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电青霜》

第 一 章 云雾锁深山 猿迓佳客蟒藏珍

作者:诸葛青云

三伏骄阳,熔金烁石,苦热不堪。但庐山双剑峰一带,灌木长林,蔽不见日。益以飞瀑流泉,喷珠溅雪;不仅毫无暑气,反而觉得有些凉意袭人。 

双剑峰于庐山众峰之间,崭崭如干将插天,腾空莫邪,屹然相对。中为千寻幽谷,雾郁云蓊,数尺之下,景物即难透视。这时,正值清晨,双剑峰东北的黄石岩上,一个身着青罗衫、凤目重瞳、面如冠玉、年约十八九的少年,迎风而立。这少年本极英俊,映着艳艳朝阳,越发显得倜傥风流,丰神绝世。 

少年卓立岩头,风扬衣袂,目眺匡庐景色,口中微吟道:“金阙前开二峰长,银河倒挂三石梁;香烟瀑布遥相望,回崖沓嶂凌苍苍;翠影红霞映朝日,鸟飞不到吴天长。登高壮观天地间,大江茫茫去不还;黄云万里动风色,白波九道流雪山……太白此诗,真不愧称庐山山史!西南双峰峭拔,如剑插去,冷云仙子葛老前辈所居的冷云谷,想必就在峰下,恩师严命,务须于今日赶到投书,幸喜还不曾误事。”自语方毕,身形已自腾起,就如俊鹘摩空一般,直奔双剑峰下云雾弥漫的千寻幽谷。 

不多时,少年已到峰下谷旁。只见两峰之间的这片绝涧幽谷,宽有二三十丈;谷中泉瀑双多,水气蒸腾,和那些出壑之云,弥漫上涌。谷内究竟有多深浅,是何形状,丝毫不得而知,怎敢贸然纵落。 

恩师再三叮咛,这冷云仙子葛青霜乃师门尊长,惟与恩师昔年积有夙怨,尚未化解。此番投书,不派大师兄前来,即因葛仙子与自己另有渊源,较好说话。但究竟是何渊源?却如自己身世一般,推说时机未至,不肯相告。葛仙子武功高不可测,人却极其刚愎自用,好恶常转移于一念之间;务须恭谨应对,千万不可丝毫冒犯。倘能得其青睐,受益必多。此刻却为弥漫云雾所阻,不识下谷途径;若待雾散云收,又不知何时何日。恩师限于今日投书拜谒,即因此行干系太大,如能圆满,不仅可以解开与葛仙子二十年积怨症结,且可消弭武林中一场浩劫奇灾!不想已到地头,突生阻隔,又不便高声呼问,如何是好? 

少年方在踌躇无策,壑下雾影之中,突然有人发话道:“上面何人在此徘徊,可知葛仙子这冷云谷中,向不接待外客么?”那语音听不出是男是女,但入耳清圆,端的好听已极。 

少年肃容恭身,向壑下答道:“弟子葛龙骧,奉家师衡山涵青阁主人之命,远来投书,并拜谒冷云仙子葛老前辈,可否有劳转禀,赐予接见!”话完未听对方回答,却从沉沉雾影之中,隐隐冲霄飞起一点银星,霎时已出谷外,竟是一只绝大纯白鹦鹉。 

那鹦鹉朱喙金瞳,一身雪羽霜毛,毫无杂色,隐泛银光。落在壑畔一株古木的低枝之上,竟有苍鹰大小,向少年偏头叫道:“双剑峰冷云谷,幽绝尘俗,葛仙子廿载清修,也从不容人惊扰。但我随葛仙子多年,知道衡山涵青阁主不是外人。你既奉命投书,我先与你代传,看看葛仙子可肯延见。” 

少年见白鹦鹉这般神异,侃侃人言,不但毫无鸟语含混之处,吐属竟颇通雅,分明是谷中主人所豢慧鸟灵禽无疑。遂自怀中取出一封柬帖,向白鹦鹉笑道:“冷云仙子乃师门尊长,不奉传呼,怎敢妄自擅闯?家师致葛仙子的书函在此,有劳仙禽代为转呈,葛龙骧就在谷中恭候复示。” 

白鹦鹉叫道:“你这人文质彬彬,看来倒不错,我替你说上几句好话便了。”飞将过来,在少年手上衔过柬贴,冲天便起;两翼猛一收束,宛如泻电飞星,投向雾影之下。 

少年暗想,武林人称:“诸葛、阴魔、医丐酒、双凶、四恶、黑天狐”,为正邪两派中十三位出类拔萃奇人。恩师涵青阁主诸一涵,名冠十三奇,学究天人,胸罗万象。但言语之中,提到这位冷云仙子葛青霜时,辄有敬畏之意。自己总疑恩师谦退;此刻冷云一壑,盖代奇人就在目下,少时若有机缘拜谒,倒真要留神仔细瞻仰。 

方想至此处,云雾之中,陡然蹿出一条灰影,扑向少年。那少年骤出不意,大吃一惊,身形微退,双掌护胸,定眼一看,那条灰影是一只长臂苍猿,两眼精光电射,人立壑口,向自己把前爪微招,回身便往来路纵落。少年知是主人遣来接引,方待跟踪纵落,但目注壑下,不觉一怔。 

此时云雾略淡,目力稍可及远,那只苍猿竟在云雾缭绕之中,离壑口约有丈许,凭虚而立;一爪指定足下,一爪不住向自己连招。少年略一寻思,便猜出雾影之中必然尚有石梁等落脚之物。但亦不敢大意,先把真气调匀,向苍猿落足之处缓缓纵去。 

不出所料,那苍猿并非虚空浮立,足下有一根宽只尺许、长达数十丈的石梁,但倾斜颇甚;石上苔藓,又为雾气润湿,滑溜异常。若无绝项轻功,不要说是行走,连站都站立不稳。何况两旁及足下,雾影沉沉,好像除这一线石梁之外,全是虚无世界!少年虽然身负绝学,也凝神一志,未敢丝毫疏忽。轻轻落足石梁,暗用“金刚柱地”稳定身形。那苍猿又朝他低啸连声,顺着石梁,向那无底雾壑之中飞驰而去。 

少年提起真气,施展轻功,紧随苍猿身后,把石梁走完。尽头却是一片峭壁,一人一猿,就凭藉壁间的薜萝藤蔓,攀援下降。猿是通灵神兽,人是盖代英雄,险阻虽多,依旧安然超越。穿过两层云带,眼前一亮,境界顿开。 

距离壑底,已经不到十丈,云雾均在头顶。天光不知从何而人,明朗异常,丝毫不觉黑暗。到处修篁老干,翠壁清流,水木清华已极。时值盛夏,天气却凉爽得如同仲秋。几道漱水飞泉,宛如凌空匹练,玉龙倒挂,珠雪四溅。洗得峰壁上的那些厚厚青苔,苍翠慾滴,绿人眉宇。仄嶂云崩,奇峰霞举。少年虽然久处名山,却何曾见过此等琅缳仙境,正在心醉神迷之时,苍猿已自一声欢啸,松却爪中藤蔓,一条灰影自空飞坠。同时壑底的一丛花树之后,也缓步走出一个容光胜雪的白衣垂髫少女。 

少年目睹白鹦鹉及苍猿灵异,虽然见有人来,仍谨守恩师规戒,不敢卖弄逞强。此时壁间藤蔓已稀,暗用壁虎功游龙术,双掌拊壁,缓缓下降。直到离地丈许,才足跟微点崖壁,飘然着地。那白衣少女,也正好走到少年面前裣衽施礼,微笑言道:“小妹谷飞英,家师冷云仙子。适才白鹦鹉雪玉,衔来衡山诸师伯书信,因家师与师姐均早课未了,不敢惊动;又恐师兄在上久候心急,轻身犯险。这一线天云崖雾嶂,再好武功,如非熟路,也极难走。何况诸师伯又非外人,才擅专做主,命苍猿上崖迎迓。顷间家师课毕,阅过诸师伯书信,特命小妹来迎。葛师兄远来辛苦,闻得少时还要再作长行,可愿就随小妹去见家师?” 

少年见这少女,不过十三四岁,云鬟半堕,明慧难描。但一对剪水双瞳,神光炯炯逼人,柳眉之间,英气亦似嫌太重,说话神情大方已极,丝毫不带女儿家羞涩之态。忙亦拱手答道:“葛龙骧奉命远来,拜谒葛仙子,既承宠召,便烦师妹接引。” 

谷飞英嫣然一笑,回身引路。转过几丛茂树奇花,眼前一片排云翠壁。壁下薜萝纷拂之间,有一绝大洞穴,飞英侧身携客人洞。 

少年见过洞府,石质白细,温润如玉,并有一种极淡极雅氤氲幽香,隐隐袭人。到得丹室门口,少年驻足不敢再进,飞英一笑进室叫道:“师父,衡山诸师伯门下的葛师兄,在门外求见。”但听得一个极为柔和清亮的口音笑道:“叫他进来。” 

飞英出室,招同少年人内,低低说道:“云床上面坐的就是我师父冷云仙子。” 

少年整衣肃容,恭谨下拜道:“衡山涵青阁诸阁主门下弟子葛龙骧,叩见葛老前辈,并代家师问安。” 

座上冷云仙子,犹未答言,那只白鹦鹉的清圆语音,却在空中叫道:“要叫葛仙子,什么老前辈,多讨人嫌。你抬头看看,我家仙子老是不老?” 

冷云仙子含笑叱道:“雪玉淘气!我已年过花甲,怎怪人家称老,葛贤侄起来,无须如此拘谨。我与你师父,已有廿年不见,他只道我依旧当年火性,就此一端看来,这别后修为,他却未必如我呢!”话音刚了旋又失笑道:“无端又动好胜之念,廿载蒲团,尘心依然不净。还想什么超凡脱俗,看来这神仙之道,果然虚渺无凭的了!” 

葛龙骧听这冷云仙子的语音口气,极其柔和,哪有丝毫师父所说的刚愎之气。依言起立,刚一抬头,不觉愕然。原来明明听得冷云仙子自称年过花甲,但云床之上,坐的却是一个二十七八、美似天人的道装少妇。 

葛龙骧心头暗忖,自己师父涵青阁主诸一涵也是六十许人。因内功精湛,驻颜有术,外貌看来却是三十四五岁的中年文士。不想这葛仙子,竟比恩师看来还见年轻,真是奇事! 

他方在惊诧,冷云仙子葛青霜妙目微开,两道宛如严电的眼神,直注在葛龙骧面上,在威仪凛凛之中,好似还含有无限的温煦慈爱!葛龙骧亦自全身涔涔一颤,却又说不出所以然来,只觉得好像遇到极亲极亲的亲人一般,自然而然地,从心头油然而生一种孺慕之思,竟恨不得投身冷云仙子怀中,让她怜爱抚慰一番,才觉惬意。 

冷云仙子与葛龙骧目光相对,半晌无言。秀眉微蹙,当年往事,电映心头,倏地一声轻喟道:“大千世界,十二因缘,慾求无我无人,此念何从断法?英儿,你葛师兄千里远来,无物相款,幸喜那雪藕金莲正好结实,可去‘小瑶池’内采摘些来。顺便到‘灵楠居’中唤你师姐,就说我有差遣。” 

飞英方待回身,白鹦鹉雪玉叫道:“英姑你去采那雪藕金莲,琪姑让我去请。” 

冷云仙子回顾葛龙骧,微笑问道:“葛贤侄,我这冷云谷前壑,深有百数十丈,终年雾锁云封,除那一线石梁之外,只有薜萝略资攀援。你随着苍猿来此,衣履不损,轻功已算不弱。你师父那独步武林的‘天璇剑法’和‘弹指神通’,学到了几成火候?” 

葛龙骧恭身答道:“十余年来,蒙恩师朝夕督促,‘天璇剑法’已能熟用变化;‘弹指神通’则以功力所限,恐怕还不到六成火候。来时恩师言道,葛仙子乃当代第一奇人,武功绝世,尚祈不弃弟子愚昧,多加教诲。” 

冷云仙子微微一笑道:“天下各派武功,分途合进,各有所长,何人敢称第一?这是你师父故意谀我之词罢了。不过回想当年,我与他二人,真倒是被武林中推为‘瑜亮’。但这廿年归隐,三山五岳之间,鬼魅横行,连那最称难惹的苗岭阴魔,也参透八九玄功,修复走火入魔的久僵之体,二次出世。江湖中又不知要被这妖孽搅起多少血雨腥风、奇灾浩劫。你师父来书,就是约我同作出岫之云,剪除这些恶魔,并了结当年一段疑案。但他与我所练的‘干清罡气’,均最快还要三年,九转三参的功行才得完满。故而目前只得暂让这些魔头跋扈飞扬,逍遥自在的了。” 

说到此处,室外走进一个绛裳少女,白鹦鹉雪玉就停在她左肩头上,剔翎弄羽。 

冷云仙子向葛龙骧道:“这是我大弟子薛琪,今年二十,长你两岁。” 

葛龙骧口称师姐,恭身施礼,薛琪含笑裣衽相答。葛龙骧暗想这冷云仙子真个奇特,怎的连自己年龄都这般清楚?礼毕抬头,顿觉眼前一亮,觉得此女容光绝美,但又说不出美在何处,宛如姑射仙人、凌波仙子,倏然绝俗出尘,不可逼视。 

冷云仙子向薛琪道:“你衡山诸师伯,因武林至宝‘碧玉灵蜍’被秦岭天蒙寺的悟元大师于远游黄山之时无意巧得,二次再起江湖。但消息外泄,群凶闻风蜂拥攘夺,计划于悟元大师归途之中,在华岳庙一带邀劫。武林十三奇中的崂山四恶与蟠冢双凶,亦均有人打算出手。甚至连苗岭阴魔,都动此念。此实关系我与你诸师伯多年恩怨,不可使其落入群邪之手。故而将你唤来,与你诸师伯门下葛龙骧师弟,即刻启程,赶赴华山,相助悟元大师脱此一险。你干清罡气虽然肤浅,但无相神功业已练成,再带我青霜剑去,与你葛龙骧师弟‘天璇’、‘地玑’双剑合璧,让这妖孽尝尝厉害。只要那苗岭阴魔,遵守昔年誓约,不对后辈出手,双凶、四恶俱不足惧。此行无论成败,即刻回山,那干清罡气功行,丝毫耽误不得。”她说完又转对葛龙骧道:“贤侄华山事后,可往洛阳龙门一带,访寻龙门医隐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一 章 云雾锁深山 猿迓佳客蟒藏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电青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