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剑朱痕》

第三十七章 柳暗花明

作者:诸葛青云

甄秋水微笑摇头,白元章略为一愕,讶然说道:“水潭不是‘溪头’……”

茹天恨淡然失笑,斜指那条悬空飞泻细瀑说道:“按情度理,潭中之水,受于飞瀑,瀑源起于绝峰,如觅‘溪头’,应在绝峰之顶!何况谷势已尽,附近未见有洞,秋儿所云,当系据此推测,但是否属实,唯有翻上峭壁,登临绝峰一探,才能确定答案片

白元章拊掌大笑说道:“对,对,对!知徒莫若其师,甄姑娘能想到,茹兄便能猜到,我白元章大概剧毒新解,灵智未复,除了钦佩高明以外,只有自告奋勇,攀峰一探!”

茹天恨微笑说道:“这也不必,我们既到此地,实已有进无退,不管峰顶是否‘溪头’,抑或水源尚长,且一同攀登,再作道理!”

白元章闻言略一拱手,长袖随风轻展,肩头略晃,人如潜龙腾空,一拔五六丈高,足尖在峭壁凸凹之处,稍沾即起,内仗一口丹田真气,外仗轻灵巧快身法,左右飘忽,腾跃连连,那消片刻工夫,便翻上峭壁绝顶!

但他刚刚立足崖头,身后微风飒然,茹天恨师徒业已赶到!

三人参差屹立,六道目光齐注。

原来在谷下仰视,只道此峰插天,高峻无比,孰料到达峰顶,方知大谬不然。

峰后岗峦重叠,一望无际,则此峰背部,也仅是一道缓缓上升的山脊,飞瀑源头,便从这峰顶的一处地穴之中,泊泊涌出!

白元章笑指涌泉地穴说道:“此水既从地穴之中涌出,我们应该总算是找到头了!”

茹天恨欣然点头笑道:“话虽如此,尚须麻烦白兄一验此水有毒与否?才能确定是不是那位姑娘的歌中所指之溪!”

白元章闻言,即自怀中取出一只绿玉小瓶,拔去瓶塞,在涌泉穴旁的积水石孔中,倒下些许绿色葯末!

这点葯末方自入水,泉水异状立现,但见水泡微冒,色渐呈黑,三人看来心头又惊又喜,均不由面色微变!

甄秋水黛眉深锁,状似惋惜地说道:“好好一泓清泉,怎会含此剧毒?”

白元章惊然接口说道:“尚幸此泉深藏蛮山之中,此处更罕有人迹,如若不然,必将贻害无穷!”

甄秋水应声追问道:“白老前辈,此水所含,究是何种毒物?竟能一清见底,水色不变!”

白元章持须答道:“此水所含剧毒,倒不是世人罕见,人间少有的奇毒异质,仍俗称‘砒霜’,本草纲目名叫‘批黄’之物,此物大部产于‘信州’,故又名‘信石’。

可能因此泉泉脉,经由蕴藏‘信石’之处通过,以致毒质溶于水中!最使人难防的是,‘信石’不含异味,入口更有微甜,使人误以此泉甘美,欣然畅饮,解渴以后,跟着便是肝肠尽断!”

甄秋水不禁咋舌说道:“亏得我们一路行来,未曾饮水……”

说时妙目流波,又复微笑说道:“在出了那个黑洞,进入丛密森林以后,我们虽然即时翻上树顶,但从未看到一鸟一兽,甚至连蛇虫都未一见,原来其理在此!白老前辈,此泉虽然有害,但也不能说它无益吧?”

白元章摇头笑道:“甄姑娘所说未必尽然,因禽兽蛇虫之属,生长山林密莽,各有天赋本能,它们才不会饮这剧毒泉水。始终未见之故,或有其他怪事也说不定!”

茹天恨肃然微叹说道:“天生万物,各有其利弊得失,所幸我们已找到‘溪头’,总算有了进入桃源之门,但‘洞顶’之洞,目前却竟有两个,又要让我们选择其中之一!”

言罢举手向右方指去。

白元章与甄秋水随同瞩目,右方二十余丈外,两崖对峙,中隔一条浅浅山沟。

就在对崖平坡上,左右各有一个深大洞穴!

白元章蹙眉苦笑一声,向茹天恨、甄秋水说道:“一路行来艰难甚多,但均被我们度过,并到达这水含剧毒的所谓‘溪头’,目前仅有两洞,正误各占其半,选择起来,似乎并不甚难!茹兄及甄姑娘,我们先近前一看,再作定夺!”

茹天恨含笑点头,三人缓步走到洞前。

只见两洞形状相若,洞口宽度也不相上下,均是一般黑黝黝地深不可测!

但通达的方向,似乎仍是一左一右,茹天恨略为思考,断然说道:“倘若只看表面,无法断定两洞之间,应走何洞?不如由茹天恨与白兄,各人一洞,前进十丈,察看洞中虚实,记熟形势,然后退出究参,决定取舍!”

白元章点头赞同,即与茹天恨分左右各选一洞,闪身而人。

甄秋水则独立崖头,静待二老退回以后,再行参研商定行进方向!

隔不多久,茹天恨与白元章相继出洞,各言所见,茹天恨所入右边洞中,光滑坦平,无甚奇特,白元章所人左边洞中,却有极恶膻腥,令人触鼻作呕!

甄秋水静听以后,略作沉思,向茹天恨建议说道:“师傅,如依秋儿所见,我们应该选择右边洞穴!”

茹天恨意似嘉许地,点头微笑说道:“秋儿料事渐准,盖凡属奇险之事,多半常在极其平淡中发生!白兄进人之洞,其中腥膻扑鼻,定有猛兽隐藏!但此等猛兽再凶,尚不能对我们构成威胁,亦无须这位姑娘提出警告!

何况她特别提到‘洞顶蛇’一词,这蛇或与去年高黎贡山所发现的‘翼手地龙’相类,既有这等罕世奇毒之物,潜伏洞内,其他兽类莫不退避三舍,故而,我们便应选择这个平淡无奇,较为广坦的洞穴进去!”

白元章含笑赞道:“有其师必有其徒,茹兄学究天人,胸罗万有,甄姑娘也冰雪聪明,能够触类旁通,举一反三,白元章敬服无已!”

茹天恨微叹说道:“白兄请勿谬赞,如今时近黄昏,我们应该尽速入洞,一探这所谓世外桃源,究竟何在?”

茹天恨话完,二老相顾微笑,遂携同甄秋水,进人右边山洞之内。

人洞以后,因那奇装艳女歌词中说明‘遇洞须防洞顶蛇’,各自提高警戒。

茹天恨一身绝艺神功,举世无匹,当先犯难,责无旁贷,甄秋水紧随恩师身后,手握紫笛,妙目凝光,专注洞顶。

白元章则相隔数尺,全神防范后方。

人洞已数十丈,曲折渐频,但洞穴高宽不减,平坦如故!

绕来绕去,曲折迂回,终于看到前路转变之处,似有淡淡萤光透入!

甄秋水首先出声,带笑说道:“师傅,‘洞顶蛇’怎的还不出现?我们再有几个转折,便可到达洞口……”

茹天恨轻哼一声,截断甄秋水话头,失笑说道:“秋儿,这回你却走眼猜错,前面虽有光亮,但光色幽静,微带晶绿色泽,决不是星月之光!”

甄秋水闻言,虽然默不作声,但芳心之中,却微觉不信。老少三人先后转过那个发光弯角,眼前一亮,奇景顿现!

只见山洞到此,突然展开,形成方圆二十多丈一座石室,洞顶钟rǔ参差,粗者数国,细者如指,长则垂地,短仅及寸!但不论长短粗细,全都晶莹悦目,五色缤纷,适才所见萤光,果然即是这些钟rǔ映照!

再加上地上怪石零乱,其形各异,有的宛然似人,或坐或卧,或立或倚,其姿不一而足!

有的玲珑剔透,如鸟如兽,但所有怪石,又俱皆隐隐发光,与洞顶钟rǔ,交相辉映,汇成一片奇异景色!

老少三位奇侠,突见这等罕见异景,自然一个个欣然注目,凝神细赏!

白元章轻轻击掌赞道:“不意化外蛮山,竞隐藏着如许珍贵宝物!”

甄秋水闻言,妙目合奇地,接口问道:“白老前辈,你是说这些钟rǔ怪石,都是价值连城的奇珍异宝吗?”

白元章点头答道:“钟rǔ虽有反射之能,本身并无光彩,充其量雕作玩物而已!但地下怪石,皆为未琢璞玉,兼有琥珀之属,虽不知是否成材,但折光如此之强,质料定佳,其值当不在少!”

茹天恨默然颔首,其状似有所思!

白元章遂向甄秋水以手示意,叫她即在此间,稍作休息,并略进干粮,兼可饱览奇景。

茹天恨沉思半晌,随也跟着坐在一座状似巨象,长鼻直指洞顶的怪石上,向白元章语重心长地说道:“这次野人山之行,或有意想不到的收获,这些天生瑰宝,如遇良机,茹天恨自当善为利用,方不负苍天造物真义!”

白元章闻言,立即明白茹天恨所言“善为利用”的含义,遂也正色点头。

老少三人便各取干粮,慢慢咀嚼,静静欣赏!

甄秋水并不太饿,稍稍用了一些于粮食水以后,便站起身来,各处浏览。

当她看了这些玲珑剔透,巧夺天工的怪石,突然想起奇装艳女送给自己的那枚精雕果核,遂自怀中取出,在幽静的光影之一下,细细把玩。

她这种动作,本系触景生情,出于无意,却未料无意之中,忽然发现这枚精雕果核之上的一处峭壁绝峰居然在光影下,隐隐闪动!

甄秋水妙目凝光,详细辨认,认出这处景物,竟与适才峭壁飞瀑极为神似,尤其是那在某种角度下,始能看出,闪闪而动的一线微光,恰与那条垂空细瀑,一般无二!

有此发现,甄秋水难免雀跃三丈,赶回师傅跟前,满怀高兴,喜不自胜地说道:“师傅,这枚精雕果核,大有用处……”

语音未了,便把手上这件玩物递给师傅,谁知似因过份兴奋。竟会“叭”的一声,失手坠地,好好一件精雕艺品,顿时分裂成三碎块!

甄秋水只觉一阵心痛,妙目中泪光莹莹,万分痛惜!

茹天恨聆及爱徒语声,方自抬头,便见爱徒手中落下一物,坠地四碎,但未想到就是奇装艳女所赠果核,遂仅长眉微蹙,未现异色!

但白元章因惯炼百草,却似闻到一阵奇异气息,方自一楞之际,茹天恨也有警觉。

蓦然发现头顶上,隐有异声,悉索作响!

因奇装艳女“洞顶蛇”三字,始终记在心头,故而一闻异声,倏地飘身退下怪石,双掌交护胸前,凝功注视洞顶发声之处!

白元章与甄秋水,随同注目,也已看到,就在茹天恨适才所坐上方洞顶,一条形与钟rǔ极为相似,长仅尺余,粗约寸许,通体磷光闪闪的奇形小蛇,正红信吞吐,蠕蠕倒退入一个洞顶小孔之内!

老少三位奇侠,看到这样一条罕见的奇形异蛇,不禁相顾愕然,而且,没有人能认出这条蛇的名称种类?

甄秋水暂时忘了打破在地上的那枚精雕果核,忙自怀中取出“万博书生”彭涵遗赠的“万博书生手录”,仔细翻阅,但“百毒篇”上找不到,“奇异曾篇”上也未见记载,遂只得藏起手录!

这时,白元章已从地上拣起碎成三块的精雕果核,惊喜异常地笑声说道:“天下事,冥冥中早有安排,原来那位姑娘送给甄娘娘这件礼物中,竟暗藏一块千年雄精!此物乃各种毒蛇异物克星,但虽有此物,藏在核中,仍不能发生妙用,偏偏甄姑娘适时失手,果核一碎,雄精一现,方将‘洞顶蛇’惊走,否则茹兄虽有绝艺在身,无甚大碍,最少一场虚惊却是难免的呢!”

话完便将果核中所藏的那小块‘千年雄精’,递与甄秋水。

茹天恨师徒闻言,心中自亦非常惊喜,暗叫“侥幸”不止!

甄秋水接过“千年雄精’以后,略一审视,复以一种非常惋惜的口吻说道:“可惜这果核已碎,不然我们或可借以直达‘桃花源’!免得左撞右冲地,多走不少冤枉路径!”

白元章闻言微诧,接口问道:“甄姑娘,难道你在那果核之上,也有发现?”

甄秋水便将自己无意中看出果核上所雕地形,便有一处与峭壁飞瀑,极为神似之情,禀告茹、白二老。

茹天恨略作沉吟道:“好在此物仅仅碎成三片,不妨拼凑一下试试,或许仍可据以观察!”

白元章如言仔细一拼,竟又发现意外之事!

原来果核并未跌碎,此物本身即是三块接合而成,但因雕工精细,接合处全都配合了表面山水凹纹,所以能瞒过这老少三人的锐利目光,足见雕此果核之人,匠心之巧,确是举世罕有!

果核既已拼合,老少三人遂拿来详加观察,逐一指认,方知岂但峭壁飞瀑,连一路所经深涧密林,狭谷小溪,甚至目下栖身崖洞,俱都精工雕刻得逼真无已!

果核所雕,既是周围地势,则按图索骥,尚有何难?老少三人遂仔细辨认,记熟胸中,然后起身出洞,绕过一处路径迂回曲折的高崖,再穿越一处形如‘九’字的幽谷,眼前便现出一片广阔桃林,仰望天光,也不过才是三更左右!

白元章高兴得轩眉大笑,朗声吟道:“逢溪莫饮溪头水,遇洞须防洞顶蛇!九转九回穿九谷,桃花深处有人家……”

吟罢回顾茹天恨,又复大笑说道:“如今面对桃林,这林内桃花深处,无疑即是‘桃花公主’孟小霞所居‘桃花源’,茹兄,我们总算找到……”

话音未了,便被茹天恨截断,蹙眉苦笑说道:“白兄且慢高兴,直到如今。茹天恨方知我们三人,确实被人愚弄了呢!”

白元章闻言一楞,双目微睁,以将信将疑的目光,对茹天恨师徒略瞥。

只见甄秋水黛眉双挑,目注右方草原!

白元章顺着她所看方向望去,月光下隐约似见周围景物,依稀相熟?

甄秋水已然忍不住冷“哼”一声,又好气又好笑地说道:“师傅,这里不就是白老前辈今晨中毒之处吗?那位姊姊也真够促狭,平白指使我们绕了这大一个圈,结果却回到原地。”

甄秋水话声方落,茹白二老尚未及答话之际,突闻桃花深处,歌声骤起,虽如莺鸣鹂啭,美妙无论,但听出是用内家“传音人密”神功,自远处传来,唱的仍是:“逢溪莫饮溪头水,

遇洞须防洞顶蛇!

九转九回穿九谷,

桃花深处有人家。……”

这四句歌与白天词同音同,三人一听即知便是那奇装艳女所唱。

方待扬声招呼,谁知四句唱完,歌声未辍,继续唱的是:“不是山歌语不诚,

不为狡狯戏高明,

远来化外苗蛮地,

先识周围地理情!”

老少三人听完,不由相顾哑然!

茹天恨点头笑道:“好个:“远来化外苗蛮地,先识周围地理情!’这位姑娘胸襟举措,委实不凡,是位有心人呢!”

这时远处传来奇装艳女语声,颇为清晰地说道:“难得佳客光临,化外苗女已率领各位父老兄弟姊妹,列队恭迎侠驾!敬请三位随引路之人,前来‘桃花源’口。”

语声方歇,左方桃花林中火光陡现,便看到八支火把,分二行缓缓走到桃花林前!

三人目光注处,见是八名身披兽皮,颈间挂着花圈的年青健美的苗女,每人持着一支火把,正对自己这边肃立躬身,作出一种迎接之状!

凭茹天恨这样高的武功声望,对此也不免微感心惊!他绝未料到自己三人的行踪,竟为那奇装艳女“桃花公主”孟小霞洞悉,并在仓卒之间,已于“桃花源”口,列队相迎!

显而易见,这位“桃花公主”孟小霞,不但武功绝不弱于“铜鼓天尊”雷震宇,“南荒瞎道”费南奇,更可惊的是,她机智过人,及在野人山的势力,也可能要超过南荒二凶之上!

白元章看到“桃花公主”打发八名苗女,现身林前,为自己引路,遂对茹天恨略施眼色,示意由他一人作主答话。

茹天恨神色凝重,微微点头,却自默凝真气,也以“传音入密”的内家神功,发话说道:“茹天恨甄秋水师徒,与萍踪五友内,‘仁心国手赛华陀’白元章白大侠深夜造访,扰及公主清修,请于当面谢罪!”

茹天恨俟语音远传桃花深处以后,再对白元章及爱徒微一挥手,当先向那八名手执火把的健美苗女,缓缓走去。

八名苗女待三人临近,再次恭行隆重苗礼,转身以四名在前,引领茹天恨等三人,穿林而入,另四名则随后侍卫,但每个苗女俱都举步如飞,身形矫捷!

这片桃花林,居然足有里许地深,直等到走出林外,前面四名苗女突然微一顿足,分向两旁闪开,茹天恨目光展处,只看到一片形如山谷的绝大盆地,入谷处清溪环绕,桃林似海,背溪平排站着百余名以上,一个个身强体硕,带箭持弓的苗族壮士,全都双臂环抱,昂然屹立不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剑朱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