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电青霜》

第十六章 天心开正派 神兵绝艺荡群魔

作者:诸葛青云

端木烈气得全身乱抖,一面招呼青蟒退出丈许,避免谷飞英等人的暗器威胁,一面用右手食指屈指成环,放人口中,极其尖锐地连吹数响。立有三四十条毒蛇自草间飞起,往树上蹿去,

这回是前后左右同时进攻:奚沅依旧是用那招“万蜂戏蕊”青竹杖幻起一片青光,中裹千百杖头,一下就把八九条毒蛇点毙坠落。谷飞英、荆芸二女则更比奚沅爽快,天心剑精芒掣处,凌空一挥,便自飞落无数蛇尸,身首异处。

这样杀了八次,树下蛇尸业已堆起盈尺:谷飞英心想若照这样杀法,敢非不到天亮便可把蛇杀完?但四面看处,草丛之间的炯炯蛇目不仅未少,反而较前更多。才知道群蛇还有后援,源源不绝。

端木烈此时口中所吹尖音,也似乎不是单纯音符,逐渐变得有点含着柔和乐律。奚沅等三人知道端木烈又要弄鬼,但猜不出鬼在何处?而草间群蛇仍是方法不变,悍不畏死地三四十条一齐进攻,只得暂撇其他,先自注意防护。

就在两圈耀眼精虹剑气、一团精光杖影,电旋星飞,劈,点、打、剁之下,所坐枯树之中的一根较高细枝,竟然自动慢慢折转,树枝哪里会动?原来竟是一条颜色花纹与枯木完全一致的奇形怪蛇,一开始便隐藏在这枯树之上。

这条酷似枯木的怪蛇,名叫“变色土龙”,色泽花纹能随所处环境而变,并且奇毒无比,人被噬中,并不感觉如何痛苦,但至多顿饭光阴,四肢微麻,便即无葯可救。

荆芸上次用折技代箭并暗藏透骨神针,使端木烈所坐那条硕大无朋的青蟒吃了苦头,颇为得意。如今见端木烈眉梢微聚诧色,竟又催蟒近前,遂想照方抓葯再来一次、一面天心剑舞成一片精芒,挡住树下群蛇进袭,一面却用左手伸向背后,折取枯枝、无巧不巧,正好抓住那条“变色土龙”!任凭它色泽如何酷似枯枝,但人手一握,自与木质有异。

荆芸固然一惊,“变色土龙”更自吃了一惊。荆芸惊的是树上怎会有蛇?“变色土龙”则惊的是对方即已伸手来捉,不能再照原计划缓缓择肥而噬,必须立刻攻敌!所以荆芸左手抓住蛇身,立凝内力往外一甩,只觉左臂以上微微一凉,眼前便飞起一条蛇影。蛇影凌空,哪肯轻饶?右手天心剑光芒突长,虹彩腾辉,一招“高祖斩蛇”便把“变色土龙”砍成两段。

荆芸知道左臂被咬,但因毫无疼痛之感,也未看清所杀是条奇形异种毒蛇、虽然伸手人囊,掏取解毒灵葯,却不在意,口中并自笑道:“奚大哥和六姐小心!这树上怎会有蛇?我已被它咬了一口,不过不麻不痛像无毒。”

三人相背丽坐,奚沅,谷飞英虽然听得身后“唰”地一声异响,但尚未知何故,忽听荆芸说是树上有蛇,她又被蛇咬了一口.不由大吃一惊,还未来得及询问详情,奚沅便先急急叫道:“七妹切莫大意,端木烈既在树上藏蛇,绝对不会无毒,赶紧服下一粒解毒灵丹为要。”

忽听蛇魔君铁线黄衫端木烈咬牙恨声说道:“贼叫花居然有点见识。荆芸贱婢,你又杀了我一条罕世奇蛇,但所得代价是天心第七剑名登鬼录。再好的解毒灵丹也解不了这条‘变色上龙’临死噬人的剧烈丹毒。但等四肢一麻,便即魂归地府。你如今那只左手不大自在了吧?”

荆芸此时业已摸出了一粒龙门医隐用千岁鹤涎及朱藤仙果合炼的解毒灵丹,塞进口内,以为此丹连黑天孤宇文屏的“万毒蛇浆”均可解救,区区蛇咬又待何妨?哪知听完端木烈所云,左手果然微觉麻木,而且一麻便即不能转动。因为那条“变色土龙”咬中荆芸之时,天心剑的精光寒芒业已临身。那蛇也通灵,知道难逃一死,遂将积蓄百年以上的所炼丹元剧毒全部注人荆芸体内。

这样一来,毒力太强,灵丹失效。荆芸左手才麻,端木烈吹哨连声,群蛇又复电射而至,荆芸右手一抡,挥剑斩蛇,但更不对。右手一样发麻,一柄天心剑居然无法把握,竟与十七八段蛇尸一同坠落树下。

就在这艰危己极的情况下,慾曙未曙的夜空之中,远远又飘来几声阴森冷笑,比端木烈的阴森冷笑还要冷上百倍。冷得胜过寒冰地狱之中飚出来的一阵阴风。谷飞英入耳惊魂,知道这正是当今天下第一凶人黑天狐宇文屏的活招牌,群蛇难敌之际.又来绝世凶邪,简直连半丝生望都将断绝。

黑天孤宇文屏的那声阴森冷笑传来,铁线黄衫端木烈的凶焰益张。因听出笑声来处尚在数里之外,自己亲率干蛇一夜环攻,若仍需黑天狐赶来才能全胜,未免太已难堪。故想抢在黑天狐未到之前先下杀手、所以一声极尖极长的厉啸起处。丛草之间的所有群蛇,立时宛如万道蛇虹,在微微曙色之中,齐向树上的奚沅,谷飞英二人如飞箭射去。

谷飞英自群蛇一起,便知无幸。不愿意身受万蛇噬骨之惨,正想以天心剑回手自刎,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间,遥空一声嘹亮鹤鸣,灰羽翩翩地自东方飞来一只绝大灰鹤。

物性相克,煞是奇观,端木烈刚才那一声尖啸,能驱使群蛇飞蹿进攻,但这一声嘹亮鹤鸣,却又吓得所有群蛇,自半空又复坠入草中,瑟瑟乱抖,凶威尽杀。不但群蛇丧胆,连端木烈坐下那条硕大无比的青蟒,也惊得向后倒退数尺。端木烈见一只灰鹤竟能慑伏群蛇,不听自己号令,不由愤怒已极。正在催动青蟒,要想亲自下手杀鹤之际,哪知鹤背上居然还骑有一人。一道梭形金光,已自空中带着隐隐风雷,飞射而下。

蛇魔君铁线黄衫端木烈自帮助黑天狐宇文屏炼好“万毒蛇浆”,得她传授“紫清真诀”以来,武功大进。先前始终不曾亲自出手,实因惧怯谷飞英,荆芸手中天心剑无坚不摧的莫大威力。如今对这区区一道梭形金光,却来放在心上。掌一翻,发出一股紫清罡气,要想把那道梭形金光凌空震落。端木烈掌力才发,二十来丈以外,传来黑天狐宇文屏的惶急声音叫道:“端木贤弟赶快退后,这是卫天衢老鬼的霹雳金梭,千万碰它不得!”

话音入耳,收手已迟。端木烈的紫清罡气与那道梭形金光才一接触,顿时响起一声晴空霹雳!万点碎金,漫空飞舞。端木烈与那条青蟒被炸得腹开脑裂,血飞尸横。干百蛇群也纷往四外惊窜逃逸。端木烈才死,半空飘坠一缕黑烟,正是那位腰缠碧绿长蛇、手执蛤蟆铁杖的天下第一凶人,黑天狐宇文屏。

黑天狐宇文屏生性孤独,好不容易结交了这么一位心如蛇蝎、性似豺狼、气味相投的义弟,蛇魔君铁线黄衫端木烈,却又在霹雳金梭之下,身遭惨死。所以宇文屏纵然心如铁石,也不由得眼眶微湿,钢牙一错。先不理奚沅、谷飞英,却仰望那只回翔空中的绝大灰鹤,凝气传音问道:“鹤上何人?下来一会!”

黑天狐语毕,鹤背果然腾起一条人影,轻轻落在奚沅、谷飞英等人所寄身的枯树之上,原来竟是那位随苗岭阴魔邴浩往东海觉罗岛作客的小摩勒杜人龙。

宇文屏见是杜人龙,不禁眉间微皱,诧声问道:“你这娃儿……”一语未毕,那只绝大灰鹤倏地斜斜飞落,鹤背上又有人声,发话说道:“东海绝岛,我曾忍受你一十九年酷刑煎熬,今日前仇不计,只让你与这几位后进小友暂息干戈,留待黄山二次论剑之时彼此一并结算如何?”

这种口音,宇文屏入耳心惊。抬头看去,只见鹤背上果然还有一人,正是自己昔日情郎、今朝大敌的风流美剑客卫天衢,但如今装束早改,成了一位羽衣星冠、飘然出尘、仙风道骨的青袍羽士。

卫天衢直等灰鹤落地,才翩然下骑,向宇文屏稽首说道:“宇文旧友,往事如露如电,如泡如幻,是恩是怨,不必再提。如能依贫道刚才所说,便请别去如何?”

黑天狐宇文屏双睛盯住卫天衢,前情电映心头,也说不出来是一种什么滋味。左手几度攥住腰间所贮“万毒蛇浆”的绿色蛇尾,但见卫天衢毫不为动,不禁恨声说道:“宇文屏绿鬓红颜,到如今落得这等鸠形鸹面,我为的是谁?这一干小鬼可暂饶.却饶不过你!”

卫天衢微微一笑说道:“你不要以为学会那几手残缺不全的紫清真诀神功,就能傲视天下。目下正好以我二十年来东海所得,对你作一教训,此处满地蛇尸,腥臭难当。我们前行三里,印证印证!”

黑天狐宇文屏自鼻内“嗤”地一声,冷冷说道:“你哪里是讨厌什么蛇尸恶臭?分明是怕我对这几个小鬼有所伤害。好在得你一块肉,胜杀十万人!宇文屏依你就是,你我并步前行。” 

卫天衢知道宇文屏畏惧自己的霹雳金梭威力,怕遭暗算,不敢前行。遂微微一笑,二人并肩举步,往前走去。

树上的谷飞英,早就趁鹤鸣长空。群蛇慑伏的刹那之间,自荆芸身边葯囊之内,找出一粒半红半白的解毒灵丹,塞向荆芸口内、并替她解开所闭血脉,但她依旧昏迷不醒。谷飞英也不顾与杜人龙寒暄.急得向奚沅叫道:“奚大哥!柏师叔所炼这种解毒灵丹,平日万试万灵,今日怎地失效?”

奚沅皱眉说道:“普通毒蛇啮人,均不过把毒囊之中所贮毒液注入人体少许。这条色如枯木的罕见怪蛇,咬中七妹以后,即被天心剑一挥两段,必然自知难活,致把所有毒液尽量注入伤口,以致中毒过深!灵丹既已失效,卫老前辈又被黑天狐缠住,无法求教,确实难以区处,”

谷飞英、杜人龙一听,均自深锁双眉。但谷飞英一眼瞥见那只绝大灰鹤,忽地眉儿一扬说道:“这只大鹤只叫了一声,便把群蛇吓成那般样儿,或许也能克制蛇毒。五师兄也熟悉,何不商量……”

言犹未丫,灰鹤果然通灵,自竟微一振羽飞上枯树,就谷飞英怀中,对荆芸左臂蛇咬伤口略加注视,便又飞往树下,在那成堆蛇尸之中,爪喙齐施,乱翻乱找。奚沅等人猜不出灰鹤要找什么,但知仙禽通灵,必与荆芸有关,遂一齐凝神注视。

灰鹤翻了半天,长颈伸处,叼住一物,回头甩起一缕青光。杜人龙接在手中,原来就是荆芸刚才所失的天心宝剑、众人只顾设法救人,却忘了寻剑。青光人手灰鹤也自飞回,口中叼着半段蛇尸,正是那条装作枯枝咬伤荆芸的“变色土龙”前半截尸体。

谷飞英见灵鹤叼回这半截蛇尸,仍自莫名其妙、奚沅因未见过这种“变色上龙”,猜不出究竟。但见灵鹤用长喙一划.剖开蛇腹,叼出一颗碧绿蛇胆,心头方自恍然。奚沅忙将蛇胆接过,由谷飞英用益元玉露度入荆芸口中咽下。

杜人龙笑道:“这颗蛇胆大概能解蛇毒,不然灵鹤也不会费了那么大事寻来。再加上柏师叔的解毒灵丹,七妹当可无碍、六妹在此守护,我与奚大哥去看看卫老前辈与那凶毒绝伦的黑天孤宇文屏交手情形如何?也许可以助上一臂之力。”

谷飞英想起临出冷云谷寸,独臂穷神柳悟非所说要使荆芸与杜人龙成为一双两好之语,遂想促令他们亲近,含笑说道:“宇文屏五毒邪功凶恶绝伦,紫清真诀罕有其敌、我以‘维摩步’、‘无相神功’、‘乾清罡气’及‘地玑剑法’配合施为,或者可以战她个三五十合。五师兄在此守护七妹,我与奚大哥前去相助卫老前辈。”

杜人龙知道六妹谷飞英的功力,确实高过自己不少,但自忖又比奚沅高明多多,何以谷飞英不留奚沅,偏要自己守护七妹?他还未识得其中玄妙之际,谷飞英已向奚沅一使眼色,纵身下树,赶往黑天狐宇文屏所行方向。奚沅也自猜透机密,手持青竹杖,含笑飘身,随后前往。

蛇胆、灵丹并服之下荆芸已自悠悠恢复知觉。迷惘之中,还以为谷飞英在她身旁,柔声叫道:“六姐,我心头好不难过,你在‘七坎穴’上,替我稍用真力按摩一下.”

杜人龙知道蛇毒过分厉害,荆芸已然服下两粒解毒灵丹,一颗蛇胆,知觉虽复,苦痛犹存。平日师兄妹情分又好,遂不避嫌疑,凝注本身内家真气,替她在胸前轻轻抚摸。良久以后,荆芸得杜人龙纯阳真气之助,葯力行开,尽散蛇毒。微启星眸一看。替自己温柔按摩的,哪是六师姐谷飞英?却是一别己久的五师兄小摩勒杜人龙!他们师兄妹,本来情感极好,并不避世俗嫌疑,但冷云谷经过独臂穷神柳悟非那么明张旗鼓地一来,荆芸不由“呀”地一声,满面绯红,娇羞慾绝!

杜人龙见荆芸突然害羞,脸上也自然而然地一直热到耳根。忙把灵鹤叼回的那柄荆芸的天心剑递过,搭讪说道:“我与卫老前辈,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天心开正派 神兵绝艺荡群魔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