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电青霜》

第十四章 委曲为求全 万丈冰原消误会

作者:诸葛青云

荆芸听杜人龙分析得头头是道。忍不住插口问道:“青青师姐与我六师姐最为投缘,五师兄说她要找亲近之人,倾吐所受满腹委屈,怎的并未见来?”

杜人龙笑道:“我方才只是以普通女孩儿家论,青青师姐则与众不同、她那性格是强中之强,与三师兄的这段美满良缘,又是武林传为佳话、人人艳羡的神仙眷属。一旦平地风波,情天生障,请想她怎敢把这自认为莫大羞辱、极不光彩之讯,先告诉我们平辈的师兄弟姐妹们?必然要找更亲近的……”

话犹未了,谷飞英点头插口说道:“五师兄越分析越合情理,越猜也越近事实,你是说青青师姐去了庐山冷云谷么?”

葛龙骧闻言蓦地一惊,暗骂自己大概真是急昏,怎的连庐山冷云谷岳父龙门医隐之处,均未想到?

杜人龙摇头说道:“满腹辛酸,庐山谒父,这当然是可能途径之一。不过我据青青师姐的平素性格判断,甚至于在她老父面前,都不愿提及此事。最比较接近事实的,还是我方才所分析最后一途,直接赶赴大雪山玄冰峪,单人独剑,邀斗心目中的情敌冉冰玉。而且败了还好,她定然苦练绝技,再图报复。倘若万一得势,不怕三师兄伤心,我要作个惊人判断,青青师姐极可能在毁却情仇之后,把忍蕴已久的伤心痛泪付诸一流,然后抛下一切,横剑自绝。”

杜人龙越说越忘了顾忌,谷飞英、荆芸听得都有些入耳惊心,生怕葛龙骧禁受不住。两人均自暗使眼色,命杜人龙不要再作这些颇为刺激的凭空判断。但偷眼看葛龙骧时,却反而神色平静起来,正在相顾诧异,葛龙骧已自说道:“五师弟为此事所作分析,均极其近情事理、但你认为最可能的最后一途,我却认为最不可能!”

杜人龙诧然问故,葛龙骧皱眉说道:“你青青师姐根本不认识冉冰玉、幽壑以内发生误会之时,彼此又一语未通,她怎知道人家是七指神姥的弟子而跑到大雪去横剑寻情仇呢?”

杜人龙自鸣得意地分析了半天,闻言不觉默然。葛龙骧又苦笑一声说道:“她真要去往大雪山中,倒也好找。如今却茫茫海角,渺渺天涯、难道真教我葛龙骧就这样的有口难分,毕生负义?”

奚沅听了半天,委实觉得此事大伤脑筋。但如今见众人一齐弄得心烦起来,遂含笑慰道:“是非终有别,拂逆不须掠:龙骧老弟平素行事宽仁厚德,上沐天庥。你们这一对神仙眷属,纵然梢受折磨,到头来必定依旧月圆花好。依我之见,不管四妹是否会去庐山。我们也应该先到冷云谷一行,一来天心谷既出此事,龙骧老弟不能不禀告你恩师及龙门医隐柏老前辈;二来不老神仙的先天易数,多少可为我们指点迷津。不是比这样乱猜乱急要好得多么?”

众人闻言,一齐觉得自己在武功方面虽然成就颇高,但遇上大事,究竟不若奚沅老成持重想得周到。杜人龙第一个鼓掌赞成说道:“我只顾自作聪明,真忘了渚师伯灵验无比的先天易数。但各位师伯、师叔闭关潜修,是否允许我们相扰?不要到了地头,对着冷云谷的一壑冷云空自发愕才好。”

谷飞英笑道:“五师兄又作无谓多虑,冷云谷是我受恩师抚养教育之地,一草一石均所身经,难道还怕找不到下谷去处?”

计议既定,葛龙骧等天心四剑加上侠丐奚沅,共计一行五人,遂自甘肃乌鞘岭赶往庐山冷云谷。

甘肃,江西虽然相距颇远,但五人全是一等一的劲功。葛龙骧更是爱侣难寻,沉冤待雪,一路上哪得不放足脚程?约有十日左右,便已由湖北小池口过江,见那有“天子都”之称的庐山,雾郁云封,隐隐在望。

除了奚沅之外,葛龙骧等四人默计自黄山论剑诸老归隐以来,不见师颜已有三载如今冷云一壑就在目前,但来谒恩师,不是陈述这行道三年来有何重大建树,却是风波骤起,求指迷津。尤其是葛龙骧心中,简直觉得惶恐已极。

过得黄石岩,便见双剑峰巍然夹立,冷云谷中站着一个姿态曼妙如仙的青衣女子。谷飞英老远便即认出,那是在黄山始信峰头,对自己和玄衣龙女柏青青呵护救命之恩的风流教主魏无双,不由提气高呼一声“魏姐姐”,两个纵步,便自当先扑去。

葛龙骧见魏无双也正伫立遥望,并向自己一行招手。那神情分明是早在谷口等待,以为爱妻柏青青果在谷中,不由沉吟,少时这番解释,究竟应该怎样开口? 

众人到得冷云谷旁,相互施礼。魏无双手挽谷飞英,向葛龙骧笑道:“龙弟弟,你这位坐怀不乱的柳下惠,怎地也闯下了风流罪过?那位来自大雪山的冰玉美人,究竟美到了什么程度?你魏姐姐真想看上一看。”

葛龙骧见魏无双三年不见,出落得更俏更美。但一见面便对自己谑以词锋,不禁大皱眉头,知道这位曾与自己偎肌贴肉,一夜风流未下流的魏姐姐,辩才无碍,语利如刀,千万招惹不得。方想避开话头,请她转禀恩师,准自己五人下谷参谒,但忽然心头一惊,诧然问道:“魏蛆姐,昔日大雪山中,冉冰玉只与我一人相识。此次虽生莫大误会,但青妹和她一语未交,怎知她是大雪山七指神姥的弟子?”

魏无双一笑道:“你那位玄衣龙女,亲眼看见薄幸郎负义变心,一怒出走之时,路遇冉冰玉未杀完的西昆仑星宿海黑白双魔门下弟子,才知你怀中所拥的白衣美人,是来自西藏大雪山中……”

葛龙骧想起自己发现身中透骨神针的另一具黄衣尸体之事,恍然顿悟。不等魏无双话完便自急急问道: “照姐姐这样说法,青妹人在谷内?”

魏无双看他一眼,摇头笑道:“天心谷唱随啸傲,你怎地还没有彻底了解玄衣龙女?丈夫变心,跑到老父面前撒娇使气,那是寻常世俗女子所为,不是你傲骨冰心的青妹行径。”

葛龙骧被魏无双逗得哭笑不得,央声说道:“魏蛆姐,小弟心内如焚,你别再急我!青妹倘若未到冷云谷,恩师的先天易数纵然再妙也推算不了这样详细。”

魏无双说道:“你的那一位,来是来过,但连她老爹爹全未求见,只把详述此事经过并痛责阁下负心薄幸的一封长信,投下谷中,便自……”

葛龙骧想到坏处惊魂皆颤,俊目之中,珠泪莹然,抢着问道:“姐姐,便……便自怎……样?”

魏无双又瞟他一眼,依旧不慌不忙地说道:“瞧你如今急得这副样儿,当初不馋嘴多好?对了,把你这老姐姐叫得亲热一点,我便痛痛快快地告诉你伊人何处。”

杜人龙等人,见这位平素老成,道貌岸然的师兄,遇到了魏无双,简直啼笑皆非,不禁一齐有点忍俊不禁。

葛龙骧看魏无双的轻松神色,虽暗料爱妻不至有甚不幸,但真相未明,毕竟心乱如麻、苦笑连声,向魏无双一揖到地叫道:“姐姐!好姐姐……”

魏无双摆手笑道:“够了!够了!这两声要是被玄衣龙女听到,可能又是一场醋海风波。而且你这样愁眉苦脸叫好姐姐,做姐姐的听着,却实在并不好受。”

谷飞英掩口葫芦,推了魏无双一把笑道:“魏姐姐,别再取笑,你看三师兄业已被你逗得俊脸通红。假如你是敌人,他不以散花手法加弹指神通,让你吃上莫大苦头才怪,青青师姐来此投书以后,究竟何往?我们大家都等着听呢。”

魏无双向葛龙骧笑道:“事情确实闹得不但不小,而且难辩之极,但总须慢慢设法解决。我是看你满面愁容,焦急过度,特地说几句笑话,让大家略为缓和情绪、要知道积郁伤肝,再好的武功,也禁不住病魔侵扰,你那一位,今日远赴边陲,假如中途病倒,真要弄得不可收拾呢。”

葛龙骧吃了一惊,问道:“青妹难道已去西藏大雪山中向人无故取闹?”

魏无双“哼”了一声,说道:“你认为是无故取闹,但在玄衣龙女心中认为是仗剑寻仇,她要斗杀冉冰玉之后,横剑自绝。令你这薄幸负义之人两头落空,抱撼终身,情天难补。”

葛龙骧“咳”的一声,右足重重一跺, 向魏无双说道:“多承姐姐指教,青妹既然负气前往大雪山,我必须立时赶往,解释误会,并阻止地胡乱肇事。姐姐替小弟代叩恩师。师母及诸位师叔金安,我立时动身,不再妄渎老人家们的清修了。”

魏无双看了一眼山石上被葛龙骧跺出的足印,笑道:“慢走慢走,你不下谷参谒你恩师,你恩师却已有渝传下。”

葛龙骧听说恩师有谕,肃容恭聆。魏无双说道:“不老神仙、龙门医隐均对此事一笑不理,法谕是你师母冷云仙于所传,命六妹,七妹暂留谷中。奚兄也来得正好,独臂穷神正要叫白鹦鹉雪玉传柬穷家帮中找你,你们三人可由六妹引路下谷。至于龙弟弟和五弟,却要略为得罪,冷云仙子把一桩难办透顶的差事,交我全权处理。由此前往藏边大雪山,漫漫万里长途,一切可得听我这老姐姐发号施令呢。”

葛龙骧此时方自恍然,怪不得魏无双香肩之上,居然小负行装,原来师母派她主持调解此事,暗想爱妻落人黑天狐宇文屏手中之时,性命等于是魏无双所救,一提起这位姐姐来,总是感激得沦肌陕骨。由她开导,确实是最好人选。而且魏无双足智多谋,万一柏青青已与七指神姥师徒闹翻,自己真还想不出怎样应付。遂又是一揖到地说道:“有姐姐主持大局,再困难的事也可迎刃而解,小弟先谢过。”

魏无双“哟”了一声,说道:“三年不见,龙弟弟居然会灌迷汤。但这一套别对我来,留着对你那位青妹妹屈膝赔罪之时,再慢慢施展。”

谷飞英噘着小嘴说:“我早就想看看从来没有见识过的冰天雪地,七妹也正想去往潮海流沙,一温儿时旧梦、却偏偏要把我们留在冷云谷中作甚?青青师姐之前,多两个人劝不也好么?”

魏无双笑道:“六妹,七妹,不要不知好歹。冷云仙子留七妹,是怕她在天心七剑中功力最弱;留你则是对乾清罡气有进一步的心传。诸位老人家既已归隐,这种旷世奇缘极其难得,不比跑那万里长途,去到穷边绝塞的冰天雪池之中挨冷受冻强得多么?”

杜人龙闻言笑道:“七妹身兼龙门医隐柏师叔及卫天衢卫老前辈的两家之长,天心七剑之中,应该数我最弱才对。怎地诸位老人家这种殊恩,降不到小弟头上呢?”

魏无双笑道: “冷云仙子早就知道你会有这句牢騒,特地命我传谕,说是前次独臂穷神小住冷云谷之时,葛仙子曾赐你一幅‘万妙归元降魔杖法后十七招图解’,不久便到开视日期。再若能在黑天狐宇文屏手中,把毒龙软杖夺回,还不是照样纵横天下?”说到此处,面容一整又道:“大雪山玄冰峪七指神姥武学超凡,不在几位老人家之下,性情颇亦喜怒无常。青妹强行之久,她此去因在急怒之中,一切举措均未免失常,还不知会生出多大祸瑞,亟待收拾。我们遵从法谕,暂作小别了吧。”

不提魏无双、葛龙骧、杜人龙万里西行和奚沅。谷飞英、荆芸至冷云谷参谒诸位长老之事。且先表述那位情天生变、柔肠寸断的玄衣龙女。

柏青青自在龙门的幽壑之中,发现丈夫葛龙骧居然把一个白衣美貌少女抱在怀中亲吻,并在人家身上胡乱摸索,这种旖旎风光,看在自己眼中,哪得不柔肠寸断,芳心慾碎?而最令人无法忍耐的是,葛龙骧明明听到自己发话责问,并曾微抬眼皮看了自己一眼,却仍不但不加解释,反而把怀中美女楼得更紧。一怒之下,回到天心谷中,略为收拾随身所用各物,出走以后,因夫妻平日爱情过深,一旦生波,伤心自然也较常人更甚。

柏青青刚强特甚,眼中点泪全无,但心头却感觉到一片茫然,空空洞洞,说不出来的难过已极。正在思潮起伏得如同乱丝一般,不知道自己离谷以后,究竟应该怎样做法之际,突然听得有一人在顿足自语叹道:“我师兄弟三人,奉命自西昆仑星宿海远下中原,探听武林各派情形。不想来到龙门,天心谷尚来找到,便遇到大雪山玄冰峪七指神姥的门下弟子。两位师兄全丧生在那丫头掌下,剩我一人却怎样回转昆仑,在师祖修罗二圣前交代?”

柏青青一听方自恍然,那白衣女子原来就是大雪山求葯之时,慨赠葛龙骧“朱红雪莲实’的七指神姥弟子冉冰玉。自己当日就觉得颇为奇怪,冉冰玉在萍水相逢之下,竟肯把这类功能起死回生的稀世灵葯平白送人。此时回想起来,分明这冉冰玉也荡妇婬娃一流,与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委曲为求全 万丈冰原消误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电青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