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外集拾遗补编》

致《近代美术史潮论》的读者诸君

作者:鲁迅

《近代美术史潮论》的读者诸君:在现在的中国,文学和艺术,也还是一种所谓文艺家的食宿的窠。这也是出于不得已的。我一向并不想如顽皮的孩子一般,拿了一枝细竹竿,在老树上的崇高的窠边搅扰。

关于绘画,我本来是外行,理论和派别之类,知道是知道一点的,但这并不足以除去外行的徽号,因为所知道的并不多。我所以翻译这书的原因,是起于前一年多,看见李小峰君在搜罗《北新月刊》的插画〔2〕,于是想,在新艺术毫无根柢的国度里,零星的介绍,是毫无益处的,最好是有一些统系。其时适值这《近代美术史潮论》出版了,插画很多,又大抵是选出的代表之作。我便主张用这做插画,自译史论,算作图画的说明,使读者可以得一点头绪。此外,意识底地,是并无什么对于别方面的恶意的。

这意见总算实行了。登载之后,就得到蒙着“革命文学家”面具的装作善意的警告,是一张信片〔3〕,说我还是去创作好,不该滥译日本书。从前创造社所区分的“创作是处女,翻译是媒婆”之说〔4〕,我是见过的,但意见不能相同,总以为处女并不妨去做媒婆——后来他们居然也兼做了——,倘不过是一个媒婆,更无须硬称处女。我终于并不藐视翻译。至于这一本书,自然决非不朽之作,但也自立统系,言之成理的,现在还不能抹杀他的存在。我所选译的书,这样的就够了,虽然并非不知道有伟大的歌德〔5〕,尼采,马克斯,但自省才力,还不能移译他们的书,所以也没有附他们之书以传名于世的大志。

抱着这样的小计画,译着这样的小册子,到目下总算登完了。但复看一回,又觉得很失望。人事是互相关连的,正如译文之不行一样,在中国,校对,制图,都不能令人满意。例如图画罢,将中国版和日本版,日本版和英德诸国版一比较,便立刻知道一国不如一国。三色版,中国总算能做了,也只两三家。这些独步的印刷局所制的色彩图,只看一张,是的确好看的,但倘将同一的图画看过几十张,便可以发见同一的色彩,浓淡却每张有些不同。从印画上,本来已经难于知道原画,只能仿佛的了,但在这样的印画上,又岂能得到“仿佛”。书籍既少,印刷又拙,在这样的环境里,要领略艺术的美妙,我觉得是万难做到的。力能历览欧陆画廊的幸福者,不必说了,倘只能在中国而偏要留心国外艺术的人,我以为必须看看外国印刷的图画,那么,所领会者,必较拘泥于“国货”的时候为更多。——这些话,虽然还是我被人骂了几年的“少看中国书”的老调〔6〕,但我敢说,自己对于这主张,是有十分确信的。

只要一比较,许多事便明白;看书和画,亦复同然。

倘读者一时得不到好书,还要保存这小本子,那么,只要将译文拆出,照“插画目次”所指定的页数,插入图画去(希涅克〔7〕的《帆船》,本文并未提及,但“彩点画家”是说起的,这即其一例),订起来,也就成为一本书籍了。其次序如下:

(1)全书首页(2)序言(3)本文目次(4)插画目次(5)本文首页(6)本文还有一些误字,是要请读者自行改正的。现在举其重要者于下:

甲文字

页行误正

ⅹⅹ五樵探樵采

11十二造创创造

14一并永居而永居

23八autonioantonio28二模样这样

32七在鲁在卢

61一前体前面

63三河内珂内

66八nagarenernazarener74四他热化白热化

82八回此因此

86七质地开始科白开场92五秦祀奉祀

95五间开勤洵开勒

95九一统一流

109十二证明澄明

114三煎煎熊熊

115十二oslriesélrie116三说解误解

125二恐*.恐怖

130四冷潮冷嘲

135二言要要将

138四丰姿丰姿

139六觉者观者

145四去怎又怎

146十正座玉座

146十二多人物许多人物147一台库台座

151一比外此外

152一证明澄明

158十一希鯩希勒

159八aufauf-161九稳约隐约

171十图桂圆柱

177六vineentvincent197一romanntigueromantique197四se,se

197四partápart197六ilnousilnous197六awau

197九quonqu’on198五copie,copié198六iln’élaitiln’etait198十jáij’ai198十二dénd’en200八soutsont200九exectexact200九réculterésulte200九soutsont200十一dovaratdevrait201一lela

201四voilavoilà乙插画题字

误正

萨昆尼的女人萨毗尼的女人托罗蔼庸庸托罗蔼雍

康斯召不勒康斯台不勒穆纳:卢安大寺卢安大寺卢安大寺穆纳:卢安大寺凯尔凯尔波

罗兰珊:女莱什:朝餐莱什:朝餐罗兰珊:女抄完校勘表,头昏眼花,不想再写什么废话了,就此“带住”,顺请

文安罢。

鲁迅。二月二十五日。

ee

〔1〕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九年三月一日上海《北新》半月刊第三卷第五号“通讯”栏,原无标题。

《近代美术史潮论》,日本板垣鹰穗著,鲁迅译。该书介绍了欧洲近代美术发展的历史,内有插图一百四十幅。《北新》半月刊第二卷第五号(一九二八年一月)开始连载,译文于第二卷第二十二号(一九二八年十月)载完,插图于第三卷第六号(一九二九年三月)载完。后于一九二九年由北新书局出版单行本。

〔2〕李小峰(1897—1971)江苏江阴人。北京大学哲学系毕业,新潮社和语丝社的成员。当时是上海北新书局的主持人。《北新月刊》,指《北新》半月刊,综合性刊物,上海北新书局编辑发行。一九二六年八月创刊。初为周刊,一九二七年十一月第二卷第一期起改为半月刊。一九三○年十二月出至第四卷第二十四期停刊。〔3〕这张信片的发信人自署“陈绍宋”,一九二八年一月三十一日寄自“麦拿里41号创造社出版部”。其中说:“我以为你这一年来的工作太不切实了。比方你滥译日本人的著作或标点传奇,这些都是不忠实的工作。我劝你还是多创作,把昔日的勇气拿出来。……我今天听见成仿吾说,下期还要大骂你呢!所以我写此片通知你一声,以表我敬慕之微意焉耳。”

〔4〕“创作是处女,翻译是媒婆”郭沫若在《民铎》月刊第二卷第五号(一九二一年二月)发表的致李石岑函中说:“我觉得国内人士只注重媒婆,而不注重处子;只注重翻译,而不注重产生。”〔5〕歌德(j.w.vougoethe,1749—1832)德国诗人、学者,著有诗剧《浮士德》、小说《少年维特之烦恼》等。〔6〕“少看中国书”参看《华盖集·青年必读书》。〔7〕希涅克(p.signac,1863—1935)法国点彩派主要画家之一。点彩派是十九世纪八十年代在法国兴起的新印象画派,其特点是用各种色点来组成画面形象。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集外集拾遗补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