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电青霜》

第 九 章 香肌亲枕席 贞关不破是风流

作者:诸葛青云

杜人龙、奚沅齐顺葛龙骧手指之处,果然见远远山径之上缓缓走来一匹青色毛驴,驴上坐着一个白发老者。

杜人龙叫道:“葛师兄!你看这匹毛驴多好?青得连—根杂毛都看不见。”

葛龙骧还未答言,奚沅好似想起什么事?皱眉问道:“杜小侠眼力真好,隔着这远竟能辨清驴身毛色,实令奚沅敬佩!杜小侠你再看看,那骑驴老者是不是白须黑发而甚为瘦削矮小?”

杜人龙抬头看处,哪知就这两句话的工夫,并未听见什么急骤蹄声,那青色小驴业已只离三人半箭不到。驴上老者果然如奚沅所言是白须黑发,须白如银,发黑似漆。虽然骑在驴上,仍看得出身材矮小瘦削;但双眼神光极足,偶而眼皮—翻,便如打了一道电闪似的!距离既近,奚沅也自看清来人形貌,神色忽然剧变,低声向葛、杜二人说道:“两位小侠,这是一个十几年来未履江湖的武林怪杰,少时最好由我一人答话。”

葛龙骧也已觉得从双目神光程度看来,这驴背老者武功确实不弱,又生具这种白须黑发异相,怎的未听恩师及医、丐、酒三奇等谈起此人?但见奚沅那等神情,猜出来人生性定极怪癖。方自把头微点,青色小驴蹄声得答,业已走到三人面前。

那小驴一身青色细毛,油光水滑,两只大耳耸立,顾盼生姿,神骏已极!杜人龙竟自越看越爱,驴上老者,目光瞥及奚沅,停蹄冷冷说道:“奚三!想不到在这剑门山上会遇见你,你师父可好?替我带个口信,说我业已二度出山,不过西南有事,要到年底才能前去找他。当年那笔旧账,连本带利,也该算一算了。”

奚沅神色庄重,恭身答道:“伍老前辈来得太迟,先师十一年前即归道山!不过奚沅忝为‘关十一丐’弟子,天大冤仇也敢为先师承担,伍老前辈是否有所指教?”

伍姓老者从鼻孔中“哼”了一声道:“你师父倒早早摆脱了是非恩怨,教我遗憾终身,委实令人惋惜!你方才几句话,虽是慷慨激昂,但明知我定例不与后辈动手,也有些故意取巧之处。

我今天特别高兴,你师父那笔旧账就算是我在他灵前奠物,从此不必再提!你同行这两个少年,是何来历?根骨比你高出太多!我二度出山以来,第—件事就是要物色一个衣钵传人,以继承我在穷山幽谷面壁十三年所得的无双武学!你问问他们,看哪个有此缘分?”

奚沅想不到这伍姓老者好端端的给自己出了这道难题,不由双眉紧皱,正思怎样答复;杜人龙听这老者竟想收自己和葛龙骧作徒弟,不由好笑,眉毛—扬说道:“这位老人家怎的这样没有见过世面? 十三年空山面壁,算得了什么?自诩为无双武学!你把‘诸葛阴魔医丐酒,双凶四恶黑天狐’等武林十三奇,置之何地?俗话说得好:‘满瓶不动半瓶摇’!就凭老人家这种骄狂自满语气,恐怕想做我们师父,还不配吧?”

杜人龙这儿句话,语语尖酸,奚沅听得不禁在腹中一迭声的暗暗叫苦,但那白须黑发老者真是怪人,越听面上越露笑容;等杜人龙说完,竟自乐了个仰天哈哈大笑,笑毕拈须说道:“好,好,好!老夫生平最喜欢的就是像你这样刁钻刻薄而胆大妄为的小鬼精灵!看你这副神态,你师父大概也不是什么无名之士。快杜人龙起先对这老者颇为鄙视厌恶,但现在突然觉得此人别具一种风趣,笑声答道:“我叫杜人龙。至于老人家的姓名么,因你们这些人物,什么顾忌规例太多,我暂时不加请教,等会儿问问奚兄好了。”

白须黑发老者哈哈笑道:“你这小鬼对我脾胃,老头子就去找趟黑天狐,我们十月初三归云堡见。”说完,双腿一夹,那头青色毛驴四只小蹄翻处,刹那之间,便已转入万山丛中不见。

奚沅等他形影俱杳,摇头叹道:“这位老人家,怎的忽然再入江湖?并恰恰和我们相遇,又立意看中杜小侠,真弄得人啼笑皆非!二位小侠可知道此人的来历吗?”

葛龙骧、杜人龙—齐摇头答称不知。

奚沅双眉紧锁说道:“扛湖中的极负盛名人物,除武林十三奇之外,近有北道南尼,还有双魔一怪!北道三绝真人邵天化,听说已然死在华山;南尼摩伽仙子,也已改邪归正!黑白双魔声势最大,但长年都在西昆仑星宿海,轻易不履中原,并传闻早已化去。一怪却就是我们方才所遇的黑发白须老者,此人姓伍,名天弘,江湖贺号‘铁指怪仙翁’。平生行事,怪异无论,一语相投,沥肝披胆,俱所甘愿;但有时睚眦之顾,却会成为不世深仇!十多年以前,这伍天弘不知遭受一种什么挫折,竟在江湖绝迹,如今突然出现西南,又与杜小侠添上这场牵扯。倘若他真把黑天狐藏处找到,乌蒙山归云堡中见面之时,杜小侠不肯把尊师名号如言说出,这场麻烦可真不在小呢!”

杜人龙笑道:“奚兄,你说他怪,我倒看这老头满有意思!他若探不到黑天狐的藏身所在,自然不好意思去往归云堡寻找我们;万一当真被他探到,我和我葛师兄便要先行斗他一斗,教他晓得徒弟岂是那么容易收的?”

奚沅见葛、杜二人业已听自己把“铁指怪仙翁”伍天弘的来历说明,仍然毫不在意,不由以为他们年轻气盛,恃技骄人!自己身受他们救命重恩,伍天弘的厉害久所深知。休看他今日听任杜人龙顶撞讥嘲,随和已极;若找到黑天狐踪迹以后,杜人龙只一毁约失言,立刻便是天大祸事!自己师友之中,尚想不出有人能够抵敌此老。独杖神叟万云樵为庆祝百岁整寿,设下那“百杖争雄大会”,如今在无心之中请去这位魔头;倒要想条什么妙计,不要弄得大煞人家风景才好。

葛龙骧知道这“铁指怪仙翁”,即与西昆仑星宿海的“修罗二怪”黑白双魔齐名,武功必有独到之处!看奚沅这种神色,是为杜人龙担忧后果;不忍令他过分焦急,含笑说道:“奚兄请勿为此事挂怀,葛龙骧绝非自矜武技;这位怪仙翁,看来不会比我们高出多少!何况宇文屏足迹难寻,我杜师弟所出的第一道难题,他就未必准能通过。我们还是照原定计划,且作胜游,瞻仰瞻仰青城、峨嵋等名山景色,以荡涤胸襟尘慾吧!”

青城山在四川灌县西南,群峰环卫,状如城郭,谚称神仙都会。黄帝曾封此山为“五岳丈人”,故又名“丈人山”,道书号之曰“宝仙九室之洞天”,烈为十大洞天之一。葛龙骧、杜人龙是初次登临,奚沅却是识途老马:在他指点引导之下,幽壑危峰,穷奇而探,果然峰峰挺秀,壑壑灵奇,环壁烟萝,叠屏云锦,丹青一发,紫翠干般!葛龙骧生长在南岳涵青阁,所到过的庐山“冷云谷”和龙门“天心谷”,景色也自绝佳,但总觉得比不上这青城山的自然灵妙。

爬上一座参天孤峰,极目睛苍,襟怀自远,葛龙骧不由叹道:“以前总以为‘第一青城擅,无双紫阁推’之语,不尽不实!今日身临其境,才知所誉不虚!无怪此山道观极多,玉佩金当,天炉地鼎,原应在这种灵山妙境,才相配合呢……”

杜人龙忽然讶道:“葛师兄你听,峰下竟有人来!难道还有和我们一样,有此雅兴月夜攀登这青城绝峰吗?”葛龙骧笑道:“来者共是两人,轻功看来不弱,既然月夜游山,总非俗士,看看是何等人物?能多认识两位西南英俊也好!”

奚沅此时静心倾耳,仍只听到极其轻微的一点声息;见葛龙骧竟能从这点轻微声息,分辨出来者人数、武功,不由心中加了几分敬佩。

葛龙骧原以为月夜登峰,必是高雅之士,存心结识;但等峰头人影一现,不禁眉头大皱,暗叫晦气不迭!原来上峰之人,一个是身材高大、满脸横肉的壮年道士,另一个则是奇丑无比的妇人;上身穿着一件葱绿短袄,下身一条同色的罗裙,但腰间却系了一条大红丝带;又矮又胖,狮鼻猪目,两颗大黄板牙龇出在血盆大口以外,简直称得上气死无盐,羞走嫫母。

奚沅却自这丑妇与道士上峰,便在暗暗留神,不住打量,突然眉头一皱,向葛、杜二人说道:“两位小侠,我们走吧!”

葛龙骧方一点头,那矮胖丑妇竟然凑近身来,咧开大嘴,用那破锣一般的声音说道:“小兄弟慢走,我送你一朵花戴!”竟自鬓间摘下一朵粉色小花,要想替葛龙骧插在所着青衫的大襟之上。

葛龙骧听她开口就叫自己小兄弟,说话之时,又唾沫横飞,媚眼连抛,不由厌恶已极!剑眉方自双挑,奚沅已在—旁接口说道:“这位姑娘,可是云南滇池风流教主门下?在下奚沅,穷家帮帮主储南州是我师兄,这朵花儿不要送了。”

丑妇把两只猪眼一瞪说道:“穷家帮有什么了不起?姑奶奶只要一高兴,再送朵花给你们帮主储南州戴戴,也说不定。”

奚沅知道这风流教中规例,送人花戴,就是要把这人掳为面首之意。现听丑妇居然出语辱及自己师兄丐帮帮主,不由大怒,冷笑一声说道:“贼婆娘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就是你们教主魏无双,也不敢丝毫轻视我穷家帮的威名!如此婬荡轻狂,及出言无状,奚沅要加儆戒!”说罢右掌一扬,向丑妇当胸劈空击去。

丑妇一声荡笑,身形微飘,已自把掌风让过。两手一举,毫未带甚风声,轻轻缓缓向奚沅迎面抓去。

葛龙骧认出她这虚空一抓,竟是旁门中的厉害功力“无风阴爪”!恐怕奚沅万一抵挡不住,要吃大亏,右手五指轻弹,用了六成“弹指神通”。丑妇双掌陡然如中利锥,奇痛入骨!已知遇到高人,“好汉不吃眼前亏”带着伤痛,与那道士双双逸去。

葛龙骧见她神情婬荡,长相丑陋。转面又对奚沅问道:“奚兄,你方才问的那丑妇可是‘风流教’门下,这‘风流教’名称邪恶,内容如何?既在云南滇池,恰好是我们原定行程之内;倘若系害人组织,顺便把此教铲除,也好为西南人民除一祸患。”

奚沅听他问起风流教之事,正色答道:“这风流教是一位红粉魔头所创,此女姓魏,名无双,武功诡异,似非中土各派家数。此教规模不大,共收女弟子七人,而教址亦只知是在云南滇池之中,但无固定处所。适才所见鲁三娘,是魏无双门下第三弟子,最称婬凶狠恶,身畔带着甚多迷香暗器。想是震于葛小侠神功,不敢施展,便即逃遁!既以‘风流’命教,当然不是善良组织。我们路过之时,凭两位小侠的绝世武学,或可为西南少年子弟除一吸血恶鬼!不过这风流教门下弟子,各种迷香暗器之中,大半兼带媚葯,厉害无比,稍有不慎,任凭你英雄盖世,也不得不在她们裙下低头,失足成恨。”

葛龙骧在这风流阵仗之中,吃过大苦,如今想起追魂燕缪香红那种袒裼躶裎、臀摇rǔ颤的婬形浪态,犹觉恶心!一听云南滇池之内,又出了这么一位红粉魔头,风流教主魏无双,侠心早动。定意荡此妖氛,在西南一带留些功德。

三人游罢青城,顺着岷江南下,畅游峨嵋,然后再南行人滇。葛龙骧因有这“风流教”一事萦心,沿途不慾多事留连。反正黑天狐宇文屏藏处隐秘,难遇难寻,所以把峨嵋胜景尽兴登临之后,便直接奔向云南昆明附近的滇池而去。

葛龙骧等三人,到得昆明,正是菊芳兰秀,雀叫蛩鸣的清秋时节。既到昆明,就是不为风流教,也必先游滇池。三人买棹乘舟,尽兴游览。五百里滇池,浩瀚无垠,水平如镜。葛龙骧笑指远方,向奚沅及杜人龙说道:“奚兄及杜师弟,你看四外的丹青霜叶,水墨云烟,暮蔼微烘,夕阳残照,我们这一叶扁舟,真如身在画图之内!尤其是那天边极远的淡淡一抹,分不出是云是山?委实美极!胭脂三尺浪,螺黛一痕秋,这滇池风光比起天心谷湖荡的清深幽静,和大海浩瀚汪洋,别具一种淡远之趣。我虽非‘智者’,却觉得乐山不如乐其水呢!”

突然—条梭形快艇,从自己所乘船只的八九尺外,电疾划过!划船的是个红衣少女,双桨运用如飞。但在经过船头的刹那之间,玉臂轻抬,似有一线金光,当空微闪!杜人龙眼光何等锐利,猿臂轻伸,就用手中竹筷夹住那线金光。原来是枚四五寸长的金针,针上还缠着一捻细纸。

杜人龙取下针上所附纸捻,打开看时,只见上面写着“拙徒归报,有身怀绝技之翩翩公子,侠踪突莅西南,并且有问罪魏无双之意。窃思生平素昧,结怨何由?今夜三更滇池之西,碧鸡山畔,魏无双特驾小舟,于明月清风之下,伫候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 香肌亲枕席 贞关不破是风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紫电青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