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世同堂》

第25章

作者:老舍

北平,那刚一降生似乎就已衰老,而在灭亡的时候反倒显着更漂亮的北平,那因为事事都有些特色,而什么事也显不出奇特的北平,又看见一桩奇事。

北平人,正象别处的中国人,只会吵闹,而不懂得什么叫严肃。

北平人,不论是看着王公大人的,行列有两三里长的,执事乐器有几百件的,大殡,还是看着一把纸钱,四个杠夫的简单的出丧,他们只会看热闹,而不会哀悼。

北平人,不论是看着一个绿脸的大王打跑一个白脸的大王,还是八国联军把皇帝赶出去,都只会咪嘻咪嘻的假笑,而不会落真的眼泪。

今天,北平可是——也许是第一次吧——看见了严肃的,悲哀的,含泪的,大游行。

新民会的势力还小,办事的人也还不多,他们没能发动北平的各界都来参加。参加游行的几乎都是学生。

学生,不管他们学了什么,不管他们怎样会服从,不管他们怎么幼稚,年轻,他们知道个前人所不知道的“国家”。

低着头,含着泪,把小的纸旗倒提着,他们排着队,象送父母的丧似的,由各处向天安门进行。假若日本人也有点幽默感,他们必会咂摸出一点讽刺的味道,而申斥新民会——为什么单教学生们来作无声的庆祝呢?

瑞宣接到学校的通知,细细的看过,细细的撕碎,他准备辞职。

瑞丰没等大哥起来,便已梳洗完毕,走出家门。一方面,他愿早早的到学校里,好多帮蓝东阳的忙;另一方面,他似乎也有点故意躲避着大哥的意思。

他极大胆的穿上了一套中山装!自从日本人一进城,中山装便与三民主义被大家藏起去,正象革命军在武汉胜利的时候,北平人——包括一些旗人在内——便迎时当令的把发辫卷藏在帽子里那样。瑞丰是最识时务的人。他不但把他的那套藏青哔叽的中山装脱下来,而且藏在箱子的最深处。可是,今天他须领队。他怎想怎不合适,假若穿着大衫去的话。

他冒着汗从箱子底上把那套中山装找出来,大胆的穿上。他想:领队的必须穿短装,恐怕连日本人也能看清他之穿中山装是只为了“装”,而绝对与革命无关。假若日本人能这样原谅了中山装,他便是中山装的功臣,而又有一片牛好向朋友们吹了。

穿着中山装,他走到了葫芦肚的那片空地。他开始喊嗓子:立——正,齐步——走……。他不知道今天是否由他喊口令,可是有备无患,他须喊一喊试试。他的嗓音很尖很干,连他自己都觉得不甚好听。可是他并不灰心,还用力的喊叫;只要努力,没有不成的事,他对自己说。

到了学校,东阳先生还没起来。

学生也还没有一个。

瑞丰,在这所几乎是空的学校里,感到有点不大得劲儿。

他爱热闹,可是这里极安静;他要表演表演他的口令,露一露中山装,可是等了半天,还不见一个人。他开始怀疑自己的举动——答应领队,和穿中山装——是否聪明?直到此刻,他才想到,这是为日本人办事,而日本人,据说,是不大好伺候的。哼,带着学生去见日本人!学生若是一群小猴,日本人至少也是老虎呀!这样一想,他开始害了怕;他打算乘蓝东阳还没有起来,就赶紧回家,脱了中山装,还藏在箱子底儿上。不知怎的,他今天忽然这样怕起日本人来;好象是直觉的,他感到日本人是最可怕的,最不讲情理的,又象人,又象走兽的东西。他永远不和现实为敌。亡国就是亡国,他须在亡了国的时候设法去吃,喝,玩,与看热闹。自从日本人一进城,他便承认了日本是征服者。他觉得只要一这样的承认,他便可以和日本人和和气气的住在一处——凭他的聪明,他或者还能占日本人一点小便宜呢!奇怪,今天他忽然怕起日本人来。假若不幸(他闭上眼乱想),在学生都到了天安门的时候,而日本人开了机关枪呢?象一滴冰水落在脊背上那样,他颤抖了一下。他,为了吃喝玩乐,真愿投降给日本人;可是,连他也忽然的怕起来。

学生,慢慢的,三三两两的来到。瑞丰开始放弃了胡思乱想;只要有人在他眼前转动,他便能因不寂寞而感到安全。

在平日,他不大和学生们亲近。他是职员,他知道学生对职员不象对教员那么恭敬,所以他以为和学生们隔离得远一些也许更能维持自己的尊严。今天,他可是决定和学生们打招呼。

学生们对他都很冷淡。起初,他还以为这是平日与他们少联络的关系;及至学生差不多都来齐,而每个人脸上都是那么忧郁,不快活,他才又感到点不安。他还是没想到学生是为庆祝保定陷落而羞愧,沉默;他又想起那个“万一学生都到了天安门,而日本人开了机关枪呢?”他感到事情有些不妙。大家不笑不闹,他便觉得要有什么祸事发生。

他找了蓝先生去。蓝先生刚醒,而还没有起床的决心;闭着眼,享受着第一支香烟。看到了烟,瑞丰才敢问:“醒啦?

蓝先生!”

蓝先生最讨厌人家扰他的早睡和早上吸第一支烟时的小盹儿。他没出声,虽然听清楚了瑞丰的话。

瑞丰又试着说了声:“学生们都到得差不多了。”

蓝东阳发了怒:“到齐了就走吧,紧着吵我干吗呢?”

“校长没来,先生只来了一位,怎能走呢?”

“不走就不走!”蓝先生狠命的吸了一口烟,把烟头摔在地上,把脑袋又钻到被子里面去。

瑞丰楞在了那里,倒好象发楞有什么作用似的。虽然他无聊,无知,他却没有完全丢掉北平人的爱面子。虽然巴结蓝先生是关系着他的前途,他可是不能忍受这样的没礼貌。他愿意作真奴隶,而被呼为先生;虚伪是文化的必要的粉饰!他想放手不管游行这回事了,他的脸面不能就这么随便的丢掉!

可是,他又不愿就这么干巴巴的和蓝先生断绝了关系;一个北平人是不妨为维持脸面而丢一点脸面的。他想,他应当平心静气的等蓝先生完全醒清楚了再说。假如蓝先生在完全清醒了之后,而改变了态度,事情就该从新另想一番了。

正在瑞丰这么迟疑不决的当儿,蓝先生的头又从那张永远没有拆洗过的被子里钻了出来。为赶走困倦,他那一向会扯动的鼻眼象都长了腿儿似的,在满脸上乱跑,看着很可笑,又很可怕。鼻眼扯动了一大阵,他忽然的下了床。他用不着穿袜子什么的,因为都穿着呢;他的睡衣也就是“醒衣”。他的服装,白天与夜间的不同只在大衫与被子上;白天不盖被,夜间不穿大衫,其余的都昼夜不分。

下了床,他披上了长袍,又点上一支烟。香烟点好,他感觉得生活恰好与昨晚就寝时联接到一块——吸着烟就寝,吸着烟起床,中间并无空隙,所以用不着刷牙漱口洗脸等等麻烦。

没有和瑞丰作任何的商议,蓝先生发了话:“集合!”

“这么早就出发吗?”瑞丰问。

“早一点晚一点有什么关系呢!有诗感的那一秒钟便是永生,没有诗的世纪等于零!”东阳得意的背诵着由杂志上拾来的话。

“点名不点?”

“当然点名!我好惩办那偷懒不来的!”

“要打校旗?”

“当然!”

“谁喊口令?”

“当然是你了!你想起什么,作就是了!不必一一的问!”

东阳的脾气,在吃早点以前,是特别坏的。

“不等一等校长?”

“等他干吗?”东阳右眼的黑眼珠猛的向上一吊,吓了瑞丰一跳。“他来,这件事也得由我主持!我,在,新,民,会,里!”这末几个字是一个一个由他口中象小豆子似的蹦出来的,每蹦出一个字,他的右手大指便在自己的胸上戳一下。他时常作出这个样子,而且喜欢这个样子,他管这叫作“斗争的姿态”。

瑞丰有点摸不清头脑了,心中很不安。不错,他的确是喜欢热闹,爱多事,可是他不愿独当一面的去负责任,他的胆子并不大。立在那里,他希望蓝先生同他一道到操场去集合学生。他不敢独自去。可是,蓝先生仿佛把事情一总全交给了瑞丰;对着chún间的烟屁股,他又点着了一支烟;深深的呼了一口,他把自己摔倒在床上,闭上了眼。

瑞丰虽然不大敢独自去集合学生,可也不敢紧自麻烦蓝先生。看蓝先生闭上了眼,他觉得只好乖乖的走出去,不便再说什么。事实上,蓝东阳的成功,就是因为有象瑞丰这样的人甘心给他垫腰。蓝先生并没有什么才气——不论是文学的,还是办事的。在他没有主意的时候,他会发脾气,而瑞丰这样的人偏偏会把这样的发脾气解释成有本事的人都脾气不好。在他的几年社会经验中,蓝先生没有学会了别的,而只学到:对地位高的人要拚命谄媚——无论怎样不喜欢捧的人也到底是喜欢捧!对地位相同和地位低的人要尽量的发脾气,无理取闹的发脾气。地位相同的人,假若因不惹闲气而躲避着他,他便在精神上取得了上风。对比他地位低的人,就更用不着说,他的脾气会使他的地位特别的凸出,倒好象他天生的应当是太子或皇帝似的。

瑞丰把校旗和点名簿都找出来。几次,他想拿着点名册子到操场去;几次,他又把它们放下。事前,他绝对没有想到领队出去会是这么困难。现在,他忽然的感觉到好多好多足以使他脊骨上发凉的事——假若他拿着校旗到操场去而被学生打骂一顿呢!假若到了天安门而日本人开了机关枪呢!他的小干脑袋上出了汗。

他又找了蓝先生去。话是很难编造得精巧周到的,特别是在头上出着汗的时候。可是他不能不把话说出来了,即使话中有揭露自己的软弱的地方。

蓝先生听到瑞丰不肯独自到操场去的话,又发了一阵脾气。他自己也不愿意去,所以想用脾气强迫着瑞丰独自把事办了。等瑞丰真的把学生领走,他想,他再偷偷的随在队伍后边,有事呢就溜开,没事呢就跟着。到了天安门,也还是这样,天下太平呢,他便带出大会干事的绸条,去规规矩矩的向台上的日本人鞠躬;见风头不顺呢,他便轻手蹑脚的躲开。假若诗歌是狡猾卑鄙的结晶,蓝东阳便真可以算作一个大诗人了。

瑞丰很坚决,无论如何也不独自去集合,领队。他的胆子小,不敢和蓝先生发脾气。但是,为了自己的安全,他不惜拿出近乎发气的样子来。

结果,在打了集合的铃以后,蓝先生拿着点名册,瑞丰拿着校旗,又找上已经来到的那一位先生,一同到操场去。两位工友抱着各色的小纸旗,跟在后面。

瑞丰的中山装好象有好几十斤重似的,他觉得非常的压得慌。一进操场,他预料学生们必定哈哈的笑他;即使不笑出声来,他们也必会偷偷的唧唧咕咕。

出他意料之外,学生三三两两的在操场的各处立着,几乎都低着头,没有任何的声响。他们好象都害着什么病。瑞丰找不出别的原因,只好抬头看了看天,阴天会使人没有精神。可是,天上的蓝色象宝石似的发着光,连一缕白云都看不到。他更慌了,不晓得学生们憋着什么坏胎,他赶快把校旗——还卷着呢——斜倚在墙根上。

见瑞丰们进来,学生开始往一处集拢,排成了两行。大家还都低着头,一声不出。

蓝先生,本来嘴chún有点发颤,见学生这样老实,马上放宽了点心,也就马上想拿出点威风来。这位诗人的眼是一向只看表面,而根本连想也没想到过人的躯壳里还有一颗心的。

今天,看到学生都一声不出,他以为是大家全怕他呢。腋下夹着那几本点名册子,向左歪着脸,好教向上吊着的那只眼能对准了大家,他发着威说:“用不着点名,谁没来我都知道!

一定开除!日本友军在城里,你们要是不和友军合作,就是自讨无趣!友军能够对你们很客气,也能够十分的严厉!你们要看清楚!为不参加游行而被开除的,我必报告给日本方面,日本方面就必再通知北平所有的学校,永远不收容他。这还不算,日本方面还要把他看成乱党,不一定什么时候就抓到监牢里去!听明白没有?”蓝先生的眼角糊着一滩黄的膏子,所以不住的眨眼;此刻,他一面等着学生回答,一面把黄糊子用手指挖下来,抹在袍襟上。

学生还没出声。沉默有时候就是抵抗。

蓝先生一点没感到难堪,回头嘱咐两位工友把各色的小旗分给每个学生一面。无语的,不得已的,大家把小旗接过去。旗子散完,蓝先生告诉瑞丰:“出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世同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