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世大预言

作者:黄易


学术价值

  黄易的《惊世大预言》是一部知识性及娱乐牲兼备的好书。
  当这部书的清样在编辑部编校时,我曾经不止一次听到同事们高声议论、啧啧称奇,有位美丽的编辑小姐说:“大恐怖了,这些预言是真的吗?”
  预言诗所揭示的未来世界是令人惊诧的。是真是假,我们要拭目以待;不过,一个不可忽视的事实,就是预言诗在过去四百多年中,已经应验无数次了。
  黄易在写《惊世大预言》时,耗了不知多少个不眠之夜;翻了不知多少部中西文献,为了向读者提供更准确的资料,黄易利用电脑程来印证预言诗中的日期和时间。这种严谨认真的治学精神,便这部书除了知识性和娱乐性之外,更多了一种学术上的价值。
                          出版人赵书琪

  初次接触诰斯特拉达穆斯(以后简称诺斯)的《世纪连锦》,是十五年前尚在大学求学时的事了。那部书早给翻得残破不堪,先我看那书的人可能因紧张而特别用力,所以书页脱落有之、缺失有之,但它给我的震撼却是全西性的。
  人是否真有超越时空的能力?而跟着的另一个问提却是:将来是否早已存在?
  这十多年来,我对《世纪达锦》的兴趣从未间断,看了很多有关该书的专家学者研究,其中当然有认真和客观的,可是牵强附会以图危言耸听的却占了绝大多数,这使美玉蒙上了尘埃。
  其实诺斯的预言是不须加盐加醋的,本身已具有惊心动魄的说服力,不过要破译未发生的部份,除了对历史和世局的认识外,还需要无比的毅力、耐心和对“西方星学”的认识。例如,他在纪六第二十四首中说:
  “火星、本星于巨蟹座同度”,若没有这方面的知识,便很难找到那是发生在二○○二年的六月了。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其次,诺斯有根多密码式的惯例描写,如“东方”代表中束;“亚洲”才是指中国、日本;“新大陆”指美国;“拜占庭”指中束土耳其、科威特、巴勒斯坦等国;“君主”指政治领柚,诸如此类。若非熟悉诗文,真会模不著头脑。
  犹记得八九年十二月初次与张美英小姐在商台主持晚闲节目“疑幻疑真”时,第一辑说的便是《世纪连锦》里的预言诗,当时引起了颇大的反响。我想,为何不用点时间将自己一得之见写出来,供有兴趣的朋友研究呢?至今年波斯湾危机出现,发现事实的事与诗文出奇地吻合,终于下个决心,写成此书。
  一向研究这惊世奇书的,都属外国人,他们不但对中国的事少有触及,而旦更存在偏见,所以一本由中国人写的书,是一个需要。
  这本绝不是将外文翻译而成的书。虽然在诗文的翻译上不得不借助外国的译本,但破译诗文意义的方法却是依从自己的见解,例如一向被视为有关“甘乃栖遇刺”、“世界未日”、“水门事件”、“珍珠港”等等的预言,都因为觉得过于牵强而不列入本书内。所以这本书载的都是可信性极高的预言,而以这些预言诗恍对奋时的史实,简直到了今人难以否定的地步。
  诺斯是十六世纪的人,所以不可避免地受到当时仿窄的宗教观念、国家观念和世界观念所围困,不过即管如此,《世纪连绵》仍是一部令人对时空关念改变的震撼性奇书黄易于大屿山寻一阁
  十月十八日
其书其人

  说到预言,我想诺斯认了第二,也没有人敢争第一。
  他的预言奇书《世纪连绵》在一五五五年先出版了部份,至一五六八年始出版全书所有九百四十二首预言诗。
  中国也有预言,例如烧饼歌等等。一来著作者不详,每多附会;且版本时间亦真假难定,相信不少乃被人事后加上,故作惊人之语。但诺斯的奇书却没有这个问题,我们不但能在正史中找到确有其人其事,而亦不难追寻到他的著作原版。
  诺斯一五○三年生于法国,卒于一五六六年,他的书死后两年才全部出版。有人估计他死后才全书付梓的原因,是他曾在一五五五年那部书的第一纪三十五首中,写下了这样的预言:
  年青的狮子将战胜年老的
  在一场单对单的战斗襄
  他将刺破金笼中的双目
  两个伤口合成一个
  他死于残酷的死亡
  纪一.三十五
  这预言应验于一五五九年七月十日││预言诗写成后的第四年。惨事发生在法皇室两个同时举行的大婚宴期间,法皇亨利二世浑忘了诺斯对他作出的预言,与另一个年轻贵族击枪为乐时发生了意外,断折的矛刺破了护脸的镀金头盔,陷进了他的眼内,十日后,亨利二世在极度苦痛中死去,头盔和眼的伤口,正是合二为一。
  这样精准的预言,使人不寒而栗。连细节的描述也具体精确,令理性之士亦无法排除其真确性。为了避过社会和皇室的压力,只好祀其他部份延迟至死后才出版。
  若以为这样的预言只是偶一为之,那是不正确的。因为诺斯以同样的方式,预言了几百年内的事,直到一九九九年。其中不少同样使人震撼的预言,已成为确凿的历史了。
  名家之后
  诺斯生于法国圣云米st.remy,外祖父和祖父都是著名的医学家和占星学家。
  诺斯的天份一早便被外祖父赏识,专心向他传授医学和占星学的宝贵知识,又教晓他希腊、拉丁、希伯来的语文。诺斯写《世纪连绵》时将所有这些文字夹杂在法文里,使后来研究他的人须要经过一番破译的工作,才能推敲出他的原意。
  要将他的原文译成英文确是问题丛生,目前没有两个译本是相同的,因此大大增加了了解他预言诗的困难。
  当他祖父过世后,家人决定将他培养成医学家,于是送他往蒙配勒montpellier一所大学就读,天资过人的诺斯不费吹灰之力便完成了学业。
  治病济世
  恰在此时,适值当地的鼠疫肆虐,诺斯完全无惧染上疫症的威胁,在一五二五年至二九年阎奔波各地,治病救人。
  一五二九年他重回蒙配勒,获颁博士学位,此后两年里,他继续济世行医,并任教于当地。
  他的性格颇为含蓄,不喜大吹大擂,所以在这段期间内他的生活非常写意,物质上毫不匮乏,没有招致多言惹祸的问题。只不知他这种性格,是否也令他将《世纪连绵》一书里的预言诗弄得那么隐晦难明?
  家庭惨变
  随后他像其他人一样,娶妻生子。疫症于此时再度爆发,他的妻子和两个子女同被疫症夺去了宝贵的生命,这亦成为了他生命的转捩点。
  如果没有这惨痛的遭遇,诺斯或会平凡地终老于法国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城里。不过诺斯的《世纪连绵》正有力地指出了一个事实,就是命运并没有“如果”的。
  接著的八年,诺斯流浪各地。.这似乎是拥有超自然力量的异士一个共同的习惯,就是在生命的某一段时间里,他们会过一段流浪的生活,例如震惊俄国大革命前沙皇政坛的魔僧,便曾不断流浪,而每一次流浪都使他得到新的力量。
  诺斯也不例外,他开始发展他透视未来的奇异力量。
  第一个预言
  流浪期间,他来到意大利,遇到了一个养猪出身的年青修士,诺斯竟向他下跪并尊之为“至神圣的”。当时这年青修士菲勒斯.庇拉提felixperetti自然是尴尬。在诺斯死后,庇拉提成为了教皇息斯突斯五世popesixtusv.这是何等惊人和准确的预知,同时亦显”不了诺斯强大的信心,否则男儿膝下有黄金,那一跪就是白跪了。
  另一个预言
  那时诺斯曾住在一位名叫科云衙卫尼seigneurdeflorinville的朋友家中,主人请他对猪栏里两只猪作出预言,诺斯从容答这:“白猪将会被狠食掉,而黑猪将会给我们吃。”拗气的主人于是命令厨子将白猪刽来作晚餐,厨子遵命而行,当白猪创好等待烧烤时,一只主人作宠物养在家中的小狼偷偷将白猪吃了,厨子为了交差,顺手将黑猪宰了来作晚餐。
  懵然不知的主人在桌上得意地告诉诺斯,他的预言触礁了,诺斯淡然否定,厨子于是被召出来,严辞盘诰下和盘托出真相,众皆叹服。
  假设诺斯没有写出《世纪连绵》这部奇书,这些大可当作神话故事,但比对起他将来的成就,这只是牛刀小试巴。
  继续与疫症奋战
  一五四四年,诺斯拿起医壶向疫症继续奋战,其时他的出生地发生了水灾,死阮随水飘流,使疫症散播加速,疫情恶化。城市被放弃,尸体堆积路旁,疫症严重的地方有若未日后的鬼域废墟。诺斯一生面对死亡和灾难,这对他后来预言中的灾难感,多少有一定的影响。
  诺斯在疫症的功绩是被肯定的,至于细节情形则缺乏史料支持,只知他曾为此得到奖励。
  第二次婚姻
  一五四七年诺斯移居沙龙salon,继续行医,娶了一位寡妇,在一条又窄又黑的街买了一所房子,书房在顶楼,可一览全镇景色,和镇内那建在石上的古堡。就是在这小天地里,他贻d始《世纪连绵》第一部份的工作。此时他预言大师的声名,亦开始横扫全欧。
  不过他有一个医学观点颇值得书上一笔,就是他坚持新鲜空气和未经污染的水的重要性,这在现代人社会中,当然不值一哂,不过请勿忘记要在三个世纪后人们才知道细菌的存在,在那之前,人们对消毒是毫无认识的。由此可见诺斯的医学知识和见地是远超当时的水平的。
  世纪连绵第一部份一五五年完成了《世纪连绵》的第一部份,它预言了直至二十世纪世纪未前有关法国及世界上的大事。
  “世纪”指的并非是一百年,而是代表一百首预言诗。起始时他预算写十纪,每纪一百首预言诗。可是基于某一神秘理由,第七纪他写了四十二首便停下来,而在他遗下的其他文件里,显示他想写十一纪和十二纪,但死亡使这愿望未有付诸实现。
  现在留下来的只有九百四十二首预言诗。
  在一五五五年他出版了《世纪连绵》的第一部份,包括开始的三纪和第四纪的部份。
  那时候看书只是富人贵族的专利,一方面因书本昂贵,一般人负担不起,同时也因为一般人能识字看书的少之又少。不过诺斯的书仍算一纸风行,在贵族和皇室圈子里引起极大震撼,尤其是上面曾引述那第一纪第三十五首预言诗,预测法皇亨利二世的死亡,更引起很大不安。
  谒见沙皇
  皇后嘉芙莲queencatherinedemedici召诺斯到巴黎。一五五六年人月十五日诺斯抵达巴黎,翌日人宫见皇后,密谈了两个小时,内容无人传出来,不过可以想像皇后一定问及有关皇帝死亡的预言诗j而亦应满意诺斯的回答,因为直至皇后死时,仍深信诺斯的预言。
  反而亨利二世对诺斯的兴趣不大,只送了他一百个金币,这使诺斯有苦自己知,因为剩是往返巴黎的旅费已花掉了他一百金币,后来皇后多赠了他三十金币,这使他经济上好过一点。
  当时的一位大主教邀请他寄居到他那里,两星期内其门若市,到来请益的人从未闾断。
  皇后再次使人来找他到皇宫去,为几位皇子预言他们的将来,批一批他们的命运。
  诺斯当时说你的所有儿子都会成为皇帝,结果是她四个儿子只有三个成为了皇帝,因为其中一个在继位前早逝。而巧妙的是亨利第三在成为法皇前,是波兰皇帝,所以虽是三个儿子做皇帝,却是四个帝位。
  无论如何,诺斯并不是百分之百准确,不过只是准确的部份,已令人霍然惊怵。
  就在这时,有人警告诺斯,说巴黎法庭探查诺斯,看他是否施行巫术,吓得他立时潜返沙龙,自此专心写作,完成《世纪连绵》的其他部份。
  世纪连绵第二部份
  一五六八年,诺斯死后第二年,《世纪连绵》第二部分才出版。至于为何如此,相信最重要的原因是他曾准确预言亨利二世一五五九年的死亡。这事使皇室上下震动,假设有人认为是诺斯咒死亨利二世,他的罪名不但跳下河也洗不清,还会遭到不人道的迫害,所以不得不隐晦其行。
  他甚至对外宣称将所有书烧掉,其实可能为了避人耳目而已。可是远在他死前,他第二部份预言诗已广被流传,所以在正式付梓前,根多诗已成为当时权贵间的谈论话题。
  一五六○年法皇亨利二世痛苦死亡后一年,发生了另一件不利诺斯的事,就是第二部一首尚未出版的预言诗准确命中当时一件大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惊世大预言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