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电青霜》

第十二章 三蛇生死宴 凄凄月夜现尸魔

作者:诸葛青云

华山在五岳之中,本来就以险称量。但在华山的最险之处,必须由“鹞子翻身”贴壁倒行才能到达的“下棋亭”上,正有一个四十来岁的黄彩秀士,负手望天,似有所待。

突然在那“鹞子翻身”的绝壁之上,援下一条人影,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相貌凶恶壮汉。到了亭上,向黄衫秀士躬身禀道:“启禀魔君,弟子远远望见那贼花子,已向此处走过来了。”

那被称作魔君的黄衫秀士,自鼻孔之内微哼一声,说道:“他居然敢赴我的‘三蛇生死宴’,真算胆量不错!钱三且去准备各物,我在此地等他。”

壮汉钱三领命转过亭后,又复过去了片刻,绝壁顶端有人一阵哈哈大笑说道:“下棋亭”是华山胜景,‘三蛇生死宴’的名称,也着实新鲜别致!其地绝雅,其名不俗,我倒看看是哪位高人对我奚沉错爱?”尾音未收,人已如泻电飞星一般,在绝壁藤蔓之间微一借力,纵落亭前,是个身着百结鹑衣的瘦削中年乞丐。

黄衫秀士见来人身法灵妙,把手一拱问道:“来人可是穷家帮中长老之一,神乞奚沅?”

乞丐抱拳还礼,微一打量黄衫秀士,含笑答道:“不敢当神乞之称,在下正是奚沅。尊驾上姓高名,恕我眼拙!”

黄衫秀士突然一阵放声大笑,笑声宽洪高亮,四山回音,历久不绝。笑完神色倏地一冷说道:“你们这些中原大侠,哪里会认得我这南荒野人,在下复姓端木,单一个烈字。”

奚沅蓦的一惊,不由得又打量这黄衫秀士两眼,诧然问道:“尊驾就是广西勾漏山阴风谷的蛇魔君,铁线黄衫端木烈么?”

黄衫秀土点头说道:“江湖之中,倒是真送过我这么一个‘蛇魔君铁线黄衫’名号,端木烈却之不恭,只得领受。奚大侠大概想不到,请你吃这顿‘三蛇生死宴’的,会是我这个轻易不在江湖走动的亩荒怪物吧?”

奚沅身为穷家帮长老之一,帮中弟子散布天下,耳目极广。

早就听说过广西勾漏山阴风谷中,有这么一位专伏各种毒蛇的蛇魔君铁线黄衫端木烈。但此人足有十年未出江湖,怎会这么巧在关中相遇,并差人投柬请自己到这华山亭,吃些什么“三蛇生死宴”来呢?

自黄山论剑,武林十三奇中不老神仙、冷云仙子及医、丐。

酒等一干正派长老,归隐庐山冷云谷以后的两三年间,辽东双煞、大漠飞熊等几个久未在江湖走动的著名凶人,均纷纷出现。

奚沅这次就是自西北归来,打算去往龙门山天心谷,一访葛龙骧、柏青青夫妇叙旧,并告以最近的江湖状况,与群魔蠢动情形。如今既在此处碰上端木烈这个魔头,他与自己素昧平生,毫无恩怨,倒要看看他突然邀约的用意何在?

他念头打定,遂向端木烈笑道:“今日之会,虽出于奚沉意料,但天下人交天下士,彼此风萍一聚,也是因缘。端木兄不会无故相召,若有见教,尽管请讲!”

端木烈点头笑道:“奚大侠豪迈无伦,果是武林中人本色!

端木烈确实有事请教。且请入亭小坐,我们边吃边谈。钱三!你还不上菜?”

奚沅遂随端木烈人亭坐下,那壮汉钱三用事先备好的炭炉锅碗,一阵忙碌,端来一大碗热腾腾、香喷喷的红烧蛇肉。端木烈首先夹了一块,送人口中,然后举箸让客。奚沅哪能示弱,人口一尝,不由赞道:“这是百年以上的追风乌梢,此蟒华山不产,端木兄可能还是从远处带来。奚沅口福不浅,先行谢过!”

端木烈微笑说道:“这条追风乌梢巨蟒,是我途中所获,来得还不算远。奚大使,你再尝尝这第二碗菜!”

壮汉钱三又端来一只绝大海碗和两个小碗,海碗之中汤呈rǔ白色,香味极浓,碗底却有只一尺来长,项有四足,腹形如袋,活像一具四统琵琶的异种毒蛇。

奚沅仔细端详,抬头问道:“这像是浙东的琵琶蛇?端本兄果然不愧‘蛇魔君’之称,我这弄蛇花郎,委实要退避三舍了。”

端木烈自怀中掏出一只白色玉瓶,向自己面前的那个小碗之中倾出少许葯粉,然后用匙取汤,略一调匀,喝了一口说道:“奚大侠眼力不错,此蛇确是在浙东三门所获。若不是要请你这等高人,端木烈还真舍不得烹以飨食。这琵琶蛇汤风味绝佳,奚大侠怎不尝试尝试?”

奚沅知道这碗琵琶蛇汤是整只煮熟,并未去毒。倘无解毒之术,空对美味却无法下咽,同时也等于被人较短,丢了颜面。尚幸穷家帮中人物,无不善克蛇虫,除去像大巴山密林之内所遇金钩毒蝎那等罕见怪物之外,普通毒蛇倒还难不住自己。遂也自腰间取出一块草葯,和人汤中。喝了两口,果然觉得这琵琶蛇汤鲜美已极,风味之美,简直胜过一切三蒸五炙的龙羹凤脍。

就在奚沅饮汤之际,钱三又端来两个大白瓷盘,上覆巨碗,分放二人面前。瓷盘的盖碗之中,应该扣的是两条奇毒活蛇,以备双方各显功力,将蛇制死以后再去烹调。照他第一碗红烧乌梢毒蟒,第二碗清炖整只琵琶蛇的情形看来,这盘中所盖必不是寻常之物。但好在端木烈身为主人,且先看他怎样动作,再行相机应忖就是。

端木烈日光先往两只大瓷盘上一瞥,眉间突然笼聚杀气,但一闪即隐,向奚沅淡淡笑道:“奚大侠,这第三道菜在未用之前,端木裂有一言相询,务望奚大侠要尽举所知以告!”

奚沅从端木烈淡漠的笑容之后,已经感觉到有一种冷森森的杀气。心头重生再一盘算,委实与此人毫无仇怨可言。遂一面留心警戒,一面哈哈大笑说道:“别说奚沅与端木兄素昧平生,毫无恩怨。纵然有甚关联,大丈夫光明磊落,事无不可对人言。端木兄有话请讲,奚沅但有所知,无不奉告!”

端木烈双眉轩动,那股杀气又复微微一现,目注奚沅问道:“端木烈有一位结盟兄长,江湖人称赛方朔骆松年,已有多年不见。此次端木烈为践一桩旧约,再出江湖,特到幽燕一带寻我盟兄,但已音讯全无。奚大侠侠踪遍及宇内,可曾有所见闻么?”

奚沅心中方自恍然,知道一场恶斗恐怕无法避免,也把神色一冷,说道:“端木兄,你这位盟兄人品不太端正,奚沅曾在云南会泽与他见过一面,并在乌蒙山归云堡主独杖神叟万云樵的后园之中,被他隔墙暗算,中了一枝苗人吹箭。”

端木烈目光越发冷酷,缓缓沉声问道:“你们这干假仁假义、沽名钓誉的自命侠义道中人物,就为了这点嫌隙,便追踪到苗岭深山,倚众行凶,把我盟兄砍去四肢,并几乎把人打成肉泥一般……”

奚沅不等他说完,正色说道:“端木魔君,你休得含血喷人!

那种残酷手段,普天之下只有一人能够做得出来!

端木烈“哼”了一声,问道;“是谁?”

奚沅说道:“是号称天下第一凶人的黑天狐宇文屏,在苗岭深林惨杀赛方朔骆松年,并夺去骆松年窃自我们身边的碧玉灵蜍和毒龙软杖。”

端木烈微一思索,点头说道:“照那手段之毒,确有几分像是黑天狐宇文屏所为。但端木烈怎知不是你们挟夺宝伤人之仇,害死我盟兄,而故意嫁祸到那行踪飘忽、无迹可寻的黑天孤身上?”

奚沅冷笑说道;“你如这样想法,何必多话?奚沅一身在此,悉听尊便就是!”

端木烈脸上神色突然一缓,微带谲笑说道:“为我盟兄之事,少不得要与奚大侠比划比划!但我这‘三蛇生死宴’尚未吃完,主人之道未尽,不能对客无礼。我们吃完后再说!”

奚沅越看越觉得这位蛇魔君铁线黄衫端木烈冷静阴沉无比。

眼光在诡谲机灵之后,时常流露一种极冷极毒极凶极辣的神色,真像是一条毒蛇一般。与他隔桌而坐。身上自然而然地起一身耸栗,毛骨悚然!再者蛇魔君请自己吃那瓷盘之中所盖之物,知道必是一桩极难考验,甚至藏有莫大危机。不觉之间暗中提起一口混元真气,弥漫周身,并特别防护几处致命大灾,凝神注目,看那蛇魔君有何动作。

蛇魔君见到奚沅的戒备情形,晒然一笑,伸手便把自己面前那大白瓷盘的上覆巨碗,轻轻地揭开。

巨碗一揭,碗中所覆的果然是条活蛇!蛇长不到二尺,细如小指,但色泽极为怪异,淡黄之内,隐泛金光!在白瓷盘中蟠成一堆,一颗三角锥形、比身躯大约一倍的怪头,昂起好高、当额一只独目,时开时阖,精光炯炯,注定端木烈。口中紫色的蛇信不住吞吐,时合时张,并还时作“嘘嘘”吹竹之声。

奚沅悚然一惊,这种奇形毒蛇自己虽未见过。但却久闻其名,叫做“独目金蛇”。只有极潮极浓的沼泽地区之中偶有生长,奇毒绝伦,噬人无救。但那一只独目,却是起死回生的无上疗伤和解瘴妙葯、想不到居然被这位蛇魔君一捉两条,养来当做今日这“三蛇生死宴”的主要活菜,考较自己。

平心自忖,对这条“独目金蛇” 真有点消受不了,这场面却怎样圆法?奚沅正在为难,端木烈已向他说道:“奚大侠,这独目金蛇,可比先前的追风乌梢及琵琶蛇难捉得多,生吃尤为味美。端木烈敬完你这最后一道菜,便要讨教几招名家手法了。”

说罢,微伸左手,在那条小小金蛇眼前作势一晃。

那金蛇本是极其的毒之物,长日关在不见天日的竹筒之内,一旦放出,本来已在蓄威作势,哪里还禁得起这样撩拨?

三角锥形蛇头一昂,森森怪口怒开,飕的一声,宛如石火电光般自瓷盘之中飞起一条金线,赛过一道映日虹霓,便自咬在端木烈的左腕之上。

奚沅心知如被这种独目金蛇咬中之人,无不立时强烈*挛,全身麻痹而死。但目前怪事忽生,那金蛇咬中端木烈后,*挛抖颤的,却是它非人!端木烈面含狞笑,注视着腕上金蛇,那金蛇周身皮鳞不停地急剧颤动,独目之中也凶光渐敛,露出一种乞怜之色。

端木烈缓伸右手捏住蛇颈,取下金蛇,左手却以一根三寸来长的银针,往金蛇独目之旁一刺一剜,取出蛇目,然后竟把那条活生生的金蛇塞入口中,连皮带骨地嚼了个血肉横飞,津津有味!

奚沅知道端木烈是预先在腕上涂了制蛇之物,故示神奇。但见了他这副生吃活蛇的狞恶神情,也不由得自心底直打寒噤。心想自己囊中灵葯,别说毫无把握制伏这独目金蛇,就算能制,像这样的带血生吞,也确实没有这样好的胃口。

端木烈真不愧“蛇魔君”之称,就这片刻光阴,业已把一条独目金蛇嚼得只剩点蛇尾。刹那间,金蛇俱尽。端木烈竟像意犹未尽,舔了一下嘴chún,向奚辕谲笑说道:“奚大侠怎的不用?这独目金蛇确是人间绝味。尤其带血生吞,更具滋补之妙!不是端木烈夸句海口,除了今日宴上,便踏遍天涯也未必能尝一脔呢。”

奚沅双手一拱,摇头笑道:“尊驾伏蛇之力与这胃口之佳,大概除了黑天狐宇文屏以外,可称当世独步。奚沅无此口福,甘拜下风!”

端木烈为人极工心计,在这两条独目金蛇之上均已做了手脚。自己方才所吃这条,事先业已设法诱蛇接连噬死九只野兔与一只山狐,把它腹中毒液消耗掉了十之七八。奚沅面前盘中的那条,却原封未动,并且是条雌蛇,性情更为凶毒。但万密一疏,却未想到自己那副连皮带骨生吃活蛇的狞恶之相,令人大已恶心,奚沅居然宁可低头甘拜下风,而不愿效法自己一样食用。

这一来,倒真把个端木烈僵住,人家认输不吃,怎奈他何?

毒计未售之下,凶心又起、慑人心魂的一阵阴森冷笑起处,轻轻一跃,已到事外,戟指奚沅说道;“我以天下绝味相待,想不到你居然如此不识抬举?贼叫花!且出亭来,你家端木魔君,与你换换口味!”

奚沅自从听说这端木烈与那惨死在黑天狐宇文屏手下的赛方朔骆松年是八拜之交,就知道一场恶斗无法避免。如今见端木烈出亭挑战,倒觉得反正非拼不可,早点决裂也好。

端木烈见奚沅出亭,狞笑说道:“穷家帮素以杖法称雄,我就在你们镇帮杖法之下,把害我盟兄骆松年之仇,与今日不识抬举、藐视我端木烈之事,一并结算!”

奚七听他要用兵刃,心内顿时一宽。崖边有的是高大绿竹,随手折断一根,去掉枝叶,向端木烈笑道;“尊驾这生嚼活蛇,奚沅实在敬谢不敏!若嫌失礼,当面谢罪。至于骆松年之事,我话早说明,你既不信,多辩无益。奚沅借竹代杖敬领高招。端木魔君,你怎的不亮兵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三蛇生死宴 凄凄月夜现尸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电青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