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世同堂》

第20章

作者:老舍

瑞宣和四大妈都感到极度的不安:天已快黑了,送殡的人们还没有回来!四大妈早已把屋中收拾好,只等他们回来,她好家去休息。他们既还没有回来,她是闲不住的人,只好拿着把破扫帚,东扫一下子,西扫一下子的消磨时光。瑞宣已把“歇会儿吧,四奶奶!”说了不知多少次,她可是照旧的走出来走进去,口中不住的抱怨那个老东西,倒好象一切错误都是四大爷的。

天上有一块桃花色的明霞,把墙根上的几朵红鸡冠照得象发光的血块。一会儿,霞上渐渐有了灰暗的地方;鸡冠花的红色变成深紫的。又隔了一会儿,霞散开,一块红的,一块灰的,散成许多小块,给天上摆起几穗葡萄和一些苹果。葡萄忽然明起来,变成非蓝非灰,极薄极明,那么一种妖艳使人感到一点恐怖的颜色;红的苹果变成略带紫色的小火团。紧跟着,象花忽然谢了似的,霞光变成一片灰黑的浓雾;天忽然的暗起来,象掉下好几丈来似的。瑞宣看看天,看看鸡冠花;天忽然一黑,他觉得好象有块铅铁落在他的心上。他完全失去他的自在与沉稳。他开始对自己嘟囔:“莫非城门又关了?还是……”天上已有了星,很小很远,在那还未尽失去蓝色的天上极轻微的眨着眼。“四奶奶!”他轻轻的叫。“回去休息休息吧!累了一天!该歇着啦!”

“那个老东西!埋完了,还不说早早的回来!坟地上难道还有什么好玩的?老不要脸!”她不肯走。虽然住在对门,她满可以听到她们归来的声音而赶快再跑过来,可是她不肯那么办。她必须等着钱太太回来,交代清楚了,才能离开。万一日后钱太太说短少了一件东西,她可吃不消!

天完全黑了。瑞宣进屋点上了灯。院里的虫声吱吱的响成一片。虫声是那么急,那么惨,使他心中由烦闷变成焦躁。

案头上放着几本破书,他随手拿起一本来;放翁的《剑南集》。就着灯,他想读一两首,镇定镇定自己的焦急不安。一掀,他看见一张纸条,上面有些很潦草的字——孟石的笔迹,他认得。在还没看清任何一个字之前,他似乎已然决定:他愿意偷走这张纸条,作个纪念。马上他又改了主意:不能偷,他须向钱太太说明,把它要了走。继而又一想:死亡不定什么时候就轮到自己,纪念?笑话!他开始看那些字:

“初秋:万里传烽火,惊心独倚楼;云峰余夏意,血海洗秋收!”下面还有两三个字,写得既不清楚,又被秃笔随便的涂抹了几下,没法认出来。一首未写完的五律。

瑞宣随手拉了一只小凳,坐在了灯前,象第一次并没看明白似的,又读了一遍。平日,他不大喜欢中国诗词。虽然不便对别人说,可是他心中觉得他阅过的中国诗词似乎都象鸦片烟,使人消沉懒散,不象多数的西洋诗那样象火似的燃烧着人的心。这个意见,他谦退的不便对别人说;他怕自己的意见只是浅薄的成见。对钱家父子,他更特别的留着神不谈文艺理论,以免因意见或成见的不同而引起友谊的损伤,今日,他看到孟石的这首未完成的五律,他的对诗词的意见还丝毫没有改变。可是,他舍不得放下它。他翻过来掉过去的看,想看清那抹去了的两三个字;如果能看清,他想把它续成。他并没觉到孟石的诗有什么好处,他自己也轻易不弄那纤巧的小玩艺儿。可是,他想把这首诗续成。

想了好半天,他没能想起一个字来。他把纸条放在原处,把书关好。“国亡了,诗可以不亡!”他自言自语的说:“不,诗也得亡!连语言文字都可以亡的!”他连连的点头。“应当为孟石复仇,诗算什么东西呢!”他想起陈野求,全胡同的人,和他自己,叹了一口气:“都只鬼混,没人,没人,敢拿起刀来!”

四大妈的声音吓了他一跳:“大爷,听!他们回来啦!”说完,她瞎摸合眼的就往外跑,几乎被门坎绊了一跤。

“慢着!四奶奶!”瑞宣奔过她去。

“没事!摔不死!哼,死了倒也干脆!”她一边唠叨,一边往外走。

破轿车的声音停在了门口。金三爷带着怒喊叫:“院里还有活人没有?拿个亮儿来!”

瑞宣已走到院中,又跑回屋中去端灯。

灯光一晃,瑞宣看见一群黄土人在闪动,还有一辆黄土盖严了的不动的车,与一匹连尾巴都不摇一摇的,黄色的又象驴又象骡子的牲口。

金三爷还在喊:“死鬼们!往下抬她!”

四大爷,孙七,小崔,脸上头发上全是黄土,只有眼睛是一对黑洞儿,象泥鬼似的,全没出声,可全都过来抬人。

瑞宣把灯往前伸了伸,看清抬下来的是钱少奶奶。他欠着脚,从车窗往里看,车里是空的,并没有钱太太。

四大妈揉了揉近视眼,依然看不清楚:“怎么啦?怎么啦?”

她的手已颤起来。

金三爷又发了命令:“闪开路!”

四大妈赶紧躲开,几乎碰在小崔的身上。

“拿灯来领路!别在那儿楞着!”金三爷对灯光儿喊。

瑞宣急忙转身,一手掩护着灯罩,慢慢的往门里走。

到了屋中,金三爷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虽然身体那么硬棒,他可已然筋疲力尽。

李四爷的腰已弯得不能再弯,两只大脚似乎已经找不着了地,可是他还是照常的镇静,婆婆妈妈的处理事:“你赶紧去泡白糖姜水!这里没有火,家里弄去!快!”他告诉四大妈。

四大妈连声答应:“这里有火,我知道你们回来要喝水!

到底怎回事呀?”

“快去作事!没工夫说闲话!”四大爷转向孙七与小崔:

“你们俩回家去洗脸,待一会儿到我家里去吃东西,车把式呢?”

车夫已跟了进来,在屋门外立着呢。

四大爷掏出钱来:“得啦,把式,今天多受屈啦!改天我请喝酒!”他并没在原价外多给一个钱。

车夫,一个驴脸的中年人,连钱看也没有看就塞在身里。

“四大爷,咱们爷儿们过的多!那么,我走啦?”

“咱们明天见啦!把式!”四大爷没往外送他,赶紧招呼金三爷:“三爷,谁去给陈家送信呢?”

“我管不着!”三爷还在地上坐着,红鼻子被黄土盖着,象一截刚挖出来的胡萝卜。“姓陈的那小子简直不是玩艺儿!这样的至亲,他会偷油儿不送到地土上,我反正不能找他去,我的脚掌儿都磨破了!”

“怎么啦,四爷爷?”瑞宣问。

李四爷的嗓子里堵了一下。“钱太太碰死在棺材上了!”

“什,”瑞宣把“什”下面的“么”咽了回去。他非常的后悔,没能送殡送到地土;多一个人,说不定也许能手急眼快的救了钱太太。况且,他与野求是注意到她的眼中那点“光”的。

这时候,四大妈已把白糖水给少奶奶灌下去,少奶奶哼哼出来。

听见女儿出声,金三爷不再顾脚疼,立了起来。“苦命的丫头!这才要咱们的好看呢!”一边说着,他一边走进里间,去看女儿。看见女儿,他的暴躁减少了许多,马上打了主意:

“姑娘,用不着伤心,都有爸爸呢!爸爸缺不了你的吃穿!愿意跟我走,咱们马上回家,好不好?”

瑞宣知道不能放了金三爷,低声的问李四爷:“尸首呢?”

“要不是我,简直没办法!庙里能停灵,可不收没有棺材的死尸!我先到东直门关厢赊了个火匣子,然后到莲花庵连说带央告,差不多都给人家磕头了,人家才答应下暂停两天!

换棺材不换,和怎样抬埋,马上都得打主意!嘿!我一辈子净帮人家的忙,就没遇见过这么挠头的事!”一向沉稳老练的李四爷现在显出不安与急躁。“四妈!你倒是先给我弄碗水喝呀!我的嗓子眼里都冒了火!”

“我去!我去!”四大妈听丈夫的语声语气都不对,不敢再骂“老东西”。

“咱们可不能放走金三爷!”瑞宣说。

金三爷正从里间往外走。“干吗不放我走?我该谁欠谁的是怎着?我已经发送了一个姑爷,还得再给亲家母打幡儿吗?

你们找陈什么球那小子去呀!死的是他的亲姐姐!”

瑞宣纳住了气,惨笑着说:“金三伯伯,陈先生刚刚借了我五块钱去,你想想,他能发送得起一个人吗?”

“我要有五块钱,就不借给那小子!”金三爷坐在一条凳子上,一手揉脚,一手擦脸上的黄土。

“嗯——”瑞宣的态度还是很诚恳,好教三爷不再暴躁。

“他倒是真穷!这年月,日本人占着咱们的城,作事的人都拿不到薪水,他又有八个孩子,有什么办法呢?得啦,伯伯你作善作到底!干脆的说,没有你就没有办法!”

四大妈提来一大壶开水,给他们一人倒了一碗。四大爷蹲在地上,金三爷坐在板凳上,一齐吸那滚热的水。水的热气好象化开了三爷心里的冰。把水碗放在凳子上,他低下头去落了泪。一会儿,他开始抽搭,老泪把脸上的黄土冲了两道沟儿。然后,用力的捏了捏红鼻子,又唾了一大口白沫子,他抬起头来。“真没想到啊!真没想到!就凭咱们九城八条大街,东单西四鼓楼前,有这么多人,就会干不过小日本,就会教他们治得这么苦!好好的一家人,就这么接二连三的会死光!好啦,祁大爷,你找姓陈的去!钱,我拿;可是得教他知道!明人不能把钱花在暗地里!”

瑞宣,虽然也相当的疲乏,决定去到后门里,找陈先生。

四大爷主张教小崔去,瑞宣不肯,一来因为小崔已奔跑了一整天,二来他愿自己先见到陈先生,好教给一套话应付金三爷。

月亮还没上来,门洞里很黑。约摸着是在离门坎不远的地方,瑞宣踩到一条圆的象木棍而不那么硬的东西上。他本能的收住了脚,以为那是一条大蛇。还没等到他反想出北方没有象手臂粗的蛇来,地上已出了声音:“打吧!没的说!我没的说!”

瑞宣认出来语声:“钱伯伯!钱伯伯!”

地上又不出声了。他弯下腰去,眼睛极用力往地上找,才看清:钱默吟是脸朝下,身在门内,脚在门坎上爬伏着呢。他摸到一条臂,还软和,可是湿碌碌的很凉。他头向里喊:“金伯伯!李爷爷!快来!”他的声音的难听,马上惊动了屋里的两位老人。他们很快的跑出来。金三爷嘟囔着:“又怎么啦?

又怎么啦?狼嚎鬼叫的?”

“快来!抬人!钱伯伯!”瑞宣发急的说。

“谁?亲家?”金三爷撞到瑞宣的身上。“亲家?你回来的好!是时候!”虽然这么叨唠,他可是很快的辨清方位,两手抄起钱先生的腿来。

“四妈!”李四爷摸着黑抄起钱先生的脖子。“快,拿灯!”

四大妈的手又哆嗦起来,很忙而实际很慢的把灯拿出来,放在了窗台上。“谁?怎么啦?简直是闹鬼哟!”

到屋里,他们把他放在了地上。瑞宣转身把灯由窗台上拿进来,放在桌上。地上躺着的确是钱先生,可已经不是他们心中所记得的那位诗人了。

钱先生的胖脸上已没有了肉,而只剩了一些松的,无倚无靠的黑皮。长的头发,都粘合到一块儿,象用胶贴在头上的,上面带着泥块与草棍儿。在太阳穴一带,皮已被烫焦,斑斑块块的,象拔过些“火罐子”似的。他闭着眼,而张着口,口中已没有了牙。身上还是那一身单裤褂,已经因颜色太多而辨不清颜色,有的地方撕破,有的地方牢牢的粘在身上,有的地方很硬,象血或什么粘东西凝结在上面似的。赤着脚,满脚是污泥,肿得象两只刚出泥塘的小猪。

他们呆呆的看着他。惊异,怜悯,与愤怒拧绞着他们的心,他们甚至于忘了他是躺在冰凉的地上。李四妈,因为还没大看清楚,倒有了动作;她又泡来一杯白糖水。

看见她手中的杯子,瑞宣也开始动作。他十分小心,恭敬的,把老人的脖子抄起来,教四大妈来灌糖水。四大妈离近了钱先生,看清了他的脸,“啊”了一声,杯子出了手!李四爷想斥责她,但是没敢出声。金三爷凑近了一点,低声而温和的叫:“亲家!亲家!默吟!醒醒!”这温柔恳切的声音,出自他这个野调无腔的人的口中,有一种分外的悲惨,使瑞宣的眼中不由的湿了。

钱先生的嘴动了动,哼出两声来。李四爷忽然的想起动作,他把里间屋里一把破藤子躺椅拉了出来。瑞宣慢慢的往起搬钱先生的身子,金三爷也帮了把手,想把钱先生搀到躺椅上去。钱先生由仰卧改成坐的姿势。他刚一坐起来,金三爷“啊”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世同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