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剑朱痕》

第 六 章 海上恶斗

作者:诸葛青云

红衣罗刹古飘香说这几句话之时,安详神色全收,眼角眉梢,又隐现出那种厉厉凶芒,森森杀气!傅天鳞看在眼中,暗想此女无怪有“罗刹”之称,果然凶性难涡!

看情形刘子畏樊湘夫妇,不但所求不遂,并可能引火烧身,在这一载光阴之内,遭遇不测!

遂把话题一转,又向红衣罗刹古飘香问道:“翠微岛三宝之一,傅天麟业已瞻仰,但不知另外两宝,却是何物?”

傅天麟话题既转,红衣罗刹古飘香无意中流露的凶狠神色也收,依旧满面春风地含笑答道:“另外两宝,一件是你方才饮酒所用的‘祛毒盘龙玉杯’,一件就是威震武林的‘天蓝毒剑’!”

傅天麟对这柄“天蓝毒剑”,确实闻名已久,遂含笑向红衣罗刹古飘香问道:“傅天麟对‘香兰王实’,及‘祛毒盘龙玉杯’,均已见过,那柄‘天蓝毒剑’能不能也让我开开眼界?”

红衣罗刹古飘香仍旧邀傅天麟回座饮酒,摇头微笑说道:“傅兄弟,不是古飘香小气,只因我师傅设有重誓,‘天蓝毒剑’拔出以后,不见人血,不能回鞘,而此剑见血便即封喉,目前无人可杀,所以不便与你观看……”

古飘香言犹未了,忽然有名青衣待婢,手持一封书信,人楼禀道:“启禀古姑娘,适才有人乘舟来岛,专送这封书信,并等姑娘回话。”

古飘香拆信看后,眉梢倏然双挑,向青衣侍婢说道:“你转告来人,今夜月色甚明,就准于三更时分,彼此在翠微岛后的海上见面,只要他们按着武林规矩动手,古飘香定然单独应战,决不倚靠我师傅之力为胜!”

青衣侍婢唯唯退去,古飘香把那封信,递向博天麟笑道:“傅兄弟,你眼福不浅,今晚且看古飘香仗一柄‘天蓝毒剑’,在明月碧波之间,会会‘南荒瞎道’无目一派门下,及其所约帮手!”

傅天麟接过书信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南荒门下无目仙姬冯小青,字奉红衣罗刹:拙夫飞天玉龙马伯苍,命丧汝‘天蓝毒剑’之下,冯小青椎心泣血,渡海寻仇,本拟直登翠微岛,但因随来友人彩衣魔宓彦,系玉指灵蛇逍遥子弟子,与你师尊颇有渊源,不便无礼登门!夙闻红衣罗刹,胆色无双,可敢于今夜三更,彼此在翠微岛外海面一会?而不必惊动双方师门长者厂’

信末署名无目仙姬冯小青,彩衣魔宓彦,双鼓追魂孟武,但在三人名号之上,却又写着“铜鼓萧筝”四个大字!

红衣罗刹古飘香等傅天麟看完书信,含笑说道:“那飞天玉龙马伯苍,因来此企图偷盗‘香兰玉实’,被我‘天蓝毒剑’所伤,勉强逃出岛外,毒发而死!但想不到他竟是‘南荒瞎道’弟子无目仙姬冯小青之夫!但这样也好,颇可破除我岛居岑寂!傅兄弟,你有没有胆量,随我一同泛舟碧波,听一听‘铜鼓萧筝’的三音并奏!”

傅天麟讶然问道:“泛舟碧波,听铜鼓萧筝三音并奏,是件风雅之事,怎的还与胆量有关?”

红衣罗刹古飘香格格笑道:“傅兄弟,你也是闯荡江湖之人,难道没听说过近年来名满江湖的‘五音能手’?”

傅天麟赧然摇头,红衣罗刹古飘香伸手替他斟了一杯“百花春”酒,微笑说道:“江湖中有八句歌谣:“一音荡魄,二音惊魂,三音并奏,如见阎君,紫笛光明,琵琶洒脱,铜鼓萧筝,恶中之恶!’……”

傅天麟听见那句“紫笛光明”,接口问道:“这八句歌谣中的‘紫笛’,是不是‘紫笛青骡’?”

古飘香点头笑道:“对了,‘紫笛’指的是‘紫笛青骡’,‘琵琶’指的是师妹‘琵琶玉女’,至于‘铜鼓萧筝’,则就是这信上列名的无目仙姬冯小青,彩衣魔宓彦,双鼓追魂孟武三人!而我所要邀你今夜三更,瞒着我师傅一同泛舟碧波,也就是去欣赏欣赏他们‘如见阎君’中的‘三音合奏’,并看看我‘天蓝毒剑’威力!”

傅天麟闻言,心头忽然一转,暗想“域外三凶”,素称武林大患,难得他们门下,因隙成仇,自己何不借机略加挑拨?

若能引得三凶之间,互相失和,岂不无形中减削邪恶一方的不少实力?

念头既定,遂丝毫不露痕迹地笑道:“这种罕睹盛会,傅天麟当然奉陪,但你可得允许我到时拔刀相助!因为红衣罗刹,虽然名震江湖,但对方个个艺出名门,又是以三对—……”

红衣罗刹古飘香,目光一注傅天麟,点头傲然笑道:“傅兄弟,你有这番情意,古飘香已极感激!但‘铜鼓萧筝’,不过与我师妹齐名,尚未放在红衣罗刹眼内!‘天蓝毒剑’出鞘以后,不见人血无归,今夜你只在舟中饮酒掠阵,且看翠微岛后的碧波之上,究竟是‘铜鼓’消声?还是‘萧筝’绝响?”

傅天麟暗察红衣罗刹古飘香,目中凶光隐蕴,杀气已透眉梢,知道再加挑拨,反易使她生疑,遂索性奉承一句说道:“古姊姊豪情傲骨,不让须眉,傅天麟钦佩无已!今夜三更,如命扁舟掠阵,我先敬姊姊三杯美酒,以助神威!”

红衣罗刹古飘香被傅天麟这两声“姊姊”,叫得笑逐颜开,张着一双水淋淋的大眼,连尽三杯“百花春”酒,唤来楼外侍立婢女说道:“你们把我的‘青雀妨’备好,并安排酒菜,我要与傅相公,在三更时分,往海上游赏。”

两名青衣侍婢,躬身领命退去,红衣罗刹古飘香遂向傅天麟笑道:“傅兄弟,你且独饮几杯,我去略为收拾收拾,并取你想看的那柄‘天蓝毒剑’!”

话完,肩头微晃,一阵香风,人便飘往“挹翠楼”外!

傅天麟此时心头亦惊亦喜,喜的是红衣罗刹古飘香既说“天蓝毒剑”一经出鞘,便不见人血无归,则今夜她持剑独战“铜鼓萧筝”之下,彼此定有伤亡,“域外三凶”的相互之间,极可能从此结下仇隙!

惊的则是恩师罗浮老人,本是武林盖代大侠,但天不假年,身樱奇疾谢世,故自己不仅上乘心法,未获传授,连一套冠绝当今的“六六天罡剑法”,也未学全,以致江湖行侠之时,遇上普通人物,虽可应付裕如,对付起古飘香这等出奇高手,即嫌功力不足!今后却以何术,研求新艺,砥砺前修,方可在这群魔扰攘的茫茫浊世之中,维护正义,济救民物!

傅天麟脑海之中,玄思未了,“挹翠楼”头飘进一阵馥郁,一片红云。

古飘香业已换了一身大红劲装,外披一件大红斗篷,肩头微露剑柄,在自己面前,含笑而立!

她这一身红,红得俏,红得艳,红得耀眼,但也红得撩人!傅天麟因心中早有打算,故意口头卖甜地叫道:“古姊姊,一般女孩儿家,若穿红色衣服,便觉俗不可耐,你却穿得越红越觉好看!天姿国色,绝代倾城,今夜明月碧波之上,不要说比武功,就是比人才,那个什么‘无目仙姬’,也定将失色无光,自惭形秽!”

红衣罗刹古飘香除了武功以外,素以姿容自负,所以博天麟这几句话,奉承得极其得体!

古飘香梨涡微露,脸上一片骄傲笑意,抬手轻掠云登,瞟了傅天麟一眼,含笑说道:“傅兄弟,你这张嘴真甜,但人才容貌,有什么用?若不是这翠微岛上特产‘香兰玉实’那等稀世驻颜灵葯,数十载光阴弹指即过,任凭你绝代风华,还不是一瞬之间,变成了无盐嫫母!”

博天麟听她这样说法,心中恍然顿悟,暗想“香兰玉实”,二十年开花,两度开花,才能结成一枚果实。东海枭婆芮冰心,年逾八旬,望之犹若三十许人,自然是在四十年前,服食了一枚“香兰玉实”,如今好容易才有第二枚即将长成,红衣罗刹古飘香自用尚且不退,怎肯平白送给六慾瘟神刘子畏,傲霜仙子樊湘夫妇?

怪不得她口气之中,似要在这等待“香兰玉实”结实的一年以内,对刘子畏夫妇,暗下毒手!

红衣罗刹古飘香见傅天麟听自己说完以后,似有所思,遂含笑问道:“傅兄弟,你在想些什吗?”

傅天麟随口遮掩说道:“姊姊身后所插,是不是翠微岛三宝之一,威震武林的天蓝毒剑’?”

红衣罗刹古飘香自背后解下那柄以灵鼍皮作鞘的长剑,连鞘捧与博天麟笑道:“傅兄弟,这就是‘天蓝毒剑’,你先连鞘看看,到三更时分,我再让你见识这柄宝剑的真正威力!”

傅天麟接剑在手,脑中忽然灵机一动,暗想这柄“天蓝毒剑”,据传东海枭婆是用七种绝毒葯物,汇合淬练而成,见血即将无救!但她们自己师徒,决不会没有独门解葯,若能乘机弄上少许,将来万一有正人侠士,被“天蓝毒剑”所伤,岂非可以用以援救?

念头既定,足下倏然微退,向红衣罗刹古飘香朗声大笑说道:“古姊姊,武林至宝在手,傅天麟心痒难搔,我要不顾一切地开眼界了!”

红衣罗刹古飘香闻言,知道傅天麟要拨“天蓝毒剑”,不禁柳眉双蹙,方待喝止,“呛呛呛”的一阵清越龙吟,捐翠楼中四壁的翠色加浓。

傅天麟手中,业已横着一柄比寻常宝剑,略长半寸,森肌随骨,光带暗蓝的一泓秋水!

古飘香跌足嗔道:“傅兄弟,你真会胡闹,我师傅炼剑之时,曾立誓言,一经出鞘,不见人血无归……”

傅天麟国注古飘香笑道:“古姊姊不要急,要人血还不好办,傅天麟顶多以身试剑就是!”

一面说话,一面“天蓝毒剑”剑尖轻掉,便往自己的左手背上,电疾点去!

红衣罗刹古飘香平素颇富心机,但此时竟猜不透傅天麟用意,见他居然以身试剑,不禁芳心狂震。

因来不及抢救,遂屈指猛弹,一缕罡风,锐啸出手,直向“天蓝毒剑”的剑柄撞去!

这一记“弹指神通”,虽把傅天麟所执“天蓝毒剑”震得脱手,但傅天麟是有意如此,左手背上,仍被剑尖划破少许,微微见血!

好厉害的“天蓝毒剑”,果然名不虚传,傅天麟手背才一见血,便觉麻过左肘!

知道不妙,生恐弄巧成拙,正待运气闭死左臂穴道之际,古飘香捷如电闪的,一指连点他左肩“极泉”“青灵”两处穴道,并自怀中摸出一只小白玉瓶,倾出一粒碧色灵丹,塞向傅天麟口内,皱眉嗔道:“傅兄弟,这种玩笑,可开不得!天蓝剑毒,本已厉害无比,左臂更近心房,只要麻木之感,一过肩头,你这条小命,便算到鬼门关上报到了!如今你且以真气把所服葯力,逼往左肩少阴心经的极泉大穴附近,我要为你解穴道了!”

傅天麟如言照做,默运真气,把所服碧色灵丹的一股清凉葯力,逼往左肩,然后向红衣罗刹古飘香点头示意!

古飘香玉掌舒处,在傅天麟肩头轻拍,傅天麟便觉左肘以下,又是一阵奇麻,忙把葯力再行逼过刚刚拍开的“极泉”“青灵”两处要穴,方自无事!

古飘香以巾拭汗,并插回“天蓝毒剑”,一双妙目之中,含着一种似嗔似怨的意味,向傅天麟凝视!

傅天麟装着毫不在意地,向古飘香笑道:“古姊姊,你给我吃的那种碧色灵丹,芳香清凉,是不是仅能解‘天蓝毒剑’之毒,还是连其他剧毒,亦均能解7’

古飘香看他一眼,又把那只小白玉瓶取出,倾了三粒灵丹,递与傅天麟道:“天下解毒之葯,必须对症,收效方宏!但这种‘碧云丹’,既可解‘天蓝毒剑’以上之七种剧毒,可能用途不小,我送你三粒,以备万一之需,你身边有没有玉瓶之类贮放了’

傅天麟见果然如愿,不禁心中暗喜,但面上依旧不露神色地,取出一只磁瓶,把三粒“碧云丹”,贮藏在内!

红衣罗刹古飘香等傅天麟把“碧云丹”藏好以后,拉他走到“挹翠楼”前,凭栏而立,指着天边明月说道:“傅兄弟,时间业已不早,我们即刻登舟,不要去得晚了,为那‘铜鼓萧筝’所笑!”

转头吩咐侍立俊婢道:“叫青虹素月二人,把‘青雀舫’驶往岛后,并备好酒菜,我与傅公子立即前往!”

青衣俊婢领命去后,古飘香便即手挽傅天麟下楼。

傅天麟虽然警惕这位红衣罗刹,似对自己已生情愫,但因志在借机造成域外三凶之间仇隙,而为武林造福,也只得应与委蛇,一同缓步笑语,往岛后走去。

岛后海上,果有一只其形如雀的青色巨舟相待。

红衣罗刹古飘香与傅天麟一纵登舟,先吩咐扬帆背岛,缓缓而行,然后向傅天麟笑道:“美酒佳肴,坐对青天碧海,已是赏心乐事……”

傅天麟接口凑趣,并略加挑逗说道:“加上古姊姊的绝代姿容,又复月朗风微,波平浪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 海上恶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剑朱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