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电青霜》

第 三 章 微言规侠女 穷神仗义上衡山

作者:诸葛青云

追魂燕缪香红一见龙门医隐与独臂穷神,并未中自己嫁祸江东缓兵之计,远赴仙霞,便知不妙。赶紧一把灵丹咽人口内,暂缓伤痛,勉固中元,与八臂灵官童子雨二人凝神待敌。

玄衣龙女柏青青,眼望情郎悬崖撒手,从百数十丈高处,坠入千尺鲸波,夙愿成空,肝肠痛断。一剑当先,奋不顾身地从半空直扑缪香红而下。童子雨见缪香红受伤甚重,柏青青来势过于凌厉,怕她难以应付,双掌一推,一股腥毒狂飚,从横刺里猛截柏青青,代缪香红先挡一阵。

龙门医隐心目中的爱婿、独臂穷神的忘年小友,遽然凋逝,哪得不黯然神伤,对崂山四恶越发不能容得!见童子雨发掌暗算,齐声断喝,“少阳神掌”和“七步追魂”双双出手。

八臂灵官童子雨,日前与冷面天王班独合战独臂穷神一人,尚未讨得半分便宜,此时两位盖代奇侠联合出手,哪里还能相比。劲气狂飚略一交接,柏、柳二老神色不变,八臂灵官童子雨那巨无霸的身躯却被震出五六步远,耳内雷鸣,心头震荡。

柏青青根本未理童子雨会否从旁偷袭,依旧把长剑化成一片寒星,照准缪香红当头下击。缪香红足下微动,退出丈许。一看周围形势,面色突变,探手腰间,哗啦一响,十二只追魂燕所缀成的软鞭,已然摘在手中,向那八臂灵官童子雨出声喝道:“三哥速退!”

柏青青此时悲愤填膺,目眦俱裂。纵身又待前扑,身旁疾风飒然,肩头被自己爹爹一把按住,温声说道:“青儿稍安勿躁。崂山双恶宛如鱼在网中,绝难逃走,爹爹必然让你如愿,手刃此女。但她追魂十二燕,成名甚久,霸道已极,未破之前,不可鲁莽,且随在你柳伯父和我的身后。”独臂穷神柳悟非也已赶到,站在龙门医隐右侧。八臂灵官童子雨也与追魂燕缪香红会合一处。

追魂燕缪香红,齐中腰把追魂十二燕所缀软鞭,一分为二,分提左右两手,面对柏、柳三人,一声冷笑道:“碧落岩头,想不到今宵连发利市。那妄自尊大的老鬼诸一涵的得意弟子,被我‘五毒阴手’击下悬崖,你们这两个老厌物偏又不中老娘妙计赶往仙霞,回来送死。俗语说得好:‘阎王注定三更死,绝不留人到五更!’想是你们运数已终,寿元当尽,正好把无故搅闹我大碧落岩及伤害我二哥之仇,在老娘的追魂燕下,一齐清算!”

这缪香红诡谲无伦,追魂十二燕已在手中,本应早发,但她自觉服下那么多灵丹,小腹之间,只由剧痛转为阴疼,时时*挛,真元依然极弱。遂借着对方警戒自己成名绝技之时,故意藉话拖延,暗察体内伤势。

一席话完,缪香红万念俱灰,知已生存绝望。不老神仙诸一涵震压武林的“弹指神通”,果然不同凡俗。自己丹田要害两度受袭,内脏已毁,不过依仗数十年内外潜修的上乘功力,暂未发作而己。此命既休,当然孤注一掷,倘能侥幸,立毙敌人,苟延残生,或有万一之望!登时一张俏面之上,满布惨厉。左右手同时一扬,追魂铁燕联翩飞起,由合而分,回翔飘荡,从东西两方,齐向柏、柳三人袭到。

她这追魂铁燕,向不轻发,经常是连缀一起,当做兵刃使用。锁、打、缠、拿,别具神妙!分用之时极少,最多一次也只发过三只,对方即已丧命。像今日所用这种“六六齐发,追魂夺命”的手法,是她压箱底的看家本领,生平尚未用过。这追魂燕,系用百炼精钢打造,制作极巧,用内力借劲发出,能在空中回翔甚久;燕口之内,并藏有淬毒牛毛细针,等到敌人身侧,飞燕互一激撞,燕口自开,毒针电射;又不像普通暗器,有固定方向路线,端的防无可防,避无从避。缪香红因生死关头,在此一举,十二燕左右腾空之后,犹怕无功,跟着又是七粒迷魂香弹,连珠发出。

龙门医隐柏长青,自识透缪香红的嫁祸江东诡计,二次再扑崂山,蓄意歼凶,已与独臂穷神柳悟非,计议妥当。知道凭真实武功,八臂灵官和追魂燕二人,就连班独算上,仍非己方敌手。

所需戒备的,就是他们那些不登大雅之堂的下三滥阴毒暗器之类。尤其是薰香*葯等物,往往使人有力难施。尚幸柏长青是盖代神医,囊内岂无解葯?上峰之前,连柏青青等三人均已吞服,对缪香红的追魂十二燕,也想出了克制之法。

此时见缪香红情急拼命,一上手就使出了看家本领!追魂十二燕,左六右六齐齐腾空,正化成两蓬燕阵,直袭三人;只等当头联翩互撞,燕口机括一开,飞针暴射,两三丈方圆之内无可遁逃,再高功力也难免伤损。

但柏、柳二老,并未低估敌人,成竹早已在胸。飞燕一起,便将头互点,东西分向而立,各自专对一方。玄衣龙女柏青青手中也扣了三根透骨神针,防范那八臂灵官童子雨,趁二老专心破那追魂十二燕之时,暗行偷袭。

独臂穷神柳悟非面西而立,气贯周身,功行独臂。眼看缪香红左手所发的追魂六燕,回环飘荡,电掣而至,猛的大吼一声,满头短发,根根倒立,把内家劈空掌力“七步追魂”尽力施为。那些追魂铁燕,本来是不能接、不能挡而又不易的极其厉害暗器,此时却在离身丈许之外,就被老化子的奇劲掌风震飞。来一只,震一只,老化子柳悟非贯足全神,不使一只漏网。根本就不允许那些追魂铁燕东西相撞,燕口喷针。这一来缪香红的撒手绝招,遂失灵效。

那边的龙门医隐更是来得轻松,一根铁竹葯锄,好似具有无穷吸力。挥动得并不迅疾,只是极其轻慢徐舒地在空中画着太极图似的圆圈。说也奇怪,那些上下飘翔飞舞的追魂铁燕,只要一入龙门医隐铁竹葯锄所画的青色光圈之中,便一只一只地粘在他锄头之上。

追魂燕缪香红不由大惊,知道敌人早有默契,一个用内家罡力凌空发掌,一个却用极上乘的先天无极气功,暗化阴柔之劲,贯注铁竹葯锄,粘吸自己飞燕,使东西不能互会,最厉害的杀手无法施展。看来也是自己兄妹今日该遭劫数,不然只要大哥在此,或是二哥未伤,从旁给他来上几掌凌厉无比的“五毒阴手”,老鬼们稍为分神,追魂铁燕交会激撞,针雨流矢,这老少三人怎逃活命。如今阴差阳错,势穷力蹙,敌人又是谋定而来,只怕连迷香毒弹也是白发。她神思一乱,丹田间伤势又剧,心头狂跳,嗓眼发甜,自知命在顷刻。

龙门医隐等十二只追魂铁燕齐吸锄头,突作龙吟,振臂一挥,追魂燕化成一溜光雨,坠向岩下大海之中。这时缪香红最后所发的连珠迷魂香弹,也自纷纷当空爆烈,七团黄烟散处,异香袭人。果然三人宛如未觉,神色泰然。独臂穷神柳悟非爽爽狂笑,袭袭虎步,一只独掌屈指成钩,慢慢地走向八臂灵官。那么坚硬的山石上,竟然一步一个脚印。

八臂灵官童子雨,知道老化子蓄怒而来,全身功力已然运足,这出手一击,必定石破天惊,威势难挡。虽然自知功力稍逊,但总不能撇下缪香红,独自逃跑,只好也自凝神纳气,注意应敌。

柏青青自见葛龙骧悬崖撒手之后,心中百念俱灰,切齿之恨,非手刃这追魂燕缪香红不可。见她飞燕既破,自己早吞解葯,不惧迷香,脱手三根透骨神针打向缪香红,人也跟着一挺长剑,飞身进扑。

缪香红此时丹田之间伤势,已然渐渐发作,身法也趋呆滞,勉强躲开三枚透骨神针,人已被柏青青圈入一片剑影之内。

龙门医隐柏长青毕竟前辈奇侠,面对如此深仇大恨,仍然不肯自损声名,以多凌寡,默察敌我双方形势。独臂穷神柳悟非掌招精绝,内力雄浑。虽然八臂灵官童子雨也是武林绝顶人物,数十年功力在身,不致一时便败,但相形之下,攻守之间,八臂灵官总是竭力退让,不敢硬接强拚,老化子柳悟非已然有胜无败。

这边这一对,爱女功力当然深知,若在平时,两个柏青青也不是人家的敌手,但此时缪香红的成名绝技追魂十二燕已破,人也好像身带暗伤,不但纵跃闪退之间身形摇晃不稳,连出掌发招也似内力不足,所以柏青青的一柄青钢长剑,竟也占着上风。

自己这个独生娇女,性情高傲异常,与人落落寡合,好不容易遇上一个葛龙骧,人才出众,武学超群,彼此一见倾心,互相投契。虽然“天心谷”几日交游,何殊已订百年盟约。自己也何尝不暗中默认,想等到会见葛龙骧的恩师诸一涵之时,即为小儿女们了却终身大事。不料天妒良缘,葛龙骧危岩撒手,生望渺茫。自己这位宝贝女儿,哪得不肝肠痛袭,看她脸上神色,便知伤心到了极处。但愿她能手刃缪香红,略泄心头万丈仇火,少时方易劝说。他想到此时,战场形势已有急变。龙门医隐沉思之下,偶一侧目,不由“哎呀”一声,惊魂皆颤,袍袖展处,忙自纵身赶过。

原来柏青青虽然把缪香红圈人一片剑影之中,但对方是何等人物,一时仍难得手。缠到了四十余招,已自不耐。她这时把手中青钢长剑,用了一招“巧女穿针”,点向缪香红的两眉之间。缪香红撤身避剑,一退三丈。但她哪里知道,柏青青已然怒极心疯,宁拼一死,也要为情郎报此强仇。竟自把这三尺青锋,当做了飞剑使用。

“巧女穿针”的招术用罢,缪香红正待还击。陡然玄衣龙女一声清叱,玉掌猛推剑柄,一道寒光脱手直奔缪香红而去。缪香红不虞有此,赶紧缩颈藏头,尖风过处,一绺青丝已然随剑而落,头皮也被划破,鲜血顺颊而下。

她这头皮划破,并不妨事,但丹田内伤连经跳荡腾跃,此时恰好大发。缪香红突觉小腹之下,一阵绞肠剧痛,一声“不好”犹未出口,玄衣龙女柏青青已然手握一支灿银匕首,连人撞入自己怀中。猛然觉得腹上一凉,情知此命已休,顺手一掌,也拍在柏青青头顶的“百会穴”上,双双裁倒在地。

追魂燕缪香红死了,柏青青却还活着。龙门医隐柏长青为婬女终受严惩而欣喜万分,但看见女儿栽倒,又极度悲痛,幸好柏青青头顶“百会穴”上虽受缪香红绝命一掌,已自绵软无力,但仅震昏而已。柏长青拨开女儿青丝细察,也无伤痕,不禁宽心大放。遂为她慢慢推拿,并喂下两粒太乙清宁丹。少顷,柏青青悠悠醒转,龙门医隐再为他一诊脉象,才展开的双眉倏又紧皱。

预料中的柏青青,眼见葛龙骧悬崖撒手,心中无疑悲怆已极!其强忍珠泪,不出一声之故安在,还不是为了集中精力誓为葛龙骧手刃强仇。如今追魂燕缪香红腹破肠流,陈尸血泊。心愿既了,照理方才强自忍抑的满怀悲痛,此时应该尽情倾泻,大哭一场才对。哪知柏青青醒转之后,看了血泊中的追魂燕缪香红一眼,面上浮起一丝凄笑,目中却连点泪珠都无,依在龙门医隐身边,婉声说道:“爹爹!让我看看我葛师兄坠崖之处,好么?”

无声饮泣,就比嚎啕大哭来得凄凉。柏青青这种不哭反笑的凄然神态,更是伤心到了极致的外在表现。柏长青、柳悟非这两位当代大侠,可算得意气如云,肝肠似铁。此刻也被这种生离死别的儿女情怀,勾引得两泪如倾,不能自己。

独臂穷神柳悟非举起他那只郎当破袖,往脸上乱擦,说道:“老化子流年不利,到处都碰上这些伤心之事。想当年我这条右臂,在仇家围攻之下,被人生生砍断,身上共负二十一处刀剑之伤,却连眉毛都没有皱过一下。不想在秦岭天蒙寺和这崂山大碧落岩,竟然两度使老化子流出了眼泪。来来来,我们且到崖边一望。柳悟非说过,生平宁死不悟前非,我看透了葛龙骧面相,英俊潇洒之中,不失老成持重,分明福慧无穷。虽然眼看他撒手悬崖,但老化子还是不相信他会这样的一了百了。”

三人一起走到崖边,只见这崖是一个尖形山嘴,自岸边向海中陡然突出。崖高百丈,俯视怒海翻涛,鲸波千尺,哪里还有葛龙骧的半丝形影。

看到此处,柏青青怆怀过甚,仰面长号,纵身一跃,竟然甘为情殉,跳入无边孽海。 

龙门医隐伸手一拉,只撕下柏青青一片衣角。独臂穷神柳悟非一声大喝,跟踪跃下,一把抓住柏青青衣领,用“大拿云手”,反臂一甩。龙门医隐也是甘冒奇险,脚下用“金钢拄地”硬功,踏入崖石,把整个上身,斜探崖处,恰好接着,就地连滚。卸却老化子这奋力一甩余劲之后,才行起立,紧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 微言规侠女 穷神仗义上衡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电青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