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剑朱痕》

第三十四章 南荒歼恶

作者:诸葛青云

原来“铜鼓天尊”雷震宇,“南荒瞎道”费南奇,遁下清凉台后,尚未驰出黄山,费南奇便告摇摇慾倒,急忙停步找了一座密林,人林静坐行功,并服食几粒自炼疗伤灵葯,向雷震宇苦笑说道:“芮老婆子这拦腰一掌,打得我委实不轻,恐怕至少要运气调息半日以上,才能恢复,雷兄倒不妨事吗?”

“铜鼓天尊”雷震宇颇为得意地,怪声笑道:“芮老婆子大概运数已尽,哪里不能下手,偏偏一掌击中我腰间经常配带的一块‘护穴貘皮’,皮上满布苗疆特产见血封喉的‘五毒芒’,故而费兄将息半日,复原如旧之时,芮冰心贱婢却定已魂归地府!”

费南奇听得双眉连挑,一面行功疗伤一面切齿说道:“这场‘九九重阳大会’的满盘计划,全坏在‘丹心剑客’茹天恨一人身上,若不是他把雷兄几只神兽,偷偷害死……”

雷震宇不等费南奇话完,便即接口笑道:“费兄不必懊丧,慢说雷震宇野人山百兽岩中,尚自猛兽如云,就是那几处天然险阻,也绝非任何人力,所能抗拒!费兄与小弟,最多暂遏称雄宇内壮志,逍遥‘百兽岩’中,倘若茹天恨等那群老鬼,不知死活地寻上门来,岂不就是我们快意歼仇,称心如愿之日?”

费南奇脸上闪动一种狞恶神色,点头说道:“雷兄,费南奇如今才真佩服你在野人山中的预留退步布置,尤其是把那只绿鹦鹉‘灵碧’,留在‘桃花万劫源’中为饵一举,最为高明……”

“高明”二字甫出,突然停口禁声,并向“铜鼓天尊”雷震宇摇手示意!

雷震宇此时虽未发现异状,但深知费南奇天生残疾,耳音特灵,遂亦暂作沉默,凝神注意林外!

果然片刻以后,林外远远起了足音,及人语之声,雷震宇、费南奇一来因费南奇负伤未愈,二来又恐势孤,遂丝毫声息不出的静静潜听。

居然听出来人是心中最痛恨的大对头“丹心剑客”茹天恨,暨白元章、甄秋水老少三人,并依稀听出什么“犁庭扫穴,直捣苗疆……”等语。

雷震宇等茹天恨远去以后,向费南奇切齿说道:“茹天恨老贼真狠,果然黄山大会才了,便立下苗疆,慾对我们有所图谋!不过这样倒好,他们走在前面,我们随后暗缀,雷震宇要利用我久居苗疆,熟于地势的长处,设法使茹天恨老鬼等人,茹恨蛮荒,形消骨化!”

费南奇也自咬牙说道:“茹天恨老鬼的一身功力,果然惊人,他在我‘道家先天罡气’,及雷兄‘五毒阴风爪’合手暗袭之下,竟自无恙?但此番天缘凑巧,苗疆之行,成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俗语说得好:“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雷兄尽量利用野人山无限天然险阻,使他们埋骨蛮荒,费南奇也准备令老鬼们,出其不意地,尝尝我这柄‘九转三花碧玉如意’厉害!”

说到此处,忽然微“噫”一声,又向雷震宇说道:“雷兄你不要忘了茹天恨老鬼,也是久居苗疆……”

雷震宇不等费南奇话完,便自狂叫答道:“费兄放心,茹天恨是住在‘高黎贡山’,我是住在‘野人山’,一山各有一山妙,一山不与一山同,如今是他要到我的‘野人山’来,自然我占地利!何况他在明处,我在暗处,仅仅杀人于无形的‘桃花万劫源’,暨费兄威力无伦的‘九转三花碧玉如意’二者,便足以使得老鬼们空怀一身绝世武学,而在丝毫不及施展之间,即告形消骨化!”

费南奇听雷震宇这等说法,心中不觉以暗制明,确有十成十的把握!

何况自己这柄中藏无数妙用的“九转三花碧玉如意”,在黄山大会之上,根本未曾发挥威力。

此番既不必再顾及武林规矩,可在暗中选择最有利的时机环境施为,则“丹心剑客”茹天恨纵然武学通神,也决逃不过“碧玉如意”中密藏的一蓬“九转化血金丝”,及三朵“迷神毒蕊”!

心中高兴,伤势也痊愈得比较快速,费南奇雷震宇两名狠毒老怪,约莫在个把时辰以后,便尾随茹天恨白元章甄秋水等,潜下苗疆。

但在他们走后的个把时辰,傅天麟古飘香亦复向野人山百兽岩,连夜急赶!

这种情形之下,前后三拨人物之中,自然是第一拨的“丹心剑客’茹天恨,“仁心国手赛华陀”白元章,“紫笛青骡”甄秋水,最先到达!

野人山已是亘古未曾开化之地,百兽岩在野人山的深山以内,瘴雨蛮烟,毒虫异兽,形势简直险恶绝伦!

三人中,“仁心国手赛华陀”白元章,为援手“长白酒徒”熊大年,曾经仗一身内家绝艺,及掌中“绿玉青芒剑”,偕同孤云道长,硬闯百兽岩。

甄秋水也为了绿婴鹉“灵碧”之事,与“百禽仙子”公孙鼎、傅天麟,自莽苍山乘鸟来过。

但“丹心剑客”茹天恨,却还是第一次进入这野人山内。

才进野人山不久,便遇上了一阵“金钱毒瘴”,及一条“七星钩蛇。

不过在白元章一手神奇医术,茹天恨一身绝代武功之下,毒瘴未能伤人,毒蛇也被茹天恨博袖轻挥,便告除去!

到了“百兽岩”前,白元章首觉有异,因为这群峰环拱的大片石坪之上,向有各种猛兽,嬉戏游走,如今却静悄悄地,一派死寂!

白元章招呼茹天恨、甄秋水止步,手指一座参天高峰脚下的巨大洞穴,神色颇为郑重地,发话说道:“那洞穴中,便是‘铜鼓天尊’雷震宇与其门下,暨所豢恶兽等居住之处,平素这片石坪之上,奔腾叫嚣,兽迹纵横,如今这等静寂,情形有异,可能藏有什么阴谋毒计?”

话音至此略顿,目光一注“丹心剑客”茹天恨,又复笑道:“茹兄神功旷代,绝学无双,对于披毛带角恶兽,自无所惧。

但苗人毒蛊,却不可不防!因为毒蛊非仅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嗅之不觉,倘若万一中毒以后,亦比平常伤毒,难于医治……”

甄秋水听到此处,截住白元章话头笑道:“白老前辈,雷震宇的毒蛊,已为‘百禽仙子’公孙老前辈的‘泼墨巨灵鸦’所破……”

茹天恨闻言,不禁失笑说道:“秋儿任侠江湖,四方奔走,也曾闯出‘紫笛青骡’美称,怎的见识仍嫌不够?苗疆毒蛊,又不是前古神兵,绝无仅有,一毁难复?‘泼墨巨灵鸦’虽然把他已炼成的毒蛊破去,难道他就不会重新再行加以豢养祭炼吗?”

甄秋水被师傅说得脸上一红。

茹天恨又向白元章点头笑道:“要想在这险恶无边的江湖之内,歼除丑类,扫荡群魔,除了满腔正气,与一身武功之外,最重要的便是像白兄如此思虑精密,老成持重!既然‘百兽岩’情形有异,我们不必贸然进入他那巢穴之中,且把雷震宇、费南奇等,引将出来,答话便了!”

白元章方一点头,茹天恨便面对那参天高峰脚下的巨大洞穴,气发丹田,引吭长啸!

甄秋水芳心之内,极为悬念那只“百鸟仙人”杜无愁赠送自己,而不幸落在“铜鼓天尊”雷震宇手中的通灵慧鸟绿鹦鹉“灵碧”,故在恩师茹天恨发啸片刻之后,听得那号称“百兽洞天”的巨大洞穴中,起了无数沉重蹄声,心头便告忐忑难安,不知这只极其可爱的乌儿,是否尚自无恙?

过了片刻,“百兽洞天”以内,首先走出四只昔日被“铁嘴乌鹑”弄死的那种“开山神犀”!

“开山神犀”之后,是为数足有四五十只的金钱巨豹,及四只一排,共计八排的斑斓猛虎!

这群猛兽,数已近百,但除了极其沉重的脚步之外,竟自静默无声,只只秩序井然地,走出“百兽洞天”十来丈后,便分两列站定!

白元章侧向茹天恨笑道:“时至今日,雷震宇仍要如此大摆排场!但这多恶兽,倘若一排齐攻,悍不畏死,倒也真难应付!”

茹天恨微微一笑,尚未答言,“百兽洞天”之内,又走出一十六只金发凶猱,与四只几乎高达六尺的奇巨狒狒!

狒狒身后,并随着四名上身赤躶,腰围兽皮,手执蓝色精芒夺目五股钢叉的苗疆装束之人。

但却始终未见黄山铩羽归来的“铜鼓天尊”雷震宇,“南荒瞎道”费南奇两名巨恶元凶出现!

茹天恨清嗽一声,朗然发话问道:“雷震宇费南奇何在?请出一会!”

四名苗装壮汉,茫然摇头,意似不解?

茹天恨眉梢微蹙,只得又以这滇西一带的通用苗语,重问一遍。

这次对方果然听懂,立由左面第二人,用同样苗语答道:“雷天尊与费道长,已下中原,同赴‘九九重阳黄山大会’,尚未回转,尊客上姓高名,有何见教?”

这几句答话,弄得茹天恨白元章相视微作苦笑,而无可奈何!

因为一算时日,自己确实极可能赶在雷震宇、费南奇之前,到达此间!

如今主人不在,凭“血泪布衣丹心剑客”,暨“仁心国手赛华陀”在武林中的威名盛望,怎好对一群无知恶兽,及四名后生下辈出手扫荡?

甄秋水看出茹天恨、白元章为难之处,并因自己不会苗语,遂向恩师“血泪布衣丹心剑客”茹天恨说道:“师傅,雷震宇、费南奇既然尚未回转,我们不如在附近游览几日再来,你先问问这几个苗子,‘百鸟仙人’杜无愁老前辈送我的那只能言慧鸟,绿鹦鹉‘灵碧’,如今可在‘百兽洞天’之内?”

茹天恨早就知道爱徒心悬灵鸟,闻言遂向那四名苗装壮汉说道:“我叫茹天恨,武林人称‘血泪布衣丹心剑客’,这一位是‘萍踪五友’中的‘仁心国手赛华陀’白元章,那位姑娘,则是小徒‘紫笛青骡’甄秋水……”

茹天恨方把三人的姓名外号报出,那四名苗装壮汉便立即植叉于地,双手交抱胸前,山呼一声,态度极其恭敬的,行了一种苗人重礼!

这样一来,茹天恨越发不便变脸,只得继续说道:“九九重阳的黄山大会,业已结束,四海豪俊,在清凉台上,互相盟誓彼此一心,化私仇为公愤,移争胜之念,作复国之举!我等此来,便系寻访雷费二位,商量大事,他们既尚未回转,我们且于七日以后再来,但茹天恨顺便动问一声,有只会效人言的翠绿鹦鹉,是否如今尚在这‘百兽洞天’之内?”

左面第二名苗装壮汉,静静听完,应声答道:“那只会说话的绿鹦鹉,早就不在此处!”

甄秋水以为绿鹦鹉“灵碧”,已被“铜鼓天尊”雷震宇所害,方自心头微凄,失声一叹!

那苗装壮汉又复说道:“它被雷天尊赠送位于这‘百兽岩’西南三座峰头以外,‘桃花源’中的‘桃花公主’孟小霞,作为寿礼!”

甄秋水闻言眉尖愁释,螓首微偏,望着茹天恨嫣然一笑,启口慢慢地叫了声:“师傅……”

茹天恨摇手阻止,随对那苗装壮汉说道:“既然如此,茹天恨等且略为游览野人山风光,于七日之后再来,雷天尊费道长归时,请为转告。”

那苗装壮汉躬身为礼,手中钢叉一震,铁环脆响,百兽山呼,竟率领那群虎豹犀猱,列阵送客!

茹天恨等一笑回身,在四名苗装壮汉,及大队猛兽相送之下,飘然离却“百兽岩”,向西南信步走去。

刚刚翻上一座峰头,甄秋水因心悬灵鸟,已忍不住地对茹天恨笑道:“师傅,七日之期非短,我们是不是趁此机会,前往所谓‘桃花源’,探一探从未听说过的‘桃花公主’孟小霞,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丹心剑客”茹天恨早知爱徒心悬那只绿鹦鹉“灵碧”安危,而自己也颇愿趁此机会,看看蛮烟瘴雨之中,怎会有这么一处名叫“桃花源”,料来必甚风光明媚的美好所在?

他们师徒一心,白元章自然无不同意,三人遂齐展绝代轻功,飘飘举步,奔向西南而去。

一路所经,无非奇峰峭壁,深涧危崖,但在他们三位身负神奇武学的老少异人足下,还不是随意攀登,谈笑飞渡?

按照“铜鼓天尊”雷震宇门下苗装壮汉所说,由“百兽岩”抵达“桃花源”,须翻越三座峰头,但他们方绕过两座奇峰,眼前景色,已然大异!

野人山本系亘古未曾开化的蛮荒之地,到处是密莽丛林,瘟症毒瘴,至于奇虫异兽,更是随地可见!

但是眼前景色,却丝毫不输于三月江南,只见一大片宛如铺上一层绿色地毯的平旷草地上,烟迷碧树,水送落花,垂柳如丝,清溪若带,再加上鹿游禽唱,蝶闹蜂酣,令人瞩目之下,哪里还复有化外蛮荒之感?

甄秋水天真烂漫,童性犹存,见状高兴得拍手赞道:“白老前辈,这地方的景色,似乎比我师傅隐居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四章 南荒歼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剑朱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