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剑朱痕》

第二十七章 触目惊心

作者:诸葛青云

傅天麟由钦生敬,由敬生爱,手中自然而然地,搂得紧了一点,但古飘香却怕傅天麟万一入了魔道,自己倘再把持不住,便极易作出对不住甄秋水,并使二人身败名裂之事!

遂银牙微咬,竟自傅天麟怀中坐起,略整云发,含笑继续说道:“所以我希望我师傅在这次黄山大会之上,能遭受一次严重挫折,我再在旁苦功,或许可以劝得她老人家,消磨壮志,淡尽雄心,看破江湖名利,逍遥海外,善享天年,好好地过一些神仙岁月!”

傅天麟猜出古飘香突然挣脱自己搂抱之意,不禁越发对她起敬生怜,又复拉住她一双玉手,慾待有所诉说!

古飘香玲珑剔透,与傅天麟目光一对之下,便猜出他心头所想,苦笑一声说道:“傅兄弟,你不要安慰我,也不要可怜我!古飘香虽是痴情女,傅天麟绝非无情汉,但彼此相逢太晚,弥恨无由,我不怨天,不尤人,生成薄命,夫复何言?我先陪你去找‘带尾神鹫’,若能找到,便一同飞趟武当支脉无愁谷,求请‘百禽仙子’公孙鼎,‘百鸟仙人’杜无愁,来此为正派群侠助阵。

万一找不到‘带尾神鹫’,古飘香也愿一尽绵力,把‘天蓝毒剑’横在颈前,苦求我师傅回转东海,不参与‘九九黄。山大会’,替正派群侠减一劲敌!倘若我恩师只要微一摇头,。我便立时横尸溅血于‘天蓝毒剑’的剑锋之下!”

傅天麟久知古飘香生性刚烈已极,既然说出,必可做到,不禁皱眉叫道:“古姊姊,你既有此心,业已足可上对苍天,下指白水,千万不必如此作法!因为吉人天相,福善祸婬,世间无论何事,到得头来,莫不邪消正胜!目前正派群侠,虽然略显势弱,但距离九九重阳,尚有三日,也许黄山道客葛愚人会及时赶来,或有其他意外转变……”

话方至此,耳中忽然听得“咕啦啦”的一声长鸣,傅天麟精神一振,与古飘香同时翘首云空,果然看见一对全身金黄,尾拖彩带变幻,长长绣带的绝大怪鸟,在高空斜向西南一座高峰之后飞去!

傅天麟喜得站起身来,向古飘香叫道:“古姊姊,我们快追,这对金毛彩尾怪鸟,就是‘百禽仙子’公孙鼎与‘百鸟仙人’杜无愁所豢的‘带尾神鹫!”

“带尾神鹫”四字甫出,人已凌空纵起,扑向西南那座高峰,古飘香也闪动身形,宛如一片红云般的,随后追去!

但等二人辛辛苦苦地,翻到峰后,那对“带尾神鹫”,又已无影无踪。

傅天麟不禁顿足浩叹,懊丧已极!

古飘香螓首微偏,向傅天麟笑道:“傅兄弟不要发急,我知道由此再往西南,行约里许,有一片地势并不太大,但颇为高耸茂密的前古森林,也许这两只灵禽,是到那林中栖息,我们何不前去看上一看!”

傅天麟无奈之下,只得寄望于此,两人遂又复往西南赶去!

果然赶往西南不久,便发现一片茂密森林,但傅天麟与古飘香才到林前,尚未发现那两只“带尾神鹫’踪迹,便听得林内有两种奇异声息!

在右边传来的一种,仿佛是虎虎剑风,在左边传来的另一种,则似是重伤垂危之人所发出惨厉无比的呼号叹息!

而这种呼号,几已号不成声,即将气绝!

傅天麟古飘香诧然之下,彼此微一用目示意,遂相偕往左,悄悄入林,想先看看发出如此惨痛声息的,到底是何人何物?

人林约莫六七丈,惨痛呼号,越来越觉清晰,傅天麟知道即将到达地头。

果然又复转过几排大树,一幅奇异景象,顿时入目,慢说傅天麟,连古飘香也都觉得眼前之事,既属莫明其妙,又复惨不忍睹!

原来此处林木较稀,有一个全身泥污之人,在地上不住惨号厉哼,抓挠翻腾。

傅天麟古飘香赶到之时,正好被他抱住一株大树,遂在树根之上,拼命啃咬!

这人眼耳鼻口之内,均有紫黑鲜血不停渗出,加上满脸皮肉,大半均已磨破,面目几不可辨?

还是傅天麟见他少了一只有腕,加上一角尚未沾污的衣襟,质料色彩,华丽异常,忽然心头一动,在古飘香耳边,低声问道:“古姊姊,这人是不是‘玉指灵蛇’逍遥子门下,在东海海面,为无目仙姬冯小青之夫马伯苍寻仇,被你‘天蓝毒剑’,断去一腕的‘彩衣魔’宓彦?他这种形状,不是受了重伤,便是中了奇毒,仿佛极为痛苦。”

古飘香闻言,定睛细看,这才看出果是“彩衣魔”宓彦,但却料不出他怎会痛苦到这般地步?

两人正在诧然莫解之时,“彩衣魔”宓彦的腹际,突然自动往外鼓起二三寸高,仿佛有物要从他肚内,破腹而出!

宓彦一声惨哼,好似奇痛难忍,并无法解恨地,“咔嚓”一口,咬下一大块树木,但也随同折断了两只门牙,和着满口鲜血,一阵乱嚼!

腹间突起的那块,这时却慢慢平息,但刹那之间,又复在适才鼓处左下方的两寸多处与先前一样的突然往外一鼓!

宓彦刚刚吐出那满口和着鲜血的断牙碎木,腹间再度一鼓,他又禁不住异常黯哑的惨号一声。

但因门牙折断,已无力再啃树木,只有挣扎着,用头往树上,不停碰撞!

傅天麟看得一身冷汗,向古飘香低声问道:“古姊姊,是不是有条奇毒蛇虫,在他腹内?”

古飘香点头低低答道:“照这种情形看来,宓彦腹内,确似有件活物作祟,但‘玉指灵蛇’逍遥子师徒,生平善豢各种奇毒蛇虫,怎么今天却会自行身受?”

这“自行身受”四字,不禁使傅天麟感慨起来,摇头一叹说道:“古姊姊,天理报应,委实昭彰!当年宓彦以铜鼓中所藏苗疆毒蛊,暗害‘万博书生’彭涵时,对方所受奇异痛苦,可能尚不如他今日之甚!事过未久,便即循环,这桩因果,传扬开去,足警世人,我们索性使历史重演,也效法甄秋水贤妹昔日所为,为他解除这种难熬苦痛了吧!”

古飘香也听甄秋水说过昔日在九连山摩云壁下,不忍心见“万博书生”彭涵,熬受毒蛊啮食心肝五脏的无边痛楚,下手代他超脱之事,遂默然点头,伸出右手拇中二指,隔空轻弹,“嘶”的一缕劲风,便向那位连想撞树自尽,均已无力施为,只空自撞得鼻破鼻流,满脸剑伤的彩衣魔宓彦的心窝袭去!

宓彦“哼”的一声,应指立毙,傅天麟遂向古飘香叫道:“古姊姊,我们去看看在他腹中作怪的,到底是什么稀奇之物?”

古飘香何尝不是好奇喜事之人,闻言遂与傅天麟自林后一同走出!

他们走到彩衣魔宓彦遗尸之旁,因不忍再为死人剖腹,以致想不出怎样才能察看宓彦腹内,究属何物之际。

突然死尸腹部,又像先前一般的,突然往外一鼓,并鼓得更高,仿佛业已把皮肤拱破,有大量血水透衣而出!

傅天麟翻腕先把“百禽仙子”公孙鼎送给自己的那柄“无名古剑”,掣在手中,向古飘香叫道:“古姊姊,快准备你的‘天蓝毒剑’,这东西大概要出来了…,,

一语未毕,身后突然“咕啦啦”的一声鸟鸣,傅天麟回头看时,突然看见一条五色变幻的长长尾带,在来路林边,一闪而逝。

这条彩色变幻的长长尾带入目,傅天麟立时认出正是自己苦寻未得的“带尾神鹫”,哪里还有心察看什么宓彦遗尸腹内怪物,一声高叫:“古姊姊快来,我找到鸟了!”

身形闪处,捷如电掣云飘,便向东北方林内抢去!

但傅天麟身法虽快,哪里快得过异种灵禽,何况森林茂密,转折尤难。

等他与古飘香二人,赶到瞥见彩色变幻的长长尾带之处,“带尾神鹫”又复毫无踪迹!

傅天麟猛一顿足,还未发话,身后突然“波”的一声问响,跟着便是奇腥扑鼻!

古飘香的江湖经验,比傅天麟丰富多多,那股腥味才一人鼻,便知来了恶毒无比的奇异蛇虫,连头都顾不得回的,向傅天麟急声喝道:“傅兄弟不要回头,我们纵上这株参天古木的树梢再说!”

一面发话,一面与傅天麟携手纵上面前这株高逾四丈的参天古木梢头。

然后双双回身,果然看见了前所未睹的奇异情状!

原来自彩衣魔宓彦的遗尸腹内,慢慢地拱出了一条罕见奇蛇!

这蛇粗细才如人指,周身仿佛奇柔,但长却足有两丈左右,五色相间,煞是好看,一颗平削如铲的蛇头之上,宛如北斗七星的排列程序一般,生着七只精光炯炯竖目!

傅天麟先前看到这条奇蛇的五色蛇身,便已若有所忆,后来再一发现奇蛇头上,竟生着宛如北斗七星般的七只怪目,益发恍然,向古飘香微喟说道:“瓦罐不离井口破,将军难免阵前亡!这才叫养虎伤身,作法自毙,这条蛇,周身奇柔,刀剑不入,名叫‘七星虹’,是‘彩衣魔’宓彦,自他师傅‘玉指灵蛇’逍遥子之处偷来,准备去往东海,寻姊姊报复‘天蓝毒剑’断腕深仇之用!”

说完,遂把与绿鹦鹉灵碧,在滇边无名深山之内,所闻彩衣魔宓彦,双鼓追魂孟武两人,一齐调教自其师尊处偷得的“三爪金獒’,及“七星虹”,并互相计议共赴东海,去寻“红衣罗刹”古飘香复断腕之恨,以及绿鹦鹉“灵碧”鼓其如簧之舌,将这两人捉弄得哭笑不得之事,大略说了一遍!

说话之间,只见这“七星虹”平削如铲的蛇头之上,那七只奇形竖目,精光炯炯,依次明灭,一面仿佛极其得意地自“彩衣魔”宓彦腹中攒出一丈七八,那细如人指,彩色斑烂的蛇身,竟尔突地中断!

傅天麟目光闪处,见这“七星虹”不但蛇身已断去一截,断处并已长出一个肉色鲜艳的奇形圆菌,竟似为利刃之锋斩断,不禁奇道:“武林传言,这‘七星虹’不但身蕴无葯可救的奇毒,而且周身刀剑难断,纵是宝刀利刃,亦难伤其分毫,怎地——”

语声未了,突听“咕啦啦”一声长鸣,鸣声方自人耳,左边林木掩映处,一条五色变幻的奇长尾带,一闪而没,“七星虹”骤见敌踪,蛇身微弓,便已有如一道七彩长虹般闪电飞去。

傅天麟深知这“七星虹”生性奇毒,唯恐自己苦苦觅寻的“带尾神鹫’不是敌手,几乎情不自禁地要失声惊呼起来!

哪知就在这刹那之间,右边林木掩映处,突地也有一声“咕啦啦”的震耳长鸣,另一只“带尾神鹫”,竟自林间现身而出,“七星虹”蛇首一抛,闪电窜回,蛇身未至,便自向“带尾神鹫’迎面喷出一口如云似雾的五色毒气!

但这只“带尾神鹫”一见蛇身折回,早已又自隐入林中,而左边那只“带尾神鹫”,却又长鸣现身。

两只“带尾神鹫”竟依次现身,似在诱敌,只将那“七星虹”激得怪目连闪,毒雾狂喷,并将口中七寸的红信吐出,有如迎风招展的红旗般闪动不已!

傅天麟见威力那般霸道的异种灵禽“带尾神鹫’,见到这“七星虹”,竟似十分畏惧,心中虽然惊惧担心,一面却又不禁为这“七星虹”的被激怪态,暗中好笑,只听古飘香轻轻说道:“看来这两只神鹫,不但方才现身,旨在诱敌,此刻这般做法,亦似在引诱‘七星虹’喷出毒气,等它毒气喷光,再下杀手,我幼时常听人言及一些通灵禽兽的智慧能力,有时远在万物之灵的人类之上,还不十分相信,如今方知天地之大,万物之奇,又岂是人类短短数十年生命所能尽知的。”

她这一番感慨之言,却使傅天麟突地想起那胸罗万象,几乎无所不知的“万博书生”彭涵来,不禁长叹一声地唏嘘说道:“人类虽为万物之灵,但所知大多,亦遭天忌,古人所谓‘糊涂是福’,想必便是此理!”

古飘香秋波一转,缓缓垂下目光,幽幽叹道:“智者定少长寿,红粉必多薄命,麟弟弟,你……你……你……”

又自幽幽一叹,语声夏然而住。

傅天麟见自己偶然几句言语,竟使得她自叹薄命起来,不禁大生自责之心。

方待宽慰几句,哪知就在这刹那之间,左右两边林中,齐地响起一声振耳鸟鸣。

“七星虹”断尾一抛,蛇首回旋,而那两只“带尾神鹫”,却已以目力几乎难见的惊人速度,冲出林外,就在“七星虹”这不知究竟该往那边袭去地微一犹迟之间,两只钢啄,已自一首一尾,将之紧紧吸住!身法之快,部位之准,纵是武林绝顶高手,也难比其万一!

只看得傅天麟,古飘香两人心头,不由自主地突突直跳,两只“带尾神鹫”一招得手,巨翅微扇,便已一左一右地分向飞去。

古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七章 触目惊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剑朱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