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夜雨十年灯》

第07章 忍辱偷生却为何

作者:诸葛青云

原来胡子五一见假“幽灵”凌空一击,所想起来的,正是当年自己在‘丹桂山庆’上,见“三绝先生”公冶拙试验“拈花玉手”功效时的情形。

当时,他曾亲见“拈花玉手”分水避火的奇效,既然连那么灼烈的火苗,尚能避开,可知“拈花玉手”’,一定能够侵入内家真力所组成的力网,而使得内功绝顶之人,变得一无防范!

而假“幽灵”凌空一击,也必是此意!

若真如此:则者僧功力再好,亦非其敌,者僧一败,自己也死无葬身之地!

吃惊之余,凝神细看,只见那老僧突然向后一退,而假“幽灵”则已直效而上!

那老僧佛号商宣,随即又长叹一声,身形飘忽如烟,假“幽灵”的身法,巴然可以算是快到了极点,但是那老僧的身法,却比他还要快疾,简直不像是一个人,而只像是一缕轻烟所凝成的一个人形,一转眼间,已然在三丈开外,长叹声死自未毕,道:

“檀越手中所持,莫非是‘天香三宝’之一的‘拈花五手’么?”

假“幽灵”见一扑不中,也自骇然,阴恻恻一笑道:

“老和尚,你是何人?”

那老僧身形凝立,双掌合什,道:“年代久远,老僧已自忘法名了!”

假“幽灵”“桀”地一声冷笑,道:“敢情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老和尚双目之中,射出一种样和已极的柔光来,目光罩定了假“幽灵”,缓缓地道:

“檀掘这一身装扮,和讲话的口音像是昔年姬子洛檀夫,但是,却只有一点不像,老僧一望便知!”

假“幽灵”心中暗暗吃惊,透过蒙面黑纱,目光如电,在木肩大师、许狂夫和胡子玉三人身上,逗留了极短的时间,三人只觉得目光与他接触,便有一股寒意,自顶至踵透过!

胡子玉心思最是灵敏,已然知道这假“幽灵”因为本来面目,被那老和尚一语道破,所以为了不让秘密泄露,他非要杀尽在场的人不可!

胡子玉心想,凭自己、许狂夫和木肩大师三人之力,只怕万不是假“幽灵”的敌手,而且绳梯也被烧断,后退无路,是生是死,俱要看这个从未见过的老和尚,是否能胜得过假“幽灵”了!

心情不免十分紧张,向许狂夫靠近了几步,低声道:“贤弟,你伤势怎样?”

许狂夫目注假“幽灵”,似要冒出火来,也低声道:“我倒不碍事!”

一侧头,向木肩大师望了一眼道:“倒是木肩大师,伤得甚重!”

胡子玉心中暗叹一声,心付木肩大师,佛门高人,在武林中享有何等威名,怎知一交手,便为“拈花玉手”击成重伤!

正想再向木房大师问上几句时,那假“幽灵”已然“嘿嘿”冷笑道:

“老和尚,你眼力果然不错!”

胡子玉一见假“幽灵”直截了当,竟然承认自己不是真的姬子洛,心中便“啊”地一声,知道不妙!

因为.若是他抵赖的话,则可见他还是不想让自己的真正身他竟然并不否认,而他既然挖空心思,去假冒姬子洛(胡子玉并不知道假“幽灵”是用什么方法,得以假冒姬子洛的名头,而连姬子洛的唯一传人,韦明远都不曾觉察,但是总可以想到,那是一个极不简单的过程门当然不希望武林中人知晓他的真面目,可知在他的心目之中,自己这几个人,全是瓮中之鳖,迟早得由他来收拾!

胡子玉一想到此处,心中已暗暗地打定了及早退身的主意。

但是“神钩铁掌”许狂夫,是个性格直爽,豪气干云之人,不像胡子玉那样,工于心计,因此一听得假“幽灵”如此说法,立即叱道:

“贼子,那你是谁?还不快快说出来!”

假“幽灵”目光停在那老僧身上,像是根本没有将其他三个武林一流人物,放在眼中,说道:“我是什么人,你们知也无用!”

许狂夫怒道:“为什么?”

假“幽灵”道:“你们眼看全是明镜崖上,无主孤魂,就算给你们知道了我是谁,又待怎地?哈哈,还能传与武林中知晓不成?”

他语意铿锵尖锐,震得人耳鼓发响。但是他话刚讲完,那老僧也开口,道:“檀夫,你不但语音和姬子洛一样,连话可傲天的语意,也与他一样,就是有一样你学不到他的!”

假“幽灵”怒喝道:“哪一样?”

老僧白髯微指,神态安详,道:“姬檀夫虽然行事任性,有时不免逞上三分邪气,但却光明磊落,绝不会在自己面上,蒙上黑纱!”

讲至此处,突然手臂向下一沉,衣袖袖尖候地疾拂而起!

随着他衣袖拂起,一股极是强劲的力道,突然破空而生,带起“嗤”地一声,直向假“幽灵”的蒙面黑纱拂去!

这一下出手,突如其来,而且又是一拂即至,待到假“幽灵”觉出,那股力道,已然将蒙面黑纱,向上揭了起来。但是假“幽灵”究竟也是一个具有通天澈地本领的人,一声断喝,“拈花玉手”一扬,在自己面前,疾划而过,立时将老僧所发的那股力道隔断!

老僧的那股力道一断,蒙面黑纱,自然也垂了下来,仍然将他的面部罩住。

在蒙面黑纱一起一落,电光石火之间,胡子玉也未曾放过。

可是胡子玉的目光,虽然锐利,但时间实在太短,他也未曾看清那个假“幽灵”的面目,只是看出他面色极是苍白,而且,还是一张马脸,更令胡子玉心惊的,是他感到虽然只是一瞥之间,但是那脸形,对他来说,却是极熟!

胡子玉立即迅速地想了一遍,自己的熟人之中,可有这样的一个人。

可是他弹智竭力,却是想不起来!

只听得假“幽灵”隆笑之声不绝,道:“人家出家人不意是非,你这老贼秃,竟然如此多事,你既在此出现,定是此寺中前辈,只要你答应我一事,我还可以网开一面,饶你不死。”_

老僧“呵呵”一笑,道:“老僧死活,本无所谓,但你求何事,不妨直言”

那老和尚,本是七宝寺中,辈份极高的一位佛门高人,本来早已闭关不出,因为假“幽灵”闹上七宝寺,才重又现身的。

假“幽灵”道:“我此来七宝寺,一则,是为了要取‘天香三宝’中的‘夺命黄蜂’和‘驻额丹’两件物事,二则,是要毁灭七宝寺!”

老僧双目下垂,低声道:“劫数!劫数!”

那四个字声音虽低,但是却听得胡子玉、许狂夫和木屑大师落在七宝寺中,但是已为‘东川三恶’,所偷去了么?”

假“幽灵”“哼”地一声,说道:“你们当我是三岁孩儿不成?‘东川三恶’,是何等脚色,焉能从七宝寺,来去自若,盗去二宝?”

老僧长叹道:“檀夫不信,老僧多讲也是无用,若是那二宝尚在时,‘天香三宝’,各具生生相克的妙用,老僧尚不取出应用么?”

“铁扇赛诸葛”胡子玉在一旁听了那老僧的这番话,虽然身在险地,后退无路,可是心中的喜欢程度,实在是难以形容!当年,他虽从“东川三恶”手中,取得了“驻颜丹”和“夺命黄蜂”,但是,他即始终不明白,那两件异宝,究竟是如何使用法的。

那“驻颜丹”,顾名思义,当然是眼之可以驻颜,事实上也是三校朱红的丹葯。

那“夺命黄蜂”,则是一枚黄铜的圆管,极是沉重,可是内中所放的是些什么东西,胡子玉一直不知,因为这“夺命黄蜂”的威名太甚,他也不敢轻易拆开来,看个究竟。

这次。他上明镜崖来,也是为了想要打听“夺命黄蜂”的具体用途。

如今,那老僧虽然未曾道出“夺命黄蜂”的具体用途,却指出了“天香三宝”,生生相克,连那“驻颜丹”,也另有用途!所谓生生相克,自然是指那“拈花玉手”固然连内家真力,都不能阻止,但是其他两宝,可以制住它的威力而言!

胡子玉为人深沉,虽然在无意之中,得到这样的大秘密,心中狂喜,但是面上,却不露声色,可是许狂夫却有点沉不住气。

胡子玉一听许狂夫如此问那老僧,心中便知要糟,立即向许狂。夫使了一个眼色,不令他再说下去,但是如果诈作不知,情形反倒会好一些,这一使眼色,百密一疏,倒给假“幽灵”着出了破绽!

只听得他“哈哈”一笑,道:“一个急于要问二宝用途,另一个却鬼头鬼脑使眼色止往,莫非二宝竟然是在你们的手中么?”

许狂夫这才知道自己失言,胡子玉也知自己忙中有错,连忙冷笑道:“若是二宝在我门手中,还能由得你在此逞凶么?‘飞鹰山庄’上的旧帐,早就要和你在此处清结一番了!”

假“幽灵”阴恻恻一笑,道:“原来‘飞鹰山庄’上的事,你们也料到是我所为了,你们可还记得,人头排出的四个是什么字?”

许狂夫悲愤无比,一宇一顿地道:“欺——人——者——死!欺字头上的,便是袭二哥!”

假“幽灵”道:“不错,欺人者死!你们若是得了其余二宝,敢说未曾得到,也难免一死!”

胡子五心中骇然,但面上却是泰然,道:“笑话,你上七宝寺来寻宝,却追到我们两人头上来了,岂非可笑之极?”

假“幽灵”“哼”地一声,道:“等一会你们便知,并不可笑下!”

一个转身,向老和尚喝道:“老贼秃,既无宝物,你一条老命,却需赔上!”

老僧双掌合什当胸,道:“老袖早已准备,檀夫请进招吧!”

假“幽灵”“拈花玉手”,向外轻摆,身子倏地向前滑出了丈许。

在他滑出文许之际,手中的“拈花玉手”,已然漩起一片王光,将他全身,尽皆护佐,简直成了王光交织而成的一个人影,直向狂夫等三人,俱都感到站立不稳,不由自主,向后退出。掌力之雄厚,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可是那么雄厚的掌力,却并未能将假“幽灵”拦住,不出胡子玉所料“拈花五手”,不仅可以辟火分水,而且能以突破任何深厚的内力!

假“幽灵”一闪即至,来到了老僧的面前,老僧一见双掌推挡无功,立时变招,左右双手,上下一分,又突然向里一合!

此际,假“幽灵”已然冲到老僧身前,五六尺处,“拈花玉手”平空划出,指向老僧胸前的“华盖穴”。

可是老僧那一招“天地合一”,也恰恰在这个时候使出!

在老僧双掌一合之际,左掌凌空击下,击向假“幽灵”的顶门。而有掌则向上一托,托向假“幽灵”的腰际。假“幽灵”虽然已经一招“仙人指路”,疾点而出,但老僧却根本不顾自身安危!

假“幽灵”心中猛地一惊,他知道自己之所以能够冲进那老憎前所未见、雄浑如此的掌力,全是凭了“拈花玉手”之功。

而此际,如果自己求胜心切的话,是不免要被他击中两掌,这两掌,自己是否承受得了,尚是疑问,极可能是和他同归于尽!

一想及此,假“幽灵”连忙改招,若以他和那者僧的武功而论,内力深厚,固然当推老僧,但是招式灵巧,却推假“幽灵”。

更何况假“幽灵”有“拈花五手”在手,要占上风自然不难,身子一缩,左掌下沉,反手一掌,向老僧的右手迎去,“叭”地一声,双掌相交。

而就在老僧左掌,将要压到他的头顶之际,他的“拈花玉手”,突然向上一翘,反点那老僧掌心中的“劳宫穴”!

这下,变招如电,而且他左掌和老僧的手掌相交,两人各自内力疾吐,假“幽灵”稍逊一筹,已然被老僧的内力震退!

但是因为一个手掌上翻,一个手掌下压,所以名为“震退”,实是假“幽灵”被老僧的内力,震得向上,突然提高了半尺!

他用“拈花玉手”去点老僧掌心的“劳宫穴”,本是一个上扬之势,再加上身子突然升高了半尺,去势更疾!眼看老僧避无可避,却突然之间,左掌向下一沉,避开了“拈花玉手”的来势,反向“拈花玉手”抓到!

而同时,他右掌掌力,将假“幽灵”震退之后,也已然就势一掌,拍向假“幽灵”的腰际!

那一掌去势如风,一拍即中,“叭”地一声,将假“幽灵”本已悬空的身子,击得打横横在半空。假“幽灵”大叫一声:

“好老贼!”

手中“拈花玉手”,斜划而下,只见两人候地由合而分,假“幽灵”身形摇晃,像是站不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忍辱偷生却为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夜雨十年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