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梦

作者:黄易


  四辆军车“嘎”“嘎”声中停了下来。
  军曹沙南大声喝道:“下车!”
  封翎推开司机对面的车门,灵巧地跃出车外。热风扑面而来,最要命的是风中卷起沙漠的沙粒夹杂其中,打得皮肤发痛。
  军士迅速将货物从两辆军车卸下来。封翎环目四顾,见到孤零零几间白色的法式石屋,一些是临时搭起的帐幕,西面是一望无际的沙海,那就是令人望而生畏的撒哈拉大沙漠。“封翎少将!”
  封翎向发言者望去。一个身材矮壮强横、皮肤黝黑的穿军服汉子,笔直地站在他面前,神情透着一种自信和坚毅,两眼象闪灯一样有神。
  封翎道:“你是谁?”
  那人简洁地道:“马兵尼少尉,你们今次的向导。骆驼已准备好,共有一百零二匹,四十匹载货,其余载人。”
  封翎回头后望,看到他的手下正不断把装着物资的麻袋、驮鞍、水袋、武器以及进入沙漠的一切必需品迅快卸下,已七七八八了。封翎心中暗感骄傲,他们虽然只有四十八人,却是军中最精锐的突击部队,而且曾受过严酷的沙漠行军锻炼,没有人比他们更适合这次任务了。
  军曹沙南走过来。
  封翎道:“军曹,这位马兵尼少尉是阿尔及利亚政府派给我们的向导,你和他安排一下,希望黄昏能起程。”
  沙南和马兵尼径自去了。
  为了怕一时不适应沙漠的酷热,封翎决定了今日在太阳下山后才赶路。
  “轧!轧!轧!”异响从头上传来。
  封翎楞然抬头,一架直升机由南面飞来,转眼间飞临上空,所有队员都停下了手脚静待事态的发展。
  直升机缓缓降到离军车四百码外的地方。旋叶打起满天尘土,经风一吹,向着他们卷来。封翎咒骂一声,往直升机走过去。两男一女从打开的机门跳下来。他们穿着便服,提着简单的行囊,弓着身往封翎迎来。
  封翎以专业的眼光审视奔来的两男一女。
  领前的是位瘦高但强健的男子,高耸的颧骨,勾弯的鼻梁,锐利如鹰的眼神,是那类精明厉害又冷酷无情的典型,年纪在四十六、七之间。
  紧跟在他身后的四十多岁男子,chún上蓄了一撮胡子,身体有点发胖,显然过惯了舒适安逸的日子。
  走在最后的女子,连封翎也忍不住想吹口哨。一头金色的秀发束起,使俏脸轮廓分明,眼睛长而妩媚,非常秀气,一看便知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她身材纤长均匀,予人一种轻盈潇洒的优美感觉。
  三人来到封翎身前站定。
  瘦高男子伸出手来道:“封翎少将,我是情报局的白理杰中将。”
  封翎冷冷望着白理杰伸出来的手,却没有丝毫与他相握的意思,冷冷道:“中将,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到这里来。”
  白理杰脸上掠过一丝怒色,他的军阶比封翎还高一级,他把手缩回。
  留须的男子插入道:“我是太空总处的韦信博士。”跟着向那美女道:“这是我的助手艾玲娜博士,我们今次是要随队伍大撒哈拉去。”
  封翎脸色一沉道:“对不起,我并不准备带任何人去,也从未收到这样的命令。”
  白理杰从容一笑道:“你现在便收到啦。”
  将一个火漆密封的信封交给封翎。
  封翎只见对方眼中透出一种嘲弄,象在为他即将屈服而发笑。
  封翎闷哼一声,接过信封拆开,抽出函件阅读。
  白理杰平静地道:“假设你不相信的话,可以立即和贵部上司联系。”
  封翎脑筋飞快地转动。
  这封信有国防部长的签名和盖章,又有军部的绝密暗码,是百分百的真货。
  但为什么不预先通知他?
  今次的任务是在沙漠搜寻一架失事军机,光是他和队员便胜任有余,为何节外生枝,硬要加进情报局和太空总署的人?其中必有蹊跷。
  封翎左手举起信封信纸,右手掏出打火机,啪一声燃起信纸一角。信封信纸转眼已化成灰,随风飘舞。
  封翎淡淡道:“我不知你们跟来的作用在哪里,不过那绝不是好玩的一回事,希望你们能受得住沙漠的酷热,祝你好运。”
  那美女艾玲娜秀眉一扬道:“少将!不要以为只你一个人到过沙漠,我曾在戈壁作过三年的地质研究,我......”
  封翎不耐烦地打断她道:“小姐,舌头是不会走路的,多用点你的脚吧。”转身大步去了。
  留下气得粉脸通红的艾玲娜在那里。
  白理杰道:“不要动气,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不过,他是沙漠里最好的,没有人能比他更胜任去接受这项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使命。”
  五天后,队伍穿越过伊吉迪沙漠,进入有食人沙海之称的谢什沙漠。
  纳特少校策着骆驼赶上来,和封翎并排前进,说道:“少将,有件事我想极也不明白。”
  封翎皱眉道:“你知道军人的职责是什么吗?”
  纳特苦笑道:“是执行命令,执行那些坐在冷气室看着电脑分析的人发出的命令。”
  封翎笑了起来。纳特和沙南都是他出生入死的好手下,没有什么是不可以说的。
  纳特回头望向队尾道:“我们的客人颇吃不消。”
  封翎闷哼一声。这五天来他和他们说的话加起来也没有十句。
  纳特转回正题道:“今次的目的地是塔涅兹鲁特高原的塔哈特山,其实最佳的方法莫如用运输机直接将我们运到那里去,为何要长途跋涉,如此千辛万苦地穿过这食人沙海?而且沿途还会撞上凶悍的图雷阿族人。”
  封翎道:“我也曾经向上头反映过,不过他们说这是国防部的命令,不能反问的命令。”
  纳特犹豫了片晌道:“会否找的并不是一架失事的军机,而是太空掉下来的间谍卫星一类的东西?”
  封翎道:“天晓得!”
  这时在最前面领路的阿尔及利亚政府派来的向导马兵尼少尉,策着骆驼奔了回来,直冲到封翎身边道:“少将!有麻烦了。”
  封翎立即发出停止的命令。蜿蜒若长索的队伍停了下来。不过在茫茫沙海里,他们只象一条无足轻重的小虫。
  马兵尼脸色有点苍白道:“你随我来。”
  封翎和纳特两人策骆驼而上,直奔到队伍的前头,沙南军曹已在那里叫道:“少将,你看。”
  只见延伸至无限的沙海边缘,有一列黑黝黝的东西,横亘在那里。
  纳特叫道:“那是塔涅兹鲁弗特高原。”
  封翎奇道:“麻烦在哪里?”他极目四顾,除了沙漠那单调得令人发狂的景色之外,什么也没有。
  马兵尼道:“你看。”
  封翎和纳特顺着他的手指望地上,在波浪般起伏的沙面上,看到一堆布置得奇怪的石阵。看它们只被沙掩盖了一半,可知这批石头搁置在这里绝对不足三个小时。石头围成了一个大圆形,圆形中心的石堆成一个箭咀,直指往高原的方向。
  马兵尼道:“你看!那石头面上粘满黑红的液体,看来的确是风干的血迹,骇然道:“这是什么意思?”
  马兵尼脸上闪过恐惧的神色,道:“这是图雷阿巫师亲手布下的‘血祭’,表示凡往箭咀所指方向去的人,都会受到血的洗礼。”
  军曹沙南性烈如火,闻言勃然变色道:“图雷阿人算什么,让我将他们轰回老家去。”
  马兵尼脸上泛起不高兴的神色道:“他们不算什么,不过他们随时可聚集数千持着武器的勇悍战士,为他们的理想流尽每一滴血。”
  封翎大感头痛,图雷阿人固然难以对付,更重要的是他不想杀戮这些累世居住在沙漠的民族。他勇敢却绝不残暴。
  纳特道:“沙漠又不是他们的,凭什么这样?”
  马兵尼道:“他们也没有认为沙漠是他们的,沙漠是属于真神的,他们只是神的仆人,当神号召时,他们会为神献上性命。血祭是图雷阿族人最高的奉献,对神的奉献。”
  一个冷冷的声音插入道:“无论是什么,我们都要继续前进。”原来白理杰赶了上来。
  封翎默然无语。没有了熟悉沙漠的马兵尼,此行将加倍凶险。不过,他并不恐惧,恐惧情绪并不存在于他的思域里。
  韦信和艾玲娜在白理杰两旁出现。韦信脸上明显露出倦容,可是两眼却透出热切的神色,真不知是什么力量支持着他。
  艾玲娜瘦了少许,使她更是秀丽。当封翎眼光扫到她脸上时,她不屑地别过脸去,表示她对封翎那天的不客气仍耿耿于怀。
  白理杰一对鹰眼深刻地瞪着马兵尼,道:“你害怕吗?胆小鬼!”
  马兵尼神色一变,右手已搭往腰间的配枪。
  “卡擦!卡擦!”随即精锐的突击队员闪电般亮出自动武器,瞄准马兵尼,显示出过人的反应。只要马兵尼拔枪出来,肯定会变成蜂巢般的尸体。
  封翎插话道:“冷静点,都是自己人。”
  马兵尼收起伸往腰间的手,森森地道:“你可以杀死我,却不可以叫我做懦夫。”
  封翎道:“原谅他吧!他和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他不顾白理杰气红了脸,续道:“马兵尼,我们需要你。”
  马兵尼道:“除非真神亲下旨意,否则我决不再往前走一步。”
  白理杰冷笑道:“那去死吧!”没有人想到他会行动时,已见他手一扬,握着的一把大口径手枪指向马兵尼。
  “轰!”
  手枪凌空飞起,远远抛落地面,远近的骆驼一齐嘶叫起来,白理杰抚着震得发麻的手。怒目望向封翎。后者正吹着手枪枪嘴冒出的烟屑。多惊人准确的枪法!马兵尼感激地望向封翎。
  “啊!”队员中有人惊叫起来。
  众人无暇顾及白理杰意图杀死马兵尼的事,顺着那惊叫队员手指望去,立时大惊失色。
  东方暗黑下来,狂风暴雨般向着他们卷来。经过五天平静单调的旅程后,终于遇上沙漠狂暴的一面。
  封翎喝令道:“原地伏下!”
  跟着是骆驼的嘶叫和军士的喊声乱成一片。骆驼被捆了起来聚在一块。驼鞍和货物都被卸了下来,以免吹掉。
  风势越来越猛,沙夹杂在风里迎面打来,每寸空间都布满了狂飞乱舞的沙粒,三尺外变看不到任何东西,看到的只是沙。
  没有人能站立起来,谁一直起身,狂风便像吹一条草般把人刮进沙里。
  四周的沙丘不断加高,很快连人带骆驼已有一小半埋进沙里去。
  在风声里,忽然传来一声女性的尖叫。
  封翎怒吼一声,放开了紧抓着骆驼的手,往声音响处追去。
  在他身旁的马兵尼叫道:“不要,你会死的。”
  在风沙里,沙粒封住封翎的眼目,吹进喉咙和鼻孔,他跌倒又爬起来,弓着身往前摸索。
  在这样的环境里寻一个人,就象在海里捞一枚针。幸好这支“针”会叫,在他快要绝望时,左边四五码处传来一声短促的尖叫。
  封翎心中一喜,往声音的方向扑过去,一手捞着个胴体。此时恰好一阵狂风卷来,两人像稻草人般吹得东倒西歪,连跑带滚,掉在沙地上。
  封翎用力搂紧艾玲娜的蛮腰。艾玲娜丰满的玉体亦死命贴了上来,双手搂着他的脖子,想不到这充满敌意的一对男女,竟然有这么亲热的一刻。
  两人蜷曲着身体趴在地上,因增加了重量,不虞被吹走。可是,沙土堆积,却使他们面临被埋入沙漠的危险。
  封翎感到怀里的美女在颤抖。大自然的威力确能令人感到无力抵抗,忽地想到一个奇怪的念头,假设现在吻她,她会否拒绝?
  沙粒狂飞乱舞,使她把俏脸深藏在他怀里,很快他放弃了搜索她香chún的念头。乘人之危不是他封翎的性格。
  沙石愈积愈高,两人开始不断移动,以防被埋入沙里。在这黄茫茫的世界,感觉上只剩下他们两人。他们不敢交谈,因为一开口沙就往口里钻。
  两人就象盲人一样,无目的地搂着向前爬。狂怒的风沙在四周咆哮。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筋疲力尽,风暴才过去了。
  风逐渐平息。原本漫天飞舞的沙粒,一层层地慢慢撒下来,景物清晰起来。
  封翎抬头四视,见到远方一团黑压压的东西,才醒悟到吹离了大队有二、三千码之遥,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
  “多谢你!”
  封翎低头望望给自己紧压在下面的美女,那姿势就象造爱一样。沙粒沾满了艾玲娜的头发和脸,使她平添了三分野性美。
  封翎忍不住低头轻吻离他不到三寸的樱chún,艾玲娜嘤咛一声,眼睛半闭半开,热烈反应起来。
  封翎马上有了最原始的反应,艾玲娜自然感到,俏脸升起红潮,美艳不可方物。
  “少将!”
  远方传来焦急的呼唤。
  封翎叹了一口气,离开了艾玲娜动人的娇躯,应道:“我在这里!”
  看看艾玲娜,她也爬了起来,红着脸,几乎把头垂到胸口,不敢看他。..(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蝶梦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