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剑朱痕》

第 八 章 朱痕之谜

作者:诸葛青云

仁心国手赛华陀白元章见了那根紫竹短笛,口中微“噫”半声,但并未多言,只引导傅天麟到了翠微岛右,一个偏僻所在,登上白元章来时所乘船只,扬帆而去!

傅天麟独立船头,眼望翠微岛,若有所忆,白元章含笑问道:“傅老弟,可是想念那位红衣罗刹古飘香吗?此女除了心狠手辣以外,若论相貌武功,委实真是上上之选呢!”

傅天麟闻言,脸上一阵飞红答道:“傅天麟并非好色之徒,只是在想白衣驼翁翁务远以武林第一的‘朱虹剑’,恶斗东海采婆芮冰心的‘天蓝毒剑’,定然天惊石破,精彩绝伦!可惜……”

仁心国手赛华陀白元章不等傅天林话完,便即笑吟吟地说道:“白衣驼翁翁务远与东海枭婆芮冰心,定约三更一事,并非实情,只是我为了搭救老弟,所用的一条‘调虎离山’小计而已!”

傅天麟诧然问道:“白老前辈,你怎知道东海袅婆芮冰心,正在找白衣驼翁翁务远决斗之事呢?”

白无章笑道:“我一到邻近东海诸省,便听得‘骷髅已入枭婆手,天蓝毒剑待驼翁’的到处传言,遂触动灵机,来了一个将计就计!”

话完,便把万博书生彭涵遇害,长白酒徒熊大年单人寻仇,自己特来东海接应等情,叙述一遍,并问傅天麟曾否见过无目仙姬冯小青,彩衣魔宓彦,双鼓追魂孟武,暨长白酒徒熊大年等四人,以及他手中紫竹短笛,是否就是紫笛青骡贾伊人之物?

傅天麟遂将未间长白酒徒熊大年来过东海,至于无目仙姬冯小青等,则果已到翠微岛上寻仇,彩衣魔宓彦在红衣罗刹古飘香的“天蓝毒剑”之下,断了一腕经过,向白元章细述,并告知自己与贾伊人盟定金兰,紫竹短笛暂换朱痕铁剑之事!

白元章听完喜道:“照傅老弟这样一说,东海枭婆、玉指灵蛇逍遥子、南荒瞎道等‘域外三凶”,以及苗疆老怪‘铜鼓天尊’雷震宇之间,业已错综复杂地,结下许多嫌怨!我们若能把他们这些嫌怨,设法扩大加深,对未来的正邪决战书荡群魔必然大有助……”

话犹未了,突然目注右前方,向傅天麟笑道:“傅老弟,东海枭婆师徒三人全在岛上,普通武林人物,根本不会有人敢来惹她!这叶孤舟,于深夜之间,直航翠微岛,船上人决不平凡,莫非我弄假成真,那翁驼子居然真来了吗?”

傅天麟随着白无章眼光看去,果然见有一叶孤舟,在蟾魄流辉之下,波涛如镜之间,对着翠微岛方向飘飘前进。

不仅傅天麟心中好奇,连仁心国手赛华陀白无章,也难相信事情真有如此凑巧?舵柄微搬,迎向那叶孤舟,想看看来人,究竟是不是心中所料?

但两船相隔十丈左右之时,白无章突然神色一惊,自丹田提足真气叫道:“葛兄,洞庭一别,五载暌违,想煞白无章了!”

葛愚人虽自爱徒甄秋水口中,得知仁心国手赛华陀白元章往东海接应长白酒徒熊大年,但也决想不到会在海上相遇!

见对方是由翠微岛方面航来,心中也自微奇,遂蓦然提气长身,一式极寻常的“长箭穿云”,但穿起约莫六丈来高,掉头下扑,双臂微分,便如一只绝大海鸥般的,轻轻落在白无章傅天麟所坐的船头之上!

这种绝世轻功,慢说傅天麟,连当代武林奇侠,仁心国手赛华陀白元章,也看得心中一跳,叹为生平罕见。

葛愚人目光极锐,半空中便看见傅天麟手上所持的紫竹短笛,所以在与白无章略事寒喧以后,便向傅天麟含笑问道:“这位老弟,莫非姓傅?”

傅天麟早从白无章的称呼之上,猜出来人定是盟弟紫笛青骡贾伊人之师,这一互相对面,更觉得葛愚人丰神夷冲令人一见便会油然生敬,赶紧躬身施礼答道:“武林末学傅天麟,拜见葛老前辈!”

葛愚人伸手相拦,不令傅天麟下拜,含笑说道:“令先师罗浮老人,昔年是我道义之交,贤侄叫我一声师叔便了!”

傅天麟如言改称师叔,葛愚人含笑向他上下细、打量,觉得此子根骨确实不凡,人品更如玉树临风,倜傥已极!不由暗赞爱徒甄秋水眼光颇高,识人有当!

白无章先向葛愚人谢过派遣紫笛青骡贾伊人,远赴九连山摩云壁报讯及相助之德,然后把东海翠微岛情事,叙述一遍。

葛愚人闭目沉默,向白无章笑道:“长白酒徒熊大年兄,既然未来东海,我料他多半直赴苗疆!”

说到此处,转向博天麟笑道:“傅贤侄,你知不知道我那徒儿,因你约定半月之期,过期不至,疑心你又遇艰危,与我分途寻觅!我来东海翠微岛,东海枭婆芮冰心之处,他则已往祁连山玉龙峰,玉指灵蛇逍遥子所居,寻你去了吗?”

傅天麟这才知道,这位葛师叔居然还是专为自己而来,不由一阵惶惊,急急问道:“葛师叔,我贾贤弟虽然武学颇高,但恐决非‘玉指灵蛇逍遥子’那等成名老魔之敌……”

葛愚人听傅天麟称呼爱徒甄秋水“贾贤弟”,不由微笑,但暂时也不加以点破,只接口说道:“玉指灵蛇逍遥子虽然凶恶,但我已有安排,你盟弟三个月内,决可无虞!贤侄既已安然脱险,我们便可立往祁连寻他,免得在时机未成熟前,多造出不少无谓纠葛!”

说完,又向仁心国手赛华陀白无章笑道:“我与傅天麟贤侄,奔往祁连,白兄请走趟苗疆,如此则不论长白酒徒熊大年兄,向何处寻仇,均有接应!而且我们彼此约定祁连事了,赶往苗疆,苗疆事了,赶往祁连,双方沿路各留标记,以便相寻!大家会面之后,各述所遇所知,再对怎样剪除‘域外三凶’之策,作一统盘打算!”

白元章听得连连点头,一面与葛愚人畅述别情,一面扬帆催舟,葛愚人也不再回船,抛过一锭纹银,吩咐那舟人自去!

返抵岸边以后,三人虽然分奔西北西南,但仍要同行一段时间,才行分路。

葛愚人自身后解下那柄朱痕铁剑,还给傅天麟,含笑说道:“贤侄用我徒儿那根紫竹短笛作为兵刃,定然太不趁手,你还是用你这柄天下武林人物所觊觎的朱痕铁剑,反正有我同行,总比较少些顾虑!”

傅天麟接剑还笛,并就便叩询此剑为武林群豪觊觎,纷纷蓄意攘夺的原因何在?

葛愚人暂不对傅天徽答复,却向仁心国手赛华陀白元章笑道:“白兄,五年前的洞庭一别以后,万博书生彭兄定然不曾听我所劝,而仍把这柄本质平凡,价值却超过五柄武林名剑的朱痕铁剑的秘密泄漏,传播江湖,不然也不会有人一发现傅贤侄剑上,有那一点朱痕,便纷纷暗地追踪邀人,计划在怀玉山中加以攘夺!”

白无章点头叹道:“万博书生彭兄,因久历江湖,所知太博,辄喜多言,结果居然就为了多言贾祸!这柄‘朱痕铁剑’秘密,他已告我,白元章愿尽所知转告傅老弟,说完以后,我们也就该分手了!”

傅天麟凝神恭听,白元章看了他手中那柄朱痕铁剑一眼,缓缓说道:“先朝为流寇颠覆,吴三桂开门揖盗,引贼入关把大好河山,拱手让敌之际,有一位精忠炳耿大臣,率领手下两名盖代奇人,及一旅孤军后为大汉子孙,撑持一口浩然正气!

但在转战各地,杀得满族胡儿及一般流寇胆落魂飞以后,己方也难免伤亡狼籍,矢尽粮缺!那位大臣知道天意难回,自己一心既尽臣节无亏,不愿落人胡儿手中,遂遥拜明陵,拔出腰间佩剑,横颈自绝!

这时他手下两位奇人,均已因事暂离,等到得讯赶回,故主业已尽忠,遗体之旁横着一柄铁剑,剑上留有一点忠臣碧血!“

白无章说到此处略顿,长长叹了一口气道:“英雄自古是多情!那两位盖代奇人,因故主情深,不仅抚尸痛哭伤心慾绝,并相率约定,不许把这柄剑上的一点碧血拭去,日后见剑犹如见主,凡持剑人有所命令,无不服从!约定以后两人各自上马,冲入胡营一阵惊天动地的鬼哭狼嚎过处,每人砍来一百颗胡儿首级,供在故主灵前,以为奠祭!”

傅天麟听得感动不已,葛愚人想系身经当时亡国之痛,脸上并已双垂泪渍!

傅大麟极其慎重地系好朱痕铁剑,向仁心国手赛华陀白元章问道:“白老前辈,那位忠臣手下的两位盖代奇侠是谁?你可知道他们名号?”

白无章摇头说道:“我只由亡友万博书生彭涵口中,知道两个盖代奇人之内,一位就是名满武林。为江湖中人人敬佩的‘血泪布衣丹心剑客’茹天恨!另一位则……?”

葛愚人带着无穷伤感地长叹一声,接口说道:“傅贤任,另一个就是你故世恩师‘罗浮老人’边远志!不然他怎会遗留给你这柄朱痕铁剑?”

傅天麟这才恍然,但忽又向白元章皱眉问道:“白老前辈,一干武林群豪,意慾攘夺傅天麟这柄铁剑,难道就是想凭剑上的一点碧血朱痕,去驾驭那位‘血泪布衣丹心剑客’茹老前辈?”

白无章点头答道:“这当然是他们的目的之一,但主要原因,还在于江湖中有桩传闻,据说在黄山天都峰上,有座秘密石洞,洞内藏着一部武学奇书,一柄斩金截玉宝剑,以及一株稀世灵葯!而这秘密石洞所在,只有‘血泪布衣丹心剑客’茹天恨知晓,石洞门户,也只有他能开!所以武林群豪,皆想夺得朱痕铁剑,往莽苍山寻得‘血泪布衣丹心剑客’茹天恨,命令他取出这部奇书、宝剑及稀世灵葯,以足称雄一世!”

葛愚人听完哈哈笑道:“这位万博书生委实太博!葛愚人久居黄山,居然不知黄山有宝?等这次祁连山及苗疆之行转来,倒要好好到天都峰上,找它一找!”

傅天麟低头默想多时,忽然又复解下朱痕铁剑,捧剑遥向天南跪拜!

葛愚人含笑问故,傅天麟正色说道:“小侄一来是向这剑上的一点忠臣碧血致敬,二来遥拜罗浮,叩谢师恩!因为我恩师病逝以后,别无所遗,就留给小侄这一柄无价的朱痕铁剑!”

葛愚人眉梢微动问道:“贤侄也想持此剑去往莽苍山中,寻找那位‘血泪布衣丹心剑客’茹天恨,命他为你黄山取宝?”

白元章闻言,目光之中,也对傅天麟略为流露鄙薄神色!

傅天麟听葛愚人这样一问,忽然长笑说道:“葛师叔怎的如此轻视小侄?我恩师遗赠这柄无价铁剑,难道就是教我去强迫一位师门尊长,黄山取宝的吗?”

葛愚人猛把右手拇指一挑,哈哈笑道:“答得高,反问得更高!但贤任既不慾持剑强迫你那位师门尊长‘血泪布衣丹心剑客’茹天恨,则这柄朱痕铁剑的价值,岂不是淹没了吗?”

傅天麟愤然扬眉答道:“这柄剑的价值纵历万古千秋,亦难磨灭!目前虽然清廷气焰太盛,暂时无力回天,小侄却要把这点忠臣碧血的可歌可泣故事,尽量传播,使这种浩然正气,永留人间,以期激励民心,黄魂不死!收效或在百年以后,但对将来的驱除鞑虏,还我河山大业,必有助益,也算是继续发扬留下这点碧血的忠臣遗志!”

葛愚人、白元章两位武林奇快,均想不到傅天麟年纪轻轻,居然有如此襟怀,。齐在脸上浮出、种充满赞许意味的慰然微笑!

傅天麟慷慨激昂地继续又道:“至于那位‘血泪布衣丹心剑客’茹老前辈,既是傅天麟师门尊长,则趁此次苗疆之行,顺便也要到莽苍山中拜谒!但决非怀着什么黄山取宝之念,而慾拜请这位当代大侠,出山济救民物,与‘域外三凶’周旋一二!”

白元章听完长叹说道:“傅老弟能有这等见识襟怀,虽然目前武学尚未大成,他年也必是领导武林的一流人物,白元章敬佩无已!我们各奔西北西南,已该分路,老弟既慾往莽苍山中,拜谒‘血泪布衣丹心剑客’,则白元章不论曾否发现长白酒徒熊大年见踪迹,必往……”

葛愚人不等白元章话完,便即笑道:“据我所知,血泪布衣丹心剑客茹天恨,业已不在莽苍山中,迁居云南高黎贡山的极幽之处,白兄探完野人山,就在高黎贡山左近,留下暗记以便寻找即可!”

白无章点头笑道:“高黎贡山更与野人山接近,小弟的暗记是画一只葯囊,上插三枚金针,针尾指示方向即系小弟所在!”

葛愚人含笑点头,遂率领傅天湖赶往甘肃方面,与“仁心国手赛华陀”白元章,暂时分手!

一路之间,傅天麟发觉这位葛师叔不但武学绝世,所言极度精微,竟连兵家韬略,诗赋词章,均无一不通,不禁钦佩已极,殷殷请教!

葛愚人有问必答之余,并向傅天麟笑道:“我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朱痕之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剑朱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