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盖集续编》

后记

作者:鲁迅

这半年我又看见了许多血和许多泪,

然而我只有杂感而已。

泪揩了,血消了;

屠伯们逍遥复逍遥,用钢刀的,用软刀〔1〕

的。

然而我只有“杂感”而已。

连“杂感”也被“放进了应该去的地方”〔2〕时,我于是只有“而已”而已!

十月十四夜,校讫记。

〔1〕软刀 语出明朝遗民贾凫西所作的《木皮散人鼓词》:“几年家软刀子割头不觉死,只等得太白旗悬才知道命有差。”这里借用“软刀子”来比喻现代评论派的反动言论。

〔2〕这是陈西滢在《致志摩》(一九二六年一月三十日《晨报副刊》)中攻击鲁迅的话,参看本书《无花的蔷薇》第八节。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华盖集续编》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鲁迅的作品集,继续阅读鲁迅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