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剑朱痕》

第三十章 初挫凶锋

作者:诸葛青云

众人见他双目虽瞎,但随手一指,便不偏不倚地指向那桩松树残根,宛如亲眼目睹一般。

知道此人能以残废之身名震南荒,的确有着几分超人之处,不但听觉特灵,而且记忆之力亦复特强,否则又怎能在“东海枭婆”力断古松约莫个把时辰之后,犹能毫厘不差地记得那桩松树残根的准确方位!

“长白酒徒”熊大年仰天一阵狂笑,朗声道:“你瞎老道动手不愿占人便宜,难道我熊大年动手又想占人便宜不成?这松枝只有一处,你我两人是一齐在上击掌,先后有别,一会胜负便不易分判,难免又有是非!”

说到此处,语声微顿,笔直走到“仁心国手赛华陀”,身前,说道:“白老头,你且将身畔的‘绿玉青芒宝剑’借我一用如何?”

“仁心国手赛华陀”白元章微微一笑,只听“呛卿”一声龙吟,青芒一闪,那柄名列武林第三神剑的“绿玉青芒”,便已出鞘!

“长白酒徒”熊大年含笑接过,众人心中不禁暗怪,不知这粗迈豪壮的熊大年,此刻在和人交手之前,耍弄什么玄虚?雾气渐稀,雾影中只见他转身走至松树残桩之前,默运气劲,调息半晌,蓦地举起掌中神剑,刷地一剑劈下!

一声轻响过后,那等坚实的松桩,竟自应剑一分为二,熊大年哈哈笑道:“利器神兵,果真不同凡响!”

大笑着转过身来,面向费南奇接口又道:“松根由一变二,你我正好一人一半,谁也无法占谁的便宜。”

“仁心国手赛华陀”白元章及“洞庭钓叟’云老渔人相视一笑,心中各自暗道:“想不到熊大年这一番竟自粗中有细起来了!”

只见熊大年语声落处,雄腰一挺,刷地后掠一丈五六,立在“南荒瞎道”费南奇左肩旁五尺左右,手腕一翻,将掌中长剑插人山石地下,胸膛起伏,默立半晌,突地吐气开声,大喝:“开!”

右掌猛举疾落,居然以一只血肉手掌,不逊于“绿玉青芒剑”分毫的,又把那中分松桩,再度劈成两半!

熊大年所取是右边一半松桩,一掌劈落,松桩应掌中分,但身形却突以一式“凤旋落叶”,电疾回环,然后双掌平举,左右齐落,又复击在被他用肉掌再度劈开的两根松桩之上!

虽然雾影颇浓,因“铜鼓天尊”雷震宇,“仁心国手赛华陀”白元章,各为好友关心,双双随在身后,故而看得分明,只见“长白酒徒”熊大年双掌上的内家混元真力,委实惊人,把那将近三尺的松桩,硬生生击人石土相凝,极其坚硬的地面以下好多,仅剩七八寸长,露出地面,但两半松桩,却毫无残折!

“仁心国手赛华陀”白元章暗为老友能把混元掌力,练到这等无论直斫猛击,均达炉火纯青地步,暗暗忻幸,向“南荒瞎道”费南奇笑道:“费道长,‘长白酒徒’熊大年兄,一斫两击,共计三掌,均已施为,如今敬观道长的南荒绝艺!”

此时“南荒瞎道”费南奇,已听得“铜鼓天尊”雷震字告以熊大年怎样施为,不由眉头略蹙,暗忖自己并不是不能依样画葫芦,但若如此施展,胜负之分,无疑便将落在松桩击人地面以后,所露地面部分的长短,暨有无残缺而已!

这等比法,谁胜谁负,委实极难预料!“南荒瞎道”为恐万一有所失问,一上来便损及“域外三凶”威兄,遂在听完“仁心国手赛华陀”白元章话后,淡然一笑,与“长白酒徒”熊大年迥然有异地,随手在左半边松柱之上,轻轻连击三掌!

他这三掌击过以后,松桩依旧原样未动,既未分裂,也未人地丝毫。

但“铜鼓天尊”雷震宇,却附掌大笑说道:“三掌轻击,松桩外形无伤,实质成粉,费道兄‘先天罡气’的阴柔暗劲,确已登峰造极,压盖武林!但熊兄的阳刚混元掌力,亦属超群绝伦,若依雷震宇看来,这一场内家真力之争,可说是春花秋月,各擅胜场,平平的难分轩轻!”

话音了际,举袖向当头一挥,劲风拂处,另一株古松的细小横枝,突然折断,正好落在“南荒暗道”费南奇用“先天罡气”,轻击三掌的左半片松桩之上。

果然那等坚硬的松桩竟禁不住这小小横枝的下坠之力,立即化成一堆木屑细粉!

“铜鼓天尊”雷震宇,这等替“南荒瞎道”费南奇表现松桩成粉的举措,丝毫未曾取巧,所论也极其公平。

白元章遂请熊大年暂回本阵,自己向“南荒瞎道”费南奇含笑说道:“费道长‘先天罡气’委实高明,与熊大年兄的‘混元掌力’,足称一时瑜亮!如今轮到白元章以‘夺命神针’,讨教费道长的‘子母龙须’,我们以相距几丈为宜,及是否需要划地限足?均请道长斟酌!”

“南荒瞎道”费南奇未到黄山之前,委实骄狂颇甚,认为“萍踪四友”等,不堪一击!但如今经过两度接触,才知对方不仅不弱,并各有专长,心头矜气立平,淡淡一笑答道:“我们相距五丈,划地三尺!”话音方落,全身已自轻飘飘地往后飘出。在场全是行家,看出他尺寸拿捏得极为准确,约在五丈左右着地,身躯微旋,便用足尖在石地上铲出一道径约三尺的圆槽,卓立槽内!

白元章也在身外划了一个三尺圆圈,并用借自甄秋水的那方罗巾,蒙好双目,遥向“南荒瞎道”费南奇笑道:“白元章囊内‘夺命神针’虽多,但为了公平起见,与道长的‘子母毒龙须’一般,也用十二之数!”

白元章这一取巾蒙目,不由引得云老渔人,孤云道长,熊大年,甄秋水,甚至觉慧神尼,均暗自好笑起来。

因双方相距五丈,沉沉雾影之中,几告互不见人,似乎目光已无用处!

但这一次暗器比赛,“南荒瞎道”费南奇无形中占了便宜,因为他所用“子母毒龙须”,长约五寸,粗如笔管,份量稍沉,要打出五丈距离,并无困难!

而白元章的“夺命神针”,既轻且细,若在五丈左右见准,自需极耗真力!

白元章话完,遂自囊中摸出一把长约三寸,细如发丝的“夺命神针”,默默数了十二根在手!

他才把“夺命神针”取在手内,仿佛“南荒瞎道”费南奇业已发动,雾影之中,嘶嘶两响!

精于医道之人,心思必细,白元章竟于极其低微的“嘶嘶”两响以内,听出对方“子母毒龙须”,似是中空。

遂扬手飞出五枚“夺命神针”,两枚分迎对方所发暗器,三枚却招呼了“南荒瞎道”费南奇,口中并高声喊道:“费道长留神‘天池’‘日月’‘郄门’三穴!”

“子母毒龙须”是“南荒瞎道”费南奇别出心裁的独门暗器,母中套子,果属中空,要等打到适当距离,母须倏然一停,子须遂自母须之中钻出,迎风即爆,爆散成名符其实的无数状若细须细发之物,漫空飞舞,并蕴奇毒,一丝见血,便告难救,端的霸道无比!

尤其在这等沉沉雾影之内施为,对方即令未曾蒙目,也难观测。

只要一闻爆音,全身已被毒须包围,闪避不及,足下又有三尺之限,岂非绝少幸免!

但白元章这位旷代神医,心性既灵,手法又巧,在“子母毒龙须”尚距自己丈许以外之际,两枚“夺命神针”,便已电疾般穿人母须之内,硬把藏在母须中的子须,打得反其道而行之,自尾部逆行脱离母须,“波”的一声,凌空爆散!

“南荒瞎道”费南奇,天生残缺,耳力更灵,一听爆声,便知距离不够,中途遇阻,这两根“子母毒龙须”,已告无功,被对方无意破去!

爆声是与白元章招呼他留神“天池”“日月”“郄门”三穴的语音,同时入耳。

“南荒瞎道”费南奇暗想江湖间虽然盛传“仁心国手赛华陀”的“夺命神针”,能够闭目打穴,但相隔五丈之远,对方暗器的体质太轻,未必真有极度准确?

心念未了,当前雾影中,轻响三声,“夺命神针”已至!

“南荒瞎道”费南奇听风辨位,知道这三枚“夺命神针”,是作稍有上下参差的横飞而来,打的果是前胸“天池”,左肋“日月”,右臂“郄门”等三处穴道i

不但认穴极准,针风锐响尤强,南荒瞎道不由暗中佩服,身形微仰,用了一式近似“铁板桥功”的“卧看天牛”,使得对方所发的三枚“夺命神针”,全自头上掠空而过!

但身躯才仰,便又听得“仁心国手赛华陀”的高明呼声,这次叫的是:“费道长留神‘白海’‘伏免’‘三重’‘阴谷’‘阳交’‘商丘’六穴!”

“南荒瞎道”费南奇闻声便知要糟,自己偶然大意,不曾一上来便下辣手,被对方先发制人,可能把稳胜之举,变成惨败局面!

因为自己除了已发两枚,所剩的十枝“子母毒龙须”,倘若以“满天花雨”手法,五前五上的罩住对方,母须一停,子须突爆,径丈方圆以内,立成死圈。

慢说“仁心国手赛华陀”白元章,就算换了“血泪布衣丹心剑客”茹天恨,恐怕也一样难逃活命!

如今辣手未发,反为人制。

白元章心思极巧,仿佛算准自己,定然往后仰身,第二次所打六穴,全在下盘,加上划地三尺之际,逼得自己除了设法往上腾身之外!别无他策可想!

再一计算对方所用针数,破自己“子母毒龙须”,用去两枚,第一次发出三枚,第二次发出六枚,共只十一枚之多,分明还控制了最后一枚“夺命神针”,要在自己临危上跃,全身凌空之际,克敌制胜!

虽然洞悉对方谋略,但雾影之内,针风已响,“南荒瞎道”费南奇受了划地三尺之限,身躯又已仰卧,无法回旋,只得避重就轻地,倒翻双掌,微一撑地,全身便自平跃而起!

他名列“域外三凶”,是当世武林的出群怪杰,明知局势不妙,也不甘平白挫败!

百忙中一面腾身,一面仍甩出两枝“子母毒龙须”,向“仁心国手赛华陀”白元章,逆袭而去!

但他身才平跃而起,听清划空而来,掠过身下的“夺命神针”针风,便知道自己今天在一个“快”字,及一个“巧”字之上,输得一败涂地!

原来“仁心国手赛华陀”白元章,叫出六穴,但掠过身下的,却只有四缕针风,所余两针,倘若全凌空招呼自己,则自己性命难保!倘若对方是预谋退步,留以防身,则自己那两枝逆袭的“子母毒龙须”,又将徒劳无功,付诸流水!

果然刹那间空中针风一响,三丈来外两声爆音,跟着便听得“仁心国手赛华陀”白元章含笑叫道:“费道长尽管放心,白元章飞针无毒!””

“南荒瞎道”费南奇钢牙暗咬,连哼都不哼的,伸手取下小腿上所中的一枝“夺命神针”,翻腕便向自己的天灵拍去!

但掌犹未曾拍到天灵,雾影之中,疾风飒然,手腕业已被人截住。

耳边响起“铜鼓天尊”雷震字的语音低低说道:“费道兄怎的这等糊涂!我们还准备乘此黄山大会,称尊宇内,尽扫群雄,眼前小挫,根本不足在意,何况你那‘九转三花碧玉如意’以及‘阴沉竹消魂宝杖’的异常威力,均未有所施展呢!”

“南荒瞎道”费南奇被“铜鼓天尊”雷震宇鼓起雄心,陡然跃出自己所划的三尺限地,扭头向女弟子“无目仙姬”冯小青所立方位,大声叫道:“青儿,把我的‘阴沉竹消魂宝杖’暨‘九转三花碧玉如意’,一并取来!”

“无目仙姬”冯小青手捧这两般独门兵刃,应声纵过。

“南荒瞎道”费南奇,接在手中,浓眉双剔,转向正派群侠,沉声说道:“费南奇敬请觉慧大师,下场指教!”

群侠这边,委实想不到“仁心国手赛华陀”白元章的“夺命神针”,居然会在“南荒瞎道”的“子母毒龙须”之下占了便宜。

洞庭钓叟云老渔人,不禁向白元章微笑说道:“白兄心灵手巧,先挫凶锋,今日兆头不错!”

白元章摇头苦笑答道:“我此战胜在一个‘巧’字,但不是手巧,而是机缘凑巧,若非……”

话方说到此处,“南荒瞎道”费南奇业已手持“阴沉竹消魂宝杖”,及“九转三花碧玉如意”,向觉慧神尼指名索战,场中情况,遂又变得十分紧张沉默!

觉慧神尼知道“南荒瞎道”费南奇两般独门兵刃,各具神妙,如今居然并用,定系因在白元章“夺命神针”之下受挫,有点难堪,想藉此一战,挽回颜面!

自忖掌中一柄紫霓剑,以及“沙门雷音剑法”,无论对付费南奇的“阴沉竹消魂宝杖”,或“九转三花碧玉如意”,均可一拼!

但如今对方以两件奇绝兵刃并用,其中又均暗藏意想不到的极强威力,自己则仅凭一柄短剑,再怎样的斩金截至,无形中也落下风,却如何才能保持数十载英名,不致毁诸一旦!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剑朱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