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之秘

作者:黄易


自然----代序

  有人间我,为何要住进大屿山去。
  想了想,一个十多年前的经验倒流回我的脑海里,那是午后一个安详的时刻,我往大屿山的大澳度周末,放下轻便的行李后,在附近的田野随意漫步。
  最后在溪旁一块大石上坐了下来。
  望进水里,水清见底,却看不到甚么东西,连小鱼也没有一条。
  我还不为意,以为溪中情景应属如是。
  但当我坐了一段时间后,奇妙的事发生了。
  小鱼开始从石隙问游出来,原本石头般停在溪底的贝类小生物,开始它们缓慢却肯定的移动,小虾小蟹也闪闪缩缩、步步为营地从隐藏处出来露面。
  水里充满了生机和动态,与先前溪内的情景便像两个世界。
  我猛然醒悟到,水里的活动,正是因为我的“入侵”而停止,但当我坐下来,变成了它们那世界的一部分后,它们接受了我,于是恢复了先前的一切。
  于是,我看到了自然“真”的一面。假设我不给自己一点时间,住进自然里,走马看花,又焉能感受到自然的真貌。生命也属如是,假设你不给自己一点时间,像个纯真孩童在神秘的事实前坐下来,又怎能以赤子之心去感受生命奇异的存在。
  阿特兰提斯
  阿特兰提斯atlantis是文明史上的奇案,据说在人类现在这个文明出现前,曾存在了另一个先进的文明,这文明茁长于一个称为“大西洲”的庞大陆地上,后来因全球性的大灾难,大西洲分裂陆沉,整个文明冰消瓦解。
  历史上第一个指出阿特兰提斯文明存在的是柏拉图,在他的两个语录(timaeus critig),引述一个埃及祭司的说话道:“希腊人对历史的无知有若儿童,他们的记忆中只有一次大水灾。其实是有多次水灾,最大的一次将整个阿特兰提斯毁去。”
  在地球史上曾有大灾难的发生,已是无可置疑的事,例如每个民族都有大水灾的记载,中国的大禹治水、圣经中的诺亚方舟;埃及、希腊、印度无不提到曾淹没整个大地的洪水,究竟是甚么力量造成如此惊人的灾难?
  魏格纳在他的《海陆起源》说:“任何人观察南大西洋的两对岸,一定会被巴西与非洲闻海岸轮廓的相似所吸引。不仅圣罗克角附近巴西海岸的大直角突出和喀麦隆附近非洲海岸钱的凹进完全吻合,而且自此以南一带,巴西海岸的每一个凸出部分都和非洲海岸的每一个同样形状的海湾相呼应。反之,又如是。”那即是说,它们原本是一块,但却分裂了开来。
  第一个提到这文明存在的是柏拉圆,而另一个人就是“睡眠先知”艾加基斯了。
  艾加基斯(edgar cayce)一八七七年生于美国肯脱基,每当他进入催眠的状态,便能为人治病和预言将来,甚至知道远方发生的事情,可是当他回醒时,却甚么也记不起来。
  就是在这种催眠状态下,他述说了有关阿特兰提斯的一切:那是个在大西洋里的大海岛,被称为大西洲,比欧洲还要大。据基斯所言,因为三个不同时期的大灾难,整个大西洲被毁去,湮灭无痕,三次灾难将整个大西洲分裂成三个岛,然后再彻底毁灭,所有这些事发生在公元前一万年至一万五千六百年间。
  艾加基斯口中描述的阿特兰提斯是个高度麦展的文明,他们拥有“晶石”,可以凝聚和运用阳光。假设这确是事实,那阿特兰提斯就可能比我们更先进。在今天太阳能的运用还是刚刚起步。
  他指出在起始两个灾难麦生时,阿特兰提斯的居民迁徙往欧洲和美洲等地,这使今天很多距离遥远的民族,在根源上仍有根多酷肖的地方。急冻毛象之谜
  事情要追溯至六十多年前,在西伯利亚北部毕莱苏伏加河边发现一具毛象的辰体,象头伸出了地面,一足举前,似是蹲着的姿势。它的头部已被狼咬得骨也露出来,但其他部分仍属完整。
  更奇怪的是它日中有尚未嚼完的苔草、青草和金凤花,胀起的胃部,显示它是窒息至死。
  问题来了,这只生长在热带地方的毛象,为何会在西伯利亚的冻上层被急冻起来,跟着的发掘,显示出冻土层里还有各式各样的其他动物,例如犀牛、野马、巨虎、野牛、狼和美洲狮,是甚么力量把它们从远在万里之外的热带地区,突然运至冰天雪地的西伯利亚急冻起来?.毛象口中的青草,表示当那惊天灾难发生时,它仍是悠然自得地在绿油油的青草地上吃着草和金凤花。
  在冻土里的毛象和兽尸,大部分肉质新鲜,俄国一群古生物学家尝过后,并没有不良反应,所以显示这由热转冻的过程是刹那间的发生,否则便做不成急冻的效果,肉质也不能如此保存。
  这奇谜引发了地轴转变的理论。
  天狼星之谜
  多贡族是非洲的一个民族,居住于廷巴克图以南的山区,属于现在马里共和国辖下的国土。
  一向以来,这民族引起了人类学家很大的兴趣,因为他们保留下来的神话故事和传说,都明显地与非洲其他民族不同。
  例如有关天狼星的传说。
  他们的传说提到,天狼星有一颗黑暗的、致密的、肉眼看不见的伙伴,在那里有世界上最重的物质。于是唤这“黑暗的伙伴”作“波托罗”,“托罗”是星的意思,“波”是一种细小的谷物,意即细小若谷物的星星。
  这传说带来了震撼性的激荡。
  直至一人四四年,天文学家始从天狼星运行的异常轨迹而推测它拥有另一颗看不见的伴星;一八六二年,才有人证实天狼星日的存在。
  天狼星日是一颗不会发光的白矮星,直径与地球差不多,但质量几乎与太阳一样,所以密度极高,茶杯般大的天狼星日的物质重量已是十二吨。
  问题来了。多贡族人凭甚么比现代的天文学家早几千年,又或几百年知道这粒肉眼看不到的天狼星b?
  天外来客?又或是失落的文明?
  地轴转变
  是甚么力量造成中外各国信史上记载那淹没大地的洪水?是甚么力量将在热带草原吃育草的毛象送到西伯利亚的冰冻土层急冻起来?
  于是我们有了地轴改变的假想。
  根据离心力的原理,当一个球体随意转时,最外点必是最重和最阔的一点,例如地球转动时,向外转最外围便是赤道,那亦是地球最重最阔大的地方。所以当假设地球另一个部分变成最厚最重的地方,这个平衡将会被打破。不要说这是没有可能发生的,因为两极的冰雪正在不断累积,当有一天两极的积雪比赤道更厚阔时,整个地球会倒转过来,两极来到了现今的赤道,而赤道则到了原本两极的位置。
  这会产生甚么样情况?
  首先,两极的冰雪来到了炎热的赤道,会迅速溶解,造成全球性的大水灾,那使诺亚努力建造他的方舟、大禹三年过门不归家。其次,也只有这种极端的情形下,热带的毛象会在刹那问被送到冰天雪地里急冻起来。
  应该发生在甚么时候?
  这成为了一个极有趣的课题。
  史前大劫
  关于地轴转变的可能性,根多天文学者和地球物理学家都不以为然,他们认为假若地球的旋转轴突然移动的话,产生的压力就可将地球扯成碎块,移动的可能只是地壳。
  但这却没法解释为何毛象会从热带送至寒带骤然急冻起来,也解释不了在格陵兰和南极地方:一些植物化石。其中有些植物全年天天都需要阳光才能生长,而两极每年只有六个月有些微阳光,就这一点,在过去某一时间,若不是以前两极的位置在另一个方位,就是今天的两极以前是在另一个位置,只有地轴转变能给予最完满的解释。
  近年来的大陆漂移说虽可解决地壳变动的问题,但那过程大缓慢了,每年只有两寸,绝不能使毛象刹那问由热带被送往北极去。
  科学家想了种种合理的解释,例如地球的“冰冷周期”,“冻土陷阱”诸如此类,但却殊难令人满意,那等于对将全球恐龙毁灭的大灾难众见纷纭,莫衷一是,如出一辙。
  无论如何,在人类历史以前,地球出现过大灾劫,则是无可置疑的事。
  那是否也会发生在不久的将来?
  史前灾难的时间
  假设人类史前时期确实发生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灾难,又假设这灾难是因为地轴的转变形成,造成了大禹和诺亚方舟的洪水、阿特兰提斯文明的陆沉、热带的毛象被送到西伯利亚的冻土层急冻起来,那究竟这灾难发生在甚么时间?
  这便要回到最先提起“阿特兰提斯文明”的柏拉图了,他说灾难发生在他之前的九千年问,亦即是距令万多年前,考古学上的旧石器时代。
  这是个根富争论性的时间,大多数学者都认为“阿特兰提斯”是子虚乌有的驰想,缺乏任何实际的证据,而事实上也似乎是如此,至今天为止,所有搜寻阿特兰提斯的行动,就像找尼尔斯湖怪一样,全告失败。可是若这文明是因地轴转变而陆沉,她的湮没无痕便狠有道理。
  科学家曾为西伯利亚冻土层的毛象用放射性碳测定年代法测出:其年代大约是一万年。
  这是多么惊人的巧合,与柏拉图指出的灾难年代几乎吻合无问。
  人类有史可寻的年份大的是六千年,或者在这之前的四、五千年问确曾发生过一场引发大洪水的灾难,这已记载在每一个民族的信史上,甚至在我们的潜意识里。
  古地图之谜
  十八世纪初,在君士坦丁堡的托普卡比宫,发现了几张属于一个名叫雷斯的土耳其奥曼帝国海军舰队司令的私有地图,这些地图并非原版,而是根据更古老的版本复制的,据他在附记中说,在公元前三百多年这些更古老、标明了人类居住的整个世界的地图便已存在。
  这些地图在令专家惊叹之余,于一九五七年被送到美国海军制图专家,怀斯敦天文台主任里南汉姆处,经详尽的分析后,一个石破天惊的报告出来了||这些地图不但准确,还包括了直到那时为止很少考察和根本尚未发现的地方。
  例如南极洲,直至一七三九年才由法国人首次发现了其中的一个岛,到一八二一年才发现了南极本洲,古代人根本不知这地方的存在,但在地图里却给准确地勾画出来。而更惊人的是,南极被厚冰所覆盖,谁也不知冰内乾坤,但地图中却极准确地勾画出山脉,甚至标出其高度。我们也只是一九五二年才能用地震波探测器我出山脉和其高度,古地图绘制者凭甚么能知道?,那是藏于深至四百米的冰层下。
  就算在远古前南极没有被冰覆盖,但古人有那种高超的地貌测量衔吗?
  泽诺地图
  在君士坦丁堡发现的这批古地图里,其中一幅注有“一三八○年”的日期,研究者称之为“泽诺地图”。
  这幅可能是供航海使用的地图,绘有挪威、瑞典、丹麦、德国、苏格兰等地的准确位置,完全符合现代的经纬度,使研究者瞠目结舌,不明所以,古时落后的航海和测量技术,怎可以将现代科技也视之为艰巨的工作,做得一点不比现在逊色?
  这还不是令人最惊异的地方。
  地图里绘着一些现在并不存在的岛屿,这应该是绘图时确有这些乌屿的存在,现在已陆沉了,假设真是这样,地图的真实年代将大大推前,因为君士坦丁堡发现的地图只是复制自更古老的版本,真正绘图的时间仍是未知的因素。
  在这些地图里,格陵兰是由两个岛屿组成的。
  一九四九年问,法国的北极探险团,考察了格陵兰,发觉在厚冰层下,确如古地图般存在了山脉、河流,但却承认没法像古地图那样精确和详尽去把握格陵兰的地貌。
  泽诺地图外,其他的地图也各有惊人之举,当现代人以为自己代表文明的极搴时,这些地图正是当头棒喝,告诉我们“人外有人”,又或“天外有天”。
  空中绘图
  那批十八世纪初在君士坦丁堡发现的古地图复制品里,有两块非洲羚羊皮做的羊皮纸地图残片,据估计这些残片应是一幅古地图的某部分。
  此图没有经纬钱,只有几个小圆形图案,向四周发出许多放射性的直钱,绘有帆船、象、鹿、人等。
  大概是描绘大西洋南北美及部分欧洲大陆。
  这并没有甚么奇怪,充其量是绘图精确。但刚好相反,和前文说的高超绘图技术相比,这地图有着明显的缺陷。因为陆地的形状都是歪斜的,特别是海岸线,这究竟是甚么道理?.
  最后一个更惊人的发现跳了出来,这地图竟与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空军采用的正距方位法绘出来的军用地图近似,因为是从高空俯瞰,所以陆地和海..(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文明之秘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