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祭

作者:黄易

  战机升离跑道,斜斜地冲往半空。
  凌渡宇凝神贯注在飞机驾驶座前的控制仪抬头显示器上。
  战机继续爬升,到了八千英尺时,凌渡宇将控制引擎动力的节流阀调低至百分之七十五,减低速度,让机鼻朝向正前方,在他熟练的操纵下,战机进入水平飞行。
  收回起飞的襟翼和升降用的起落架,战机以每小时五百二十公里的速度向一望无际的黑夜进发。
  目的地是南美的哥伦比亚和巴拿马交界处。
  抗暴联盟玻利维亚的基地被抛在茫茫的后方,灯光迅速缩少减弱。瞬眼间变成了几点萤火般的微芒。
  凌渡宇瞥了身后的女子一眼,心中叹了一口气。
  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强烈的影象:高山鹰双目紧闭,植物一样躺在床上,饮食和大小便,全赖吸管进行。一个伟大精明的领袖,变成一条事事须人照顾的可怜虫。
  想到这里,涌起一股怒火。
  誓要把巴极博士干掉。
  这也是他此次飞行的唯一目标。
  坐在后座副机师位置的女子道:“龙鹰,紧张吗?”
  凌渡宇冷笑一声,开启了预先拟定路线的自动导航系统,让战机向著目标飞行。
  女子傲然道:“龙鹰!不要看不起女人,保证你不会后悔携我同行,只有我才清楚要攻击的正确目标。”
  凌渡宇晒道:“是吗!雅黛妮小姐!”语气中有著浓烈的不满。
  战机贴著科迪勒拉山脉,正北飞行。
  雅黛妮的声音在身后传来道:“我不明白你为甚么反对我参加这一次行动,是否不想功劳给分薄了?”
  凌渡宇失笑道:“这是风格问题,我一向惯于个人行动,若非……哼……算了!”
  雅黛妮娇笑起来,道:“若非我威胁不把有关巴极的资料抖出来,你也不会允许我同行,是吗?凌渡宇先生。”
  凌渡宇闭口不言,变了个哑吧。
  雅黛妮盯著凌渡宇宽阔的肩膊,闪过不满的神色,冷冰冰地道:“这次的行动,最主要是时间的准确,一待『湖祭』完毕,巴极那魔王缩入他的贼巢,要找他难比登天了。”当她说到巴极时,透出一种深沉的恨意。
  凌渡宇开启了资料库,一幅精致的地图出现在显示器的屏幕上。当中的一个红点不断闪动,红点四周有七个黄点、两个蓝点,还有一些飞机和枪炮的标志,以图形显示,使人一目了然。
  凌渡宇端详了一会,道:“现在是二十三时五十一分,巴极的『湖祭』在凌晨四时举行。”指了指离红点最外围的一个蓝点,道:“大约二时二十三分,我们将抵达第一个脉冲雷达的侦查网内届时我会低飞慢速,直线穿入。”跟著指了指那些黄色的点,道:“这些都卜勒雷达难应付得多了,我要以圆周飞行,遂寸逐寸移近巴极的老巢,当巴极举行他的『湖祭』,仰天祈求时,把飞弹塞进他的臭口内。”
  雅黛妮纠正他道:“『湖祭』时他是低著头,望著湖水的。”
  凌渡宇气得转身狠狠盯了她一眼。这等说笑的事也要一丝不苟,人生是多么没趣。刚好雅黛妮侧望窗外,在这个角度下,线条分明的面庞美得特别眩人眼目,可惜凌渡宇对她并没有多大好感。
  若果要形容雅黛妮,最直接也是最恰当的形容就是一句话:她是条美丽的雌豹。
  在“抗暴联盟”内,她的代号非常贴切,就是“粉豹”。
  雅黛妮是法国人,皮肤白晰透明,健美的身材,没有多余的脂肪,散发著健康和力量。
  最使凌渡宇印象深刻的地方,却不是她的女性魅力,而是她眼中一种近乎疯狂的怒火和恨意。似乎全世界人都欠下她一点甚么似的。
  她一定有些可怕的经历。
  凌渡宇使自己平复下来,问道:“你肯定有湖祭这回事吗?”
  雅黛妮收回往外看的眼光,正容道:“当我最初知道这件事时,亦是心中存疑,试想巴极此种冷血无情、以婬虐女性为荣的魔王,怎会为一个死去的女子,每年在她忌辰时举行祭湖的仪式,可是在我反覆求证下,湖祭是千真万确的事,这次是第三届了。”她提到巴极和他的恶行时,又透出那种令人不寒而栗的恨意。
  凌渡宇苦笑一声,显然因难分事情的真假,故此无可奈何。
  雅黛妮心中不悦,沉声道:“龙鹰!我负起组织内对付巴极博士这任务,已经有七年了,七年来,没有一刻不在留意他,没有人比我对他更清楚了。”
  凌渡宇问道:“既然巴极一举一动都在你的严密监视下,为甚么你不能及早警告高山鹰,使他能避过大难?”
  雅黛妮面色变得非常难看,道:“我承认这是我的失职,原因只有一个,组织内一定潜伏了一个巴极的内姦,洞悉我们的行动,不过,我们很快会知道答案了?”
  凌渡宇心中一凛,雅黛妮的意思非常明显,这次他们的空袭是试金石,假若巴极张开虎口,等他们自动投网,不言可知,定是有内姦从中作祟,这次行动的凶险亦是可想而知,想到这里,不由得佩服起雅黛妮的胆识来。又或者可说佩服她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勇气。
  雅黛妮默默不语,失去了谈话的兴趣,俏面上一片漠然,然而凌渡宇知道这刚强的女子,心底下藏有无尽的秘密。
  时光在沉默中渡过。
  战机飞越茫茫的深夜,向虚黑中的目的地前进。
  凌渡宇进行例行的检查,他现在驾驶的,是经组织内专家改善过的美制鹰式战机,不但增强了空中缠斗的威力,也从设计和装备上大大减低了被敌人雷达侦知的因素,还装有远程的电子系统,最高水平速度可达每小时一千二百公里的超音速。现在机上除了七百发轻型炮弹的火神炮外,还携带了两支刺戟空对空飞弹和四枚雷射导向炸弹,是特别为巴极准备的大礼。
  飞机向下俯冲,凌渡宇同时把节流阀调低,把速度减至二百七十节左右,当飞机到达二百英尺的高度时,凌渡宇把机身抬起,回复水平飞行。
  低空里气流冲激,飞机不断颠簸,抛起弹下,凌渡宇张开飞机的襟翼。增加浮力。
  鹰式战机像黑夜里出动的幽灵,在夜空中无声无息地疾飞。
  雅黛妮道:“还有多远?”
  凌渡宇把驾驶盘扭向左方,战机几乎是贴著起伏的山势飞行,一边道:“以目前的速度,三十五分钟后可抵达巴极居住的『梦湖』,『梦湖』?嘿!这是谁给它起的鬼名字?”
  雅黛妮道:“这名字有上千年的历史了,可能是由于湖面常年积有浓雾,我也想不通巴极为甚么要把整个湖和附近的土地买下来,建设他的私人王国。”
  凌渡宇晒道:“管他甚么劳什子的理由,让我将他的巢穴夷为平地。”一扭驾驶盘,战机离开山区,向无尽的南美洲低地飞去,这时他们早深入哥伦比亚的国境,飞临著名的马格达雷拿河的上空,巴极居住的梦湖,是马格达雷拿河一条支流的湖泊。
  梦湖在哥伦比亚和巴拿马国境的交界处,巴极利用两国交界的暧昧地点,划地称王,建立私人的军队,两国政府上下人等,都收受他大量的贿赂,对他的事漠然不理,巴极更是嚣张。
  战机根据情报,绕著雷达以圆周飞行,以现时的低空和慢速,可以说是绝不会被发觉的。
  凌渡宇低声道:“还有十五分钟,将到达梦湖的上空,如果你的情报无误,巴极的湖祭刚开始了十分钟。”
  雅黛妮有点紧张地点头,带著请求的语气道:“龙鹰!让我发射导弹,可以吗?”
  凌渡宇奇怪地望她一眼,想不到她也懂用这种语气求人,耸耸肩道:“有何不可?”
  一个闪动的红点在搜索雷达的屏幕上慢慢扩大,显示巴极的梦湖在五十里的范围之内,从驾驶舱向前方望去,远方有一列模糊的灯火,那就是巴极的老巢。
  雅黛妮道:“这附近的居民,一是给巴极买去了土地,一是给他用种种方法迫迁,巴极在梦湖的四周广置雷达和地对空飞弹发射站,又建有防卫的战机保护网,俨如独立的国家。”
  凌渡宇嗯的一声,将发射导弹的武器舱门打开,雷射导向导弹锁定目标,蓄势待发。他准备当飞临梦湖约二十里处,攀升上二千英尺的空中,发射飞弹。导弹上的温度感应系统,可以把目标锁入弹上的电脑系统内,穿破黑暗及浓雾,命中巴极举行湖祭的祭台。
  这个计画可说是万无一失,鹰式战机避过了雷达突然出现,一定使巴极方面措手不及。
  四十哩、三十九哩……
  梦湖的灯火在浓雾中若隐若现。
  战机的速度开始缓缓增加。
  就在此时,凌渡宇心内升起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
  危险!
  凌渡宇全身一震,几乎在同一时间,机上警报系统的警笛震天响起。
  最少一枚导弹,向著他们的鹰式战机以惊人的高速射来。
  雅黛妮面色刹地转白,骇然道:“甚么事?”
  凌渡宇面色凝重,猛地收起襟翼、增大节流阀,调节引擎,把速度迅快加增,另一方面,启动了电子反掣雷达干扰器及红外线干扰器,这可以使波束导引和红外线导向的飞弹失效,坏处却会将他们的行踪暴露无遗,成为远近导弹发射台众矢之的和敌机追踪的对象,可是他们再没有选择了。
  战机低飞回旋,错过了梦湖的方向,偏向西北飞去。
  雅黛妮尖叫道:“不!不能半途而废!”
  凌渡宇把雷达系统由空对地改换为空对空战斗模式,叫道:“你看!”
  屏幕上有几个小红点,不断跳动。
  凌渡宇叫道:“这是敌人的飞机,在梦湖的上空张开罗网,等我们去送死,至于现在我们能否逃命,仍在未知之数。”
  话犹未已,机上紧急报警系统的红灯闪灭不停,代表敌方导弹已在三里的范围内,半分钟内击中飞机。
  凌渡宇怒骂一声,飞机向上急速爬升,同时掷出作为引诱物的火球,这些火球可使热导飞弹误中副车。
  “轰隆!”
  导弹在机下里许处击中火球,强烈爆炸,飞机一阵震荡,在空中被气流抛得一连打了几个跟头。
  凌渡宇不愧一流的驾驶员,在他的控制下,飞机很快回复水平飞行,斜斜向下冲去。
  雷达的屏幕上,显示敌人的四架战机,衔尾穷追。
  凌渡宇做了几件奇怪的事。他把电子和红外线干扰器闭上,又把节流阀大幅减低,打开了可增加浮力却拉慢了速度的襟翼,飞机几乎是滑翔地,从万多英尺的高空向下急街。
  当飞机来到二百多英尺的低空,凌渡宇开动了空气煞机掣,低飞回旋,重新向梦湖的方向飞去。
  雅黛妮骇然道:“干甚么,回去送死吗?”
  敌人的战机空巢而来,这样回头,不啻是送羊入虎口。
  凌渡宇在漆黑的驾驶舱内,望著远方梦湖的几点灯光道:“刚才我开启了干扰器,掷火球,同时以高速逃走,一定把敌人的雷达侦察网吸引,以为我们向西北方逃去,岂知我突然低飞,又关掉了一切引起雷达注意的因素,以近乎滑翔的方式和速度飞行,应该可以避过对方雷达的耳目,你现在快认清楚那红色的按钮,我们这样的高度是不可能发射导弹的,唯有动用火神炮,这武器只有在三里的范围内才能有精确度,所以必须善用战机飞临巴极上空那数秒的时间,你要把握时机了。”
  雅黛妮出奇地遵从,道:“明白了!龙鹰!”
  雷达屏幕上的敌机红点,果然中计,向西北方追去。不过!一待不见他们的踪影,将会掉头追来的了。
  鹰式战机紧贴地面,向梦湖滑翔过去。
  在红外线下,机下的地上景色,在萤光色的屏幕上,清晰可见。
  雅黛妮紧张叫道:“到了!”
  屏幕上白蒙蒙一片,那是梦湖湖面上经常积聚的著名浓雾。
  凌渡宇把机鼻朝下,飞机滑入浓雾里,在离开湖面百英尺许时,作水平飞行。
  凌渡宇表现出精湛的飞行术。
  战机在浪雾中无声无息地滑行,几乎全靠襟翼的滑翔力量。
  眼前冒出了一列灯火,迅速扩大。
  凌渡宇低喝道:“准备!”
  火神炮瞄准正前方。
  凌渡牢一按驾驶盘,飞机向下俯冲,驾驶舱的正前方蓦地大放光明,湖面上有座圆圆的大木台,台上生起了熊熊火焰,火焰四周人影闪现,巴极的湖祭如期举行。
  凌渡宇大喝道:“放炮!”
  雅黛妮在他余音末歇时,按动二十厘米口径火神炮的按钮,炮弹雨点般向湖面祭台狂射。
  战机划过湖面的上空,呼一声斜冲掠上,背后是祭台冒起的火光和浓烟。
  雅黛妮正要欢呼,飞机轰然一震,失去了平衡,迅速下跌。
  凌渡宇叫道:“中弹了!”苦苦控制著受创的战机,勉强回复了水平飞行,机尾拖著一条浓烟做成的长尾。
  武器舱和左引擎亮起..(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湖祭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