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剑朱痕》

第三章 万博书生之死

作者:诸葛青云

自己虽然以一对三,只要能和他们拖到天明,四位知交好友中的任何一位到此,便将稳操胜算!

所以又复缓缓说道:“你们怎的不再进手?倘若业已知难,彭某也不为已甚,因此事本来咎在飞天玉龙马伯苍自己,动手杀他的,又是红衣罗刹古飘香,只要从此认错知非,彭某愿意宽恕你们这次无故扰闹我九连山摩云壁之罪!”

无目仙姬冯小青听完万博书生彭涵话后,突然仰面娇啼,啼声宛如巫峡哀猿,孤舟嫠妇般的凄厉已极!

啼罢幽幽叫道:“马郎英灵默鉴,冯小青替你先杀这第一个仇人万博书生彭涵,然后再去找那毒妇红衣罗刹!”

说到此处,脸上也变成一片惨白的狞厉神色,切齿恨声,向双鼓追魂孟武问道:“孟大哥,你这追魂神鼓,要敲到几声,仇人才会肝肠寸裂?”

双鼓追魂孟武,冷然答道:“饶他一等一等的内家好手,也听不到我的第十三响鼓声,最多在第十二响以后,无不肝肠寸裂,喷血而死!”

无目仙姬冯小青与双鼓追魂孟武的这一问一答,把个万博书生彭涵听得简直怒满心头!

暗想自己虽然不知新近崛起苗疆,号称“野人山主”的铜鼓天尊雷震宇,与双鼓追魂孟武师徒深浅,但所有兵刃之中,哪有令人闻声致命之理?

所以面含秋霜,飘身欺到三人面前,用自己“弹指神通”中的一招绝学,“弹指百年”,弹出一股不但劲疾异常,并隐蕴绵绵不绝内家真力的锐啸罡风,直向彩衣魔宓彦攻去。

万博书生彭涵这种打法,颇为厉害!

他是先弹一指,等对方不愤不服,运用劈空掌力,或百步神拳之类功力硬抗之时,再复十指齐弹,对方倘若内家真气稍弱,甚至可能一举便致命!

但彩衣魔宓彦,却不招不架的,晃身一退两丈,口中冷笑说道:“彭涵,王指灵蛇逍遥子门下,向不容人猖獗,但因你已是垂死之人,才让你三分,倘再狂妄逞强,无非自速其死!”

彭涵见彩衣魔宓彦不战而退,目光左右一扫,瞥见无目仙姬冯小青、双鼓追魂孟武二人,也同样退出丈许,眼光凝注自己,脸上全是一片狞厉冷峭神色!

万博书生彭涵,一阵仰天狂笑说道:“彭涵纵横江湖数十年来,尚未见过像你们这等狂妄的无知小辈……”

话犹未了,无目仙姬冯小青冷冰冰地,“哼”了一声,接口说道:“狂妄无知四字,倒真是你自己替自己所下的确切定评!告诉你业已死到临头,魂游墟墓,居然还不相信!孟大哥,小妹夫仇甚急,请你敲第一声催魂鼓,让这自诩渊博,狂妄多言,其实无知已极的老匹夫,尝尝滋味!”

双鼓追魂孟武,面含狞笑的把左手那只带柄双环铜鼓,插在背后,再以左掌猛击右手铜鼓,“吩’的一声巨响,果使万博书生彭涵心头一震!

彭涵不禁眉头双皱,因为自知内功修为,已到相当火候,烈火狂飙起于身侧,雷霆闪电发自当头,也未必能使自己心悸神摇,怎的双鼓追魂孟武的这一声鼓响,听在耳中,确实不大自在!

彩衣魔宓彦看出万博书生彭涵的惊疑情形,狞笑连连说道:“彭涵,你这‘万博书生’博在何处?且自丹田提聚一口内家真气试试!”

万博书生彭涵,此时已知对方并非虚言恫吓,如言一提真气,果然心头不大舒服,有一种似痒非痒,似痛非痛的奇异感觉!

正在寻思这种奇异感觉何来,莫非中毒之际,彩衣魔宓彦又向双鼓追魂孟武,狞笑说道:“孟大哥,请你将催魂鼓再响三声,但不要多敲,我们要把这老匹夫,消遣到天光大亮,再下手弄死方可快意,目前只让他受些活罪已足!”

双鼓追魂孟武闻言抢前几步,突然足下加功,一跃四丈!

但在跃过万博书生头顶之时,手中铜鼓,又“咚咚咚’地响了三下!

这三声鼓响入耳,彭涵心头的那种奇异感觉有无数活物,在心头蠕蠕爬行,宛如虫咬蚁钻般难忍受!突然变成难过得几难忍受!

他平时见闻极博,万博书生之名,并非幸致!一发觉心头居然有物能动,再联想到双鼓追魂孟武,系来自苗疆,其师号称“野人山主”方面,不由恍然顿悟,赶紧摸出几粒灵丹服下,手指三人,目毗俱裂地恨恨说道:“域外三凶的名头不小,你们既是‘南荒瞎道’暨‘玉指灵蛇逍遥子’门下,怎的不敢明面动手相拼?却暗算伤人,施展下流无比的鬼域伎俩!孟武,我来问你,你是不是对我彭涵,暗中下了苗疆恶蛊?”

双鼓追魂孟武面对万博书生彭涵狞笑不言,双手合处,铜鼓又是“咚’的一声,万博书生彭涵,顿时便觉胸中一阵宛如万蚁齐爬的奇痒,低哼半声,强自忍耐!

彩衣魔宓彦向双鼓追魂孟武把手连摇,不令他继续击鼓,然后对万博书生彭涵,冷冷说道:“彭老贼,你总算还有一点见识,我孟大哥在双鼓初响,黄烟迷漫之中,业已令你嗅入了无葯可救的蜈蚣蛊毒!此蛊一间鼓声,立即发作!第七声开始啮心,至多铜鼓五呜,便把人的心肝啮碎!

所以举几天下的绝顶英雄,内功何等精湛,也决听不见第十三声铜鼓!照你这种材料,据宓彦看来,恐怕还熬不过第十声鼓响!”

说到此处,略为一顿,继续又道:“无目仙姬冯小青替夫报仇,本来想凭借南荒绝艺,明面取你性命!是我宓彦献计,改用此策,一来坐看你这老贼,慢慢被蜈蚣蛊毒,啮尽心肝的那副惨状,既省气力,又大大泄愤,二来也可试试孟大哥双鼓之中‘五毒恶蛊’威力,所以你在九泉之下,不妨把这杀身之仇,记到我宓彦头上,但可惜的是,除非等你再世为人,才能报复!”

说完又是一阵声冷如刀的狞笑。

万博书生彭涵,听说自己果然中了苗疆五毒恶蛊之一的蜈蚣蛊毒,便知除非好友“仁心国手赛华陀”白元章,能够及时赶到,或有一线生机之外,此命业已断送在这般万恶绝伦的宵小之手!

但看出三人之中,似乎彩衣魔宓彦的心计最毒,他绝不会容许自己活到好友来援,所以竟暗自打算觅机施展自己从不一用的毒辣暗器“天莲钉”,拉这身穿七彩长袍的彩衣魔宓彦,与自己同死。

彩衣魔宓彦的眼光,何等厉害,竟似看出彭涵心意,右手微作手势,双鼓追魂孟武又把铜鼓敲响,万博书生立时眉头紧蹩,心中好难过的一阵虫爬蚁咬!

宓彦冷笑说道:“彭老贼你不要双睛乱转,大概自知无幸,临死前还想拼命反噬!但宓大爷等,主意早定,决不与魂游墟墓之人一般见识!要想动手,请候来生,今世恕不奉陪。我孟大哥催魂鼓声,业已敲到六响,第七响便将指挥毒蛊,开始啮心,老匹夫你总算福缘不浅,还不好好享受享受这种几乎绝世难尝的人间异味!”

万博书生彭涵此时利害已明,早把生死二字,置诸度外,装出好似心头难过,双手微一抚胸,其实早把一枚形若莲蓬的独门暗器“天莲钉”,暗地取在手中,向彩衣魔宓彦,微微一笑,神色极度自如地说道:“姓宓的,你讲得不错,彭涵身中恶蛊,自知难活,但我‘万博书生’,也在当代武林之内,薄有声名,决不甘就此平平白白地撒手尘表!确实在临死之前,非拉上一个垫背的不可!”

说到此处,目光慢慢扫视三人,虽然没有什么厉芒凶光,但那种含恨到了极处的冷漠眼色,及寒冰似的声音,却使得无目仙姬冯小青,彩衣魔宓彦,及双鼓追魂孟武三人,自然而然地全身起栗!

万博书生彭涵一面是想拖延时间,希冀即将到这九连山摩云壁聚会的几位好友,尤其是“仁心国手赛华陀”白元章赶来,一面是想图谋彩衣魔宓彦,所以目光先停留在无目仙姬冯小青脸上缓缓说道:“冯小青,你眼睛看不见,且听我说!今夜之事,纵然是你主谋,但彭涵念你鸳鸯折翼,心痛丈夫惨死之下,报仇虽找错了人,情绪可悯!何况彭涵是磊落男儿,更不肯拉一个女流之辈,来做我的棺材垫背。”

无目仙姬冯小青闻言面容一冷,方自哼了半声,万博书生目光又转到彩衣魔宓彦身上,冷冷说道:“宓彦,你们三人之中,虽然数你最恶,但冤有头,债有主,我所中蜈蚣毒蛊,是孟武所……”

话方至此,因静夜之内,万籁俱寂,四人均同时听得自北方极远之处,传来颇为急遽的马蹄声响!

彩衣魔宓彦仰首一看月夜天时,急声叫道:

“孟大哥且发催魂鼓音,这狡猾老贼,是想借词拖延,等待援手。”

双鼓追魂孟武闻言,手中铜鼓又响一声,这一声果然不似先前仅觉虫爬蚁走般的奇痒难禁,彭涵心头一阵剧烈疼痛,身躯晃了一晃,几乎应声栽倒!

他虽然知道长白酒徒熊大年、孤云道人、洞庭钓望,以及最渴望的仁心国手赛华陀白无章,均不会乘马来此。

但既闻蹄声,总有几分希冀,遂又自襟下取出一只点穴攫,藏在左手,哈哈狂笑说道:

“宓彦你体要妄自张狂,你倒看看我这魂游墟墓之人,有没有手段,先取你一条狗命?”

说罢,不顾一切地施展新近苦练的“天马行空”身法,一跃数丈,扑向彩衣魔宓彦,半空中右手倏伸,崩簧一响,莲蓬中所藏三十来枚见血封喉的喂毒“天莲钉”,立化满天星雨,把对方身形,完全密罩在下!

彩衣魔宓彦既想不到彭涵身边会有这等霸道暗器,更想不到对方在恶蛊开始啮心以后,仍能强忍苦痛,如此施为!所以在飞星猬集之下,魂飞魄散,手足无措!

但在彭涵飞身扑向彩衣魔宓彦之时,双鼓追魂孟武的铜鼓又响,这是第八声铜鼓,威力更强,万博书生彭涵立觉心头奇痛,全身一抖,手中准头自然略偏,遂使彩衣魔宓彦逃过猬体之危,只在右肩头及左小腿上,各中一枚!

这时,先前所起的远方急速蹄声,因来势神速异常,仿佛已到前路摩云壁角!

万博书生彭涵知道若容那双鼓追魂孟武的催魂鼓声再响,自己立将命丧当场,所以强聚数十年锻炼的一口先天真气,护住心头,以左手中暗藏的一只点穴钢攫,用阴手倒把,甩向双鼓追魂孟武。

孟武此时正待击响第九声催魂铜鼓,突见漫空光雨星飞,彩衣魔宓彦业已惨哼倒地,心中自然微吃一惊,也就在他这稍一怔神之间,眼前急风飒然,一只点穴钢攫,把孟武右小臂上,划了一条深及几寸的血槽,痛得孟武甩却手中铜鼓,纵身急退!

但他那只铜鼓,落在山石之上,免不了又是“咯”的一声,可怜这位当代奇侠万博书生,再难禁受,从半空栽倒地上,双手捧心,痛得不停翻滚!

无目仙姬冯小青高声叫道:“孟大哥,快以你身边的专解百毒圣葯,搭救宓兄,这彭老贼让小妹亲手来杀,以慰我先夫在天之灵!”

话音甫落,即循着万博书生彭涵的翻滚声息,纵过身来,青竹杖疾点彭涵胸前“将台”死穴,手法之准,真比双睛不瞎之人,还要利落稳狠!

就在无目仙姬冯小青飘身之际,摩云壁角,业已转出一头神骏青骡,骡背上坐的正是多送傅天麟百里,再复星夜急赶来此的紫笛青骡贾伊人!

贾伊人见彭涵已在生死呼吸,危机一发,遂突展绝世轻功“御风虚渡”,自青骡背上,一飘数丈,手中朱痕铁剑,招展"倒泻天河”,连人带剑,化作一条飞虹,轻轻挑开无目仙姬冯小青点向万博书生“将台”穴上的青竹杖,微笑说道:

“这位姑娘且慢下手,贾伊人奉命解围,你们双方倘若真有难释之仇,可互约友好,定期明面比划!”

无目仙姬冯小青虽然看不见来人,但从那凌空飞降,一剑挑开自己手中竹杖,及说话语音之上,已可辨出来人是一个年青好手,遂冷然问道:“何人敢阻冯小青替夫报仇,你知不知道我们来历了?”

贾伊人微笑说道:“我们被江湖好事之徒,合称‘五音能手’,怎会不知你们这‘铜鼓萧筝’的三位来历?我是‘紫笛青骡’,今夜差一点‘五音’齐来,就缺一位东海枭婆门下的‘琵琶玉女’。”

这时彩衣魔宓彦已被双鼓追魂孟武用葯解毒,扶他起立,听贾伊人自称“紫笛青骡”,不由心中暗忖,来人坐骑虽是一头神骏青骡,手中兵刃,怎的不是紫竹短笛?

但仔细注目之下,看出贾伊人手中铁剑的近柄之处,似有一点朱色斑痕,不由心头一震,倾耳静听对方怎样与无目仙姬冯小青答话。

冯小青听贾伊人话完,秀眉微挑,冷冷说道:“是不是你以为就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 万博书生之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剑朱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