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剑朱痕》

第二十五章 天上人间

作者:诸葛青云

白元章哈哈一笑,目光微转,面向仍自无限爱怜地调弄着那“铁嘴乌鹑”的傅天麟含笑说道:“所谓‘美人悦目,良友知心’。普天之下,最最困难之事,莫过于得一知心良友,但得良友虽难,能得一红粉知己却更不易,能得一有如甄姑娘这般……哈哈,你切莫得福不知,而……哈哈。

他一连两次“哈哈”大笑以后,语声虽倏然而顿,但言下之意,傅天麟甄秋水二人,焉有听不出来之理,甄秋水含羞一笑,缓缓垂下头去。

此刻夜幕未升,晚霞初起,西面苍穹,鹅黄嫩绿,姹紫嫣红,夕阳时分无限佳美。

傅天麟此刻心中正是半羞半喜,目光有意无意间向甄秋水一转,只见那本已秀美绝伦的玉面娇靥被夕阳一映,更有如牡丹芍葯,多彩绚丽,更比夕阳还胜三分,心中不禁为之一荡,但心念微转,突又一凛,目光立垂,竟自眼观鼻,鼻观心地垂首默坐起来!

洞悉人情,老于世故的“仁心国手赛华陀”白元章,早已将这段虽是儿女私情,却极光风霁月的情感,了然于胸,此刻见到傅天麟这般光景,又自哈哈一笑,转开话题,微笑说道:“甄姑娘灵心慧质,所言正与吾意相同,今日时刻已晚,明日清晨,你我三人,便可径向武当支脉无愁谷一带行去!”

那“铁嘴乌鹑’一听百禽仙子,百鸟仙人之名,竞似亦懂人意,钢喙微惕,精神突振,双翅一阵扇动,虽未冲天飞起,但欣喜之情,昭昭可见。

傅天麟见状不禁暗忖叹道:“此一无知禽乌,尚有恋旧主之恩,人类虽为万物之灵,却有许多忘恩负义之徒,岂非惭愧?”

心念尚未转完,却听甄秋水已自幽幽一叹,缓缓说道:“如今江湖中人,但知睚毗必报,却从未有人将报恩与报仇看得一般重要,而这只小小乌鹑,直到此刻,仍未忘旧主之恩,如此看来,有些身为万物之灵的人类,竟还不如无知禽鸟!”

傅天麟见她之言意与自己所思不谋而合,再想到白元章所说的“知心良友,红粉知己”等言语,一时之间,只觉一阵温馨之意,自心底上涌。

呆呆地望着甄秋水,竟似已全然忘了还有在一旁含笑凝视的白元章一样。

四目相投,两两无言,默然良久,甄秋水突又长叹一声道:“这许多异鸟灵禽,只可惜古姊姊未曾见过,她看来虽然泼辣,其实心地却极好,如看到这般灵慧禽鸟,不知要有多么高兴哩!”

她突地提起那“红衣罗刹”古飘香来,傅天麟闻言却不禁为之一楞。

却见甄秋水一双秋波,正自瞬也不瞬地望着自己!

情海波澜,变化之多,更比波澜云诡的武林中事还多。

白元章见他两人的神情,哪知其中微妙,托言治食,含笑告退!

傅天麟呆呆地楞了半晌,突也长叹道:“秋妹,你难道还不知我的心意?古飘香与我只是泛泛之交,还说不上什么……”

语声未了,甄秋水已自依依倚向他的身侧,妙目微转,仰首笑问道:“麟哥哥,方才我还说忘恩之辈,不如禽乌,你难道没有听到吗?”

傅天麟诧道:“自然听到,而且……”

哪知甄秋水又不等他说完,接口道:“假如有人给了你世上最珍贵的东西,你不但不去还报,而且将这东西弃如敝履,这算不算忘恩?”

傅天麟剑眉微皱,沉吟半晌,缓缓道:“投桃而不报李,虽与‘忘恩’略有差异,但已非君子所为,秋妹,你问我这些话作什吗?”

甄秋水星眸流波,仰道含笑道:“麟哥哥,你先莫问我,我要先问你,世上最最珍贵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呢?”

傅天麟此刻心中虽已略有所悟,但甄秋水琴瑟之歌,究竟何意?他却仍自不尽了然,又自沉吟半晌,方缓缓说道:“绝世名剑,奇功秘籍,乃是武林人最最珍贵之物,一代佳人,倾国红粉,乃是风流之士最最珍贵之物,明珠异宝,羽翎乌纱,乃是名利中人最最珍贵之物,人各有异,物亦不同,秋妹,你这样问我,却叫我该如何回答呢?”

甄秋水含笑摇首道:“麟哥哥,你说得全错了,名剑可求,明珠有价,且都属身外之物,又怎能算做世上最最珍贵之物?”

傅天麟敛眉道:“那么我就不知道了……”

甄秋水幽幽叹道:“常言道:“易求无价宝,难求有情人!’明珠宝剑,虽足珍贵,但比起人们发自内心的情感,却仍差得太远。古姊姊一生之中,极少许人,如今却对你情深一往,而且只有给与,丝毫未计收获,这等纯情,不是世上最最珍贵之物是什吗?你却如此待她,我且借用你的话说,这又是否算做‘君子所为’呢?”

她说来说去,原意竟是如此,傅天麟闻言,不禁又为之楞住。绝岭之上,暮风吹来,已带寒意,他俯首望去,甄秋水的一双妙目,仍自深视自己,一时之间,他只觉心头感慨丛生,却不知该如何回答她的话才好!

甄秋水见傅天麟眉宇笼愁,默然不语,遂又复一派纯真的微笑说道:“麟哥哥,你不要以为我这肺腑之言,别含弦外之音,更不要因为我的关系,而存顾忌!要知道古姊姊那我见犹怜的天生丽质,还在其次,最难得是她那一颗良善本心,与出淤泥而不染的高贵气质,能使一位‘红衣罗刹’,得到了理想美满的结果收场,更不知因此能诱导多少失足未深之人,顿悟回头,悬崖勒马呢!”

傅天麟长叹一声说道:“古飘香的心胸骨气,谁不钦佩?但要我视她如姊则可,倘谈到其他,秋妹也不必强人所难,你只要想想百禽仙子公孙鼎对百鸟仙人杜无愁的那段历时一甲子丝毫不变的纯挚深情,便知傅天麟此心如石!”

话音到此略顿,抬头一望方上东山的朗朗明月,忽地豪情勃发,微笑说道:“这些后事,目前不必谈它,因为葛师叔突告失踪,万一到时不及赶回,则域外三凶以及铜鼓天尊雷震宇等气势太盛,甚可能真如‘血泪布衣丹心剑客’茹天恨所云,九九黄山成了‘万劫之门’,我们这一群为江湖卫道之士,难免齐归劫数!

所以目前我们似乎应该暂时撇下儿女私情,提起英雄气,在武当支脉观赏百禽仙子与百鸟仙人那一双前辈重聚以后,便当赶赴黄山,尽人力而听天命,凭借公孙老前辈送我的这一柄‘无名古剑’,以及师门‘六六天罡剑法’精微,能够多斩除一名穷凶极恶姦邪,便无殊为莽莽江湖,多主持一分正义!”

傅天麟这样义正词严的一说,甄秋水也觉得九九黄山之会,来日大难,因为对于“玉指灵蛇逍遥子”,铜鼓天尊雷震宇等所豢毒蛇恶兽,虽已预借灵禽,到时赶来克制,但“东海枭婆”等“域外三凶”,无一不是神功绝世。

算算自己这边人手,除了觉慧神尼以外,“萍踪四友”等以二对一,犹觉勉强,恩师葛愚人万一真个到时不能与会,则委实难免邪胜正消,一败涂地!

愁思既已引起,虽然面对胜景名山,碧天明月,亦自无兴温存,等到次日清晨,便随同那位当代神医,仁心国手赛华陀白元章,下得九华,西向武当支脉,飘然而去!

一路虽然留神探听,但哪有黄山遁客葛愚人的丝毫讯息,傅天麟算好日程,赶到武当支脉的无愁谷左近,恰好是七月初六的黄昏时分!

三人站在云蓊雾郁,深不见底的“无愁谷”口,纵目眺望色彩万变的漫天晚霞,均觉心胸之间,舒旷无比!

适才绚烂夺目,美艳无比的漫天晚霞,业已突然消失,暮蔼四起,夜色暗垂,远近峰峦,也为那些如絮如带的片片归壑流云,掩映参差,宛如海上神山,虚无飘渺!

一钩新月,斜挂天东,素彩流辉,赡光澄澈,越发衬托得灵山夜景,清绝尘寰。

甄秋水喜得向白元章及傅天麟叫道:“白老前辈及麟哥哥,百禽仙子与百鸟仙人这两位老人家,真懂意境,选在这七夕前夕,互相重聚,委实比寻常有味得多!明夜天上桥通,今宵却人间缘合,居然更胜了牛郎织女一筹!加上苍天凑趣,新月如钩,碧空万里,少时百禽飞舞,才足壮观,倘若来个大雨倾盆,夜黑如墨,那就煞风景了?”

傅天麟见甄秋水这般高兴,遂用手往西一指,剑眉微莲说道:“秋妹且莫高兴过度,常言道天有不测风云,那两边的一片乌暗天光,是不是已含雨意?”

白元章随着傅天麟手指,细一瞩目,摇头微笑说道:“傅老弟,你毕竟江湖经验稍差,看不出风云变化!那片乌暗天光,并不是云,可能是百禽仙子公孙鼎亲率所豢百禽,赶到了呢!”

话音到此略顿,突然凝神倾耳,满目钦羡钦佩之状,继续笑道:“这两位绝代奇人,可能因彼此情感过份纯挚,灵犀互通,以致百禽仙子才到天边,百鸟仙人便已从谷中迎出了呢!”

傅天麟甄秋水也听出“无愁谷”下,有扑扑振翼声息,刹那之间,百来只大小不一,毛羽缤纷的异鸟灵禽,便自冲云而起!

那位容光绝代,妙目庄严的百禽仙人杜无愁,端坐全身金羽,尾拖彩色变幻绣带的“带尾神鹫’之上,向白元章傅天麟甄秋水等立处,微一瞩目,并含笑颔首,但并未停留,依旧率领百禽,向前迎去!

这时西面天边的那片乌光,已临切近,果然百禽翔舞,锦羽漫天,适才不过因距离过远,使人错觉为墨黑一片而已!

貌相清奇无比,宛如古月苍松的百禽仙子公孙鼎,也是跨坐在那只黄色的“带尾神鹫”背上,与百禽仙人杜无愁凌空相遇,两人脸上,同自浮现出一片湛然神光,并满含互敬互爱地,交换了一瞥关怀眼色!

七十年前的负气误会,与七十年来的关切想念,仿佛都在这看一眼之下,便已冰消云散,及倾诉无余!

两人身形全未见动,一齐凝稳如山的站在“带尾神鹫’背上,无分先后,同时动作地相互深深一揖!

这时为数不下二三百只的异鸟灵禽,也自如同赞礼似的齐声高鸣,鸾吟凤噫,汇成一片天音,简直美妙到了极处,绝非俗界尘寰,所能闻见!

百鸟仙子公孙鼎与百禽仙人杜无愁,依然衣袂飘飘,无殊遗世飞仙般地站在鸟背之上,两只“带尾神鹫’,则并翼齐飞,后面随着大大小小,彩色缤纷的无数灵禽,宛如一道十彩长虹,缓缓向“无愁谷”中飞去!

白元章傅天麟甄秋水等,既钦敬于公孙鼎杜无愁这段真挚情缘,又惊奇于空前绝后的奇妙景色,简直有些目眩神驰,如痴如醉!

直等百禽仙子、百鸟仙人同在鸟背之上,向他们遥为含笑挥手,慢慢飞降无愁谷下之时,甄秋水才失声赞道:“麟哥哥,纵然传说成实,明夜牛郎织女的鹊桥渡河,恐怕也未必能有这等场面呢?”

傅天麟凝眸未答,白元章却摇头微吟道:“但教两心能永合,何须天上胜人间?牵牛织女虽有天河相隔,一岁尚能一逢,比起百禽仙子百鸟仙人的青鬓情坚,白头始聚,着实有些逊色呢!”

傅天麟并手指无愁谷内的蒸蒸云气,向仁心国手赛华陀白元章含笑说道:“百鸟仙人杜老前辈所居无愁谷,深藏七层云带之下,若非有她老人家所豢灵禽接引,常人只有望谷兴叹,无法瞻拜仙颜,我且试试这只‘铁嘴乌鹑’是否仍恋故主?”

话完,便把那只“铁嘴乌鹑’取出袖来,托在掌中,向谷下微指示意。

禽兽之类,大概感应力特强,“铁嘴乌鹑”虽然一路均在袖中,傅天麟却早已觉出它在行近无愁谷时,即自欢跃不已!

如今再经指谷示意,立时黑影电闪,傅天麟顿觉掌上一空,“铁嘴乌鹑’业已化成一点乌星,飞坠千寻,穿云疾落!

甄秋水见状微笑说道:“杜老前辈公孙老前辈,他们虽然是脱俗超凡的神仙眷属,但经一甲子睽违,未通音讯,忽然相逢,心情之中,定亦难免悲喜参半!麟哥哥怎的在这种紧要关头,放回‘铁嘴乌鹑’,不会打扰他们吗?”

傅天麟闻言,也自微觉鲁莽,脸上一红,白元章却含笑说道:“甄姑娘顾虑得虽对,但这双心永合,久别重逢,究与修道人那种归真证道,禁不得丝毫七情六慾的紧要关头有异,故而‘铁嘴乌鹑’的突然归去,不但不会对他们,有所打扰,反而让她知道傅老弟与你赶来为这桩绝世仙缘作证,更可足为百世武林,流传佳话!”

三人各兴感慨,未有多时,那只“铁嘴乌鹑’,便自“无愁谷”内,冲云飞上,又尖又长的黑嘴之中,并衔了一封柬帖!

傅天麟见柬帖是由百禽仙子公孙鼎,百禽仙人杜无愁两人署名,大意是致谢远来,并谓到了九九重阳,定派灵禽飞赴黄山,为群侠助阵等语。

无愁谷事了,白元章等立即赶赴黄山,但不仅一路之间,得不到黄山遁客葛愚人的丝毫讯息,连到了清凉台上,也依旧洞府无人,踪迹渺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剑朱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