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已集》

大衍发微

作者:鲁迅

三月十八日段祺瑞,贾德耀,章士钊们使卫兵枪杀民众,通缉五个所谓“暴徒首领”之后,报上还流传着一张他们想要第二批通缉的名单。对于这名单的编纂者,我现在并不想研究。但将这一批人的籍贯职务调查开列起来,却觉得取舍是颇为巧妙的。先开前六名,但所任的职务,因为我见闻有限,所以也许有遗漏:

一 徐谦(安徽)俄国退还庚子赔款委员会委员,中俄大学校长,广东外交团代表主席。

二 李大钊(直隶)国立北京大学教授,校长室秘书。

三 吴敬恒(江苏)清室善后委员会监理。

四 李煜瀛(直隶)俄款委员会委员长,清室善后委员会委员长,中法大学代理校长,北大教授。

五 易培基(湖南)前教育总长,现国立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校长。

六 顾兆熊(直隶)俄款委员会委员,北大教务长,北京教育会会长。

四月九日《京报》云:“姓名上尚有圈点等符号,其意不明。……徐李等五人名上各有三圈,吴稚晖虽列名第三,而仅一点。余或两圈一圈或一点,不记其详。”于是就有人推测,以为吴老先生之所以仅有一点者,因章士钊还想引以为重,以及别的原因云云。案此皆未经开列职务,以及未见陈源《闲话》之故也。只要一看上文,便知道圈点之别,不过表明“差缺”之是否“优美”〔2〕。监理是点查物件的监督者,又没有什么薪水,所以只配一点;而别人之“差缺”则大矣,自然值得三圈。“不记其详”的余人,依此类推,大约即不至于有大错。将冠冕堂皇的“整顿学风”〔3〕的盛举,只作如是观,虽然太煞风景,对不住“正人君子”们,然而我的眼光这样,也就无法可想。再写下去罢,计开:

七 陈友仁(广东)前《民报》英文记者,现《国民新报》英文记者。

八 陈启修(四川)中俄大学教务长,北大教授,女师大教授,《国民新报副刊》编辑。

九 朱家骅(浙江)北大教授。

十 蒋梦麟(浙江)北大教授,代理校长。

十一 马裕藻(浙江)北大国文系主任,师大教授,前女师大总务长现教授。

十二 许寿裳(浙江)教育部编审员,前女师大教务长现教授。

十三 沈兼士(浙江)北大国文系教授,清室善后委员会委员,女师大教授。

十四 陈 垣(广东)前教育次长,现清室善后委员会委员,北大导师。

十五 马叙伦(浙江)前教育次长,教育特税督办,现国立师范大学教授,北大讲师。

十六 邵振青(浙江)《京报》总编辑。

十七 林玉堂(福建)北大英文系教授,女师大教务长,《国民新报》英文部编辑,《语丝》撰稿者。

十八 萧子升(湖南)前《民报》编辑,教育部秘书,《猛进》撰稿者。

十九 李玄伯(直隶)北大法文系教授,《猛进》撰稿者。

二十 徐炳昶(河南)北大哲学系教授,女师大教授,《猛进》撰稿者。

二十一 周树人(浙江)教育部佥事,女师大教授,北大国文系讲师,中国大学讲师,《国副》编辑,《莽原》编辑,《语丝》撰稿者。

二十二 周作人(浙江)北大国文系教授,女师大教授,燕京大学副教授,《语丝》撰稿者。

二十三 张凤举(江西)北大国文系教授,女师大讲师,《国副》编辑,《猛进》及《语丝》撰稿者。

二十四 陈大齐(浙江)北大哲学系教授,女师大教授。

二十五 丁维汾(山东)国民党。

二十六 王法勤(直隶)国民党,议员。

二十七 刘清扬(直隶)国民党妇女部长。

二十八 潘廷干二十九 高鲁(福建)中央观象台长,北大讲师。

三 十 谭熙鸿(江苏)北大教授,《猛进》撰稿者。

三十一 陈彬和(江苏)前平民中学教务长,前天津南开学校总务长,现中俄大学总务长。

三十二 孙伏园(浙江)北大讲师,《京报副刊》编辑。

三十三 高一涵(安徽)北大教授,中大教授,《现代评论》撰稿者。

三十四 李书华(直隶)北大教授,《猛进》撰稿者。

三十五 徐宝璜(江西)北大教授,《猛进》撰稿者。

三十六 李麟玉(直隶)北大教授,《猛进》撰稿者。

三十七 成平(湖南)《世界日报》及《晚报》总编辑,女师大讲师。

三十八 潘蕴巢(江苏)《益世报》记者。

三十九 罗敦伟(湖南)《国民晚报》记者。

四 十 邓飞黄(湖南)《国民新报》总编辑。

四十一 彭齐群(吉林)中央观象台科长,《猛进》撰稿者。

四十二 徐巽(安徽)中俄大学校务委员会委员长。

四十三 高穰(福建)律师,曾担任女师大学生控告章士钊刘百昭事。

四十四 梁 鼎四十五 张平江(四川)女师大学生。

四十六 姜绍谟(浙江)前教育部秘书。

四十七 郭春涛(河南)北大学生。

四十八 纪人庆(云南)大中公学教员。

以上只有四十八人,五十缺二,不知是失抄,还是像九六的制钱似的,这就算是足串了。至于职务,除遗漏外,怕又有错误,并且有几位是为我所一时无从查考的。但即此已经足够了,早可以看出许多秘密来——

甲.改组两个机关:

1.俄国退还庚子赔款委员会;

2.清室善后委员会。

乙.“扫除”三个半学校:

1.中俄大学;

2.中法大学;

3.女子师范大学;

4.北京大学之一部分。

丙.扑灭四种报章:

1.《京报》;

2.《世界日报》及《晚报》;

3.《国民新报》;

4.《国民晚报》。

丁.“逼死”两种副刊:

1.《京报副刊》;

2.《国民新报副刊》。

戊.妨害三种期刊:

1.《猛进》;

2.《语丝》;

3.《莽原》。

“孤桐先生”是“正人君子”一流人,“党同伐异”〔4〕怕是不至于的,“睚眦之怨”〔5〕或者也未必报。但是赵子昂的画马〔6〕,岂不是据说先对着镜子,摹仿形态的么?据上面的镜子,从我的眼睛,还可以看见一些额外的形态——

1.连替女师大学生控告章士钊的律师都要获罪,上面已经说过了。

2.陈源“流言”中的所谓“某籍”〔7〕,有十二人,占全数四分之一。

3.陈源“流言”中的所谓“某系”(案盖指北大国文系也),计有五人。

4.曾经发表反章士钊宣言的北大评议员十七人〔8〕,有十四人在内。

5.曾经发表反杨荫榆宣言的女师大教员七人,有三人在内,皆“某籍”。

这通缉如果实行,我是想要逃到东交民巷或天津去的〔9〕;

能不能自然是别一问题。这种举动虽将为“正人君子”所冷笑,但我却不愿意为要博得这些东西的夸奖,便到“孤桐先生”的麾下去投案。但这且待后来再说,因为近几天是“孤桐先生”也如“政客,富人,和革命猛进者及民众的首领”一般,“安居在东交民巷里”〔10〕了。

这一篇是一九二六年四月十三日作的,就登在那年四月的《京报副刊》上,名单即见于《京报》。用“唯饭史观”〔11〕的眼光,来探究所以要捉这凑成“大衍之数”〔12〕的人们的原因,虽然并不出奇,但由今观之,还觉得“不为无见”。本来是要编入《华盖集续编》中的,继而一想,自己虽然走出北京了,但其中的许多人,却还在军阀势力之下,何必重印旧账,使叭儿狗们记得起来呢。

于是就抽掉了。但现在情势,却已不同,虽然其中已有两人被杀〔13〕,数人失踪,而下通缉令之权,则已非段章诸公所有,他们万一不慎,倒可以为先前的被缉者所缉了。先前的有几个被缉者的座前,现在也许倒要有人开单来献,请缉别人了。《现代评论》也不但不再豫料革命之不成功,且登广告云:“现在国民政府收复北平,本周刊又有销行的机会(谨案:妙极)了”〔14〕了。而浙江省党务指导委员会宣字一二六号令,则将《语丝》“严行禁止”〔15〕了。此之所以为革命欤。因见语堂的《翦拂集》〔16〕内,提及此文,便从小箱子里寻出,附存于末,以为纪念。

一九二八年十月二十日,鲁迅记。

〔1〕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六年四月十六日《京报副刊》。

〔2〕“优美的差缺” 这是引用陈西滢的话。参看《无花的蔷薇之二》注〔11〕。

〔3〕“整顿学风” 参看《“碰壁”之余》注〔4〕。

〔4〕“党同伐异” 参看《题记》注〔5〕。

〔5〕“睚眦之怨” 参看《新的蔷薇》注〔7〕。

〔6〕赵子昂的画马 参看《不是信》注〔17〕。陈西滢在《致志摩》中攻击鲁迅说:“你见过赵子昂——是不是他?——画马的故事罢?他要画一个姿势,就对镜伏地做出那个姿势来。鲁迅先生的文章也是对了他的大镜子写的,没有一句骂人的话不能应用在他自己的身上。”

〔7〕“某籍” 一九二五年五月二十七日,作者与马裕藻、沈尹默、李泰棻、钱玄同、沈兼士、周作人七人,针对杨荫榆开除女师大学生自治会职员的行径,联名发表《对于北京女子师范大学风潮宣言》。同月三十日,陈西滢在《现代评论》第一卷第二十五期的《闲话》中攻击这个宣言,其中有“以前我们常常听说女师大的风潮,有在北京教育界占最大势力的某籍某系的人在暗中鼓动”的话。某籍,指浙江。参看《并非闲话》注〔8〕。

〔8〕一九二五年八月,北京大学评议会为了反对章士钊非法解散女师大,议决与教育部脱离关系,宣布独立,有十七位教员曾发表《致本校同事公函》。这里说的北大评议员反章士钊宣言即指此事。

〔9〕逃到东交民巷或天津 一九二六年春夏间,冯玉祥国民军与奉系军阀张作霖等作战期间,国民军因发觉段祺瑞勾结奉军,于四月九日包围执政府,收缴卫队枪械,段祺瑞、章士钊等逃匿东交民巷(当时外国使馆所在地)。又一九二五年五月间,章士钊因禁止爱国学生纪念“五七”国耻日,遭到学生群众的反对,曾逃往天津躲避。

〔10〕陈西滢在《现代评论》第三卷第七十期(一九二六年四月十日)发表的《闲话》中曾对当时北方的革命力量加以讽刺说:“每一次飞艇(按指奉军飞机)正在我头上翱翔着的时候,我就免不了羡慕那些安居在东交民巷的政客,富人,和革命猛进者及民众的首领。”

〔11〕“唯饭史观” 这是讽刺陈西滢的。陈在《现代评论》第二卷第四十九期(一九二五年十一月十四日)《闲话》中说:“我是不信唯物史观的,可是中国的政治,我相信实在可以用唯物观来解释,也只可这样的解释。种种的战争,种种的政变,出不了‘饭碗问题’四个字。”

〔12〕“大衍之数” 语见《周易·系辞》:“大衍之数五十。”后来“大衍”就成为五十的代词。

〔13〕指李大钊及邵振青。李大钊于一九二七年四月二十八日在北京被奉系军阀张作霖绞杀;邵振青于一九二六年四月二十六日在北京被奉系军阀张宗昌枪杀。

〔14〕《现代评论》的这个广告登在一九二八年九月十二日北京《新晨报》。

〔15〕一九二八年九月,国民党浙江省党务指导委员会以“言论乖谬,存心反动”的罪名,查禁书报十五种,《语丝》是其中的一种。

〔16〕林语堂(1895—1976) 名玉堂,福建龙溪人,作家。语丝社成员。曾留学美国、德国,历任北京大学、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教授,厦门大学文科主任。他在北京任教时,曾对青年学生反对章士钊的斗争表示支持。三十年代他在上海主编《论语》、《人间世》等杂志,提倡“幽默”和“闲适”,为当时国民党反动统治粉饰太平。《翦拂集》是他在一九二四年至一九二六年间所作杂文的结集,一九二八年十二月北新书局出版。集中有《“发微”与“告密”》一文,内容是揭露段祺瑞、章士钊等在三一八惨案中的无耻手段,其中曾提及作者这篇文章,有“鲁迅先生以其神异之照妖镜一照,照得各种的丑态都照出来”等语。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而已集》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鲁迅的作品集,继续阅读鲁迅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