恶兽,可否请杜老前辈于九九重阳会期,派遣几只刚猛灵禽,到黄山清凉台,克蛇除兽,相助正派群侠们一臂之力!”

百鸟仙人杜无愁点头笑道:“九九重阳之时,我已与公孙鼎重聚,在我们所豢灵禽之内,挑选几只善能克制蛇兽者,由带尾神鹫率领,飞去黄山清凉台,听你指挥就是!”

傅天麟躬身称谢。

甄秋水却忽然灵机一动,向傅天麟微笑说道:“麟哥哥,你没有心愿我却有心愿,要向杜老前辈求教,并不想让你听见,你到那边去看看鸟儿好吗?”

傅天麟虽不知道甄秋水捣的什么鬼,但也只得如言走到一旁,自袖中托出那只百禽仙子公孙鼎相赠的“铁嘴乌鹑”,并弄来些异果灵泉,命它饮食!

甄秋水则走近百鸟仙人杜无愁身旁,把红衣罗刹古飘香痴恋傅天麟,暨与自己订交等事,低声说叙一遍。

叙完,又向杜无愁蹩眉低低说道:“杜老前辈你想,我这位古姊姊多么可怜?最难得是她能够出淤泥而不染,到今天仍然保存了个清清白白的女儿之身!甄秋水亟愿成全此事,但愁的是我麟哥哥却似乎对她毫无爱心,难道苍天真个妒红颜?硬要使我这位心比天高,可怜可爱又复可敬的古姊姊,命如纸薄不成吗?”

百鸟仙人杜无愁静听甄秋水说完以后,妙目凝光,看着她点头说道:“甄姑娘,你有这好的度量心肠,再险恶的江湖,也会因而变成康庄大道!不过傅天麟老弟见色不乱,爱情专一纯挚,又何必定慾强他所难?但不知红衣罗刹古飘香之师,东海枭婆芮冰心的人品怎样?”

甄秋水想了一想说道:“虽然我曾被东海枭婆芮冰心挥袖碎舟,漂浮百丈鲸波,性命呼吸,但仍然觉得‘域外三凶’之中,芮冰心一生除了偏激骄暴,略为嗜杀以外,恶行无多,人品要比其余的南荒瞎道费南奇,玉指灵蛇逍遥子等高出不少!”

百鸟仙人杜无愁听完,眼光略转,脸上露出一种成竹在胸的神情,含笑说道:“甄姑娘与傅老弟,请回九华山冷月坪,与萍踪五友等人,共商应付九九黄山大会之事,至于你这心愿,等杜无愁与公孙鼎相聚以后,必有善处就是!”

甄秋水见百鸟仙人杜无愁这等说法,自然心头狂喜,遂招呼傅天麟过来,一同向杜无愁拜谢告辞。

杜无愁并加派那只羽毛已成金色的带尾神鹫相送,命他们各乘一鸟,比较舒适,也使带尾神鹫,认认途径。

但出了无愁谷后,甄秋水忽然在鸟背之上,强提真气向傅天麟叫道:“麟哥哥,杜老前辈既然肯派遣灵禽,帮我们在九九黄山大会之上,克制蛇兽,则认路应该是认到黄山清凉台去的路才对!何况又与恩师久别,趁着有灵乌相送,千里户庭,我们便先去趟黄山,再回九华好吗?”

傅天麟自然唯命是从,甄秋水遂略辨方位,轻拍鸟背,指挥跨下那只金色带尾神鹫,向着黄山直飞而去!

等到了清凉台后,出人意料的奇事又生,原来黄山遁客葛愚人所居之处,蛛网尘封,门无人迹,好似根本就不曾回过此地?

甄秋水惊诧之下,讶然说道:“麟哥哥,我记得恩师与我们在九华山冷月坪分别之际,曾说要回清凉台,静坐练功,不到九九重阳的黄山大会之期,不再相见!怎的他老人家未回此处,难道路上会出什么差错不成?”

傅天麟也想不出所以然来,只好安慰甄秋水说道:“秋妹不必愁急,以葛师叔那等江湖经验,及绝世神功,怎会出甚差错?可能因其他要事耽延,我们不如仍回九华山冷月坪,仁心国手赛华陀白老前辈之处,或有葛师叔讯息,也说不定!”

甄秋水也深知恩师那身功力,比萍踪五友等人高出甚多,决不在“域外三凶”之下,不应有何差错!

然因事出意外,终难释怀,遂眉黛笼愁地,与傅天麟双双跨着那一对带尾神鹫,向九华山冷月坪头飞去!

黄山九华两地,相距不远,加上飞行迅速,故在傅天麟甄秋水二人互相临风指顾的不知不觉之间,便已到达,一对带尾神鹫,也自向他们低鸣几声,作别飞去!

这时洞庭钓叟云九皋,仁心国手赛华陀,孤云道长,以及长白酒徒熊大年等“萍踪四友”,为了应付九九重阳的黄山大会,歼除“域外三凶”及铜鼓天尊雷震宇等人,均在白元章所居洞府,苦练神功。

那位觉慧神尼则已离去,声明到时一定赶到黄山清凉台赴会!

傅天麟甄秋水进洞参谒诸老以后,甄秋水首先柳眉微蹙地问道:“诸位老前辈,我恩师可曾到过此地?”

仁心国手赛华陀白元章讶然问道:“甄姑娘何出此言?令师葛大侠不是回转黄山清凉台,静练神功,准备九九重阳大会……”

甄秋水听说恩师未曾来过,越发心悬,不等白元章话完,便自说道:“我与麟哥哥,方自黄山清凉台来此,恩师从这冷月坪头走后,便忽然失踪,不知何往?”

白元章等人,听黄山遁客葛愚人竟会突然失踪,自然也自惊讶不已,遂命甄秋水细叙经过,以便推测!

甄秋水遂将自己在庐山甘舍“九转返魂丹”,义救白衣驼翁翁务远,华山求葯,天蓝毒剑断指,与红衣罗刹古飘香订交,被东海枭婆芮冰心挥袖碎舟,浮沉大海,及为百禽仙子公孙鼎所豢带尾神鹫,救回莽苍山等情,详述一遍。

白元章听得喜道:“甄姑娘既然因这等奇遇,得见百禽仙子公孙鼎,可曾向他求借几只威猛灵禽……”

甄秋水又复截断白元章话头说道:“关于借鸟克制‘玉指灵蛇’逍遥子,‘铜鼓天尊’雷震宇所豢蛇兽一事,白老前辈请放宽心,到了九九重阳,自有灵禽飞往黄山助阵!”

萍踪四友本就对“域外三凶”及“铜鼓天尊”等豢有奇毒猛恶蛇兽之事,感觉分人应付为难,如今听甄秋水说是已借得灵禽,到时助阵,自均面露喜色!

甄秋水看了傅天麟一眼,继续说道:“关于克制对方蛇兽之事,虽已无虑,但诸位老前辈可知‘丹心剑客’茹天恨,业已为群邪挟制,不在重阳大会之上帮助我们,致令九九黄山,可能成为武林人物的‘万劫之门’了吗?”

萍踪四友等人,这一惊确非小可,齐催甄秋水说出其中究竟。

甄秋水尚未答言,傅天麟业已赧然说道:“傅天麟中途不幸,遇上南荒瞎道费南奇,铜鼓天尊雷震宇率手下人兽,拦路邀劫,虽然自毁铁剑,仍被夺去那点‘碧血朱痕’,群邪遂持以要胁‘丹心剑客’茹老前辈,不使他在九九重阳的黄山大会之上,为我们出手助力!”

说完,遂将“血泪布衣丹心剑客”茹天恨,在高黎贡山丹心壁九死洞外所题的那首:“百死难忘旧主恩,平生有誓服朱痕,偏教断剑留魔手,九九黄山万劫门”绝句,朗诵一遍,并把所遇所经,向“萍踪四友”,详细叙述。

萍踪四友默默听完,那位性情比较暴躁的长白酒徒熊大年,首先怒声叫道:“血泪布衣丹心剑客茹天恨,枉受武林中人,一致爱戴,却怎如此不分青红皂白,妄肆盲从?九九黄山大会,有他不多,无他不少,我熊大年就不信‘域外三凶’便能猖撅到何等地步?”

洞庭钓臾云九皋微笑说道:“熊兄这等性躁,倘若据我所料,血泪布衣丹心剑客茹天恨,不应如此浅薄,或有其他深意?也未可知!倒是甄姑娘令师葛大侠,怎会突然失踪?着实令人费解,万一他若到时不能赶到黄山,则我们人手方面,确实略有不敷,亟须事先筹划才好!”

原来云老渔人与白元章,孤云道长,熊大年等人同议,九九重阳的黄山大会之上,拟请黄山遁客葛愚人,对付“域外三凶”中,武功最强的“东海枭婆”芮冰心,觉慧神尼则为了俗家师弟“红发醉灵官”宋善之仇,自然对付“玉指灵蛇”逍遥子!云老渔人,熊大年合手应付“铜鼓天尊”雷震宇,白元章,孤云道长,仗“流云”暨“绿玉青芒”双剑,合斗“南荒瞎道”费南奇。

这等安排,胜负虽然尚未可知,但最低限度,每一场都是实力极其接近的平衡局面!

至于“红衣罗刹”古飘香,及“玉指灵蛇”逍遥子、“铜鼓天尊”雷震宇、“南荒瞎道”责南奇等门下孽徒,则有甄秋水暨已得“六六天罡剑法”精微变化,功力大增的傅天麟,可以应付!故而所发愁的只是这干凶邪,万一带来些人力难制的奇毒蛇虫,猛恶异兽,却极可能搅得全盘皆乱,一败涂地!

谁知如今能够克制蛇兽的灵禽,已由傅天麟甄秋水误打误撞而借得,但关系极重,要仗他独挡“东海枭婆”芮冰心的黄山遁客葛愚人,却又毫无因由的失踪不见?

众人苦思良久,均对这种僵局,无法作妥善安排,甄秋水更是悬念恩师,建议分头下山寻访,到九九重阳期前,齐聚黄山清凉台相会。

仁心国手赛华陀白元章细一盘算,距离黄山会期,尚有三月有余,与其在九华山冷月坪头坐等,倒不如依照甄秋水所建议,分头略为寻访,查看葛愚人这突然失踪,究系何故?

主意虽然决定,但仁心国手赛华陀白元章认为黄山会期已近,万不宜再出其他纠纷,故而纵系分头寻访,最多也只能分成两路,力量才不致太过单薄!

群侠均以白元章之言为是,白元章遂请老成持重的洞庭钓叟云九皋,暴躁粗豪的长白酒徒熊大年,以及剑术绝伦的孤云道长等三人结伴,联袂东巡,自己则与傅天麟甄秋水往西察访,但叮嘱彼此务须控制途程,最迟必于九九重阳会期的一日或二日之前,赶到黄山清凉台上聚合!

孤云道长,洞庭钓叟云九皋,及长白酒徒熊大年三人,见仁心国手赛华陀白元章分派妥当,遂作别先行。

白元章取出那粒因事延误,以致炉火稍差的“补天丸”来,向傅天麟笑道:“傅老弟,这粒‘补天丸’,虽因‘垂丝石耳’未及合入,暨炉火稍微延误,业已大失灵效!但毕竟是以‘翼手地龙’那等天材地宝所炼,白元章又费了多日苦心,老弟服食以后,可能仍足为你增强约莫三成左右的真气内力!”

傅天麟含笑答道:“启禀白老前辈,傅天麟在‘无愁谷’中,蒙百乌仙人杜老前辈,赐服各种灵葯异果,真力方面,已有大进,这粒‘补天丸’,暂时不必服食,还是留作后用为当!”

仁心国手赛华陀白元章既称当代神医,自然善观气色,闻言往傅天麟脸上,细一打量,果然见他精气内敛,神光外宣,确实在内功方面,大有进益!

遂把那粒“补天丸”,收贮在一个白磁瓶内,递与傅天林,含笑说道:“这‘补天丸’,如今对增强真力,虽然灵效大减,但若用以医治内伤,却依旧无殊起死仙丹,除了不能解毒之外,与我那‘九转返魂丹’,有异曲同功之妙!老弟目下既已无需服食,且留在身旁,备作济人之用也好!”

傅天麟称谢收下,忽然想起百禽仙子公孙鼎所赠的那只“铁嘴乌鹑’,遂自袖内取出,托在掌中,请仁心国手赛华陀白元章观看,并把它威震野人山百兽岩,在铜鼓天尊雷震宇所豢那只“开山神犀”腹内,作了一次从头到尾的短途旅行之事,详为描述。

白元章见这只“铁嘴乌鹑”,体大仅如鸡雏,单足仁立傅天麟掌中,缩颈瞑目,除了那只又尖又长,又黑又亮,宛若钢锥似的鸟嘴,略为有异以外,根本看不出丝毫神气?

但既听傅天麟说它能够力杀浑身厚甲,威足重逾千斤,撼山震岳的“开山神犀”,又是百禽仙子公孙鼎那等绝代奇人所赠,便知此鸟不凡。

自怀中取出一粒“固无益灵丹”,微施指力,凌空弹起十丈高下!

这一来果然试出“铁嘴乌鹑”极其通灵,它本在傅天麟掌中,瞑目若死。

但白元章那粒“固元益气灵丹”才一离手,傅天麟便觉掌心轻震,“铁嘴乌鹑”化成一缕几乎目力难见的灰烟,一飞冲天,在“固元益气灵丹”的去势未尽以前,即已追上衔住,吞入腹中,回头略向白元章低鸣,似是表示谢意,然后双翼一束,电疾下投,依旧钻入傅天麟的衣袖之内!

白元章、傅天麟甄秋水等,看“铁嘴乌鹑”这般灵慧乖巧,均不禁为之失笑!

甄秋水并向白元章问道:“白老前辈,我们虽然决定往西,但路径应该如何走法?”

白元章摇头笑道:“尊师葛大侠这忽然失踪,虽因他神功绝世,必无凶险,但行方何在?却无从推测!我们只有误打误撞的,探听探听讯息而已,或许他此刻已回黄山都说不定!”

甄秋水妙国微转,含笑说道:“既然如此,我们不如索性往武当支脉无愁谷一带行去!因七夕之期已近,百禽仙子公孙鼎亲率百禽,自野人山飞抵无愁谷,与百鸟仙人杜无愁相会,漫天彩羽,必为罕世奇观,大可就便一饱眼福!”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剑朱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