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夜雨十年灯》

第09章 幽灵谷群豪陈尸

作者:诸葛青云

在路上六天,胡子玉等于是被白冲天押着一样,来到了“幽灵谷”。

“幽灵谷”口,胡子玉隐居时的那座小酒店,仍然还在,来到了近前,臼冲天冷笑道:“胡老四,已到地头了!”

胡子玉听出他这“已到地头”四字,语含双关,一则是说已然到了“幽灵谷”口;二:则是说,如果自己取不出那两件异宝的话,自己的性命,也已然到了地头!

当下惨然一笑,道:“不错,已到了地头了,我在此谷口,隐居十年,以小酒销维生,铺中谅必还有些陈酒,白朋友如有兴致,何不去喝上三杯?”说着,不等白冲天答应,便身形如飞,一溜灰烟也似,直向酒楼内射了过去!

白冲天嘿嘿冷笑,这时他已然看出,胡子玉心中,另有花样,但是他仗着一身本领,并不怕胡子玉弄玄虚道:“喝上三杯,也是好的!”真气一提,猛地向前一跃,胡子玉的身形本已快到了极点,但白冲天后发先至,反倒赶在胡子玉的前面!

两人正待跨进铺子里去,忽然见那几张已然破败不堪的桌子上,竟有一人,伏案而睡。

两人见了,不觉全是一呆,只听得那人喃喃道:“壶中日月长,醉里乾坤大,胡老四,你存的好酒啊!”一面说,一面懒懒地伸了一个懒腰,抬起头来,“咦”地一声,道:“好哇,化子在这偷酒喝,主人倒回来了,这位是谁啊?”

胡子五定眼一看,那人背上,负着一只朱红葫芦,衣衫槛褛,不是别人,正是“穷家帮”中的高手,“酒丐”施摘!胡子玉一见施楠在此,立时计上心头,道:“施化子,要喝酒,尽管放量喝,何言偷与不偷?来来来,我给你引见一位朋友!”

施楠翻起眼睛,向白冲天望了一眼,冷冷地道:“是好朋友我才要结识,若是什么扁毛畜牲,却不管他是红是黄,是黑是白,化子——不高兴,就给他来个不理不睬!”

敢情“酒丐”施桶,未等胡子玉介绍,也已然认出了随在胡子五身后的,是“长白”高手白冲天,是以才根据白冲天“白鹰”的外号,您意取笑了一番。不过“酒丐”施桶,虽然知道那人是“白鹰”自冲天,却不知道假扮“幽灵”姬子洛的就是他!

胡子玉“嘿嘿”干笑两声,道:“敢请你已然认出来了,可是你却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这位白朋友,如今已然改名……”

他本来想要当着施捅的面,把白冲天的秘密道破,但是只说到此处,便觉得背后突然一股大力,压了上来,背后的“灵台穴”,已然被“白鹰”自冲天候地伸出手掌,按了个结实!

胡子玉知道自己再向下说去,白冲天只要内力一吐,自己便性命难保!

难得“酒丐”施楠在此出现,对自己脱离白冲天的掌握,又多了三分可乘之机,若是就此死去,岂不冤往?因此连忙改口道:“施化子,你是一人在此独酌,还是在等什么好朋友?”

“酒丐”施捅见胡子玉话说了一半,匣突然改口,心中便大是起疑。

但因为白冲天一进来,便满面阴沉,站在胡子玉的背后,此时候地伸手,把胡子玉制佐,他也没有看出来,虽是心中疑惑,但是却也想不到事情如此重大,道:“胡老四,猜得不错,我确是约了几个朋友,但是不是什么好朋友,说不定见面之后,一言不合,还有得架打哩!”

胡子玉听了,心中又是一喜,因为到的人越是多,自己便越有可乘之机,便道:“是哪几位朋友,可以见告否?”

施楠道:“当然可以!”端起酒杯,“吱”地喝了一大口酒,道:“他们一到,‘幽灵谷’外,也可以算是冠盖云集了,一个是‘三绝先生’公治拙,一个‘五湖龙王’萧之羽,尚有一双夫妇,乃是‘玉龙’龙倚天,和‘滇南一风’冷翠!”

“酒丐”施楠口中所说的那些人名,可以说全是方今武林中,一时俊彦,胡子玉心中更是暗喜,道,“确是盛会,但不知有何事情?”

施楠道:“也没有什么大事,只不过要到‘幽灵谷’探一探!”

胡子玉道:“谷中‘此谷已封,妄入者死’八字,你们难道视若无睹?”

一言甫毕,忽然听得身后“锋”地一声金铁交鸣之声,一人喝道:“怕死的,并无人强他人谷!”

胡子玉和白冲天一起回头来看时,只见一个劲装中年男子,面如敷粉,神态飘逸,横剑当胸,刚才那“铮”地一响,想是他拔剑而发。

在他身旁,站立一个三十左右的少妇,柳眉含威,檀口带俏,生得极是美丽,可是眉宇之间,却带有三分肃杀之气,令人望面生威!

这一男一女两人,不问可知,正是“玉龙”龙倚天,和“滇南一风”冷翠了。

胡子玉趁两人现身之际,低声道:“白朋友,我们是现在去取那两件异宝,还是等一会?”

白冲天“哼”地一声,道:“等那些人到齐了,我将他们一一打发了也还不迟!”

胡子玉就是要白冲天讲这句话,若是他提议等一会去取宝物,则白冲天可能立时逼他去取!这便是胡子玉的聪明之处。

当下又低声道:“如此,则请白朋友松手,我们坐了下来,免得他们起疑。”

白冲天心想胡子玉所盲,也极是有理,手一松,两人在身旁的一张桌子上,坐了下来。

“酒弓”施楠已然和龙倚天,冷翠两人寒喧毕,道:“两位在路上,可曾见到公冶拙与萧之羽两人?”

“玉龙”龙倚天待长剑向桌上一放,道:“未曾见到,但想必他们,也要到了,施朋友,武林中对那‘幽灵’,可又有什么新闻?”

施楠道:“我偶游五台,曾在明镜崖下,见了不少彩扎红灯,大约他曾到过七宝寺一行!”

一言甫毕,门外已有一人接口道:“施化子讲得不错,‘木肩大师’,已然遇害了!”一人飘然而入,轻袍鹅冠,面容清理,身躯顾长,长髯飘飘,正是黑道第一奇人,“三绝先生”公冶拙!

施楠像是吃了一惊,道:“‘三绝先生’,你何以知道‘木肩大师’,已然遇害?”

公冶拙目光如电,向胡子玉望了一眼,一看到“白鹰”白冲天也在,心中不觉大是奇怪,“嘿嘿”强笑数声,道:“有人上七宝寺去有事,但前崖绳梯已断,干辛万苦,从后崖翻上山去,曾发现‘木肩大师’已然遇害,满寺僧人,也尽皆走散!此事武林中已无人不知,你终日在醉乡之中,是以不知。”

胡子玉心中记挂着许狂夫的下落,忙问道:“‘三绝先生’,除‘木肩大师’而外,另有他人遇害么?”

公冶拙道:“尚有一个老僧,不知何人,除此以外,别无他人!”

胡子玉松了一口气,知道许狂夫必然已经离开了明镜崖,只见“三绝先生”走了过来,在白冲天的对面坐下,双眼精芒四射,道:“白朋友脚伤已愈了么?”

白冲天冷冷地道:“多谢记得。”

公冶拙也不知道,如今白冲天的武功,已然在他之上,只觉得他突然在此出现,事属可疑,道:“朋友久隐复出,必有所图?”

白冲天仍是冷冷地道:“岂敢,焉能有列位这般雅兴,结伴同探‘幽灵谷’!”

“三绝先生”道:“白朋友不想与我们同行?”

白冲天道:“我不知各位进谷何事,跟去作甚?”

“三绝先生”公冶拙道:“‘幽灵’姬子洛,言而无情,我们深觉此事可疑,故此怀疑有人假冒他的名头,是以才想同入‘幽灵谷’,探个明白,白朋友既然久隐复出,何不趁此扬名?”

“白鹰”它冲天“嘿嘿”冷笑,道:“名头可以假冒,难道武功也可以假冒得么?你们入谷,何异送死,‘幽灵谷’的冤魂,还不够多么?”讲罢,哈哈大笑,分明末将众人,放在眼中!

众人之中,“酒丐”施楠,游戏人间,突梯滑稽,公冶拙城府极深,不露声色,胡子玉当然更不会出声,只有龙倚天和冷翠两人,忍不住“哼”地一声,道:“公冶先生,你与这等被人挑断足筋,若不是跪求饶命,早已一命归西之人,多讲什么?”

白冲天的足筋,被“崆峒三剑”挑断,这件事,乃是他一生之中的奇耻大辱,最不愿提起,龙倚天此盲一出,白冲天立时面色一沉,冷笑道:“姓龙的,‘滇南一风’年纪轻轻,你难道要她这几句话,刻毒轻薄,兼而有之,“玉龙”龙倚天如何忍受得位?

手一探,已然将桌上长剑,抓在手中,手腕一震,那柄长剑,便震得“嗡”地一声,刨花朵朵,喝道:“‘三绝先生’让开!”

“酒丐”施楠拍手笑道:“胡者四,我说如何?戏文又开场了也!”

“三绝先生”公冶拙一见龙、白两人,动手之势已定,他乐得在一旁阑看,立即退过一边,白冲天左手一伸,按了胡子玉一下,低声道:“胡老四,别走!”回过头来道:“姓龙的仗剑在手,如何还不进招?”

龙倚天道:“总不能欺你残废之人,你快亮兵刃,龙大爷还可以让你三招!”

自冲天仰天大笑,道:“姓龙的,白大爷坐在此处,三招之内,不叫你变成泥鳅,便不姓臼!”

一旁只有胡子玉知道白冲天并非在吹大气,施楠和公冶拙,虽然觉得事情有异,但是却还料不到真实的情形,施楠更是笑道:“五龙变泥鳅,秃头鹰好大的口气哇!”

“玉龙”龙倚天再也按捺不住,一声长啸,手腕一圈,长创劈空,剑尖颤出七八个小圆圈,一招“群龙戏水”已然向白冲天当胸刺出!

白冲天果然仍是端坐不动,一等剑到。右手中指,突然向外一弹。

“玉龙”龙倚天的那一招“群龙戏水”,招式之精奥。实是叹为观止之着,而白冲天的那一弹,看来却平淡无奇,乍一看,剑锋过处,白冲天的右腕,非被长剑削落不可!

但是,虽然剑光缭绕,白冲天的手指,却在一弹之后,穿进了严密无比的剑光,“铮”地一声,正弹在龙倚天长刨的剑背之上!

龙倚天那么精奥的一招“群龙戏水”,尚未使全,便觉得一股大力,自剑上传过,直冲肩头,半边身子,为之酥麻,手一软,长剑几乎脱手,那一招的下半式,便再也没有法子展开,心知不妙,待要后退时,手中一紧,只见白冲天略一欠身,双指一挟,已然将龙倚天的长剑牢牢夹住!

只一招之间,两人便已然分出了高下,众人不禁大大地出乎意料之外,“滇南一风”冷翠一声娇吨,两柄柳叶刀,舞起团团银花,疾冲过来,可是白冲天只是一缩手,将龙倚天拉得向前跟路跌出一步,再向外一挥,竟将龙倚天挥出,向冷翠的两柄柳叶刀迎去,冷翠急忙收住刀势时,刀尖已然在龙倚天的肩头上,划出了两道又深又长的口子!

白冲天哈哈长笑,道:“‘滇南一风’和‘玉龙’索来极是恩爱,为何亲手杀夫?”“啪”地一声,将他夺在手中的一柄长剑,捏成两截,手向外一扬,两截断剑,一齐电射而出!

其时,冷翠正在看视夫婿的伤势,心中极是难过,而龙倚天又以重伤之余,白冲天出手又快,他们全然不备,两柄断剑,一起透胸而过“咕冬”,“咕冬”,倒于就地,已死于非命!

他们两人,千里迢迢,由滇南赶来此地,竟然在两招之间便已遭了白冲天的毒手!

“酒丐”施楠,和“三绝先生”公冶拙,一见白冲天出手,功夫竟然如此了得,心中都不禁骇然,“三绝先生”公冶拙心中一动,猛地拾起头来,道:“原来是你!”

刹时之间,他也已明白了假冒“幽灵”姬子洛之名的,乃是白冲天!

自冲天冷冷地道:“不错,是我!”

正在此际,又见“五湖龙王”萧之羽大踏步地走了进来,白冲天哈哈大笑,道:“你们都认出来了,如今可以不必到‘幽灵谷’内去了吧?”

“三绝先生”公冶拙后退一步,道:“白朋友,想不到你武功大进了啊,姬朋友呢?”

白冲天道:“他若不是尸横‘幽灵谷’中,怎能容我借他之名?”

公冶拙道:“他是死在你手中的?”一面说,一面又向后退开了些。

白冲天对公冶拙的这个问题,避而不答,突然候地站了起来道:“别走,今日在此的,一个也不要想走开去!”

“酒丐”施楠和公冶拙刚才亲见他杀死龙倚天、冷翠两人的手段,知道他这话虽然意含恫吓,但是却也不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幽灵谷群豪陈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夜雨十年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