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剑朱痕》

第三十五章 奇人奇事

作者:诸葛青云

奇装艳女缓缓走到茹天恨身前一丈左右站定,妙目流波,向昏厥地下的白元章一瞥,然后注视着茹天恨手上的“九转返魂丹”,声如银铃地含笑说道:“不想化外蛮山,幸遇绝世奇客,萍水相逢总是缘,只可惜素有‘当代神医’之名的白大侠,却会误中野人山罕见奇毒,确属大煞风景!”

茹天恨闻言,心中一动,却仍然淡然问道:“姑娘尊姓?怎知白大侠姓氏?”

奇装艳女纵声娇笑说道:“化外苗女,素不知姓氏为何物,恕我无以奉告,但白大侠以一身超绝武功,旷代歧黄妙术,名满乾坤,得号‘仁心国手赛华陀’,八荒四海,早已心仪,不意今日,却在白大侠难中相会。”

甄秋水因这奇装艳女既自称化外之人,却说得一口流利的汉语,不由心中暗自揣测,莫非此女便是“铜鼓大尊”雷震宇门下所说的“桃花公主”孟小霞?故而轻启朱chún,方慾向对方探询,不料那奇装艳女对甄秋水嫣然一笑,回头看看茹天恨手内“九转返魂丹”,又复说道:“白大侠所中奇毒冠绝苗疆,但他此时尚在昏迷,也无法自己施医,救他生命!”

“丹心剑客”茹天恨闻言,将信将疑,不禁也向自己手中的“九转返魂丹”看了一眼!

甄秋水心中不服,因而冷笑说道:“照你所说,白老前辈几乎非死不可?但你知道我师傅手中拿的是什么葯吗?”

奇装艳女一双凤目光如电射,正色说道:“号称‘武林圣葯’的‘九转返魂丹’,虽有生死人而肉白骨之功,但若用来解救白大侠目前所中奇毒,却是毫无用处,化外苗女久居蛮山,深识此地特产各种毒物的相生相克之性,二位如肯将这‘九转返魂丹’相赠,白大侠所中奇毒,由我负责治疗,保管他在刹那之间,便告还原无恙,否则恐怕这位当代神医,在顿饭之内,难免饮恨黄泉,返魂无术!”

甄秋水接口冷笑道:“你说了半天,用意原来是在这粒‘九转返魂丹’之上!……”

奇装艳女闻言之下,毫无愠色地淡淡笑道:“这也难怪,‘仁心国手赛华陀’名重当代武林,生死之责非同小可,‘九转返魂丹’又是罕世圣葯,江湖上觊觎者,自不乏人,光凭化外苗女一句空话,委实即三尺童子,也难轻易相信!”

“丹心剑客”茹天恨毕竟经历老到,目光高卓,看出面前的奇装艳女,确有不凡之处,何况“九转返魂丹”虽然珍贵,白元章生命更属要紧。

自己答应以后,倘她不能如言为白元章疗祛奇毒,则谅她纵是心目中所暗地揣测的“桃花公主”孟小霞,也决不会逃过自己手掌之外!

茹天恨念头打定,慨然说道:“这‘九转返魂丹’,本拟用来救治白大侠,姑娘既另有祛毒之策,节省下这粒灵葯,赠你何妨!唯望姑娘早施妙手,使白大侠苏醒以后,由他当面拜谢!”

话完便把手中这粒“九转返魂丹”,向那口出大言的奇装艳女递去!

甄秋冰见状,柳眉微蹙,方自“咦”了一声,茹天恨淡然一晒说道:“秋儿不必担忧,岂不知武林之中,首重‘信义’二字,这位姑娘也是吾道中人,怎能言而无信?”

奇装艳女不接那粒“九转运魂丹”,娇笑摇手说道:“这位妹子虽然话未说出,其意也可度知,万一我救不了白大侠,却骗了‘九转返魂丹’,倚仗地势熟悉,悄悄一逃,岂不可虑?但化外苗女不足信,中原武林的成名大侠却大可信得,如今由我设法祛毒,等白大侠醒来之后,二位尽管再问问这位当代神医,他那粒‘九转返魂丹’是不是能够治疗此等奇毒,倘若白大侠所说,与我有丝毫不同,便算我欺骗二位,这粒灵丹不领就是!”

奇装艳女风华高绝,语利如刃,“丹心剑客”茹天恨身为当世武林至尊,闻言不免微感愧疚。

甄秋水亦复两颊微红,冷冷一笑说道:“你倒真信得过我们?”

奇装艳女闻言之下,突然纵声娇笑不止,半晌笑停,面上神色忽正,目光凝视甄秋水与茹天恨说道:“一位是名重宇内,威震武林,为四海八荒豪俊钦崇无已的‘血泪布衣丹心剑客’茹天恨,一位是崛起江湖,位列‘五音能手’之一,声誉极佳的‘紫笛青骡’甄秋水,贤师徒虽不知化外苗女来历,但我却对贤师徒心仪已久!”

茹天恨与甄秋水听得齐觉愕然。

真想不到眼前的奇装艳女,不但对自己身份来历,了如指掌,那种高华风格,却似比“南荒瞎道”费南奇,“铜鼓天尊”雷震字等,还要高出一筹!

奇装艳女话完,不再理会茹天恨师徒,俯身向白元章略作端详,并在他手中紧握的那株奇形异草之上,摘下一片小叶!

甄秋水正在暗中注意对方的一切静动之际,那奇装艳女却回头向她含笑说道:“甄姑娘,我要你帮忙,先用这片小叶,撕成两片,放在你左右掌心之上,再把白大快慢慢扶起!”

甄秋水依言接过小叶撕成两片,放在左右掌心之中,极其谨慎地托住白元章双肩,缓缓扶起身形。

奇装艳女再度细看了一遍,才发现白元章后颈间,有块钱大伤痕,色呈紫黑,表皮略有溃烂,遂回头目注“丹心剑客”茹天恨,含笑说道:“茹大剑客,请你看看白大侠颈间的这点伤痕。”

茹天恨两道目光,顺着奇装艳女手指,移到白元章脑后颈间,见伤处并不太大,中毒迹象极其显著,但表面虽已溃烂,却看不出是何物所伤。

当下心中着实惊诧,这是何等奇异毒物,竟能沾身即溃,瞬刻之间,制人死命!

甄秋水扶着白元章,自也看到这些,一样深感错愕!

奇装艳女看到茹天恨师徒变色神情,却以平淡的语气,微笑说道:“野人山中,像这样的奇毒不下百数十种,入山者稍一不慎,便将中毒殒身,九泉埋恨,连死因亦不自知!白大侠所中奇毒,为本山中所产几种最厉害的毒物之一,他也许仅觉得颈间突然沾着一滴冷水,却不知道这滴冷水,竟能在瞬顷之间,使人毒溃周身,几乎无葯可救。

“但造化之巧,奇妙无方,天地万物,各有克制,故此毒虽剧烈到无葯可救,却依然有物可克,而这克毒之物,便是白大侠手中所握奇形异草!”

奇装艳女说到此处,话声倏止,面上微现得意之色,妙目流波,在茹天恨师徒面上一掠而过!

茹天恨师徒,恍然顿悟,奇装艳女俯身从白元章手中奇形异草之上,摘下两片嫩叶,先将其中一片捏成半烂,涂于白元章颈间伤处,再将另一整片覆盖其上,然后站起身形,向茹天恨微笑说道:“这种祛毒之法,在茹大剑客看来,是否举手之劳,不值一笑?”

“丹心剑客”茹天恨神色郑重地肃容说道:“草葯秘方,各具神效,茹天恨对此一无所识,岂敢置评?无论姑娘是举手之劳,白大侠倘告复醒,这粒‘九转返魂丹’,必当如言奉赠!”

奇装艳女闻言,也即正色说道:“久仰茹大侠为当世武林群雄敬仰,奉为北斗泰山,今日一会,谦恭豪朗,足见实归名至,化外苗女亦自钦敬不已!”

奇装艳女说至此处,回头指着白元章伤处,又复说道:“奇毒沾处,适在白大侠‘督脉’要穴‘陶道’以上,此毒本已极为剧烈,点滴触肤,七步断魂,何况沾处偏偏又在要害,故而白大侠才一中毒,便告封喉!

“尚幸数十年内功造诣,及江湖经历,毕竟非凡,竟能在仓卒之间,自闭‘生死玄关’,暂绝周身血脉,否则他晕倒虽不致如此之快,但迄今早归劫数,无葯可救!”

茹天恨甄秋水闻言,不禁各自心头微凛!

奇装艳女话停,凝目注视白元章伤势变化。

只见异草涂处,有一丝热气上升,并微有黑色水珠溢出,遂自怀中取出绢帕,将所溢黑水仔细拭去,数次以后,眉头双蹙回身向茹天恨说道:“白大侠所中奇毒,因时间过久,业已深入内腑,如仅凭此草治疗,虽可如愿,却难免耗时费事,但茹大剑客若能以绝顶神功,逼使白大快内腑奇毒,循‘手少阴心经’,转‘手太阴小肠经’再入‘督脉’,然后从原来伤处‘陶道穴’泄出体外,始可于极短时间之内,使白大侠脱险复醒,并无损伤他一身功力!”

“丹心剑客”茹天恨闻言颔首,收起手上灵丹,就地屏息提气,将本身功力运到双掌之上!

奇装艳女又摘下一片小叶,撕成两片,分贴在白元章左右小指内侧的“少冲穴”上,茹天恨俯身以食拇二指微按小叶,随将内家真气,缓缓透指而出,徐徐由白元章左右“少冲”传入,循“少府、神门、阴郄、通里、灵道、小海、青灵”到了“手少阴心经”最末的“极泉”穴上。

然后,再从“手少阴心经”转入“手太阳小肠经”,此经由“少泽”至“听宫”,共计一十九次,但不必全通,只须由“极泉”转入“天宗”,经“秉风、曲垣、肩外俞、肩内俞”等五处重穴,即可直趋“陶道”。

茹天恨缓缓施为,左右手食拇二指指尖,两股真气循序而进,方越过“极泉”转入“天宗”,便见异草之上热气如云,四周黑水沁沁渗出!

奇装艳女顿时紧张起来,谨慎而迅速地以手中绢帕,抹去伤处所流黑水,但顷刻之间,绢帕即告湿透!

甄秋水见状,忙将自己所用绸帕递给奇装艳女,当两方手帕均告湿透以后,茹天恨的指尖真气已直逼“陶道”,但见伤处肌肉微颤,大股黑色毒水突然激射而出。

奇装艳女又复撕下自己一只衣袖,快速而谨慎地拭去黑色毒水,娇容上笑意渐生,吁了一口长气,抬头向茹天恨颔首示意。

“丹心剑客”茹天恨见状,知道大功告成,遂含笑收手,站起身来。

只见白元章伤处覆盖异草小叶,业已变成黑褐之色!

这时,那位奇装艳女,将草叶取下,与沾满毒水的两条绸帕,一只衣袖,一齐并放地下,提掌虚空微按,便把绸帕等物,深深压入土内埋没。

这手功夫,妙在轻描淡写,随意施为,既未矫揉作态,又未剑拔弩张,故而虽不能说武林罕见,但也是够称绝一时。

茹天恨暗暗惊异,以奇装艳女的高华风格,身怀这等功力,委实无须惊奇,但若以她这等功力,再与她目前的年龄相较,却又不成正比!

因为据茹天恨暗中估计,奇装艳女至多比甄秋水大上一二岁,然而在内功火候上,可能要高出十五六年,难道当世之内,除了“翠微仙子”芮冰心以外,此女亦有驻颜之术?

正当茹天恨暗自思忖之际,忽闻白元章轻吁一声,长长地吸了口气,微睁双目,神色略带惘然的,一扫周围,始恍有所悟地“晤”了一声,垂头看看自己右手中只剩下一片小叶的奇形异草,又复轻按腰间,发觉囊中已没有了盛置“九转返魂丹”的白玉小瓶,遂向茹天恨苦笑说道:“白元章半生跋涉名山大川,搜尽珍贵百草,并耗多年心血,始炼成三粒‘九转返魂丹’,不意这最后的一粒,却救了自己老命!”

话完长笑站起,方自转过身来,便见甄秋水肩下,竟另有一位风华绝代的奇装艳女,不自禁又觉微愕。

“丹心剑客”茹天恨笑说道:“白兄误中奇毒,茹天恨深感失措,幸得秋儿提醒,始将白兄身藏灵丹取出,但……这位姑娘及时赶来阻止,说是‘九转返魂丹’虽是旷世圣葯,却难治白兄所中奇毒,茹天恨遂接受这位姑娘建议,由她为白兄祛毒,倘若毒除人苏,则以这粒‘九转返魂丹’,作为酬赠。

“如今幸见白兄无恙,但越阻之处,尚希谅察。”

言罢目视奇装艳女,暗示白元章,对方所说一切,是否确实无讹。

“仁心国手赛华陀”白元章听说自己所炼,号称“武林圣葯”,功能生死人而向白骨的“九转返魂丹”,竟不能医治自己所中奇毒。不由微微一楞,竟似不信?

奇装艳女恬静地走到那株不知名的怪树之前,手指树上断枝,妙目流波,樱chún微启,向白元章淡淡笑道:“白大侠名重武林,有当代‘神医’之称,但不知可曾听说过,南荒百毒中,有一种极其厉害的‘麻腐树’?”

白元章闻言又复一楞,沉吟俄顷,缓缓说道:“南荒百毒中,滴汁沾身,七步魂断的……呀,原来就是此树!”

奇装艳女微笑颔首,又复指着白元章手中奇形异草说道:“此草名叫‘金线隐忍’,又称‘黄道蒡’,来来来,我奉告三位一桩造物奇巧的南荒秘事!”

说到此处,手指东面崖旁,南边峰脚,以及她来处的桃花林外侧笑道:“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五章 奇人奇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剑朱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