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警察

作者:黄易


                 作者:黄易
  二零零七年,纽约。
  精神逐渐凝聚。
  我把眼光集中在水晶球奇异的天地里。
  坐在台子另一边的艳丽妇人,遵照我的指示,和我同样地全神贯注在水晶球内。
  全身毛管忽然地耸立起来,我知道今次又奏效了。
  水晶球内色光齐灭,一些模糊的景象飞快地闪过。
  我沉沉地道:“你看见吗?”
  艳妇茫然道:“什么也看不见!”
  早知道旧当然的答案,像我这类拥有第六灵感的异人,世上真是寥寥可数。而且,假设对方真有超自然的感官,又那用来光顾我这个水晶球术士。
  我道:“我看见一个穿笔挺西装、秃头蓄须约四十岁的家伙,坐在一个泳池旁边……”
  艳妇叫了起来道:“是他了,我丈夫贝乐,从来不游泳,但却爱看比基尼女郎。”
  我继续看进水晶球内道:“等一等,等一等,是了,有个身材惹火的三点式女郎来到他身旁,俯下,噢!亲吻起来。”
  艳妇霍地站了起来,双手撑着台面,向前俯来,胀红着脸叫道:“她是什么样子的,快告诉我。”
  她这样向前俯来,低胸衣下奇景毕露,我虽然身具异术,但其他各方面每一寸都是一个正常男人所拥有的东西,那能源在受刺激,心神一分,精神松弛下来,水晶球内景象消去,回复水晶的常态。
  我叹了一口气,眼光不甘心地从她的胸脯移往她艳光四射但却气得胀红的俏脸道:“早嘱咐你不要激动,一使我分神便不灵光了,你知道吗?”
  女性的敏锐使她察觉到我眼落何方,下意识地把胸口拉了拉,坐了下来焦急地道:“通天士先生,请你继续看下去,我愿付双倍价钱。”
  我立时精神大振,道:“如果我能告诉你那三点式女郎的样貌,你真的肯付双倍?”
  艳妇咬着嘴chún,肯定地道:“一定。”
  我道:“棕色短发,约二十六、七岁的年纪,非常美丽和惹火,噢!她的左面颊处……眼角下有一点非常可爱的美人痣……”
  艳妇怒叫道:“果然是那婊子。”一手丢下四百大元,怒气冲冲推门而去。
  我拿银纸,满足地叹了一口气,一股倦意袭上脑际。看水晶球确是极为损耗心力的一件事,所以我每天最多只能看四个客,还不是每趟都灵光,精神陷于低潮时,有时个多月也不敢接客,使我的经济时常徘徊于破产的边缘。                 有趣的拜访
  正要收拾时,门铃响起。
  我心下大奇,拉门一看。
  一个四十来岁、身材瘦削、看来土里土气的男子,站在门前。
  他伸出手道:“通天士先生,我是李察,特地来询问前程。”
  我断然道:“对不起,今天关门了,想要看的话,倒可给你预约一个时间。”
  李察露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淡淡道:“假设有一单大生意,不知通天士先生有没有兴趣?”
  我留意到他眼神充足,灵活变动,显示他是机警多智的人,而且我的第六灵感告诉我,这个人并没有恶意。
  我装作毫不在乎地道:“那要看你提出的生意,大到那一个程度。”
  李察道:“一千块美金,只要你把几个人认出来。”
  我压住心中的兴奋道:“一千块我还不看在眼里。”
  李察道:“五千块!”
  我整个人弹了一下,这是否一个傻子,一下子由一千块加至五千块,那够我几个月使用了。
  李察从我身边走进细小的办公室内,大模斯样在椅子坐了下来。
  我由主动变成被动,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李察直望进我的眼里道:“你是否当我是个傻瓜?”
  我望了他好一会,运用精神力量对他的心灵展开探索,这是我的特长,没有人能把真正的意图对我隐瞒。
  他的心灵守得很紧,显示他是那类经常要保守秘密的人,可是法力高强的我依然探测到一点消息。
  我疲倦地道:“你不是傻瓜,而是个警察,不是来查牌的,而是个出得起钱求我的傻警察。”
  李察浑身一震道:“莎菲没有说错,你果然有些门道。告诉我,假设我要杀你能否感应到?”
  我冲口道:“当然知道,每逢这类极端的情绪,是最易被察觉的。”
  李察脸现喜色道:“好了,假设在一间酒吧内的数百人中,有几个是想杀人的凶手,你可否把他们认出来?”
  我犹豫了片刻,想起了五千大元,咬牙道:“当然可以。”                 血腥酒吧
  车子在酒吧前停了下来。
  李察在我身旁低声道:“积臣、巴比和梦露三人陪你进去,你要在一踏进酒吧后,以最快的速度把对方认出来,再告诉他们,明白吗?”
  我沉声道:“你说过先付一半的。”
  李察叹道:“希望你的第六灵感和你贪钱的人同样强烈,否则恐怕你没有机会收其余那一半了。”
  我接过他递过来的花花绿绿的钞票,一颗心登时活跃起来,看看身旁美艳如花的女警梦露,暗忖倒不在乎和她共同享用其中的一部分。
  梦露推门下车,毫不起劲向我招呼道:“大术士,请下车吧。”语气带着三分不屑。
  我心中有气,不过看在五千大元分上,强忍过去,随着下车。
  坐在司机位和前座的积臣和巴比两人跟着下车。
  巴比是个矮壮精悍的小子,黑人积臣则身材高大,像头大猩猩。两人走在一起,一大一小,相映成趣。
  梦露把手穿进我的臂弯,警告道:“不要起歪心,是老板吩咐我们要扮一对情侣。”
  积臣在我俩身后插嘴道:“我也不明白老板为何会信你这个混饭吃的江湖术士?假设骗我,我会把你撕开两边。”
  我气得几乎跳起来。
  矮个子巴比道:“你有更好方法吗?我们两个星期内已死了二十四个兄弟。”
  我吓得面色发青,李察只告诉我到酒吧内把一个个想杀人的凶手认出来,从没有说过二十四个警察已被杀死。
  五个人卧在血泊里
  酒吧内装满了人味、烟气和酒气。
  二千来方尺的空间内,至少聚了七百多人,舞池上男男女女不住在扭动。
  灯光忽明忽暗,激光在场内扫射。
  我极少在这些地方流连,一进来立时头晕脑袋,不辨东西,更不要说去把“心存杀意”的凶手认出来。
  梦露把我拖着,硬挤到酒吧旁。积臣和巴比不知转到那里去了。现在要我把他两人认出来已是难比登天了,遑论去找只是内心存有杀意的人。
  梦露在我耳边道:“快看!再迟便没有机会了。”
  我道:“凶徒会溜走吗?”
  梦露冷冷道:“不!是我们已被杀个干净了,快看!”
  我吓了一跳,一颗心卜卜跳动,真想弃钱而逃,又记起了积臣的威吓,虚应故事的四周张望;七百多人谈着、叫着、跳着,我真的从未曾有过这种认人经验。
  我犹豫地道:“会不会是你们弄错了。”
  梦露脸色一寒道:“不会,我们有很准确的情报,‘快活教’的人准备好了在这次例行检查向我们三人下手,当然,现在包括了你在内,你是新入行的警察,是吗?”
  我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不过已势成骑虎,连忙收摄心神,把精神凝定。我在十二岁露营时曾受到一次雷殛,大难不死,居然还发觉自己拥有有了奇异的第六灵感,成为读书不成的谋生工具。
  精神凝聚。
  眼光由近门处的座位开始巡视。
  酒吧内的人失去了形象,变成一团一团的生命能。
  我的眼光来到其中一个身形时,一股冰冷的寒意从背脊骨直爬上后脑。
  我叫道:“找到了,是坐在大门左边第三张台那人。”
  梦露低骂一声道:“蠢材,那是巴比。”
  我尴尬万分,但又兴奋无比,我竟然真能把第六灵感运用在这情况里,因为巴比正是心想杀人,只不过是想杀凶手吧了。
  我看了忍不住脸带焦惶的梦露一眼,眼光又开始巡梭。
  不一会,我发现了五个人。
  两个是一对在舞池对舞的男女。
  另三个分布在酒吧的不同角落。
  梦露道:“肯定吗?”
  这句话多么愚蠢,我怎能肯定,这时亦只有硬着头皮道:“肯定。”
  梦露喃喃自语。
  我不解地望向她,恍然她正在通过微型通讯器告知积臣和巴比。
  我还想说话,梦露尖叫道:“伏下!”
  跟着的事快到说也说不清楚。
  “轰!轰!轰!”
  一时空气间充斥着火葯味,男女的尖叫混成一团,酒吧内所有人东倒西歪,也不知是谁中到枪。
  积臣粗壮的声音大喝道:“所有人都不要动,是警察。”
  我睁开眼来,发觉自己傻兮兮站着。
  梦露转过头来骂道:“叫你伏下,为什么还要站着。”
  巴比跳了过来,抹了额上的汗珠道:“大术士,幸好你早了一刻把他们认出来,使我们能在他们发难时早一步得手,好险!”
  这时才看到先前我点出的五个人卧在血泊里。
  李察兴奋地走了进来,大步走到我面前,叫道:“成功了!”
  我呆呆道:“你的手下倒很能干。”
  积臣傲然道:“当然,我们是全国的精英,不过,你也不错。”
  我倒没有他的傲气,这种事,就算用枪迫我也不肯再试一次,伸手向李察道:“其余那一半呢?”
  李察道:“到我办公室喝杯咖啡再说吧!”                 惊人的委托
  “对不起!只此一次,你给钱,我回家,把这一切都忘记。”
  李察露出个狡猾的笑容,悠悠道:“帮助政府,是每一个好市民的责任,是吗?通天士先生。”
  梦露在一旁道:“不是我开罪了你吧,我愿意道歉。”
  美人软语相求,我几乎打消去意,不过生命要紧,我情愿硬起心肠了。早先只要认人时慢了三数秒,躺在血泊内的就是我这个通天士了积臣撇撇嘴道:“你既然懂看水晶球,为什么不看看自己将来的命运。”
  我哂道:“将来是时隐时显的,有时清楚无比,有时又会模糊不清,你这大猩猩怎能明白。”
  积臣脸色一寒,待要发作,李察插入道:“通天士先生确有真本领,我太太莎菲便曾向你求教。”
  我恍然大悟,原来李察是因他太太介绍,找上了我。
  另一个坐在一角,面相威严的中年人道:“李察,我看你还是把情况告诉他。”
  李察恭敬地道:“是!局长。”
  我呆了一呆道:“你叫他作什么?”
  梦露道:“这位兰度先生,是联邦调查局的局长!李察是中央情报局的情报总监。”
  我叫了起来道:“什么?”
  李察道:“让我解释吧!”
  我摇头道:“不要告诉我,我什么也不想知。”这时我才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
  积臣道:“你不是能知道人内心想些什么吗?告诉我,我在想什么?”
  我为之气结道:“那是耗用心神的一回事,而且谁有兴趣知道大猩猩的兽脑构造?”
  积臣脸色一变。
  李察喝止道:“积臣,没有时间了。”跟着转向我道:“通天士先生,你相信吗?假若你踏出这里,保证你不能活过二十四小时。”
  我脸色一变道:“你不要危言耸听。”
  李察现出个可恨却又满是自信的笑容,缓缓道:“好朋友,你知道吗?今天我们有幸聚在一起,是因为国家已面临一个生死存亡的危机。”
  我愕然道:“你不要夸大了几个警察的死亡。”
  李察道:“他们不是警察,而是国家内最精锐的安全部队,虽然只有二千多人,但却是目前唯一对抗颠覆力量的最后堡垒,可惜他们正一个接一个的被歼灭。”
  我哂道:“那么军队和警察又到了哪里去?”
  李察道:“这要从头说起,我们的国家建立了民主制度后,成为了世上最强大的国家。可惜凡事均有利弊,民主的极端发展,却造成了另一类的危机。”
  兰度先生插入道:“长话短说,科技的愈发展,人类精神愈是空虚,一种鼓吹集体享乐的无政府主义者,以‘快活教’之名,乘机崛起。他们非常聪明,秘密吸收会员,在短短十年间,双扩张至数百万人,成为一支威胁到国家安全的势力。”
  我也曾听过这个教,却不甚了了,道:“那为什么不把它取缔?”
  李察道:“这就是民主社会的坏处,为了更崇高的原则,我们牺牲了很多行动上的方便,几次向法庭申请禁制令,都被法院以宗教自由拒绝了。到了三年前,快活以暗杀为手段,开始对政府进行颠覆和蚕食,企图把政府从内部拖垮,而且他们已愈来愈接近成功的阶段。”
  兰度道:“忽然之间,我们发现军队和警察里,无处不潜伏着他们的人,而我们手上能控制的力量已愈来愈少,个中情形,可以想像得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异能警察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