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电青霜》

第十五章 九仞苦为山 难测风波亏一篑

作者:诸葛青云

白鹦鹉雪玉的这几句传言,简直如晴天霹雳,震得魏无双心神无主,双睛茫然直视,难发一言。

雪玉在当空几个盘旋,见魏无双无言,遂叫了声:“魏姐姐,二十年后再见!”双翼微束,一点银星便往云蓊雾郁的冷云谷中飞般而入。

魏无双一时急昏,被白鹦鹉这一声“魏蛆姐”又复叫醒,蓦然记起一呈,赶紧捡起一块石子,闪电般的抛向谷中,并强提真气传声叫道:“雪玉回来,我还有事托你!”

少顷以后,雾影之中又飞起一点银星,白鹦鹉雪玉盘空一匝,落在魏无双左肩。魏无双轻轻抚摸那雪羽灵翎,含笑说道:“葛龙骧师弟,身陷西昆仑星宿海黑白双魔手中,大雪山玄冰峪七指神姥师徒与柏青青师妹,杜人龙师弟虽已往救,人手仍嫌太薄。几位老人家既然闭关,则必须另外请一两位能帮黑白双魔的绝世高人才好。东海罗岛邴,卫两位老前辈功力超凡,最为理想。但路途太远,我纵然拼命奔波,也必误事、你是通灵神物,飞行绝快,若能代我去走一趟东海,我便先行赶到昆仑,请七指神姥等人宽心稍待。”

白鹦鹉雪玉偏着头儿叫道:“不老神仙的先天易数真灵,他说找还有两趟远路要跑,另一趟我知道是后年中秋的黄山论剑,却想不到居然还要跑趟东海。去一定去,但得先禀告主人葛仙子,西昆仑路远,魏姐姐先走吧!”

魏无双实在心悬葛龙骧安危,听白鹦鹉雪玉已允去请邴浩、卫天衢二人,也顾不得自己长途劳顿,立即再踏万里征途,奔向西南疆西昆仑星宿海而去。

星宿诲有二,一在青诲省境,泉水百泓,沮泻散涣,履高下瞰,灿若列星,故又有“星宿海”之名,俗称“黄河之源”。另一处则在新疆南境喀喇昆仑山之西,冰峰百丈,绝壑干重,无数怪石列于弥漫云雾之内,宛如繁星列宿。常人足迹固难到此,即身怀极好武功,偶一失足,照样有死无生,故而又号“修罗绝域”。修罗二圣黑白双魔所居,乃是后者。

麻面鬼王呼延赤、活尸邬蒙二人,因倚仗身有御寒灵葯,并为掩蔽行迹,甘受“子午寒潮”冻体之苦,远从百里以外,就自那幽深冰谷之中潜进七指神姥“九宫玄冰大阵”的“死门”之内。巧遇葛龙骧不识生克厉害,妄用本身纯阳真火硬抗“子午寒潮”,以有限纯阳敌无穷无尽的万载玄阴,自然越来越觉阴盛阳衰,奇寒难耐,终于除了用“乾清罡气”护住心头一点微温之外,人已几乎等于冻死。

活尸邬蒙相貌虽恶,心地颇好。想起当初远下中原,若非葛龙骧、柏青青等人相助,自己早在蟠冢山黄岭头丧生于青衣怪叟邝华峰掌下、所以发现被”子午寒潮”冻僵之人竟是旧识葛龙骧,立以师门御寒灵葯“温元护心丹”,喂他服下,并与师兄麻面鬼王力争,插剑留书,将葛龙骧带回西昆仑星宿海。

黑白双魔,一名黑修罗公孙丑,一名白修罗宫玉。因四十多年以前,遭遇一次挫折,从此埋首穷边,苦心精研绝技,并教导自己弟子麻面鬼王呼延赤,活尸邬蒙、雪衣无常段子超等修罗三鬼,如今自觉势力养成,所练修罗绝学成就极高,足与中原各派一争长短,并雪洗昔年挫折之耻,遂派遣三代弟子多人,分赴中原,探测各派动静。

获得归报武林十三奇多半归隐,公孙丑及宫玉已觉扫兴,再加上龙门山幽谷三名三代弟子死在七指神姥门下及天心谷主人玄衣龙女柏青青手中,黑白双魔哪得不怒气冲天?立派麻面鬼王呼延赤、活尸邬蒙往大雪山玄冰峪,邀约七指神姥至星宿海一会,先夺“西疆霸主”之号,然后亲率二、三代弟子创教中原,使修罗武学,光扬天下。

呼延赤,邬蒙把葛龙骧带回西昆仑星宿晦之际,黑修罗公孙丑。自修罗宫玉两个老魔,正在“修罗宝殿”之内盘膝静坐。麻面鬼王呼延赤躬身祟告,业已留书邀约七指神姥三月之内来此一会,并凑巧发现洛阳龙门天心谷主葛龙骧在七指神姥的“九宫玄冰大阵”之中,被“子午寒潮”冻僵。因其妻玄衣龙女柏青青,曾系本门三代弟子一人,故一并带回请师尊发落。

活尸邬蒙身是次徒,自然要由大师兄禀报师尊。但听麻面鬼王呼延赤这样说法,知道不妙。还未来得及开口,右坐的自修罗宫玉已把两条雪白龙眉,微微一扬,冷声说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他妻既伤我门下弟子,可自灵石洞口摔入星宿海内就是。”

邬蒙知道星宿海怪石森列,灵石洞口与之相去又达百丈有余。别说葛龙骧全身冻僵,知觉未复,就是他神智清醒之时,也必粉身碎骨,无法逃生。而且师尊话一出口,从无更改,葛龙骧似已名注枉死簿中。但自己要把葛龙骧带来之意,目的本在利用此地特有的“灵石温rǔ”及师尊的“一阳丹”为他疗冶寒毒报恩,如此一来,岂非大悖初衷,恩将仇报?

万般无奈,邬蒙只得硬着头皮,躬身说道:“启禀师尊,这葛龙骧当年在蟠冢山黄石岭,曾自青衣怪叟邝华峰手下救过弟了……”

白修罗宫玉不等邬蒙话完,便自冷冷问道:“你莫非想替他求情?难道修罗门下弟子,能够白死不成?”

邬蒙见事已至此,索性朗声答道:“弟子哪敢为对方求情?不过一来这葛龙骧昔日对弟子有恩;二来他是被‘子午寒潮’冻僵,不是弟子与师兄之力擒来。乘人之危杀之似乎不足为武!”

白修罗宫王“哼”了一声尚未发话,那坐在左首听了半天未出一言的黑修罗公孙丑,却微翻眼皮说道:“邬蒙说的第一点不成理由,第二点却颇有理由!依你之见,应该把这葛龙骧怎样处置?”

活尸邬蒙脸上一片湛然神光说道:“请师尊恩赐一粒‘一阳丹’,弟子替他冶好身中寒毒,略以报恩,等他武功复原以后,就在这修罗宝殿之前,仗师门传授再擒此人,交由恩师处置。”

黑修罗公孙丑一阵朗声大笑,震得殿宇摇晃,笑毕说道:“你是修罗门下,应知我所立规戒、任何想得‘一阳丹’之人,必须要能逃出老夫一掌!”

邬蒙点头答道:“恩师休看此人年轻,但已得不老神仙诸一涵真传.或能逃得过恩师三掌以下。”

自修罗宫玉目射精光,看了邬蒙一眼说道:“他若能敌我弟兄任何一人三掌,你是否擒得住他?”

邬蒙慨然答道:“弟子救葛龙骧,为的是报昔日之恩;擒葛龙骧,则为的是复今日之仇!师门威望所关,必当竭尽所能,拼死为战!”

黑修罗公孙丑一阵点头人笑说道:“想不到修罗门下,居然出了一个你这样恩怨分明之人,总算难得!这粒‘一阳丹’,你且拿去,配以灵石温rǔ,使他寒毒尽祛。功力全复以后,再带到修罗殿前,吃我三掌!”

邬蒙听大师尊黑修罗公孙丑此语出口,知道葛龙骧性命已可暂时保全,遂接过那粒“一阳丹”,谢了师尊。抱起一息仅存,知觉尽失的天心谷主葛龙骧,回转自己所居之处,一到室内,赶紧命人准备一大盆冷水,将葛龙骧除了口鼻以外,全身浸在冷水之内。哪消片刻,水面立结微冰。邬蒙破冰抱起葛龙骧,吩咐再换冷水。接连换了七盆冷水过后,第八盆上,把葛龙骧浸入水中,水虽仍然奇冷砭骨,但已不再结冰。邬蒙遂抱起葛龙骧,赶往星宿海之上的灵石洞内。

这灵石洞,在一座刺天峰的近峰顶处,峰下千寻绝壑,终年云蓊雾郁,而在云涛雾海之中,又有不计其数尖锐如刀的嵯峨怪石,隐现森列。自峰顶俯观,绝似一壑白云,无数列宿,“星宿晦”之名也由此而得。

邬蒙人洞以后,把葛龙骧放在—·池色如黄晶、微温而并不太热的“灵石温rǔ”之中,自己守候在旁,每隔一个时辰,开动调节机关,将“灵石温rǔ”略为增加热度。七个时辰过去,“灵石温rǔ”业已加热别人手难入程度;满室水汽蒸腾,葛龙骧口中方自发出呻吟之声。

邬蒙手法绝快,葛龙骧才一出声,立刻将其提出“灵石温rǔ”,把那一粒朱红如火的“一阳丹”,替他塞人口中,和声说道:“葛小侠,你被九宫玄冰大阵之中的‘子午寒潮’冻僵,现始恢复知觉,但在体内寒毒尚未全数驱除净尽以前,千万撇除一切杂念,听任所服灵葯随气血自然流走全身.等到四肢百穴之间突然感觉一阵奇热如焚之际,立调本身‘玄武煞气’、‘寒灵丹精’,使阴阳二气归一,走‘九宫雷府’,度‘十二生楼’。只要升至‘玉枕’,冲破‘生死玄关’,便还你安然自在与一身内家功力了。”

葛龙骧虽在极热的‘灵石温rǔ’之中浸泡了那么久,但身上觉得仍自骨髓以内往外直冒丝丝冷气,寒颤不休。直等“一阳丹”以后,丹田升起一股暖意,才觉得略为舒适。他因不知身在何处,只听邬蒙口音似生似熟,慢慢张目一看,认出竟是昔年所交西昆仑门下活尸,不由神色一惊。但他深知利害,微微惊愕以后,立即重闭双目,照邬蒙所说,先求尽驱寒毒.其他均等自己功力完全恢复再问。

葛龙骧在灵石洞中,由活尸邬蒙守护,慢慢驱除寒毒之事,暂且不提。那位柔肠寸断的玄衣龙女柏青青与一片纯真的冉冰玉二人,此时业已赶到西昆仑左近。

原来冉冰玉知道恩师七指神姥性情,极可能随后追回自己。所以特别嘱咐那只通灵雪狒,等自己走后大半日光阴,再将那封邬蒙书柬交出。表面上是请七指神姥往援,其实是想乘恩师未到以前,见识见识这两个与恩师争夺“西疆霸主”的黑白双魔,到底有多么厉害?

赶到西昆仑山下时,二女因对方凶名久著,也不敢小觑敌人。找了一幽秘之处,尽量歇息用功;等到长途飞赶的劳累完全消失以后,再施展轻功往峰上攀去。攀登不到半腰,突然有一片密林之中传出几声令人听来毛骨悚然的凄厉鬼叫。

柏青青、冉冰玉二女,均知修罗门下鬼气森森,所以闻声止步。由玄衣龙女发话,向林内叫道:“林中朋友,何必装神弄鬼?请出一会!”

林内又是一声凄厉鬼哭,悠悠晃晃地走出一人,此人身材极高,约在七尺左右,骨瘦如柴。披着一件雪白长衫,衬着一张驴脸,越发显得其黑如漆。眉毛极浓.双睛深陷、鹰钩鼻、篾片嘴,一望即知是个阴刁险恶之辈。右手握着一根丈来长,核桃粗细的铁棒,目光又冷又毒地觑定二女,拦住去路,一声不响。

柏青青认得他手中那根铁棒,正与活尸邬蒙所用的修罗棒完全一样,知道棒中藏有剧毒银丝,厉害无比!忙把自己得自八臂灵官重子雨的“磁铁五行轮”暗中备好,左手拢住青霜剑柄,抢步当先,当拦路的白衣瘦长之人间道:“我认识你手中所用的修罗棒,你是修罗三鬼之中何人?”

白衣瘦长之人冷冷笑道: “雪衣无常段子超奉命巡山,这西昆仑五十丈以下,任人自在游行,五十丈以上,却不容妄越雷池一步!”

柏青青听他叫做“雪衣无常”,觉得这个外号颇名副其实。因邬蒙留书,是把葛龙骧带来疗治寒毒,用心不坏。所以对这挡住上峰去路的修罗第三鬼戒意虽生,敌念未切。朱chún微启,再度问道:“我们有位同伴,被修罗第二鬼活尸邬蒙带来……”

雪衣无常段子超不等柏青青话完,便自问道:“是不是不老神仙诸一涵的弟子,天心谷主葛龙骧?”

柏青青方一点头,雪衣无常段子超冷电似的目光,又扫视二女全身上下一遍,语音更冷说道:“你们大概一个是玄衣龙女柏青青,一个是七指神姥弟子,想要上峰做甚?”

柏青青扬声答道:“要见公孙丑、宫玉两位前辈!”

雪衣无常段子超突然发出一阵宛如枭鸣的长声狞笑,震得远峰近壑齐作回音,笑毕摇头说道:“武林十三奇,只能在中原称雄,七指神姥也只能在大雪山玄冰峪中自尊自大。到我西昆仑,却容不得你们任性张狂,修罗二圣不是这样见法!”

冉冰玉听这雪衣无常语气之中,敌意颇深,不由发话问:“两个穷边老怪,化外魔头,也有这么多张致!你且说说看应该怎样见法?”

雪衣无常段子超又是一阵狂笑说道:“见法倒也不难,只要你们先偿还我们下三代弟子三条性命,化为厉鬼以后,本无常才以勾魂铁令把你们拘到修罗殿中,再去参拜修罗二圣!”

玄衣龙女柏青青应声叱道:“段子超,你休要口角轻狂。我若非看在与你二师兄活尸邬蒙昔日相识份上,便叫你这雪衣无常立化无常,永坠修罗地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九仞苦为山 难测风波亏一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电青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