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夜雨十年灯》

第06章 崆峒双剑之死

作者:诸葛青云

金振宇道:“姬先生,我们崆峒派与你,向无纠缠,为何如此相逼?”“幽灵”怪奖数声,道:“好一个向无纠缠,亏你们讲得出!”一言未完,飞身扑上!

金振宇、金振南两人,长剑立即出鞘,荡起两片光幕,将身子护佐。

但“幽灵”在扑向前去之际,手中却扣了两枚暗器在内,两人长剑光幕虽密,可是“幽灵”那两枚暗器,去势更疾!

只听得“铮铮”两声,光幕已然露出隙缝,“幽灵”飞身自隙缝之中穿进,双臂一振,便向金振宇、金振南两人肩头抓到!

两人心中,本就发虚,再加长剑被暗器弹中之际,虎口隐隐发麻,可见对方内力之深,实非本身所能抵敌,连忙撤剑回招,总算仗着剑法神妙,由“天雨如花”,化为“星光流落”将“幽灵”的那一抓,勉强避了过去。“幽灵”一抓不中,一声长啸,重又踏中宫,走洪门,扑了上去,反手倒扣金振宇脉门,左脚飞出,却向金根南踢去。

这两招一招用手,一招用脚,招式怪异绝伦,两招一齐使出之际,整个人几乎已然凌空。金振宇只当有机可趁,反手一剑,向“幽灵”手腕削出,但“幽灵”在电光石火之间,已然改抓为拍,“叭”地一掌,正拍在剑脊之上,只听得“嗡”地一声,金振宇一柄长剑,已然脱手飞出老远!

同时。金振南见“幽灵”一脚踢到,后退一步,一剑向“幽灵’小腿斜削面出。

剑锋如虹,正是“天星剑法”中的一招“流星飞渡”,“幽灵”此时单足支地,这一剑看来万万避不过去,而且看他情形也绝不躲避。金振南心中暗喜,刚在想自己“天星剑法”神妙。竟连“幽灵”姬子洛,也难免伤在自己剑下!

手腕一加劲,剑去如电,已然削中了“幽灵”的小腿!但是这一剑,却不但未将“幽灵”的小腿削断,反而剑锋向下,陡地一滑!

金振南、金振宇那两口新得宝剑,虽然未到削金断玉的地步,但也是锋利无比,坚韧之极的野猪皮,也是一削便入,如今用足了九成劲力的一剑,竟然不能伤“幽灵”分毫,心中这一惊,当真是非同小可,略呆了一呆,“幽灵”一脚,已然已赐中心窝,五脏翻腾,大叫一声,向后便倒!“幽灵”趁机一探手,将他手中宝剑,劈手夺过,反手一剑,正好和金振宇一剑相迎,“铮”地一声,冒出一串火花,两柄宝剑,虽然是一样质地,但是“幽灵”的内劲无比,顺剑而发,金振字的那柄剑,“拍”地断成两截。“幽灵”手中长剑一摇,击向断落的剑尖,一溜黑虹,电射而出,直穿过金振宇的咽喉。金振宇连声都未出,便自气绝!

金振南身受重伤,一见自己哥哥,死得如此惨法,大叫一声。鲜血狂喷,亦自身亡!“崆峒三剑”,本来纵横江湖,颇有名声,自习得“天星剑法”之后,正想再度扬威江湖,却不料就此死在长江边上!“幽灵”将两人齐皆了结之后,再回过头来看清心者尼时,只见清心老尼,面上神光湛然,正待出声,已听得清心老尼长吟一声,道:“武林大劫重临,武林大劫重临!”

连叫两声,语音悠悠不绝,足可传出三五里开外!叫毕,便自音响绝然,竟然自断经脉而亡。“幽灵”顺手一掌,将她尸体,直向江心挥去“扑通”一声,跌入江中,顺波而去!

这一幕惊心动魄的争斗,竹林中的胡子玉和许狂夫两人,看得清清楚楚,两人虽然一身武功,但是三个名冠——b寸的武林高手,要那之间,惧都命丧江边,也不禁感到了阵阵凉意!

只听得“幽灵”长叹一声,接着又“哈哈”大笑,道:“想不到十载深仇,一旦在此得以报去!”一举起手中长剑,在金振宇、金振南两人身上,一阵乱砍,手腕一抖,又将手中长剑,震成两截,在两人身旁,一阵盘旋,便如飞离去!

胡子玉和许狂夫两人,看着他跑远了,才松了一口气。许狂关埋怨道:“胡四哥,你说追上了他们两人,事情便有分晓。如今眼看‘崆峒双剑’。清心师太,命丧江边,我们却袖手旁观,若是给江湖豪杰知道,却是见不得人!”“铁扇赛诸葛”胡子玉苦笑一下,道:“贤弟。愚兄岂是愿意如此,但是为了揭露这一个武林中的大秘密。却不得不如此。”

许狂夫道:“胡四哥,你说了半天,究竟是什么大秘密?”

胡子玉道:“就是这位“幽灵”!

许狂夫道:“胡四哥,你还怀疑这位‘幽灵’。并中是昔年‘天香娘子’之夫。‘天龙’姬子洛?”

胡子玉得意地一笑,道:“岂止怀疑,简直已可肯定!”

许狂夫神色严肃,道:“胡四哥,兹事体大,我们却是不能去来!”

胡子玉道:“贤弟放心,愚兄一生行事小心断腿砂目之后,隐居多年,更是小心翼翼,岂能有错,更不会乱来!”

许狂夫道:“胡四哥,那你是问所据而云?小弟倒愿一闻。”

胡子玉抬头向天,道:“我问你,十年之前‘天龙’姬子洛何在?

许狂夫苦笑道:“武林中人人皆知,十年之前,姬子洛已隐居大别山,‘幽灵谷’中……”

胡子玉道:“这便是了,刚才他临走之际,指着金振南、金振宇两人说:‘想不到十载深仇,今日得报’。试想,‘天龙’姬子洛昔年谁人敢与他有仇,既与他有仇,又何必等十年之后才报?”

一番话说得“神钩铁掌”许狂夫哑口无言。

胡子玉又道:“刚才在诸家大宅之中,‘幽灵’一定要叫韦明远以‘太阳神抓’,对付清心师太,那是他知道清心师太,一身佛门户功,非同小可,若不以‘太阳神抓’对付,万难取胜!”

许狂夫仍是不懂,道:“这又和他硬迫韦明远出手,有何关连?”

胡子玉道:“你难道未曾看出来,那‘幽灵’根本不会使‘太阳神抓’?”

许狂夫吃了一惊,道:“竟有此事?”

胡子五道:“自然,韦明远的‘太阳神抓’功夫,至多不过五成火候,但是一使出来,掌心精芒流动,以目对之,如对烈日,但是在‘丹桂山庄’上,那‘幽灵’可曾露过这一手?”

许狂夫固然觉得胡子玉所说甚有道理,但是这件事情,实是非同小可,如果胡子玉所料属实,则是武林中最大的隐秘!

因此又犹豫道:“或是他轻易不施展‘太阳神抓’功夫,也说不定,否则韦明远怎肯叫他做师傅,而又有什么人有这样高的武功?”

胡子玉沉吟道:“这也是我最弄不明白的两点事。此人武功之高,几乎已经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峻峭双剑’用的那两柄宝剑,一出手便墨光隐隐,显非凡品,但是金振南一剑削在他腿上,却反向下滑去,他当真练成了金刚不坏身法?”

许狂夫道:“就算真有金刚不坏身法,血肉之躯,也定无不畏利剑之理!”

胡子玉想了一想,道:“断剑尚在,我们何妨去拾起来,看上一看?”

说着,两人便步出竹林去。才一出竹林,两人还未及俯身拾剑,已然各自怒吼一声,一跃丈许,来到了金振南、金振宇两人的尸体之旁,呆了一呆,一齐叫道:“袭二弟!”

声音之中,充满了悲愤!这时候,江边上静悄悄地,除了他们两人以外,便是“峻峭二剑”的尸身,何以他们突然会叫起“飞鹰”袭逸的名字来?

原来就在“崆峒三剑”的尸身的空地上,写着四个方圆尺许的大字:“害人者死!”

那四个字虽是写出,但除了“害”不同以外,其余“人者死”一望而知,和“飞鹰山庄”上以人头排出的“欺人者死”那几个宇,是出于一个人之手,绝不是第二个人所为!

许狂夫和胡子玉两人,自从在“飞鹰山庄”上,埋了袭逸等一干高手之后,无时无刻,不在寻觅凶手,要为袭逸报仇。

但是两年多来,音讯全无。武林中一干邪派中人,如“雪海双凶”,“欧阳老怪”,“三绝先生”等,均不是真正的凶手。两人只当此世,“飞鹰”袭逸只好冤沉海底,却万万料不到会在此处,发现了线索!

两人一齐呆了半晌,“神钩扶掌”许狂夫一声怒吼,“硷硷”两声,抖出腰际铁钩,怒吼道:“胡四哥,咱们不赶到芜湖城中,去为袭二哥报仇,更待何时?”

胡子玉语音沉痛,道:“贤弟,我们仍不能操之过急!”

许狂夫双眼如似喷出火来,道:“胡四哥,什么事我俱都唯你马首是瞻,然而这一件事,我却不能听你的主意行事!”

身形一拧,突然疾跃出三丈开外!

胡子玉肩头一侧,竞将折扇握在手中,足尖一点,跟踪而至。

许狂夫知道胡子五一定要出手阻拦,反手便是一钩,但胡子玉武功在他之上,铁肩到处,“叮”地一声,竟然将铁钩荡开,两人一齐落到了地下,胡子五厉声喝道:“贤弟,你如今向城中去,为袭二弟报仇雪恨,是也不是?”

许狂夫道:“咱们既知仇人踪迹,自然不能放过!”

胡子玉冷笑一声,道:“我们就算冲进了锗家大宅,你自认可是仇人放手?”

许狂夫猛地一怔,胡子玉又道:“你我两人,死在芜湖之后,还有谁能再为裘二弟报仇?”

许狂夫半晌作声不得,才虎吼一声,道:“难道血海深仇,就此作罢?”

胡子玉长叹一声,道:“贤弟,我们与裘二弟。誓同生死,我想代他报仇之念,绝不在你之下,但如果莽然行事,却只是送死。眼下愚兄已然想到,只有三条对策可行!”

许狂夫急问道:“是那三条对策?”

胡子玉却并不回答,又细细看了一看那“害人者死”四个字。踏开两步,拾起了一截断剑,轻轻一抛,“拍”地一声,那断剑便深深陷入树干中。

许狂夫见他只是不说话,急道:“胡四哥,体快说,有哪三条对策,即使赴汤蹈火,小弟若皱一皱眉头,便吊是英雄,便不是英雄好汉!”

胡子玉面色神肃,擒起头来,刚待说话,忽然瞥见了远处七点红星萤火也似,向前移动,快疾无比,正向江边而来!

胡子玉心中一惊,沉声喝道:“贤弟,咱们快到竹林中避上一避,有人来了!”

许狂夫固然不愿,但也知事关重大,两人闪入竹林之中时,也已看清,那七点红星,是有人提着七盏彩扎红灯,疾向此处驰来!

胡子玉和许狂夫两人,立即再隐入竹林之中,定睛看去,只见那七点红星,移动得快疾无伦,晃眼之间,便已到了眼前。

两人也已同时看清,那七点红星,竟是六盏彩扎红灯!每一盏灯下面,系着一很长长的竹竿,而持灯的不是别人,正是“幽灵”!

胡子五只是眦睚慾裂,知道此际一冲出去,万不是“幽灵”之放,除了江边多两具尸首之外,于事无补益!

因此用力握住了许狂夫的手臂,不令他妄动。只见“幽灵”一来到近前,身形如飞绕着金振宇、金振南两人尸体,旋风也似,转了一转。

一转转毕,那七盏红灯,已然绕着两人尸体插成了一个圆圈,接着,“幽灵”候地退后三丈,“哈哈”一笑,手掌扬处,已然将七盏红灯,一齐击熄,灯也被掌风击得支离破碎!“幽灵”将灯击碎之后,重又走向前去,顺手在地上,拾起一截断剑来。

胡子夫在竹林之中,一见“幽灵”拾起了断剑,心中不禁吓得“怦怦”乱跳!

因为他刚才曾将一截断剑,射入树干之中,如果“幽灵”稍为细心一点的话,便可以发现,两柄断剑,只剩了三截。

也等于说,在他去而复回的那一段时间中,另有人来过,而来人也不会走得太远!而只要他略事搜寻的话,自己便会无所遁形,非和他对敌不可!

胡子玉向许狂夫合了一个眼色,已将铁肩拿在手中。许狂夫会意,手在怀中一探,早已抓了一把“无风燕尾针”在手。

只见那“幽灵”仰天一笑,将断剑托在手中,左手中指一弹。挣地一声,将那截断剑幻成一溜墨虹,直向江心射去,跌入江中!

接着,又发出一阵凄厉无比的笑声,一转身,便疾驰而去!

两人见他离去,才松了一口气,许狂夫跨出竹林,惨吼一声,道:“四哥,你看,此情此景,和‘飞鹰山庄’上惨象,有何分别?”

胡子玉抬头看去,只见月色黯淡,红灯破碎。又衬着“害人者死”四字,确是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崆峒双剑之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夜雨十年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