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殿

作者:黄易



  茂密的树木、纠结交织的植物,向四方八面无穷无尽地延伸开去,造成一个原始的世界,与文明隔离的神秘天地。
  阳光从遮天蔽地的植物隙间透射下来,光束将我们这一队八个人笼罩在它们的指爪之下。
  目的地是“阿那不逊殿”。
  一个土人传说的神秘地方。
  阿马逊河旁的奇异处所。
  每一个人都努力地挥动着手上的斧刀,把挡路的植物砍除,宿鸟惊飞,兽奔蛇窜。
  当天晚上,我们在密林中一个开劈出来的空地札营,髯火把三个帐幕掩映在跳闪着的血红光芒里。看来文质彬彬的连迪来到我身边,蹲下道:“沈翎博士!有没有后悔此行?已死了三个人。”
  我心中暗叹一声,旦克和捷德在阿马逊的急流的翻船惨剧里,活生生被卷进湍流中淹死,他们都是我多年冒险的好伙伴。我们请来的五个土人里,一人在岸边受到鳄鱼的偷袭,在我们眼前给拖进深水里,鲜血染红了河面。起程时的十一个人,剩下目前的八个。
  我沉声道:“你呢?”
  连迪叹了一口气,摇头道:“我不知道,每一次冒险时,我心中都想到耽在文明社会中的逸乐,可是每一次我都来了,何况今次还有惊人的酬金,即管找不到小积逊,我们每人袋内预付的二十万美金已足够快乐好一段日子……”
  强壮的洛活走来接道:“何况只要找到他的尸体,可以多领二十万美金,假若找到活生生的小积逊时,下半世不用忧心了。”
                奇异旅程
  我望向倚树坐着、沉黑不语、绰号“医生”的麦克,问道:“老朋友!你在想什么?”
  医生咕哝数声,不满我打断他的沉思。
  虽然经过数次的合作经验,但我从不知他脑袋在转着什么念头,只知他是个可共患难的好拍档。
  洛活撇撇嘴,挑惹地道:“胆怯了吗?大医师。”
  洛活是典型好勇斗狠之徒,不过我挑选他的亦正是他在战斗上的特长和近乎野兽般对危险来临的直觉,相信他有红人的血统,虽然他并不肯承认这点。
  医生冷哼一声,并不反辩。、我为了缓和气氛,淡淡道:“医生,你信否‘阿那不逊殿’的存在?”
  医生沉吟片晌,缓缓道:“三年前我在北非遇到一位生物学家,他曾向我提起这个神秘的地方……”
  我愕然道:“为何你早先不向我提起?”
  医生不理会我的质询,继续道:“那位生物学家曾参加上个科学考察团,沿着阿玛逊河在北大西洋的河口、进入圭亚那,经过了两个月的旅程,到内格罗河和阿马逊河交汇处时,离河登陆,深入阿马逊平原,向圭亚那高原进发……”
  众人屏息静气,细心聆听医生低沉的声音,述说着今次行程的目的地。
  医生仰头望著树林顶透下来的月色,吐出一口气道:“那考察团在‘着”阿那不逊山脉”附近一个密林里,救起了一个瘦骨如柴的美国人,那时他已在弥留之际,口中不断的叫着‘阿那不逊’、‘阿那不逊’”
  医生沉声道:“你知道‘阿那不逊’是什么意思?
  在土著里,那是古语的‘魔女’,阿那不逊殿就是魔女殿”。
  连迪问道:“那人怎样了?”
  医生道:“那人后来死了,是虚脱而死。那生物学家告诉我:从未见过人像他那样死去,身体一切机能都没问题。可是生命却离他远去,在死前的回光反照里,他跳了起来,在林中以一种非常奇怪的姿态舞蹈起来,口中反覆低吟‘阿那不逊’和‘神殿’这些奇怪的字眼,最后倒了下来,再说了一句说话,才死去……”
  洛活也给诡异的气氛感染了,问道:“是什么话?”
  医生道:“他说:那是宇宙最美的梦想所在地,我一定要回去。”
  我恍然道:“我明白了,这才是你参加此行的真正原因,是吗?”
  医生嘴角牵出了一个微笑,眼神灼热起来。
                不解之谜
  凌晨三时三十分。
  连迪拍醒了我,轮到我负责守夜了。
  我抱着自动武器,把营地中心和四个角落的篝火都添了柴,坐在一动,重温着医生数小时前说及有关“阿那不逊殿”的事。
  我想起小积逊出发前写给他父亲老积逊的信的内容,是这样的:敬受的父亲:你接到这封信时,我应该离开这世界上最神秘的‘阿那不逊殿’只有三天的路程了,这二十年来,大部分时间也不在你身边,不过!我知道你会明白我在干什么。奢华闲适的文明对我只是一杯难以下咽的苦酒,沉闷乏味。或者有人会说我现在深入原始森林的生活是封喉的毒葯,可是我却甘之如饴,就如你在商场上的冒险,使你位居世界十大富豪之列;我在人类文明不及的地域所作的冒险,亦给我带来最大的满足,死亡的威胁使我每一刻也感受到自己的存在,生命的可贵。到达‘阿那不逊殿’是我一生人最大的梦想,在十二年第一次听到这个地方后,每晚的梦,也和这地方有关。二十二年前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终于得到有关这神秘地方的确切资料,这世上再没有任何人和事能阻止我把梦想变成现实。
  父亲!
  神殿存在我们每一个人心中。
  包括你在内。”
  她是月照下的神物。
  你的儿子于圭阿那这封信充满了对神殿憧憬的丰沛感情,最后那几句却很奇怪,只不知小积逊指的是实际的情况,还是一种哲学性的喻意或象征。
  他究竟得到了什么确切的资料?
  据我从土著里得到零零碎碎的资料,结合起来后,竟是从没有人亲眼见过神殿。有关该处的事都是凭死者口中传下来,而且每一种对神殿的形容都不相同。
  有人说,那是由白色发光大石建成的在山峰上的大殿。
  也有人说,神殿是在发着彩光的大湖之中浮游的巨舟。
  我抬头望上树顶的大半边明月,刚好一朵乌云掠过,把她吞噬了去。
  还有两个小时便天亮了远处传来猛虎的嚎叫。
                 凶险之她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危险,我们决定多费点时间。
  绕道行走。当天下午三时许,我们来到了原始森林和阿那不逊山脉交接的树林区。
  带头的土人忽然停下来,拒绝前进。
  我赶上前去,连迪铁青着脸,指着打横插在树身上色斑澜的一支长箭,道:“这是巨灵族的‘禁入令’外人不得触犯进入。”
  一股寒意从后脊椎升起,巨灵族是个神秘凶悍的森林民族,信奉巨灵神,坚拒文明的同化和入侵。
  对外来者手段之残暴惨酷,令人闻其名色变。
  我沉着地道:“问他们有没有另一条进入阿那不逊山脉的通道。”
  连迪用土语向土人询问,连迪是法国人,曾在法属圭亚那当过官,精通当地各种土语,是我们今趟的翻译。
  土人们不断摇头。
  连迪道:“他们说是唯一的安全路线,其他的会使我们最少多费上一星期的时间,而且满布沼泽毒蛇,非常危险。”
  洛活插嘴道给他们多点赏金吧!连迪叹口气道:“早说了,可惜他们仍认为生命较重要。若我知道会遇上巨灵族,我也不会参加这次族程。”
  洛活冷哼一声,一扬挂在颈项上的自动步枪,道:“我才不信他们的箭挡得着我手上的家伙!”
  我望向医生。
  医生淡淡道:“如果怕危险的话,不如躲在家中泡妞儿。”
  两个小时后,我们深入巨灵族划下的禁地内。
  八个人的队伍,剩下了四个人。
  连迪终于在冒生命之险与失去巨额酬金间,挑选了前者。
  天色逐渐昏暗下来。
  太阳的余晖在远方的高山后透射出来,染得半边天血红一片。
  医生指着远方起伏连绵的山脉,神情兴奋地道:“看!那就是阿那不逊山脉,魔女居住的地方。”
  我瞥了他一眼,医生一向喜怒不形于色,很少这样兴奋,阿那不逊殿似乎是他期待已久的事物,他应是知道多一点有关这方面的事,待会定要找个机会好好问一问。
  我们找了个小山下的石穴,隐藏起来,不敢生火,两人一组轮班守卫。
  下半夜时,我和连迪给唤醒守夜。”
               危机四伏
  天空晴朗非常,月亮刚下山去,漆黑的夜空星罗棋布,壮丽感人。
  远近兽嘶虎啸,又使人党得危机四伏。
  连迪低声道:“会不会己避过了巨灵族的侦察?”
  我压低声音回应道:“他们累世生活在原始森林里,已发展成野兽般的直觉和本能,据说单是用鼻子,便可以从风中嗅到外人进入的气息,只要把耳朵老在地上,可分辨出几哩外走过动物种类,你说吧,我们能否逃过他们的耳目?”
  连迪面上血色一下子退个净尽,嗫嚅地道:“为什么不早告诉我?现在怎办?”
  我笑了起来遣:“信任我吧,在我近二十年的探险生涯里,什么事不曾遇到过?”
  我忽地停了口,向后望去,洛活跳了起来,灵巧地来到我身边,向洞口外望去。
  我心口一凛,沉声问道:“怎样?”
  在星光下.洛活面色凝重地道:“他们来了!”
  连迪吓得全身一震,一把提起没有半刻肯放的自动步枪,叫道:“在那里?”
  洛活道:“还未看到他们,不过我嗅到异常的气味。”
  这时我也闻到了,是一种有点辛辣的香气。
  医生低厚阴沉的声音从洞穴内传来,道:“是巨灵人用来涂抹身体的‘竹兰叶汁’,有抗毒蛇和蚊虫的作用。”他似乎比我更为熟悉这里的一切。
  连迪以细不可闻的声音道:“怎么办?”
  洛活气道:“无论你的声音怎样低细,也绝逃不过他们的听觉,不·过你放心,他们没有一个人懂英语,因为他们从来没有派人留学的习惯,‘大自然’便是他们的大学。”跟着向我道:“博士,大干一场吧!”
  我道:“他们等什么?”
  医生道:“在等日出前的刹那,那是人睡得最酣熟的时刻,最有利偷袭……”
  他话还未完,洛活的枪嘴冒出激烈的火光,机枪的声音轰然响起,打破了紧锁的沉默。
  连迪歇斯底里地叫了起来,盲目向洞口射击,一时间洞内充斥着震耳慾聋的巨响。
  我喝道:“停止!”
  倏地静止下来,穴口外宁静如昔,余音仍在耳鼓内呜叫。
  洛活道:“刚才看到了黑影。”
  我沉声道:“现在起由我指挥,没有我命令,不可发出一枪一弹。”。
  洛活暴躁地道:“没有人可以教我如何战斗,博士!你虽然是我少有敬重的人,也不可以。”
  我断然道:“你是个好战士,我却是个战略家,刚才穴外闪的只是个树枝札成的假人,诱我们耗用弹葯,你们那样发射,可支持多久?…医生道:“没有时间了,他们会用火攻。”
  话犹未了,枯枝和乾柴从八面投向穴口前的地上。连迪惊得抖震起来。
  洛活怒骂一声,要趁敌人点火前冲出去。
  我一把拉着他,正容道:“不要对我这么没有信心。今次是有备而来的。”
  洛活望向外边堆得如小山高的柴枝,嚎叫道:“躲在这里还不是死路一条吗?火起时,到那里去?”
  医生从容地走过来道:“火起时,正是我们逃生的最佳时刻了。”
  我接着道:“因为火总有熄灭的时候。”
  医生举起右手拿着的四个连着压缩氧气筒的防烟雾罩道:“这本是预防沼泽的毒气,想不到用在此时,戴上它吧!勇敢的大战士。”
  熊熊的烈火把洞口封蔽起来,浓烟涌进来,又倒卷出洞口外,巨灵族人不断将火把抛进来,我们则将它们竭力挡回去。
  火光逐渐暗弱下来。
  浓烟却更厚重了,把穴内和穴外的广阔空间包藏起来。
  时机终于来临。
  在浓得化不开的黑烟里,我们全力向洞外冲出,靴子踏上还未熄灭的柴火时,火屑弹得漫天飞舞。
  同一时间,七挺威力强大的自动步枪,在火焰喷射下,以每分钟百多发的速度,交织成一个最强有力的火力网,向洞穴外每一个方向发射,除了连迪外。
  我们每一个人都同时手持两挺自动武器。
  敌人淬不及防下惨叫连声,一时间失去还手的力量,刹那间我们冲出了近百码的距离,黑烟逐渐薄散,各人间已可模糊看到对方的身形。
  连迪忽地惨叫一声,向前仆倒,肩胛处插了一枝长箭。
  医生狂叫一声“掩护我!”抛下武器,一把抽出锋利的锯齿刀,向连迪扑过去,我和洛活知道他要做什么事了,立时把火力网扩大,向四面八方密集扫射。
  另一声更凄厉的叫来自连迪口中,我不用回头,已知道医生把连迪中箭的部位,连血肉和箭头生挖了出来,这是对付毒箭最有效的惨厉方法。
  不一会医生叫道:“走!”..(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魔女殿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