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剑朱痕》

第二十六章 冤家狭路

作者:诸葛青云

这样一来,三人自然愁急万分,只得把希望寄托在东行察访的洞庭钓叟云老渔人,长白酒徒熊大年,及孤云道长身上!

但洞庭钓叟云老渔人,长白酒徒熊大年,孤云道长等一行,虽然也同样不曾得到黄山遁客葛愚人的讯息;但却与“域外三凶”先起冲突,并得知“血泪布衣丹心剑客”茹天恨,居然不但不助群侠,反而倒行逆施的站在群凶一面!

原来三位武林奇侠,结伴东行,一直走到东海海边,眼望无际无涯的滔滔白浪,依旧不曾探听到葛愚人的半点踪影。

长白酒徒熊大年,手指海云深处,向孤云道长及云老渔人笑道:“道长,云兄,我们虽然探不出葛愚人行踪,但既到此处,要不要上翠微岛去,与那芮老婆子斗上一斗?”

孤云道长剑眉双剔,尚未答言,云老渔人已先摇头笑道:“九九黄山之会,已在目前,我们何必多找麻烦?并被‘东海枭婆’芮冰心,嗤为小家子气则甚?”

长白酒徒熊大年铜铃似的巨眼之中,满布红丝,并酒气熏人地厉声笑道:“老渔人你说错了,熊大年从来不会小家子气,我不过因为彭涵老友之仇,至今未雪,满腔怒火难消,有点熬不到九九重阳,要想先行找个机会,发泄发泄而已!”

熊大年提到“萍踪五友”之中,已故去的老友“万博书生”彭涵,使得孤云道长与云老渔人,也自微觉黯然,目望海云,茫茫若失!

骇浪奔腾,鱼龙变化,桑田沧海,云气蜃楼,也正象征着人生的穷通富贵,生死浮沉,在一刹那间,可以反覆!

云老渔人怀念厘笛屙涵生前何等豪情胜慨,博学多闻,却偶因多言贾祸,以致死在么魔小丑毒蛊暗算之下,不由怆然说道:“彭涵老友之仇,不但你这血性过人的酒鬼,连孤云道长,白元章兄,与我云九皋,也何尝片刻忘怀?

不过害死彭涵之人,是‘洞鼓天尊’雷震宇门下的‘双鼓追魂’孟武,与“东海枭婆’芮冰心.‘红衣罗刹’古飘香师徒无关,而且由此返回黄山清凉台也颇需时日,已离九九重阳会期不远.你既心切此仇,我们便莫再留连,一齐赶回黄山,等待雷震宇师徒到来,索性不再计较双方胜负如何?先下手为老友雪恨,然后再与‘域外三凶’等人,拼命一搏,纵令形消骨化,血肉成灰,亦无所憾!”

长白酒徒熊大年自然赞同云老渔人此意,三人遂折向回头,但冤家路窄,狭路相逢,他们才到黄山,便无巧不巧地,与远自蛮荒赶来赴会的“铜鼓天尊”雷震宇等人相遇!

熊大年,孤云道长,云九皋这面,才仅三人,但群邪阵容,却威武强盛已极!

除了“野人山主铜鼓天尊”雷震宇,“双鼓追魂”孟武师徒,以及兽奴所率三数头恶兽以外,“南荒瞎道”费南奇,也率“无目仙姬”冯小青等弟子五六人偕来。

另外还有一位长发披肩,须眉苍古,穿着前明衣冠的清瘦老者在内。

这位清瘦老者,别人不识,洞庭钓叟云九皋却认得分明,心头一寒,长眉深蹩,低声向长白酒徒熊大年,暨孤云道长说道:“黄山大会恐怕要糟,怎的‘血泪布衣丹心剑客’茹天恨,会与‘铜鼓天尊’雷震宇,‘南荒瞎道’费南奇等沆瀣一气?”

但“长白酒徒”熊大年,早就自甄秋水口内,把“双鼓追魂”孟武的形貌,记熟心中。

如今一见这用卑鄙手段,施放苗疆毒蛊,暗害老友“万博书生”彭涵的仇人在目,顿时怒火腾胸,忘却一切利害,厉声答道:“管它什么‘丹心剑客’,和‘血泪布衣’?熊大年先要了这无耻小贼孟武的一条狗命,替我厘笛屙涵,报仇雪恨再说!”

话才讲到“厘笛屙涵……”人已凌空而起,十指如钩,蓄足内家真力,觑准“铜鼓天尊”雷震宇身侧的“双鼓追魂”孟武,便自猛扑而下!

对方人数既众,高手又复如云,长白酒徒熊大年这一莽然发难,孤云道长与洞庭钓叟云老渔人,生恐老友吃亏,也只得不顾一切地,跟踪赶至,以为接应!

这“双鼓追魂”孟武,曾与“王指灵蛇”逍遥子门下的彩衣魔宓彦,潜盗师傅所豢毒蛇异兽,隐居调教,准备往寻“红衣罗刹”古飘香报仇,怎会又返师门,随“铜鼓大尊”雷震宇同来呢?不能不略加交代。

原来孟武、宓彦本已打算倚仗调教得差不多驯熟的“三爪金獒”,及“七星虹”之力,去往东海翠微岛,向“红衣罗剁’古飘香报复“天蓝毒剑”断腕之恨,但忽然傅天麟路过,被所携通灵慧鸟绿鹦鹉“灵碧”,对他们说了一大堆似真似假的令人头痛之语,以致弄得孟武宓彦心有所慑,暂时不敢轻举妄动,只是藏在洞中,把那厉害无比的“三爪金獒”及“七星虹”一再调教!

这时“铜鼓天尊”雷震宇因心悬爱徒,嘱咐“南荒瞎道”费南奇门下的“无目仙姬”冯小青,转告孟武、宓彦,九九黄山大会在即,为了顾全大局,决不能与“东海枭婆”芮冰心有所冲突,不如同往黄山,等群邪合手,歼灭黄山遁客葛愚人,萍踪四友等对头以后,再遣所携恶兽,出其不意地,连“东海枭婆”带“红衣罗刹”,一齐弄死,才是永除后患的报仇上策!

域外三凶之中,“南荒瞎道”费南奇,本因嫉妒心理,与“东海枭婆”芮冰心,面和心违,闻言亦表赞同。

遂派冯小青秘密通知孟武一人,不许对彩衣魔宓彦说出真情,因为宓彦之师“玉指灵蛇”逍遥子,与“东海枭婆”别有渊源,交好较厚,防他漏消息,酿成大变。

雷震宇、费南奇虽然如此想法,但冯小青及孟武,却深知宓彦生性凶残,极为记仇,既被“红衣罗刹”古飘香以“天蓝毒剑”断去一腕,彼此已无殊生死之恨!

遂仍据实以告,果然彩衣魔宓彦闻言极表赞成,并云万一“玉指灵蛇”逍遥子事后不谅,便索性脱离师门,请孟武冯小青转介到“南荒瞎道”费南奇,或是“铜鼓天尊”雷震宇门下!

因此孟武宓彦,遂跟随“铜鼓天尊”雷震宇,“南荒瞎道”费南奇,并便道邀同“血泪布衣丹心剑客”茹天恨同来。

彩衣魔宓彦为了替所豢异种毒蛇“七星虹”,采办特殊食物,以致不在群邪之中,稍稍落后一步!

谁知一进黄山,便与长白酒徒熊大年,孤云道长,洞庭钓叟云老渔人等“萍踪三友”,狭路相逢,立时起衅!

慢说“双鼓追魂”孟武因不认识这三位奇侠,事出不防,便连“铜鼓天尊”雷震宇,也想不到对方如此胆大,在一见面下,便即出手!

尤其“长白酒徒”熊大年内家真力奇强,郁怒暴起,纵自高空,掉头猛扑,威势越发增加了一倍不止!故而“双鼓追魂”孟武,措手不及地,立即处于极端惊危的境况之下!

“南荒瞎道”费南奇,“无目仙姬”冯小青等师徒六人,一来均系盲目,虽然天赋特殊听觉,但究竟未能完全了解当前实况!二来认为雷震宇孟武师徒武学绝伦,对方除了黄山遁客葛愚人以外,根本无甚特殊高手,似乎用不着自己越阻代庖,所以均自骄狂高傲的岸立不动,未加援助!

至于那位“血泪布衣丹心剑客”茹天恨,更是面沉如水,大袖双垂地萧闲而立。

只有“铜鼓天尊”雷震宇一人,心悬爱徒,玉袍大袖疾挥,发出一股劲急罡风,向凌空扑落的“长白酒徒”熊大年卷去!

但“铜鼓天尊”雷震宇袖风才发,洞庭钓叟云老渔人,及孤云道长业已双双赶到,四掌同挥,强烈绝伦的内家劈空掌力,恰好抵住“铜鼓天尊”雷震宇的劲急袖风,半斤八两,旗鼓相当,使得长白酒徒熊大年,依旧毫无阻碍地,直扑“双鼓追魂”孟武!

孟武一身武学原自不弱,但熊大年发难太快,根本逼得他无法闪躲,只得硬着头皮,力聚全身,功发两掌地,以一式“双手托天”,往上硬接i

一方面是蓄势而来,一方面是仓促应付。

何况熊大年功力本就高出孟武不止一筹,自然掌风甫接,孟武便即惨“哼”一声,满眼金花,嗓口发甜,耳根雷响地,被震出七八步外!

这时“南荒瞎道”费南奇,才感觉事情不对,把自己威震南荒的一根“阴沉竹消魂宝杖”,撒在手中,倾耳静听,准备随时出手!

“铜鼓天尊”雷震宇也取出自己重逾百斤的两面巨大铜鼓。

孤云道长银芒生缬的“流云剑”,“呛”然出鞘,洞庭钓叟云老渔人轻易不肯取用的独门奇绝兵刃“乌云渔网”,亦已倒提手中。

眼看一场地黑天昏,血肉横飞的江湖械斗,即将开始!

长白酒徒熊大年则因见“双鼓追魂”孟武,居然内功颇好,未曾被自己一掌立即震死。

忆及老友彭涵死于苗疆恶蛊惨状,岂肯干休?二度腾身,又向孟武扑去!

哪知一式“龙游沧海”,刚刚窜起半空,忽地有股极柔极韧,但也极强的无形劲气,突自横处吹来,硬行截住长白酒徒熊大年那强的去势,把他身形吹得斜落出四尺以外!

长白酒徒熊大年暗惊对方何人有此绝世功力?

身形落地,愤然猛一回头。

却见那位“血泪布衣丹心剑客”茹天恨,拂出的长衫大袖,方自回飘,并含笑向熊大年缓缓说道:“孟武虽然未曾应掌立毙,但喉头淤血,chún鼻发青,显见五脏之中,至少已碎其二,熊大侠固属义薄云天,为友情热,但既已快意恩仇,何必……”

洞庭钓叟云老渔人见“血泪布衣丹心剑客”茹天恨,果然竟与群邪,站在一边,不由倒提自己的“乌云渔网”,长眉微挑地,截断茹天恨话头,朗声问道:“茹大侠孤忠亮节,举世同钦,尤其被血性过人的江湖同道,推为当代武林中表率群伦的泰山北斗!以你这等人物,清浊正邪,应能立辨!

上次云九皋与博天麟老弟,甄秋水姑娘,远赴高黎贡山丹心壁九死洞参谒之时,茹大侠还曾义允在九九黄山大会期间,出面为莽莽江湖,主持正义!如今怎的忽然改弦易辙,倒行逆施,云九皋参不透其中因由,拟请茹大侠赐予明教!”

“南荒瞎道”费南奇,“铜鼓天尊”雷震宇等,虽然中途邀得“血泪布衣丹心剑客”茹天恨同来,但茹天恨一路之间,神色总是冷冰冰地,令人无法测知他心头究竟是何打算?

因此“洞庭钓叟”云九皋,这一向“血泪布衣丹心剑客”茹天恨义正词严地责询起来,不但孤云道长,“长白酒徒”熊大年,亟于慾知下文,连“南荒瞎道”费南奇师徒,也自凝神,“铜鼓天尊”雷震字亦在抛了一粒灵丹与“双鼓追魂”孟武,以便注目静听“血泪布衣丹心剑客”茹天恨,如何作称?

茹天恨见场中突然一片静肃,遂目光流转,慢慢地打量一周,然后神情仍自冷冷漠漠地,出声吟道:“百死难忘旧主恩,平生有誓服朱痕;偏教断剑留人手,九九黄山万劫门!”

这首绝句,依然是傅天麟在高黎贡山丹心壁九死洞前所见的那一首,不过把其中“偏教断剑留魔手”的“魔”字,换成“人”字,仿佛更为倾向群邪而已!

诗意则极显明,使得“南荒瞎道”费南奇,“铜鼓天尊”雷震字等,闻之心花怒放!

云老渔人,孤云道长等听后怒火腾胸!

尤其是那位粗豪爽直,性格暴燥的长白酒徒熊大年,更须眉俱张地,手指茹天恨厉声叱道:“茹天恨,你枉受天下武林人物,敬仰爱戴多年,哪里配称什么‘血泪布衣丹心剑客’?简直最多是个只会吃饭穿衣的糊涂剑客!”

茹天恨闻言,只对长白酒徒熊大年,淡然一笑。

但“南荒瞎道”费南奇,因另有雄心,打算趁着九九黄山大会,不仅尽歼正派群侠,并伺机暗害“东海枭婆”芮冰心,“玉指灵蛇”逍遥子,吞并“域外三凶”,与“铜鼓大尊”雷震宇,双双携手,永霸南荒!

所以要想示好巴结,争取“血泪布衣丹心剑客”茹天恨这个有力帮手!遂阴侧侧地,“哼”了一声说道:“不知天高地厚的找死狂徒,常言说得好:“识时务者,方为俊杰’,茹大侠高瞻远瞩,顺势乘时,才是真正的英雄豪杰!岂容你口舌轻狂,妄加侮辱?”

“妄加侮辱”四字甫出,那根“阴沉竹消魂宝杖”业已点到长白酒徒熊大年胸前要害“七坎穴”上!

手法之快,与认穴之准,委实丝毫不似双目齐盲,令人惊佩不已!

尤其杖尖还在三尺以外,便有一缕奇寒阴风,直透心窝,惊得长白酒徒熊大年,连展“脱袍让位”“倒踩三星”两种奇绝身法,才险煞人的躲过了这一杖之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六章 冤家狭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剑朱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