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夜雨十年灯》

第01章 江湖夜雨十年灯

作者:诸葛青云

灯的境界很多,也很美,尤其是在词客诗人的笔下!“锦帐燃花好,罗帖照梦醒”,是旖旋之灯;“活火明千树,香鹿动六街”,是富贵之灯;“滩头谁断蟹,萍面认飞萤”,是打鱼灯;“红裳经幌咏,青焰梵宫寒”,是佛前灯;“十年窗下影,一点案头心”呢?应该是读书灯了。“落月澹孤灯”,清能有味;“花落佛宪灯”,淡慾无言;“茶当影裹煮孤灯”,是风雅逸士;“静参掸语看传灯”,是方外高人;至于英雄老去,白发催人,壮士穷途,天涯潦倒,尤其是在凄凄梭雨,黯黯昏灯,独倚客窗之下,定然会把如梦如烟的往事,一桩桩幻起心头,强者抚髀与感,拔剑高歌;弱者举酒浇愁,低徊太息。这种情况,用简短的词藻,极难描述得深刻动人,但宋代的大诗人黄山谷却作到了,他有七字好诗,“江湖夜雨十年灯”,传涌千古!

大别山,在皖豫鄂三省边境,已经是很有名的大山,但山中还有一条形势奇险,名称更凄厉慑人的峡谷,叫做“幽灵谷”!“幽灵谷”名称的由来,是因为每逢凄风苦雨之夜,这条险山难行的峡谷以内,便有一盏绿荧荧、鬼火似的孤灯,在风雨中飞来飞去,所以一般山民,都认为谷中住着一位“幽灵”!何况谷口又时常发现一具具的死人白骨?久而久之,“幽灵谷”的名气,几乎比大别山还大,但独户山民,却对这条奇异的峡谷,望而生畏,不敢妄入谷内半步!

遥对“幽灵谷”口的山路右侧,倚着峰壁,建有一座两层竹楼。竹楼的主人,是个七八十岁、瞎了一只左眼的破足老头,他就靠这座竹楼,卖些淡酒粗肴度日,偶而也留住一两依错过大站食宿的旅人游客。

但一连两夜以来,“幽灵谷”中,突然发生极为怪异的、令人惊诧之事!

每一夜的三更至五鼓之间,总有人提着一盏盏奇形怪状的各色花灯,走进“幽灵谷”,但进去的却未再见出来!

盼目胶足老头,手里拿着他那根旱烟袋,倚着竹楼数道:“一个,两个,三个,……七个!”

跟着第二日由樵夫猎户口中,传告左近山民的惊人讯息,那便是“幽灵谷”外,发现了头颅不知被何物抓得稀烂的七具尸体!

第一夜七个,第二夜四个,如今是第三夜了,砂目赃足的胡老头,在三更刚打之际,又见从东南方驰来一条黑影,黑影手中,仿佛是提着一盏八角形的绿宫灯,进入“幽灵谷”内!

他不由轻喟一声,回头向在自己竹偻上,业已往了一夜,如今还带着满面愁容,独饮闷酒的年青英俊的客人,含笑说道:“我胡老四在此设这间小小酒楼,已有足足五年,这五年以内,每年的亡月初十到七月十五之间,‘幽灵谷’,总要发现一些远近来此的江湖朋友所遗的尸骨!今年仿佛更怪,今天才七月十二,连方才手提八角纱灯进谷的,已有十二人之多!邢客人,我看你这一日一夜以来,糊了又拆、拆了又糊地费尽苦心,不知想做什么奇形花灯?难道也是想要冒险进那‘幽灵谷’内一游么?”

那姓邢的青年客人,约莫只十八九岁,星目测眉,极为英俊!但自入店以来,脸上始终罩着一层愁云,此时拈杯眼望“幽灵谷”口,但见又自东方投入一条手提红灯的人影,不由眉头越发蹙皱,向店家胡老四说道:“胡老人家,这些事不要提它,来来来,你把酱牛肉再替我切上半斤,酒也加上一小缸,我请你喝酒!”

胡老四眼望东面山口,又现出两点流动的灯光,嘴中不觉喃喃自语说道:“连这两个,是十五个了。对,还是喝酒最妙!万事不如杯在手,一生几见月当头!又道是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像这几条提灯的人影,此时不来我竹楼之内,喝上两杯,等明天躺在‘幽灵谷’口,便想喝也喝不成了!”

一面嘟嚷,一面切来半斤牛肉,捧出一小缸自酿白酒。向那邢姓青年说道:“邢客人,你这一日一夜,在我店内花费已多,胡老四你看人穷,却好交朋友,这半斤牛肉和五斤白酒,算我作东请你!”

邢姓青年修然一笑,四手自怀中摸出十两黄金,目注这位风尘满面、目砂足赃的店主人胡老四说道:“胡老人家,你猜的不错,我至迟在七月十五的三更至五鼓之间,要进‘幽灵谷’内一行,但此去生死不知,祸福难卜,也许能遂我的苦心孤诣?也许便与其他江湖人物一般,埋骨大别山中!这锭黄金,送与老人家,去向城镇以内,设肆谋生,不必再在这等深山古道之中,与幽灵蛇兽为伍!”

胡老四目光并未注视邢姓青年送给他的那锭黄金,却在他的右手中指所御的一枚黑铁指环之上停留了片刻,然后毫不客气地接过黄金笑道:“形客人如此好心,那佐在‘幽灵谷’内的‘幽灵’,或许不会难为你,也说不定?但形客人有何要事,非进那鬼气森森的‘幽灵谷’不可呢?”

邢姓青年苦笑摇头,胡老四也不再问,提壶替他斟了一杯酒道:“邢客人,你手上这枚黑铁指环,式样很好,是哪里买的?”

邢姓青年眼望“幽灵谷”口,仿佛又投入一点紫色灯光,他眉头紧蹙,漫不经意地答道:“这枚铁指环,是我家传之物!”

胡老四仰头喝干一杯白酒,忽然狂笑说道:“邢客人,你虽然年纪轻轻,倒是久走江湖,懂得‘逢人只说三分话’!我看你大概不姓邢吧?”

邢姓少年闻言一惊,双手按桌,霍然站起,但见这位年老残疾的店家,神色安详,毫无敌意,逐又缓缓坐下,诧声问道:“胡老人家,你……你此话何意?”

胡老四哈哈笑道:“我胡老四壮年之时,也在武林中舔过刀头鲜血!直到被人弄瞎一只左眼,打破一条右腿,才退出那步步荆棘的险峻江湖!所以武功虽然不高,见识却是不浅,你手上所戴的这种指环,是当年‘飞环铣剑震中州’韦丹大侠的成名暗器,既称家传,当然不应该姓邢了!”

少年被胡老四一言揭开真实面目,竟然眼内泪光乱转,长叹一声说道:“老人家既是武林同源,晚辈韦明远不敢再复相瞒,先父临终之际,命晚辈持他老人家这枚‘二相钢环’……”

韦明远话犹未毕,胡老四猛然膛目问道:“‘飞环铁剑震中州’韦大侠何时弃世?”

韦明远凄然垂泪答道:“三月以前!”

胡老四眉头一皱,又复问道:“听韦老弟言中之意,令尊竟似不是善终?”

韦明远方一点头,胡老四独眼之中,精光微闪,跟着问道:“仇家是谁?‘飞环铁剑震中州’韦大侠一身内家绝艺,普通人……”

韦明远切齿恨声答道:“当然不是普通人物,西昆仑‘欧阳者怪’师徒,与北天山‘雪海双凶’,联合攻击先父一人,先父在掌震‘欧阳老怪’的弟子‘游仙羽士’以后,终于中了‘雪海双凶’大凶‘玄冰怪受’司徒永乐的‘玄冰毒芒’,虽仗那柄无坚不你做上一盏?”

韦明远立时站起身形,长揖称谢!

胡老四摇手笑道:“我胡者四如今是生意人,生意人讲究报酬,我……”

韦明远神色昂然地接口答道:“只要老前辈能令我习成绝艺,报却杀父深仇,任何赴汤蹈火之事,无不应命!”

胡老四脸上现出一种奇异的神色笑道:“我所要的报酬,只是交给你三封密柬,你在艺成出谷,每杀却西昆仑‘欧阳老怪’、北天山‘雪海双凶’以内一人之时,便拆开一封密柬,照我密柬上所说的行事!”

韦明远虽然不知道胡者四要在柬上命自己去做何事?但人家是叫自己每杀一个仇人之后,才拆阅一封,他当然点头应允!

胡老四听他答应,脸上顿时又复现出得意的笑容,因接外村鸡已唱,曙光微透,逐与韦明远各自安寝,等到他们一觉醒来,果然樵夫猎户,业已议论纷纷,“幽灵谷”外又复横尸五具!

午饭过后,胡老四便开始替韦明远扎灯,但他所扎的,只只是极普通的一盏红纸圆灯,韦明远想起七月初十、十一、十二、十三日的每日夜间,提着各型各式玲成灯盏,闯进“幽灵谷”,而结果全变成暴露谷外的十六具遗尸之人,不由皱眉问道:“胡老前辈,难道‘幽露谷’内那位奇人,所喜欢的就是这种灯么?”

胡老四点头笑道:“你只要在一个风雨凄凄之夜,手提这盏红灯,慢慢直进‘幽灵谷’最好在口中再低吟一首缠绵排侧的歌词,则谷中那位幽灵,决不会对你骤下辣手,只要他容你献出这枚‘二相钢环’。学艺复仇之事,大半即可如愿!”

话完以后,又取过一罐黑漆,在那盏圆形红灯之上,加漆了“十年”两个大字!

韦明远相信这位看来颇似江湖隐迹异人、足跛目眇的胡老店主不会哄骗自己,但听到灯虽做好,还须等一个凄凄风雨之夜,才可提灯进谷!心中不觉愁思,万一这十三到十五的三日之间,天不下雨,岂非要错过机缘,等到明年七月初十,才能再到这大别山“幽灵谷”内,一试命运?

胡老四仿佛江湖阅历极深,竟然看出韦明远心内所思,他哈哈笑道:“韦老弟不必发愁,常言道得好:‘近山知乌性,近水识鱼情!’我胡老四在这大别山中位了多年,还看得出这‘幽灵谷’一带的风云变幻!昨日黄昏,西南有虹,今夜不到初更,必然降雨!”

韦明远听他这样说法,也只好将信将疑,独自以酒浇愁,但胡老四却兴匆匆地,写了三张柬帖,密密封妥。

夜来月色,特别昏黄,萧索西风,逐渐加强,打过初更之后,果然降雨!

韦明远心头狂跳,坐待三更,胡老四忽以想起甚事,向他含笑问道:“韦老弟,你家传的那柄无坚不摧‘古铁剑’呢?怎么不曾带在身旁?”

韦明远睑上一红,嗫嚅答道:“晚辈因‘幽灵谷’求艺之事,几乎万死一生,遂把先父所遗的那柄千古神物,交与我一位世交好友,代为保管!”

胡者四点头一笑,侧耳细听远远的山村梆鼓,正打三更,遂把那三封密柬,注上先后开间次序,交与韦明远,神色异常凝重地说道:“韦老弟,武林中人最讲究的是一诺千金,笃守信义,你本来已有极好根基,若再获谷内‘幽灵’传艺,最多不到两年,必然成就一身绝学,出谷报复亲仇,但对我这三封密柬,却不可遗忘食言,必须在每杀掉西昆仑‘欧阳老怪’、北天山‘雪海双凶’之中一人,便打开一封密柬,照柬上所说行事!”

韦明远剑后双扬,朗然答道:“胡老前辈对我这番成全之德,刻骨难忘,粉身难报!韦明远也是热血男儿,怎会食言背信?”

胡老四柑掌笑道:“但愿你能如此!幽灵谷口,先后已投进四点灯光,加上如今雨细风微,正是最佳的进谷时机,我敬祝老弟此去,无险无凶,称心如愿!”

韦明远霍然起立,自胡老四手中,接过那盏红纸圆灯,向他深施一礼,飘身跃出竹楼,便往“幽灵谷”赶去!

离谷口约有十文左右,韦明远便觉血腥刺鼻,发现四具天灵盖被人抓得稀烂的尸体,不由心中一凛,毛发悚然,抬头看时,只见凄风苦雨之中,“幽灵谷”内,竟有一点绿荧宛如鬼火似的灯光,漫空飞舞!

这种情况之下,极易令人心胆生寒,但韦明远父仇悬念,难顾本身安危,想起胡老田曾经说过,进谷之时,最好口中低吟缠绵排侧的歌词,遂把手内红纸圆灯一举,凄声吟着元好问的“雁邱词”道: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天南地北双飞客,并翼几回寒暑?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

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横汾路,寂寞当年萧鼓,荒烟依旧平楚,

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情啼风雨!

韦明远吟至此间,人已走进“幽灵谷”口!他身后远远暗随的胡老四,看得极其分明,“幽灵谷”内,那点漫空飞舞、鬼火似的绿灯,不但随着韦明远的吟声,越飞越慢,还发出一种感触伤怀的悲凉叹息!

等到韦明远红灯人影,在谷口消失,那阙“雁邱词”也唱到尾声:

“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

千秋万古,为留待騒人,狂歌痛饮……

余音袅袅,渐渐成为游丝飘渺,由有而无,“幽灵谷”内,遂成一片死寂!韦明远手中的红纸圆灯,与漫空飞舞的绿色鬼灯一齐消失,听不见半声轻语,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江湖夜雨十年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夜雨十年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