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伪自由书》

曲的解放

作者:鲁迅

“词的解放”〔2〕已经有过专号,词里可以骂娘,还可以“打打麻将”。

曲为什么不能解放,也来混账混账?不过,“曲”一解放,自然要“直”,——后台戏搬到前台——未免有失诗人温柔敦厚〔3〕之旨,至于平仄不调,声律乖谬,还在其次。《平津会》杂剧

(生上):连台好戏不寻常:攘外期间安内忙。只恨热汤〔4〕滚得快,未敲锣鼓已收场。(唱):〔短柱天净纱〕〔5〕热汤混账——逃亡!

装腔抵抗——何妨?

(旦上唱):模仿中央榜样:——整装西望,

商量奔向咸阳。

(生):你你你……低声!你看咱们那汤儿呀,他那里无心串演,我这里有口难分,一出好戏,就此糟糕,好不麻烦人也!

(旦):那有什么:再来一出“查办”〔6〕好了。咱们一夫一妇,一正一副,也还够唱的。

(生):好罢!(唱):〔颠倒阳春曲〕〔7〕人前指定可憎张〔8〕,骂一声,不抵抗!

(旦背人唱):百忙里算甚糊涂账?

只不过假装腔,

便骂骂又何妨?

(丑携包裹急上):阿呀呀,哙哙不得了了!

(旦抱丑介):我儿呀,你这么心慌!你应当在前面多挡这么几挡,让我们好收拾收拾。(唱):〔颠倒阳春曲〕背人搂定可怜汤,骂一声,枉抵抗。

戏台上露甚慌张相?

只不过理行装,

便等等又何妨?

(丑哭介):你们倒要理行装!我的行装先就不全了,你瞧。(指包裹介。)

(旦):我儿快快走扶桑〔9〕,(生):雷厉风行查办忙。

(丑):如此牺牲还值得,堂堂大汉有风光。(同下。)三月九日。

〔1〕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三三年三月十二日《申报·自由谈》,署名何家干。

〔2〕“词的解放”一九三三年曾今可在他主编的《新时代月刊》上提倡所谓“解放词”,该刊第四卷第一期(一九三三年二月)出版“词的解放运动专号”,其中载有他作的《画堂春》:“一年开始日初长,客来慰我凄凉;偶然消遣本无妨,打打麻将。都喝干杯中酒,国家事管他娘;樽前犹幸有红妆,但不能狂。”

〔3〕温柔敦厚语见《礼记·经解》:“孔子曰:‘……温柔敦厚,诗教也。’”

〔4〕热汤双关语,指当时热河省主席汤玉麟。一九三三年二月二十一日日军进攻热河时他仓皇逃跑。日军于三月四日仅以一百余人的兵力就占领了当时的省会承德。

〔5〕短柱天净纱短柱,词曲中一种翻新出奇的调式,通篇一句两韵或两字一韵。《天净纱》是“越调”中的曲牌名。〔6〕“查办”热河失陷后,为了逃避人民的谴责,一九三三年三月七日,国民党政府行政院决议将汤玉麟“免职查办”,八日又下令“彻查严缉究办”汤玉麟。

〔7〕颠倒阳春曲《阳春曲》一名《喜春来》,是“中吕调”中的曲牌名。作者在《阳春曲》前用“颠倒”二字,含有诙谐、讽刺的意味。

〔8〕张指张学良。热河失陷后,蒋介石曾把失地责任委罪于张学良。参看本卷第148页注〔1〕。

〔9〕扶桑据《南史·东夷传》:“扶桑在大汉国东二万余里。”旧时我国常以“扶桑”指称日本。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 伪自由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