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剑朱痕》

第三十二章 黄山大会

作者:诸葛青云

觉慧神尼思念未已,“南荒瞎道”费南奇又复冷笑连声叫道:“觉慧大师怎不下场?你若是俱怯我左右各有兵刃,费南奇便弃去一样,或是赤手空拳,接接你的‘沙门雷音剑法’也可!”

这几句话,说得有点过份狂妄欺人。

觉慧神尼忍不住长眉双挑,念了一声“阿弥陀佛”说道:“费道长你那枝‘碧玉如意’,虽然号称能够‘九转惊魂’,‘三花夺命’,‘阴沉竹杖’也可以‘吐劲生寒’,别具威力!但四海之大,何奇不有?怎的便如此狂妄,藐视天下人物!”

说到最后的“人物”两字,龙吟清越,脆响呛卿,雾影之中,精芒腾彩,手横一线紫色剑光,当世武林五大名剑之内,名排第四的“紫霓剑”,业已出鞘!

这时“萍踪四友”中,以剑术成名的孤云道长,忽然眉梢一扬,向觉慧神尼突道:“大师的‘雷音剑法’,为沙门降魔绝学,威力自属无他,但不知施展之时,是否只限单剑?”

觉慧神尼猝然之下,未曾料出孤云道长问话用意,随口答道:“雷音剑法,不限单剑,尤其是其中一招撒手绝学,‘九天雷音’,倘能有两柄锋芒相若的神物利器,左右手同时运行,威力更能增强数倍!”

孤云道长听完,哈哈一笑,伸手肩头,银芒电闪,撤下了自己的“流云剑”来,捧在手中,向觉慧神尼庄容说道:“紫霓流云,系战国名匠所造,本是雌雄双剑,望大师在这黄山清凉台上,合用降魔!”

觉慧神尼这才知道孤云道长不是无端问话,含有借剑自己,以免吃亏深意!

遂也不再客套,伸手接过“流云剑”,并交左手,向孤云道长称谢说道:“道长慨借神物,觉慧当尽所能,歼除妖孽,为江湖中略扶正气!”

觉慧神尼的这两句话,说得也太不客气!“南荒瞎道”费南奇听在耳底,恨在心头,阴森森地,把手中“碧玉如意”柄端,接连向左三拧,准备交手之间,一有机缘,便下辣手r

双方剑既拔,弩亦张。

觉慧神尼一声佛号,灰色僧衣飘处,带着紫银两色精芒,飞坠当场。

“南荒瞎道”费南奇也右手执定“九转三花碧玉如意”,左手拄着“阴沉竹消魂宝杖”,凝神待敌,一场石破天惊的龙争虎斗,即将开始!

两位绝世武林高手之中,必有一位不是难保性命,便是难保今名!

在这等全场人物静默无声,各为己方掠阵担忧的紧要关头,清凉台下,异声突起!

这异声,像儿哭?又像狼嗥?并似左右齐来,距离清凉台,约莫三十丈外!

朝阳也颇为凑趣的加强威力,沉沉雾影渐稀,清凉台上,正邪两派武林高人,包括即将交手的觉慧神尼,及“南荒瞎道”费南奇,一齐被这鬼哭狼嗥声息,引得起疑,暂均宁静无声的默听究竟!

鬼哭渐近,狼嗥也到了清凉台左!

蓦然间台上群豪,恍然顿悟,听出了那种悲凉鬼哭,是“白衣驼翁”翁务远的惨笑之声!

凄切狼嗥却是“域外三凶”中的“玉指灵蛇”逍遥子所发!

但“玉指灵蛇”逍遥子向来称雄西北,高傲无伦,如今怎会弄得啸笑凄切,宛若狼嗥?“白衣驼翁”翁务远更是武林豪客,一代狂人,怎会惨笑悲凉,俨如鬼哭?

就在正邪群雄,一齐静默无声,满腹疑云的莫知究竟之际,清凉台上,一左一右,脚步跄踉的抢上了两条人影!

这两条人影一现,群雄益发惘然。

左边来的是“玉指灵蛇”逍遥子,右边来的是“白衣驼翁”翁务远,但两人形状,却太已瞩目惊心,令人不忍卒睹!

“玉指灵蛇”逍遥子一条左臂,业已齐肩断去,周身血迹模糊,尤其是胸前一道剑伤,深约寸许,鲜血犹不停往外渗出!

右手中虽仍紧握那条任何刀剑难断,当作兵刃用的“铁线灵蛇”,但蛇头已不知怎的断去?只剩下一条丈许蛇尸在手!

“白衣驼翁”翁务远一只左臂,也断得只剩四五寸长,肩上钉着一个“铁线灵蛇”蛇头,蛇齿均已深深啮入骨心!

白衣驼翁向来独来独往,无甚知交。

“玉指灵蛇”逍遥子则因他师兄铁瓢道人之故,与“东海枭婆”芮冰心交好稍厚!

所以以清凉台上群雄一见二人这般情状,首先讶然动容起立的,便是“东海枭婆”芮冰心,但“玉指灵蛇”逍遥子似已斗疯了心,瞪着两只血红怪眼,根本不理“东海枭婆”,却向“白衣驼翁”翁务远,厉声叫道:“翁驼子,你的命真长,我的命也不短,我们总算赶来参与了这场‘九九重阳黄山大会’!”

“白衣驼翁”翁务远,目光冷冷盯着“玉指灵蛇”逍遥子胸前那道深几洞见肺腑的剑伤,右手倒提那柄在当世武林五大名剑之中,号称第一的“朱虹剑”,傲然问道:“逍遥子,你自忖还能活得多久?”

“玉指灵蛇”逍遥子闻言勃然大怒,反chún相讥说道:“这一剑伤得虽重,但最少我还能活上半个时辰,只怕你那肩头蛇毒,却不容你活得这久!”

“白衣驼翁”翁务远“朱虹剑”光一闪,纵声狂笑说道:“自祁连斗到黄山,我连斩你身边所带十七条异种毒蛇,最后一蛇换一剑之下,总算把你这条号称任何刀剑难断的‘铁线灵蛇’,被老驼子运足十二成真力,用掌中‘朱虹剑’,生生斩断!”

话音到此微顿,目光一瞥利齿入骨,牢牢钉在左肩上的“铁线灵蛇”,又是一阵咬牙厉笑说道:“我老驼子凭借数十年性命交修的内家功力,至少还能使这蛇毒,延缓半个时辰发作,倒看看你我今日,谁弱谁强?哪个先死!”

“玉指灵蛇”逍遥子把手中丈许来长的铁线蛇尸,在空中抢了半个圆弧,“吧”的一声,碰碎了一块斗大山石,目内凶光炯炯,凝注“白衣驼翁”翁务远,恨声问道:“翁驼子,我们要不要在这清凉台上,再作一场殊死之斗?”

“白衣驼翁”翁务远大笑说道:“九九重阳黄山大会,本为的是天下群英竞技而设,何况人死留名,豹死留皮,我们不在此好好的斗上最后一场,是你能瞑目?还是我能瞑目?”

这时觉慧神尼业已倒提“紫霓”“流云”双剑,暂时退回本阵,与“萍踪四友”等人相互摇头微叹。

尤其是那位号称“仁心国手”的当代神医白元章,更是唏嘘不已地,低声叹息说道:“白衣驼翁翁务远,与玉指灵蛇逍遥子两人,不管素行是否有偏激凶残之处,总算均属当世武林的一代霸才!如今双方都已死到临头,胸中各存好胜之心,犹自丝毫未能淡却!难道‘武术’二字真诠,便是如此?数十年昼夜苦参,所练的内家上乘武功,不用来健体葆元,却用来狠斗恶并?自相毁灭?”

群侠闻言,默然无声,但想到这“九九重阳黄山大会”之上,争名之念,委实因而淡了不少!

至于“域外三凶”方面,则早已面和心违,“南荒瞎道”费南奇久慾联合气味相投的“铜鼓天尊”雷震宇,借这黄山大会,不但尽歼正派群侠,并觅机连“东海枭婆”芮冰心,“玉指灵蛇”逍遥子,也一并除地,使南荒武学,永霸宇内!

但毒计虽定,心中却不无忌惮!他们所忌惮的,并非正派群侠难灭,而是“东海枭婆”芮冰心,与“玉指灵蛇”逍遥子交好甚厚,不易个别击破,倘万一略为泄漏心机,甚至弄巧成拙,落得灰头土脸!

所以聚集黄山之时,“南荒瞎道”费南奇,“铜鼓天尊”雷震宇二人,对“东海枭婆”芮冰心,表面异常恭敬客气,其实准备利用她那身绝世武学,杀戮群侠,了结黄山大会以后,便出其不意地,觅机立下毒手!

如今“玉指灵蛇”逍遥子,与“白衣驼翁”翁务远自甘肃祁连,一路狠斗至此,身受极重剑伤,全凭一口戾气,强自支撑,纵有千载灵芝之类圣葯,亦难续命的情状之下,“铜鼓天尊”雷震宇,心头哪得不欣喜慾狂?附耳低声地,向“南荒瞎道”费南奇,悄悄传告一切!

至于“东海枭婆”芮冰心,虽与“玉指灵蛇”逍遥子交厚,见他居然与“白衣驼翁”翁务远拼成这副惨状,心头颇为难过,但因深知武林人物,爱名甚于惜死,到了这种最后关头,不让他放手与对方拼一拼何人能够多留在世上片刻,委实死难瞑目!

故而正邪双方,对这场惨绝人寰的绝命之战,一齐心头异常沉重地,静默旁观!

其中所例外的,只有心灵深处,颇感喜悦,而毫未形诸颜色的“南荒瞎道”费南奇,“铜鼓天尊”雷震宇!

场中对峙的两人,均已自知“朱虹剑”锋芒绝世,“铁线蛇”奇毒无伦,一个胸前剑伤,几乎洞见肺腑,一个肩头钉着蛇头,毒牙业已入骨。

都是凭借着数十年性命交修的内家神功,暨心头一股愤懑不服的好胜之气,勉强维持片刻生机,不然早就双双伏尸黄山,谁也赶不到这“清凉台”上!

这种情况之下,虽然一个手执当世第一神兵“朱虹剑”,一个紧握蛇头已断,但照样能够当作长鞭使用,足以鞭裂山石的铁线蛇尸,活开步眼,左右缓缓盘旋,充满仇火毒焰的双目,死盯对方,但谁也不敢猝然出手!

因为无论是翁务远,抑或逍遥子,均深深自知,自己所剩下的残剩真力,仅仅勉强可作最后一击!

这最后一击,假如能使对方立在鞭下裂脑,或剑底横尸,则自己便可多留在世间片刻,得到胜利!

但倘若一击落空,则根本不需对方乘隙还手,自己所受“朱虹剑”伤,或所中“铁线蛇”毒,在真力涣散之下,只一发作,便难免当着天下群豪,饮恨黄山,一世英名,付诸流水!

所以“白衣驼翁”翁务远向右,“玉指灵蛇”逍遥子向左,两人全是不敢轻动的缓缓举步盘旋,伤处鲜血,不停下滴,盘旋三匝过后,那点点鲜血,已经由点成线,由线成圈,在“清凉台”上,滴成了一个径约一丈二三的鲜红血圈,赫然夺目!

两旁观战群雄的心情,也随着翁务远、逍遥子的脚步,逐渐紧张,心中也自然而然地,产生了一个同样疑问,就是两人之中,究竟是谁先死?

武学之道,讲究的是身形稳重,足下轻灵,“白衣驼翁”翁务远与“玉指灵蛇”逍遥子,均属当代一流高手,对于这种基本武技,自然娴熟。

但如今一个身中蛇毒,一个身负剑伤,居然连区区“足下轻灵”四字都办不到,互相举步之间,显得滞重已极,所滴血渍,也渐渐从殷红变成了紫黑之色!

蓦然间,“玉指灵蛇”逍遥子觉得胸前所受“朱虹剑”伤之处,一阵剧痛,痛得遍体皆颤,足下益发跄踉,几乎颠蹶!

知道仅仅盘旋数匝,因心神专注对方,残余真力,已难控制伤势,生命只在片刻之间,遂无可奈何地把握最后时机,孤注一掷厉吼起处,身跃半空,一式“天网罗雀’”,铁线蛇尸,化成漫天玄光,向“白衣驼翁”翁务远,疾罩而下!

两人所受伤势相若,场中情形亦颇相同。

就在逍遥子胸前剧痛之际,翁务远也觉左半身一阵麻痹,知道蛇毒发作,自己性命业已危在顷刻!

翁务远在这神志尚清的最后刹那之际,突然想起一件未了心愿,扭头向群侠阵中,朗声问道:“甄秋水老弟,是否已到黄山?”

甄秋水闻言,遂在“仁心国手赛华陀”白元章身后,高声答道:“甄秋水在此,翁老前辈有何见教?”

这时“玉指灵蛇”逍遥子,业已跃身高空,挥鞭扑下,“白衣驼翁”翁务远因蛇毒已发,左半身首先麻痹,再想闪避,已告力不从心,遂一面脱手把“朱虹剑”,照准飞身扑向自己的“玉指灵蛇”逍遥子,猛掷而出,一个竭尽余力的大声叫道:“翁务远这柄‘朱虹剑’,已赠甄老弟,当日庐山借我使用,翁务远曾言,不论遭遇何等艰难,均于九九重阳,赶到黄山还剑……”

一言未了,“噗”地一声,血花脑浆,喷射满空,清凉台上群雄,一齐不忍卒睹,纷纷引袖障目!

原来“玉指灵蛇”逍遥子伤势太重,又已发作,加上用力纵起三丈来高,在刚刚掉头扑下之时,人便死去!

“白衣驼翁”翁务远的“朱虹剑”恰在此时,化作一道朱虹夺月精虹,脱手飞出!逍遥子人既死去,自然不会闪避,遂被那道朱虹,穿胸透过!

但飞剑穿胸,却阻不住逍遥子的人尸,及他手中铁线蛇尸的下落之势!

“白衣驼翁”翁务远蛇毒发作,半身麻痹,无法再行闪避,惨遭铁线蛇尸,击中天灵“百汇”重穴。

脑浆血雨喷处,空中尸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二章 黄山大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剑朱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