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夜雨十年灯》

第17章 悔不当初留春住

作者:诸葛青云

萧循的一声呼喊,使得全场陷入一种难堪的寂静。“韦明远!”

“‘太阳神抓’韦明远!”

“这青衣女人会是韦明远……”

有的人在暗地惊叹,有的人在私下自问,各人现出不同的表情,都为这个年青人的突然出现而震惊!

青衣女人徐徐地解掉头上的青帕,除下如螺的假发,摔掉脸上的化妆,最后脱掉身上的衣裙。

几千双眼睛在注视着他的每一个动作。

屏住气息,睁大眼珠……

胡子玉悄悄地一推任共弃道:“你不是说无论韦明远怎样化装,你都有办法认出来吗,今天怎么走了眼了,看来你有两个眼睛,还不如我一目了然!”

任共弃悼捧地道:“我做梦也想不到韦明远会装成一个妇人,所以我根本就没有留心去看他,怎么?你倒早认出来了?”

胡子玉得意地道:“当然!我是以智慧的眼睛去观察一切的,故能明察秋毫,洞烛一切,远比你们的肉眼强多了。”

任共弃冷冷地道:“那么你是故意叫‘雪海双凶’夫妇俩去送死了!”

胡子玉道:“是的,我老早指点韦明远入‘幽灵谷’,就有了成全他报仇雪恨的心愿,我始终认为大丈夫当快意思仇……”

任共弃道:”雪海双凶’到底跟我们相识一场,兔死狐悲,物尚且伤其类,你难道连一点歉然之心都没有吗?”

胡子玉哈哈地笑道:雪海双凶本是用作钓取韦明远的香洱,鱼已上钩,饵且何用,让韦明远一决怨仇,也免得他多一层憾事!”

任共弃追问道:“你已有了对付韦明远之策吗?”

胡子玉道:“策谋讲究活用,同时因势制宜为上者,我这人向来不作预谋,随时利用机会,才可使对方措手不及……”

任共弃忽然有深意地问道:“但是你对付韦明远之心却绝不会更移的是吗?”

胡子玉坚决地道:“是的,大丈夫眶眦必报,何况韦丹残我一腿,韦明远夺我‘驻颜丹’,逼得我到处不得安身,我非……”

任共弃沉着脸道:“我曾经以‘分筋错骨法’对付你,我相信你不会忘记的,看来我必须提防你一点,甚至于先下手为强……”

胡子玉这才发现到任共弃眼中的杀机,知道自己一时光圈口快,说出内心之感觉,引起他的疑心。

立刻加以解释道:“老弟不必多心,我们颇为莫逆,怎会对你记恨……”

任共弃晒然道:“许狂夫又如何?他与你十年交情,最后看不惯你的作为而离开了你,若非盟主喝止,你几乎想杀他……”

胡子玉一时语结,良久始道:“随你老弟怎样想,我……”

任共弃立刻接口道:“你不恨我是不是?胡子玉,你若真是个人物,现在只要拍拍胸膛讲一句话,我立刻相信你!”

胡子玉:“讲什么话?”

任共弃道:“你若真的不恨我,你就说一声,今后无论明地或暗中,你绝不设计陷害我,你敢不敢说?”

胡子玉望着他,心中对这个年青人之厉害,异常佩服!

考虑了一下才决然地道:“我不能说这句话,平心而论,谁要是给我一个难堪,我一辈子也不能忘怀,连我爹我都不能原谅他!”

他说完了这话,以为任共弃会立刻出手的,忙暗中严加戒备,不想任共弃却神秘地一笑道:“老胡,不知怎地,我倒开始喜欢你起来,我喜欢你跟我作对,因此,现在我实在不想杀死你!”

胡子玉虽感意外,但立刻使风扯篷道:“好吧,咱们以后别别苗头,现在先管目前的事……”

在他们说话的当儿,韦明远已恢复本来的面目,冷静地站在场子中间,一言不发地望着四周。

萧湄自从认出他之后,就一直望着他,心中百感交集,没有见他之际,她就想杀死他,但是……

韦明远突然走向萧湄,朝她一拱手道:“多谢盟主成全,使我得雪父仇……”

萧湄突转为轻柔地道:“不!明远你别那样叫我!”

她这一种态度改变,大出所有人的意料,连韦明远都无法相信,呆在那儿,一时说不出话来。

胡子玉与任共奔一看情形不对,一打眼色,双双飞身跃起,来至场中,停在她的身后!

萧循回头道:“你们回去,在我讲话的时候,你们要是敢插一句嘴,我就要你们的命,你们不会以为我做不到吧?”

胡子玉急声道:“盟主忘了他是你的仇人吗?”

萧湄笑道:“我跟他有什么仇?”

胡子玉一时语结,因为他想了半天,始终无法说出韦明远与萧湄之间到底有什么仇可言!

任共奔结结巴巴地道:“他……他辜负你的一片盛意,他遗弃了你……”

萧湄道:“我们的事我自己清楚,不是他遗弃我,是我自己性子太坏,我遗弃了他!这一点你弄错了!”

任共奔还待辩论,萧猖脸色一沉,冰冷地道:“回去!别忘了你们已加盟水道,我还是盟主!”

胡子玉察言观色,知道一时无法再说劝萧湄,遂一拉任共弃的衣服,两人又飞身回到原处!

萧湄这才恢复原有的温柔,向韦明远道:“这一向你都还好?”

韦明远虽不知她何以著此,但仍感于她声音中的诚意,望着她的笑容,亿起她的往日的柔情,遂也轻轻地道:“谢谢你,还好!”

萧循眼珠一转,睁子中泛着异样的光彩道:“明远!你还能像从前一样地叫我一声吗?”

众目睽睽之下,她毫无顾忌,居然提出这样一个要求,确实令韦明远感到难堪,嗫嚅了半晌……

然而当他接受到萧湄眼中乞求的光芒时,毫不迟疑地脱口呼道:“湄……湄妹!”

萧循轻“嗯”了一声,陷入了无限的神往!

这一对奇异的男女,选了这么一个奇异的场合在重温旧情,四周有多少人在注目,然而他们却不发出一点声息!

是这一对男女的特殊身份震慑位了他们!

良久,周围静得像一切都停止了!

萧湄深深地呼了一口气,感动地道:“美!真美!美极了,隔了这么久,你的声音仍是那么令人心动!早先为了杜素琼,我是有点恨你的……”

提起杜素琼,韦明远仿佛在心上被人插了一刀,他突地变为粗暴,皱起眉头,凶声凶气地道:“别提她了,她已经远离了这个世界,虽然没有死,但也跟死差不多,不再会回到我们这个世界来了!”

萧湄虽然主盟水道不久,但生杀于夺,仅在举手动chún之间,可是此刻,她居然心平气和地接受韦明远的大声晚喝,毫无怒意,而且还顺从他的意向,以柔和的声音,笑着向他道:“不提就不提!好久不见了!我也不愿意一见面就提那些令你不愉快的事,明远我们很久没见面了,不是吗?”

韦明远痛苦地想了一下道:“是的,两年多了!”

萧湄黯然地道:“两年多是一段不算短的时光,它可以发生很多的事情,很多令人想象不到的事情……”

韦明远道:“不错!你功夫进步多了!”

提到功夫,萧湄的脸上浮起一阵阴影,凄凉地道:“别说那些!我们应该有许多别的事情可说的,明远!我们换个题目谈谈好不好?譬如说……”

韦明远突然打断她的话道:“盟主……不!湄妹!我们必须现在谈吗?”

萧湄道:“难道你不想谈?”

韦明远摇头道:“不是!我们不能在这个地方,当着这么多人……”

萧湄这才想起他们周围还有许多人,然而她仍是很平静,毫无羞涩或不安之状,徐徐道:“这儿不太合适,我们换个地方?”

韦明远奇道:“现在是在英雄大会上,你是在作天下第一之争!”

萧循双手一摊道:“我现在不感兴趣了!除非你有意思!我一定杀尽所有的敌手,然后我会输给你,心甘情愿地输给你!”

韦明远不解地道:“为什么?你召开这个大会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耍确定这件事吗?现在眼看就快成功了……”

萧湄深情地道:“不!我现在什么都不想了,我不阳任何人,然而我自知我一定不会赢你,在你面前,我失败得太多了!”

韦明远一时不知怎么说!站在那儿不动!

萧湄又道:“你要那个位置吗?我现在就为你一搏!我过去亏负你太多,我必须要设法补偿你,为你做任何事。”

韦明远摇摇头道:“不!我不要你补偿,凡事都是数,都是天命!我也不要这个位置,我来此的目的为了他们!”

说着用手一指地下“雪海双凶”的尸体!

萧湄道:“你目的竟这么简单吗?那你又何苦辱名屈己,化身为妇人,你早来跟我说一声,不就都解决了!”

韦明远道:“父仇必不可假手他人,我若以真面目出现,他们一定不肯出来!而且妇人也没有什么屈辱,像你……”

说着望了萧湄一眼道:“虽是一个女子,却已尊为水道盟主,若是你愿意,天下第一武林至尊,也是意料中事!”

萧湄受了夸奖,淡淡一笑道:“谢谢你把我说得那么好,既是你无意于此,父仇也雪了,心事也了了,我们离开这儿吧!”

韦明远迟疑了一下,才道:“湄妹!有一件事我必须告诉你,我已经娶妻了!

萧湄脸色一变道:“啊!是谁?”

韦明远道:“是吴湘如,她也是任共弃的妹妹!”

萧湄的脸色半晌才和缓过来道:“你们男人真善变!”

韦明远叹了一口气道:“她是个纯洁善良的孩子,爱我极深

萧循紧迫着问道:“你爱她吗?”

韦明远思索了半晌,才道:“我爱她,那不是一种男女之间的恋情!”

萧湄道:“这就奇怪了,与你结为夫妇的人,居然不是你的恋人,那么你对她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呢?”

韦明远再思索了一下道:“我很难解说……也许可以算是兄妹之情吧!她只是一个孩子,一个茬弱而需要保护的孩子!”

萧湄极感兴趣地道:“那么你的恋情又交给谁呢?”

韦明远痛苦地道:“我曾经交给你过,但是你不了解我!后来……”

萧湄快嘴接上道:“后来又交给了杜素琼!”

韦明远叹息道:“是的!她是了解我的,她也爱过我,我们爱得深,了解也深,只是……唉!一切归之以天命吧!”

他本来想说;“只是全给你破坏了!”

然而话到口头,他突然意识萧循所以这样做,何尝不是一种深浓而激烈的爱的表现呢!

所以他只好将一切都归请命了!

萧湄脸上的表情是奇特的。

有怨恨,也有悔咎,更有着许多复杂的情愫……

半晌,她叹了一口气道:“明远!我现在懂得你了!”

韦明远叹息着道:“迟了!”“迟了?”

韦明远伤感而又歉然地道:“是的!我不能负湘儿!她是个孩子……”

“你不是对她只有兄妹之情吗?我不跟她争这些!”

韦明远突然指着自己的心头道:“湄妹!我也许伤了你的心!但是我必须再要告诉你……”

萧湄睑上浮着一片悲凄,含着泪珠道:“我知道你要告诉我的是什么?但是我必须当着这么多人告诉我吗?必须要他们来嘲弄我呜?”

韦明远废然长叹一声,放下手来,歉意地望着萧湄,从她的眼中,他确信萧湄已懂得他要说什么了!

萧调呆立了一下,幽幽地道:“迟了!迟了!为什么我的一切老是迟了一步……”

语调极是凄楚!

四周的人有的知道他们一点,有的完全莫名其妙,然而他们都静静地等在一边,没有人敢大声地吐一口气。

萧湄略微平复自己的情绪,才轻轻地道:“明远!我不要求你什么,只希望找个地方,让我们静静地谈一下,行吗?我仅是这一个要求!”

韦明远想了一下,用手朝四周一指道:“你交代一下吧!”

萧湄喜悦地道:“说走就走!还需要什么交代!”

这女人对韦明远已经温驯了,对别人仍是蛮横的。

一直呆立在旁边的文抄侯却轻咳了一声。

萧湄已经忘记他,听见吱声,才记了起来道:“我们不比了,现在我心情已变,饶你不死吧!”

文抄侯狡侩地一笑道:“那么这天下第一的名位呢?”

萧调大方地道:“若是没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悔不当初留春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夜雨十年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